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须知
请将投稿文章及个人信息(作者、用户名、手机号、个人简介等)发送到邮箱tougao@iyiou.com,一经审核会有专人和您联系
我知道了
专栏申请
请将您的专栏名称、手机号、邮箱、个人简介(20字以内)等信息,发送至邮箱 tougao@iyiou.com,若有已投稿的文章可附上链接。一经审核,我们会以邮件的形式进行回复。
我知道了

深圳“慢行”一星期,科技产业影响几何?

收藏
作者:马渭淞 , 苑晶铭,陈俊一,林泽玲
编辑:常亮 2022-03-22 14:40
扛着电脑上班的打工人,才是深圳科技之力的源泉。

“深圳”地名始见史籍于1410年(明永乐八年),于清朝初年建墟。

经过改革开放后40余年的发展,如今的深圳已经成为可以并肩北上广的“一线巨头”。与此同时,作为中国的科技中心,深圳也是国内集成电路产业交易最活跃的地区。

据统计,2020年,深圳信息产业规模达到2.8万亿元,位居全国大中城市首位,占全省近二分之一,全国六分之一。此外,前深圳市长陈如桂在第九届中国电子信息博览会上表示,2021年,深圳电子信息产业规模已经提升到全国五分之一,全球十分之一。

作为全国顶级的科技之城,在本应该大步向前的时代,如今却因为疫情来袭按下了“暂停键”。

2022年3月14日至3月18日期间,除保障城市基本运行、民生、应急等行业外,深圳的机关企事业单位,均开启了居家办公模式。而此次封控管理,也意味着大量实体企业将持续关闭一周,所有工作转为线上。

有人说,此次深圳的“停摆”,将是电子产业生态链的“至暗时刻”,电子元器件工厂、企业、供货商们都将因此难以为继。也有人说,虽然疫情来袭突然,但是由于企业应对机制完善,并不会对其造成致命打击。

那么新冠肺炎疫情来袭,在全行业工作秩序“重启”之前到底对深圳电子产业造成了哪些影响?电子产业生态能否保持稳定?城市“重启”以后,所谓“弹簧效应”,是否真的能够经济反弹?这些都成为眼下社会关注的焦点。

“果链”受挫,苹果涨价?

在深圳的众多高新技术企业中,有不少被绑定在“苹果供应链”这棵大树之上。这些企业在疫情中发生的微妙变化,很有可能在苹果的供需端引发“蝴蝶效应”。

据美联社报道,苹果公司的Mac Studio和其他产品可能会比预期晚到消费者手中。在3月8日发布之后,Mac Studio的预订页面已经可以看到长达12周的发货周期。美联社表示,中国深圳近期的疫情可能会影响制造商出货,导致这些订单进一步延迟。

以“果链”企业富士康为例,该公司位于深圳的龙华与观澜厂区均有IDPBG(数位产品事业群)生产线,生产移动通讯终端设备,目前主要负责代工苹果iPhone、iPad、Mac等产品的配件生产及组装。

作为苹果公司最大的代工厂之一,3月14日,鸿海(富士康母公司)发布声明表示,为配合当地政府新冠疫情防疫工作,龙华、观澜等园区即日起暂停运营,实际复工时间待当地政府通知。其他备援厂区,已进行必要的生产调配,以降低对该公司运营影响。

受此影响,美东时间3月14日,苹果公司股价收跌2.66%,较1月初的高点累计下跌约17%,并已跌破200天移动平均线,处于2021年11月以来最低水平。此外,股价的下跌使苹果公司市值蒸发超600亿美元,市值跌至2.5万亿美元以下。

彼时有行业分析师称,若富士康深圳园区停产时间没有大幅延长,则对供应链影响有限。但如果停产时间超出预期,则可能对其他零部件造成连锁影响。

值得注意的是,自2021年以来,苹果公司在中国市场一直有着较好的表现。

市场调研机构Canalys发布报告称,苹果2021年第四季度在全球手机市场中位列榜首,取得了22%的市场份额,超过第二名三星2个百分点。

对此,Canalys表示:“苹果在中国大陆看到了前所未有的市场表现,其供应链开始复苏,但由于芯片短缺,苹果在第四季度仍被迫减产,无法生产足够的iPhone来满足市场需求。”

