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须知
请将投稿文章及个人信息(作者、用户名、手机号、个人简介等)发送到邮箱tougao@iyiou.com,一经审核会有专人和您联系
我知道了
专栏申请
请将您的专栏名称、手机号、邮箱、个人简介(20字以内)等信息,发送至邮箱 tougao@iyiou.com,若有已投稿的文章可附上链接。一经审核,我们会以邮件的形式进行回复。
我知道了

缺芯潮下的“造芯”培训班:高薪诱惑、速成捷径与拔苗助长

收藏
人工智能
作者:品玩
2022-05-06 10:04
芯片也能靠蓝翔?

文|白宁

来源|品玩(ID:pinwancool)

捷径 

最先映入眼帘的,永远是那些诱人的薪水数字。25万,30万,50万,甚至更多。这些数字伴随着对应的岗位招聘信息,时不时出现在陈彤加入的微信群里。这是一个芯片行业交流群,但它真正的作用是为一家芯片人才培训班招募学员。是的,在近几年中国上下“卡脖子”焦虑弥漫之下,被视为科技行业皇冠上的明珠的芯片行业,也有了自己的人才速成培训班——因为这个行业实在太缺人了。根据《中国集成电路产业人才发展报告(2020-2021年版》,在2020年,我国集成电路相关毕业生规模在21万左右,预计到2023年前后,全行业人才需求将达到76.65万人左右,其中人才缺口将达到20万。

图源:《2021年Q1“芯力量”(集成电路半导体)市场供需报告》

补上缺口的急迫,等不及动辄需要培养数年的科班人才。行业需要更快的路径,蠢蠢欲动的个体更需要捷径。培训班由此诞生。 让人动心的薪资数据之后,客服的私聊消息紧随而来。他们劝陈彤尽快做决定:“入行的黄金期就这两年了。转行之后薪资差不多能提高50%。”翻来覆去的话术差不多,都试图传递一个信息:“赶紧入行最重要。”陈彤这个“外行”,倒是早就感到了转行的诱惑。出于工作需求,他要和芯片公司频繁接触,这些年越发感受到某种巨大的机会:他看到自己对接的芯片公司开出他年薪两倍的条件,却依然招不到人。那为什么自己不可以试试呢?他决定报名。慎重对比之后,他最终选了一个网友口中TOP3的培训班,其中的课程设置颇为典型:共需6个月时间,其中4个月用于Linux、数字电路、Verilog、SV、UVM等理论知识学习,2个月用于项目实训以及就业指导。至于选定的发展方向——IC验证,与IC设计类似,也是芯片设计业的核心岗之一,待遇类似,但需求量更大:验证与设计类人员的需求比大约在2:1,甚至更高。想要在短短几个月内完成类似科班生的知识技能培训,学习强度自然很大,难度也高。有学员在网上的相关讨论中吐槽,前期还能跟上,到了后期课程就难如天书了,评论中不少人表示赞同。因此,事实上这类培训班的主力学员,反而是有相关学科背景的在校生们。在令“外行”羡慕的体系化的训练之外,他们却也纷纷选择了“速成班”。他们的目的同样明确,就是要确保能进入自己理想中的芯片大厂并“存活”下去——走了一万里路,最后一公里同样需要捷径。陈鸣是北方一所985大学的物理电子学专业研究生。在犹豫了几个月后,他终于下定决心,在芯片培训班的缴费按钮上点击了确定。让他做出决定的,是不久前收到的芯片大厂IC验证岗offer。在此之前,他一度觉得自己找到理想工作希望渺茫。入校这两年,他眼睁睁看着同专业前辈抛弃原本的职业规划转向芯片设计领域。临近毕业,芯片也成了他自己的就业目标。“9月份秋招,我8月份才做准备。比较有意识的同学,会在一、二月份就着手准备,基本都准备了一整个学期。他们会选择去往芯片设计方面转,设计岗的门槛一般要比验证岗更高一些。”陈鸣说。大厂的offer是在师兄的内推下才收到的,他因此觉得自己纯属侥幸。他不敢全然依赖四年的科班训练,希望借助几个月的培训班训练,提高自己平稳度过试用期的可能。快速发展的行业,让学校里按部就班学习固定知识的学生充满焦虑。他们缺失的面向职业的技能需要通过培训班快速补足。这是非常现实的需要。因此,在层出不穷的培训班的学员中,像陈鸣这样的重点大学研究生为数不少。他们当中,很多人的目标基本都瞄向了芯片大厂,这些公司开出的薪资可能比不了刚融资后的创业型公司,但胜在稳定——发展前景好、加班更少,因此成了科班生的最爱。而这里的竞争同样激烈。“尤其是2020年以后,各个学校都在扩招,复旦更是直接扩了三倍。之前我的师姐去OPPO旗下的芯片公司应聘,人家刷简历的时候就要求双211。”为了赢得竞争,应届生们希望通过增加书本之外的经验来占得先机。在猎头李杰看来,在这样的竞争思路下,培训班确实是一种高效率捷径。“首先看业务。哪怕学历普通,但做过的业务跟他们的业务关联性很强、很切合,他们也是会考虑的。”李杰说。

