投稿须知
请将投稿文章及个人信息(作者、用户名、手机号、个人简介等)发送到邮箱tougao@iyiou.com,一经审核会有专人和您联系
我知道了
专栏申请
请将您的专栏名称、手机号、邮箱、个人简介(20字以内)等信息,发送至邮箱 tougao@iyiou.com,若有已投稿的文章可附上链接。一经审核,我们会以邮件的形式进行回复。
我知道了

宇宙飞船都能造,俄罗斯为什么没造出互联网巨头?

收藏
作者:市值榜
2022-03-15 16:59
俄罗斯错过了什么?

来源:市值榜

作者:沈玉倾

编辑:嘉辛

俄乌战争爆发以来,西方国家对俄罗斯的制裁不断加码。

先是冻结俄罗斯的各种资产,之后将部分俄罗斯银行从国际资金结算系统SWIFT剔除,这意味着俄罗斯被排除在主流国际贸易体系之外。

加入制裁大军的不只是政府,还有大量的企业。

目前,苹果、微软、英特尔等宣布停止在俄销售产品和服务,谷歌、推特等公司则在自有平台上封锁或限制俄媒发布的内容。

在一些领域,俄罗斯进行了强硬的反制裁,比如将停止向美国交付火箭发动机:RD-180。这款发动机被美国人称为“技术奇迹”,即便再过10年也无法生产出替代品。

但在互联网领域,俄罗斯拿不出什么实质反制裁措施,显得有心无力。

我们知道,俄罗斯不缺乏技术,他们能造宇宙飞船和航母,也能造洲际导弹和核潜艇,为什么诞生不了一家可以与西方抗衡的互联网企业?

起了个大早

1995年被称为中国互联网元年,中国电信开通了北京、上海两个Internet的节点,为公众提供了一条连接互联网的路径。

这一年,马云在美国接触到互联网,他从杭州师范辞职,开始了第一次创业;丁磊辞去了宁波电信局的工作,去到广州创业;年底张朝阳放弃在美国的学业,回国创业。

中国互联网创业大幕就此拉开。

几乎同一时期,俄罗斯的互联网也在迅速完成从零到一的进程。1994年,阿卡迪·沃罗兹和他的老同学伊亚·塞加洛维奇一起开发了一款搜索引擎:Yandex。

尽管直到1997年9月,这款搜索引擎才正式上线,但它还是走在了很多搜索巨头的前列:雅虎在1994年成立、谷歌在1998年成立、百度则要等到2000年才会上线。

2011年,Yandex在美国上市,融资13亿美元,当时还创下了2004年谷歌上市以来互联网融资的最高纪录。

Yandex也成为俄罗斯本土影响力最大的互联网企业之一,美通社2014年的一则数据显示,当时的俄罗斯搜索引擎市场,Yandex市场份额为54%,谷歌位居第二,为34.9%。

另外一家在互联网初期便成长起来的公司是Mail.Ru,成立于1998年,起初以电子邮件服务得名,现在是俄罗斯最大的互联网公司。

这家公司曾在2001年经受了一次大的改变,投资人尤里·米尔纳在2001年接手,中途Mail.Ru大规模重组,裁员近70%,到2010年底其在伦敦证券交易所上市,市值达到70亿美元。

时至今日,Yandex与Mail.Ru是俄罗斯本土两大互联网企业,他们的商业版图越来越大,有一种形象化的表述是,Mail.Ru集团相当于俄罗斯的腾讯+淘宝,Yandex则相当于百度+支付宝+滴滴。

但在资本市场,他们的市值均不到100亿美元。

相比起Yandex与Mail.Ru成为早期俄罗斯互联网的代表性公司,有一个俄罗斯投资人及投资机构,在全球互联网领域都更加出名、影响力更大:尤里·米尔纳及DST。

米尔纳早年毕业于莫斯科国立大学的理论物理学专业,随后继续在俄罗斯科学院的列别杰夫物理研究所攻读博士学位,但中途放弃学业转向美国宾夕法尼亚大学沃顿商学院学习,成为第一位前往沃顿商学院的苏联人。