无疑,当“缺芯”问题尚未解决,刚复苏起来的“果链”企业们遭到疫情“重锤”,苹果的市场表现自然有待考量。

有观点认为,其他的富士康厂区想要完全替代深圳富士康是非常困难的,当整个富士康面临巨大的市场压力时,苹果产品的价格可能会被进一步推升。

但也有十分乐观的“声音”,第一手机界研究院院长孙燕飚表示,目前iPhone的组装工作,大部分放在富士康郑州园区,深圳园区则是处于机动性生产的状态。他认为,深圳园区暂停生产,对苹果手机的生产业务影响有限。

但值得注意的是,被深圳疫情影响的“果链”企业远不止富士康一家。

3月14日,苹果公司供应商蓝思科技发布公告称,该公司及部分子公司由于近期国内外新型冠状病毒疫情持续发展,生产经营受到了不同程度的影响。

其中,东莞蓝思2021年前三季度营业收入占公司总营业收入6.76%。蓝思科技表示,停产将对部分客户的产品生产和交付、新产品研发产生影响。

在跨境物流方面,蓝思表示,受国内外疫情持续发展影响,该公司部分从境外采购的原辅料、芯片等材料在跨境物流环节遇到了一定困难,对该公司主营业务产生一定影响。

无独有偶,欧菲光方面也表示,目前该公司严格执行几个城市的抗疫规定和要求,其中,深圳办公区响应南山区抗疫要求暂时居家办公,光明区负责一部分研发工作。

实际上,苹果供应商“停摆”对苹果公司造成的影响只是一个典型,对于整个电子产品品牌来说,供应链上任何一环出现问题,都有可能“牵一发而动全身”。

美银证券指出,智能手机供应链产能高度集中在粤港澳大湾区,本次可能面临更大的风险。不过,由于上半年通常是产业淡季,因此如果停工只持续一两周,预计对产业链持续冲击的可能性较低。

电子产业链慢行一周,弹簧效应还需观察

深圳电子产业不仅是“果链“的重要一环,也是覆盖多个领域、高中低不同层次需求的基础供应链。广东省就在大力实施“广东强芯”工程,在电子产业中选择集成电路作为广东的“四梁八柱”,试图解决智能终端、汽车等产业链的芯片供应问题。

从汽车电子、消费电子、集成电路到物联网、人工智能等众多领域,电子信息产业作为基石型产业,是各行各业都离不开的基础。

电子.jpg.jpg

图源:123RF

据统计,2020年广东电子信息产业营业收入约5万亿元,已经连续30年居全国第一。深圳则占据了广东全省的半壁江山,2020年,深圳信息产业规模达到2.8万亿元,位居全国大中城市首位,占全省近二分之一,全国六分之一。

在全球电子信息产业链中如此重要的份额,也意味着一旦因疫情等特殊情况影响导致产业按下暂停键,全国和全球的下游都将备受牵制。

据证券时报报道,部分电子类企业实现封闭式管理后,生产节奏和供货发货得以恢复正常。

如得润电子负责人就向记者表示,园区封闭式管理之后,虽然略有不变,但工厂生产、物流均正常;但也有很多企业工厂面临停工停产,或者产线只能部分维持,再加上研发、行政管理等人员因小区封控导致的居家办公,整体生产效率、交付效率大受影响。

不过,深圳也有大量企业,将研发、管理、销售和后勤等部门放在深圳总部,将工厂安排在深圳周边地区。所以此次深圳特殊疫情管控举措,没有“伤及”这些工厂外迁的企业,整体上影响就比较有限。

中国(深圳)综合开发研究院金融与现代产业研究所副所长余凌曲也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指出,一周特殊管控期间,供给端对企业和商户进行针对性扶持;消费端针对消费者发放一系列消费券、消费补助,生产和消费只是放缓,而不是“变弱”、“消失”。

余凌曲认为,短期的管控压力,也会产生一种“弹簧效应”:在管控结束后,使得被疫情压抑的消费和生产能力,最大限度地释放出来。

在坚持分区分级差异化精准防控措施下,深圳的部分产业链效率损耗是可以承受的。深圳卫健委就指出,不会“一刀切”、层层加码,在做好疫情防控的前提下,千方百计“利企、稳企、安企”,“有效保障全产业链协同运行”。

况且正如余凌曲所说,这部分损失会产生“弹簧效应”,在未来还会弹回来。但如何以最小代价防控,保证工厂有订单,社会有消费,社区有烟火,也再次成为产业链、社会、人都需要思考的地方。

LED产业链受困,影响几何?

