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须知
请将投稿文章及个人信息(作者、用户名、手机号、个人简介等)发送到邮箱tougao@iyiou.com,一经审核会有专人和您联系
我知道了
专栏申请
请将您的专栏名称、手机号、邮箱、个人简介(20字以内)等信息,发送至邮箱 tougao@iyiou.com,若有已投稿的文章可附上链接。一经审核,我们会以邮件的形式进行回复。
我知道了

段永平:抄底腾讯,不等了!

收藏
金融
作者:投中网
2022-03-16 15:52
段永平就像一个“开挂”的“目的论”者。

文丨张楠

来源丨投中网

 

多年以后,在我看到腾讯股价高达1000元的那一刻,我会尝试回答一个问题:为什么我成为投中网作者短短不到一年的时间,就写了4次段永平?如果再加上前同事郑老师写的,数字还要翻个倍。

其时,段永平是在中国投资圈里近乎被“神化”的人。我记得,正好赶上2022年的“3·15”,他在雪球连发三条动态,向“信徒”公布即将实施的大动作:开始是想等此前卖出的苹果PUT到期后,回笼资金换成一半腾讯;而第二天突然表示,卖掉持有很久的伯克希尔·哈撒韦,第四次抄底腾讯。

那年腾讯从2021年2月高点的751元,一年出头的时间就下跌超过60%,跌破了300元。2021年8月,腾讯跌到400港元出头的时候,段永平首度放话抄底(ADR);随后不到一周的时间再次加仓;到今年2月底,又买了500万美元,第四次他以不到300元的价格买入。以当前的股价,段永平确实是赚翻了。

现在看来,抄底腾讯,是个理所当然的事情。

但我仔细回忆了此前撰写的有关段永平的文章,发现这么多年过去,我依然是只对“抄底成功”这一结果有强烈的印象,而对“一年内第四次抄底”这个事实,却选择性地忽略掉了。很多人也是这样,无不津津乐道于这个避世富豪的多次成功投资,但对于个中细节,其实并没有多少人在乎。一如当年我也只依稀记得,他抄底网易的价格不到1美元,赚了上百倍。

但其实就算提前告诉我,段永平那四次抄底腾讯,都算是不错的价格,也是没用的。那时我确实惊讶于腾讯、阿里这些大家伙,以及中概股、港股科技股,在不到一年时间经历的巨大跌幅,也曾动过抄底的心思,但彼时我确实没什么耐心去分析,腾讯这家公司所谓“真正的价值”,而是整日沉浸在纷繁的巨量信息中。

现在看来自然非常可笑,但当时我确实并没有足够的能力去分辨这些信息,哪些是正确的,哪些又是偏颇的,只能被迫接受着一个个看似无懈可击的逻辑,于是乎我根本不在意段永平的数次“宣言”,只当做文章选题以及与朋友聚会的谈资,以至于我自己的投资,这些年一直是一塌糊涂毫无章法可言,成了名副其实的“市场参与者”。

然而当我把包括这篇在内,投中网有关段永平和腾讯的文章翻出来回看一遍,我会发现段永平依然不算那种锋芒毕露的投资者,但为何他的一举一动,能获得市场特别的关注?尤其是,在抄底腾讯这一行为上,他就像市场的代言人一般,边挥舞着上亿美元的资金,一边呼喊着“不等了,我要加仓了”,很难不让人以为潜台词是“你们跟不跟?”

腾讯股价走势

(2020年1月30-2022年3月15日)

但实际上呢,无论跟还是不跟,他根本就不在乎。

没错,他固然拥有更多的人脉、信息和金钱等“资源”,但这些并不能成为段永平几次抄底腾讯,乃至任何投资者决策的根本因素;另外相较于其在小霸王、步步高等企业经营方面的战绩,硬说他在投资方面也具备超人的天赋也实在牵强,毕竟来来回回就是几句“做对的事情,把对的事情做对”、“本分”、“平常心”等类似佛家的偈语。

现在我相信了,段永平之所以多次坚定地抄底腾讯,源于他那套清晰并且一以贯之的投资策略。那这套策略是怎么形成的?

2000年后,段永平突然移居美国,百无聊赖之际他开始接触投资,然而一些介绍炒股技术的书籍他根本看不下去,当他看到一本介绍巴菲特的投资书籍时,就瞬间成为了巴菲特的门徒。

这更像是一种类似宿命论的说法,但很难讲段永平是因为巴菲特,才认定价值投资这条路,就像段永平也曾说过,在看到巴菲特之前,“买股票就是买企业”、“投看得懂的、被低估的公司”、“股票价值就是企业未来现金流的折现”这些价值投资理念,从他创立步步高时就逐渐在脑海中形成了,巴菲特只是个引子,价值投资是他既定的、达成自己投资事业的最佳路径。

所以段永平实施价值投资的动机,其实与他的目的是统一的,说白了就是通过资本市场赚钱嘛。这又与他此前成功经营数家企业的经历密不可分,正是由于他看到了企业持续经营和成长的本质,所以才能发掘到企业被低估的价值,然后坚定持有到合适的时间点,如同他曾清空了Facebook。

我们每个人都梦想从开始就看到终局,做一个预知未来的“目的论”者,但实际上我们总想找出支撑我们作出决定的原因,而面对着纷繁的信息,我们根本难以进行有效地抉择,这又与我们曾经的经历和性格密切相关。从根本上来说,正是由于我们能够自由的选择,所以我们看不到终局,也无法预知未来。就像我写了四篇段永平的文章,也依然没有买入一股腾讯。

人们“神化”的,正是段永平这份“目的和因果交织”的气质。

不贫了,认真讲两句。

前文“腾讯股价1000元”、“段永平赚翻了”等言论纯属虚构,本文也不构成任何投资建议。

腾讯近期的一些消息和分析,我认为影响因素太过复杂,宏观经济、地缘政治博弈、国内外金融系统影响、国内监管政策……哪一条看起来都像是能影响腾讯股价的决定性因素,如果展开不仅力有不逮,也难免有失偏颇,文章篇幅太长也影响观感,再加上相关文章必然不少,所以根本没必要再做赘述了。

但我想很多投资者时常也会对一些问题感到困扰,比如就拿腾讯来说,这个价格是不是底?买了再跌怎么办?不买涨上去怎么办?就算买了,拿到什么时候卖?再跌多少加仓?亦或是直接止损?……所以要理解段永平的这几次抄底腾讯,非得研究研究这个人不可。

我认为段永平就像一个“开挂”的“目的论”者,对投资生涯中应该做什么、不能做什么思考地十分清晰,所以极大地降低了自己的决策成本,能专注于分析有限的、自己擅长的公司。

有一种解读现代人的说法叫做“舒适的不自由”,但反过来想,我们身为投资者,却无时无刻不为生活奔波,本就无法改变现状,而投资中太多选择也未必是都是好事,至少更容易让我们丧失集中注意力的能力,最后投资很容易成为一种消遣,与目的背道而驰。

所以不妨多看看段永平,就算没他的那些物质条件和人生经历,但至少现成的投资案例都摆这,参考一下也没坏处不是?毕竟像他这个身价和级别的资本大鳄,肯实时公开自己操作的也没几个了。

本文经授权发布,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亿欧立场。如需转载请联系原作者。
会议
段永平投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