“缺的不是培训班的人” 

陈彤和陈鸣们为这些芯片梦付出的代价,最直接的就是高昂的学费:几个月的课程要两万元。这不是一个便宜的价格,下决心购买的人,都想清楚了自己想要的是什么。对陈彤来说,与所学的专业知识相比,他更在乎的其实是培训班许诺提供的入行捷径——其中包括就业指导、简历包装以及岗位推荐。在他眼中,后者就足以抵消他的培训费,尤其是在外界不停宣传芯片行业水涨船高的薪水的背景下,这个钱看起来花得更加值当。《中国集成电路产业人才白皮书(2020-2021)》显示,2020年,半导体全行业平均薪酬同比提升了4.75%。我国集成电路产业薪酬增长率为8.0%,预计2021年仍将保持较高的薪酬增长,增长率预计将达到9.0%。苗逸是一所211大学的微电子专业研二学生,她直观感受到了这种增长:“去年我们学校出来的人,平均能拿到三十万左右,今年就大概是三十多、三十大几的样子。”然而面对不菲学费,也有大量年轻人望而却步,并心生怀疑。“培训班实在太贵了。”苗逸最近正在跟着培训班的课程上课,而她的学习资料是以不足正版千分之一的价格从二手网站买来的。据她观察,她所在实验室的其他人,所用培训视频的来源都和她差不多。“培训班”三个字和芯片结合到一起,总是令人狐疑,这不仅让购买盗版似乎有了理由,甚至引来更多的批评。有网友甚至发帖:“芯片确实缺人,但缺的不是培训班的人。”有参加培训班的学员也表示,一旦从培训班结业,他们可能发现一方面,自己掌握了培训班教授的内容,确实有可能通过面试;另一方面,他们也常常需要在面试时,隐藏掉自己曾经的培训班经历。曾有公司HR明确表示,一旦发现应聘者出自某个培训班,会立刻取消他们的候选资格,“因为之前招过这个培训班出来的人,吃了大亏”。培训班们也深知年轻人们的痛处,有的立刻打出“包就业服务”的广告,做不到就“全额退款”。但细看,对于就业公司以及薪资待遇的标准却是模糊的——培训机构的底气其实并非他们表现出来得那么足。

图源:亿欧智库

在一片基于高薪的略显浮躁的行业景观中,高昂的费用让培训班看起来有借着焦虑“割韭菜”的嫌疑。不过,芯片培训班的从业者却觉得这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有资深从业者表示,这一切都基于定价原则,学费上涨的主要原因是行业薪资的上涨。今年很多培训班的学费都调高了10%左右,单个课程基本达到了2万以上。“课程的价格基本上是按照学员未来的1~2年的月工资来算的。所以之前是1万多,现在是2万多,未来可能还会涨价。”让培训班创始人们信心满满的,是逐年增长的报名人数。“2016年就可以看到,很多公司招人的机制产生了变化。跟这些公司接触过程中,我们发现人才的缺口其实有点大。”赖琳晖说,他是E课网的联合创始人。最初,E课网培训班学员的主要来源是那些想要转行的人们。“2016~2017年,80%的学员来自社招转行。这一般分为两种,一种转行是完全换了一个行业,比如原来做机械的,现在转到芯片,另一种是行业里的内部转化,比如原来做测试制造,现在转做芯片设计,因为本身在行业里面,对结构比较了解,也知道设计方向各方面的待遇发展都比较好,所以有动力去转。”据统计,2021年,芯片相关企业新增10.6万家,注册增速33.49%。芯片领域融资也屡创新高。亿欧的数据显示,截至2021年12月31日,中国芯片相关企业共发生融资事件287起,同比增加67.8%;同期共计融资金额为680.58亿元,同比增加40.7%。