从沃顿商学院毕业后,米尔纳曾短暂在银行业、金融业工作,不过1999年,摩根士丹利明星分析师玛丽·米克尔发布了一份关于欧洲互联网崛起的报告让他看到机会,他从此投身互联网事业。

到今天,从京东到阿里巴巴,从美团到快手,从滴滴到字节跳动,几乎所有的中国互联网巨头,米尔纳都参与了投资。在美国,米尔纳最出名的投资案例是Facebook。

从全球范围来看,互联网发展初期,俄罗斯互联网走出了跟中国以及美国相似的故事,有明星企业、有明星企业家及投资人,率先入场的企业也享受到了第一波互联网红利,但遗憾的是,这种优势并没有延续下去。

失去的十年

全球互联网发展至今,消费互联网主流的商业模式无非以下几种:搜索、社交、电商、游戏。

再到移动互联网到来之后,手机及其相关行业也成为热门风口,诞生了巨头苹果公司。

俄罗斯的互联网产业,除了早期的Yandex与Mail.Ru尚能在全球范围撑一撑门面,在其他领域则近乎失声。

先来看电商行业。

俄罗斯电商企业协会公布的一则数据显示,2020年,俄罗斯电商市场总量是2万亿卢布,折算成人民币大概在千亿规模,作为对比,这一年中国对应的数据是11.7万亿元。

另一组数据同样显示出俄罗斯电商的缓慢发展,2020年,线上购物的零售额仅占俄罗斯全国社会零售总额10%左右,相比之下,2019年美国的这一比例达到16%,中国则达到37%。

这说明了两点:一是俄罗斯电商本土没有诞生代表性企业;二是俄罗斯电商市场至今仍处于起步阶段。

俄罗斯最早的电商企业是Ozon,成立于1998年,与亚马逊同时成立,比阿里巴巴的成立要早一年,这年6月18日,刘强东刚刚开始在中关村创业。

但再往后,Ozon并没有像与它同期诞生的这些企业一样,长成全球性的巨头,它甚至没有成为俄罗斯本土最大的电商企业。

当下俄罗斯本土最大的电商平台是Wildberries,由一位俄罗斯少有的女性企业家2004年创办。

尽管这样,Wildberries在俄罗斯也没有占据较高的市场份额。Data Insight数据显示,当前Wildberries、AliExpress Russia、Ozon、Yandex占据前五,但他们的市场份额加起来才不过30%左右。

再来看游戏,俄罗斯可能是世界上第一个创造出具有全球性影响力游戏的国家:俄罗斯方块。

不过从互联网到移动互联网,俄罗斯也没能抓住这种先发优势。

有数据显示,在2021年全球电子游戏市场中,俄罗斯的游戏收益27亿美元,在全球市场的占比为1.7%,不及日本、韩国、印度。

在手机领域,俄罗斯本土企业则几乎完全失声。

据MTS统计,2020年,俄罗斯智能手机市场销量是3100万部,没有一家俄罗斯本土品牌挤进市场前五。全年销量排前五的手机品牌分别是三星、荣耀、小米、苹果、华为,以销量计市场份额分别是28%、21%、19%、11%、6.4%,仅这几家就占据了超过80%的市场份额。

一流人才都去搞军工去了

俄罗斯没有诞生互联网巨头,有客观因素限制。

比如,由于历史的原因,欧洲是几十个小国家组成的一个洲,但过于分裂的文化市场,每个国家都保留着自己的语言和文化,而互联网高度强调速度和运营,欧洲多语言的阻碍也使得发展互联网的成本很高。

再比如,苏联解体后,俄罗斯人口的老龄化速度明显加快。2020年俄罗斯65岁以上人口占比达到了15.5%。

不过,以上并非俄罗斯互联网没有诞生全球巨头的最大原因。

俄罗斯长期难以出现巨头,最大的阻碍,可能来自于整体的创业环境,这又与其长期以来的宏观政策紧密相关。

上世纪90年代,美国是互联网的排头兵,中国市场经济的大门已经打开,改革开放如火如荼,在这两片土地,创业者有激情、政策有扶持、市场几乎空白,因此互联网得到快速发展。