深圳作为全球重要的电子信息技术研发、制造、出口基地,除了是果链和电子产业链上众多生产企业的所在地外,也是广东四大LED产业集群的领导者,更是全球最大的LED显示屏研发和产业基地的深圳,此番疫情管控中,停工停产对全国乃至全球LED产业供给造成的影响,也非常值得关注。

作为全球规模最大的LED产业集群地,深圳拥有从上游的衬底材料、外延芯片、装备制造到中游封装产业,再到下游应用的完整产业链。

LED.jpg.jpg

图源:123RF

同时,深圳也拥有众多的LED上市企业以及规模以上的企业。2011年,全国第一家LED企业雷曼光电(300162.SZ)上市。发展至今,深圳已先后跑出洲明科技(300232.SZ)、聚飞光电(300303.SZ)、隆利科技(300752.SZ)、奥拓电子(002587.SZ)等多家上市公司以及联建光电、蓝普视讯、奥伦德等多家代表性企业。

目前,深圳已经是国内最大的LED灯带、工业照明、大功率电源、固晶机、LED背光源等产品的研发、产业基地和主要出口地。

相关数据显示,2021年第四季度,我国工业照明出口总额约15亿元。在出口企业15强中,深圳企业占了三分之二。如联域光电、拓享科技、美斯特光电等。以出口美国的LED工矿灯为例,排名前6的企业中,就包括了联域光电、拓享科技、必拓电子、博为光电4家深圳企业。

可以看到,深圳LED产业是全球LED产业链的重镇。一周的线下“停摆”必然对相关企业的采购、生产、销售等业务流程造成影响,进而影响到全球范围内相关产业的发展。

如福建企业福日电子(600203.SH)在3月17日发布公告提到,受疫情影响,该公司旗下位于深圳的子公司中诺通讯、源磊科技、中诺电子截至公告日均处于有限度封闭式生产经营状态,广东以诺处于暂停生产状态。福日电子表示,此次停产及有限度封闭式生产将对部分客户的产品生产和交付、新产品研发产生影响。

不过,也有不少企业表示,公司基于“深圳总部+外地制造基地”双城模式,已将这次疫情带来的影响最大限度降低。

如雷曼光电提到:公司主力生产基地位于惠州,部分生产基地位于深圳,按“一企一策”、“一厂一案”要求,公司在严格落实各项防疫措施的前提下,以未纳入封控区的员工在厂区内实施封闭管理的方式实现防疫与生产的平衡,尽可能平抑疫情带来的影响。

洲明科技也在投资者互动平台上提到:深圳封城对公司生产经营的影响不大。公司有力有序统筹推进疫情防控和生产经营,境内外所有在执行项目履约状况良好,经营业绩稳健增长。

事实上,近些年,随着深圳土地、房租和用工等成本不断上涨,很多制造企业选择将生产基地外迁,形成“深圳总部+外地制造基地”双城模式。

包括洲明科技、艾比森、雷曼光电、联建光电、奥拓电子等企业都将生产基地设于惠州,蓝普视讯则拥有东莞与湖南株洲两大生产基地,因而这些企业的生产得以尽可能降低疫情的影响。

即便如此,我们也应该看到,作为全球LED产业中心,深圳对于全球LED供应有着至为关键的作用。

 结语:

对于此次深圳疫情带来影响的评价,有人积极对待,有人抱以悲观。

不过无论怎么评价,我们都能从此次疫情管控中看到深圳面对疫情坚决的态度,以及疫情中团结配合的深圳人民。值得我们称赞。

更何况,深圳的电子产业如今已经大量辐射到城市之外,而在此次疫情当中,这些处于边缘地域的产业并未受到波及。

因此,疫情的冲击对于深圳的电子产业也许只是“阵痛”,但疫情过后,人们或许会更多思考深圳产业链与周边城市的关系——产业链既需要集中以提高效率,也需要多点分布以分散风险。

本文来源于亿欧网,原创文章,作者:马渭淞。
转载或合作请联系 hezuo@iyiou.com,违规转载法律必究。
文中涉及数据均已标明来源,如需数据服务可访问 亿欧数据 。 如您有「项目报道」或「项目对接」需求,请填写表单,我们将尽快与您取得联系。
会议
科技疫情产业金融深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