图源:《中国半导体行业协会集成电路设计分会年会》

这使得芯片设计业正在创造互联网之后的又一个高薪神话。之后,应届生和更多不同背景的人们被这个神话吸引。“2021是我们爆发式增长的一年,到了今年,这种情况还在继续。我们每个月都要开5个班,以前每个班招30人,现在30人放不下了,人数就调到了40人。”王辉说,他是IC修真院的联合创始人。赖琳晖进行过一项统计:“我们E课网深度培养的学员,就是上完4~6个月的课程之后入行就业的,去年一共有2155人,其中学生有一千多——这大概是2020年深度培养学员的总数。”激增的需求也催生出更加务实的课程设计。有的培训班甚至开了专门的秋招班。“当时有一些学员来咨询,说他就想赶秋招,说‘我们都是在校的学生,进度能不能快一点’,之后我们就针对这些在校的大学生、研究生,做了一个班。”王辉说。

“不建议报班”

事实上,除了行业的高薪形象,培训班费用上涨的另一个现实原因是,在这些机构担任老师的人的薪水也同样高昂。

图源:pexels

与普遍意义上人们对于“培训班”的印象不同,目前主流的芯片行业培训班,都开始避免“草台班子”的印象,寻求由行业经验丰富的人来担当授课。而同样的,只有薪资待遇高到一定程度,才能吸引到愿意投身职业教育的工程师。“至少要超过工程师原本的收入。工程师一年50万,在我们这就得开80万;做工程师80万,我们最少给他100万。我们的课时费一直在涨,从小几百涨到大几百,到现在,有些都上千了。这个成本是比较高的。”王辉说。但是即便如此,合适的老师也很难招到。首先,做老师和纯粹做工程师,所需要的能力并不完全一致。其次,芯片设计是一个技术迅速迭代更新的行业,就要求老师不能是纯粹的老师,做老师的同时,也要做芯片设计项目。于是,培训班的老师大量来自兼职。“现在我们群里的老师,全职和兼职的比例大概在4:6。”有从业者专门分析了自己就职的培训班老师成分。整个行业的高单价,和越发激烈的竞争以及与最终就业结果直接捆绑的评判标准,使得有追求的培训班不仅在教师侧“烧钱”,还开始在学员侧提升门槛:学校、学历、专业、毕业年限都被纳入考核指标。“学员的专业必须是理工科,还要有数电模电的基础。如果之前学过这类课程,我们可能才觉得学起来问题不大。我们现在70%的学生是硕士学历,博士大约可能占到1%~2%,本科生是将近30%。但是在学的过程中,大家觉得还是很吃力,后来我们就在降低课程的门槛。”王辉说。学员多了,也就发现了什么专业更适合转向芯片:“学员里,电子类相关专业的能占到40%,材料的有25%。材料这个专业很特殊,有一些方向,比如半导体工艺材料的,它其实算是相关专业,做数字后端可能很不错,因为后端的工程师要跟生产厂等打交道。占比比较大的还有集成电路和微电子的,在20%,不过这属于专业非常对口的。”如果已经迈入社会,那工作年限最好在三年以内,且越短越好。另外,不同的岗位,对应的学历要求也不一样。“像学设计和验证的,我们尽量招硕士。模拟版图的话,普通本科就可以。其实还有一些专科的学生也来咨询,我说只能学模拟版图,且专业必须是电子类的。”赖琳晖说。有网友反映,在报名专做芯片验证岗培训的路科验证时,甚至直接被劝退了。因为学历和专业都不达标,评估出来的转行成功率很低,客服直接对他说,“不建议报班”。 从多种意义上,今天的芯片培训班行业就是整个芯片行业的缩影,虚火、野心、急就章和不确定的未来:它有着明显的存在的意义——“我们现在缺人,很多公司短期内高校的人才补给不上就相互挖人。这个人今天在这家公司,明天就去了那家公司,薪水翻了三倍,换了三个公司。这其实是对资源的极大浪费,钱损失了,也没有给公司创造多少价值。”王辉说。“而培训班可以救急,缓解行业这种恶劣的生态。”但与此同时,它作为一种临时的供需失衡下的产物,似乎没法给自己一个确切的未来——很多人把芯片行业今天的人才需求类比多年前的互联网,希望赶上新一波造富浪潮。但半导体行业猎头冯晓表示,这个行业其实并不稳,芯片的技术门槛很高。“工程师非常吃经验,不像互联网,刚毕业或者毕业一两年就能够拿到很高的薪水。”她说。“当芯片行业没那么火了之后,首先被淘汰的,或者就是这些没那么深的根基的培训班学员。”不过,这样的危机看起来还很遥远,在那之前,培训班只会继续生长,被它吸引的年轻人们也会继续把自己的芯片梦寄托于此。

本文经授权发布,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亿欧立场。如需转载请联系原作者。
会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