俄罗斯可没有这么舒适的供互联网发展的环境。

俄罗斯学者谢·格拉济耶夫在自己的著作中曾明确指出,从1991年苏联解体,到1998年8月17日俄罗斯金融崩溃,这一段时间在俄罗斯发生的革命性变革是一场灾难,1998年8月17日的金融崩溃标志着这项激进的改革破产。”

我们不妨来看几组数据:

  • 1999年俄罗斯居民的平均实际货币收入只相当于1992年的27%;

  • 俄罗斯在全球GDP中的份额从1990年的5.5%减少到1999年的2.5%;

  • 1998年,俄罗斯固定资产投资规模只相当于1990年的21%,俄罗斯劳动生产率只相当于1990年的60%。

简而言之,互联网诞生初期,俄罗斯正处于经济全面衰退的阶段,尽管2000年普京上台后,开始主导俄罗斯从计划经济向市场经济过渡,但身在经济转轨大背景下的俄罗斯互联网,也没有等到更好的市场环境。

黑龙江大学东北亚经济研究中心赵传君在一则论文中指出,普京经济学主张把国民经济命脉和战略产业掌握在国家手中,掌握在民族企业手里,同时积极推进改革开放和市场自由化。

普京也曾经提出,俄罗斯要从资源依赖型经济转向创新型经济,遗憾的是效果并不显著。

这种一国经济转轨中难以完成的难题,压到每一家企业身上,就是一座山。

赵传君在剖析这一问题时提出几点,可以用来解释俄罗斯难以出现全球性互联网巨头的原因:

第一,俄罗斯没有很好解决军转民的问题。

俄罗斯有句俗语:一流人才搞军工,二流人才搞石油,三流人才搞汽车。

俄罗斯并不缺少高端技术甚至顶尖技术,然而这些技术主要是应用在军工领域。俄罗斯能造宇宙飞船、航母、洲际导弹、核潜艇等,但却造不出像样的手机、汽车和家用电器,主要原因就是没有把高端军事技术转化为现代产业技术。

第二,俄罗斯没有很好解决产学研结合的问题。

为了发展创新经济,普京政府拨巨款给俄罗斯科学院及高校科研机构用于基础研究,而基础研究如何用于产业技术开发、应用到企业的生产和经营,需要实现两个转化:科研成果转化为产业技术、产业技术转化为企业产品,在俄罗斯,这两个转化环节有所脱节。

第三,俄罗斯缺乏必要的留住人才的环境与机制。

创新的主题是企业,企业创新的关键是人才,在这方面,俄罗斯并未做到很好。

最典型的一个例子是,2007年,杜罗夫创办了VK,一年后便成了俄罗斯用户量最多的社交网站,估值超过30亿美金,但2011年的一场事故,让杜罗夫被迫出售了所有股份给Mail.ru,并在2014年黯然离职。

杜罗夫最终选择了离开俄罗斯,在出走前留下了一句话:The country is incompatible with Internet business at the moment(俄罗斯不适合做互联网生意)。

结语

俄罗斯是世界上第九大人口国家,超过1亿的人口,存在长成巨头的空间。退一万步说,就算没有人口红利,一家本土企业也可以通过海外扩张来实现规模效应,比如韩国的三星。

俄罗斯也是全球国土面积最大的国家,这意味着在诸如电商基建等层面具有不小的难度,但这似乎并不影响它在其他很多领域都产出巨头,一个很简单的逻辑是,如果其他国家的手机能在俄罗斯市场大卖特卖,那俄罗斯的本土企业为什么不可以?

《神探夏洛克》中有一句台词:排除所有不可能的因素之后,无论剩下的多么难以置信,那就是真相。

当我们回顾俄罗斯互联网的发展史,不难发现,俄罗斯没有互联网巨头,不是本土企业不想,因为他们面临的,是一个复杂的、不确定性的、有着来自政策上的、历史上的多重因素影响的市场。

没有人有错,他们只是碰巧碰到俄罗斯转向的大时代,当国家命运与个体命运相交织,他们所经历的一切,都是宿命。

本文经授权发布,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亿欧立场。如需转载请联系原作者。
会议
互联网电商yande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