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须知
请将投稿文章及个人信息(作者、用户名、手机号、个人简介等)发送到邮箱tougao@iyiou.com,一经审核会有专人和您联系
我知道了
专栏申请
请将您的专栏名称、手机号、邮箱、个人简介(20字以内)等信息,发送至邮箱 tougao@iyiou.com,若有已投稿的文章可附上链接。一经审核,我们会以邮件的形式进行回复。
我知道了

从年入10亿到退市,同性社交为何走不通?

收藏
文娱传媒
作者:全天候科技
2022-05-11 10:47
持续固化的商业模式、不断扩大的亏损、连续下跌的股价,最终将蓝城兄弟逼上了私有化退市的道路。

文 | 张超  

编辑 | 罗丽娟

来源|全天候科技(ID:iawtmt)

“挺对不起大家的,我没办法继续守护这里了……换一种方式陪伴各位吧……20年了,很可惜,也很难过……”

马保力在Blued上发文

蓝城兄弟创始人、董事长兼CEO马保力近日在其创办的社交软件Blued上,发布了这样一条意味深长的动态。尽管他没有详细解释,但不少人猜测与蓝城兄弟私有化一事密切相关。4月30日,蓝城兄弟(BLCT.US)发布公告,已正式签署与买方集团的私有化合并协议,交易估值约为6000万美元。中国最大社交出海公司赤子城科技出资成立的基金将参与此次交易。此时,距离蓝城兄弟上市也才不到22个月的时间。作为“全球同性社交第一股”,蓝城兄弟一度风光无限,不仅在国内垂直赛道牢牢占据首位,在东南亚多国也有广泛市场。它的上市还让LGBTQ(Lesbian、Gay、Bisexual、Transgender、Queer等性少数群体)有了更多被曝光和扩大市场的机会。马保力也曾寄希望于将蓝城兄弟发展为一家“全球的同性恋生态型公司”,而不只是“中国的同性恋互联网公司”。事与愿违,持续固化的商业模式、不断扩大的亏损、连续下跌的股价,最终将蓝城兄弟逼上了私有化退市的道路。那个“淡蓝色的梦”,马保力终究是要守不住了。

1 “淡蓝”的梦

蓝城兄弟从籍籍无名到登陆纳斯达克,始终离不开一个关键人物的努力——马保力。

2000年,还在体制内工作的马保力为了寻找“知音”,创建了一个交友网站——“淡蓝色的回忆”,后改名为“淡蓝网”。因为看到明星耿乐参加的电视节目,认为耿乐长相帅气,就将其名字用作自己的网名,这个后来被圈内圈外所熟知的名字——耿乐。彼时中国社会对于“同志”群体认知有限,能够供LGBTQ交流的平台更是少之又少,淡蓝网的存在犹如一抹微光,照进了这个少数群体,让大家有了交友学习的机会。相当长一段时间里,都是马保力一个人边工作边维持淡蓝网的运营,即便遇到再多困难,他始终保持着一颗初心,只为告诉大家“同性恋不是病态,告诉大家我们应该怎样阳光自信去生活”,并帮助更多与他一样的人。2006年,马保力迎来首批志愿者,组建团队运营淡蓝网,渐渐开始在市场上迅速崭露头角,平台也为更多用户熟知。为了保障同志群体健康,他还成立了一个致力于青年群体艾滋病防治的公益项目——淡蓝公益,提供艾滋病防治的公益服务。这部分服务后来发展为了蓝城兄弟重要业务之一,Blued也成为全国不少城市防艾组织宣传平台。2009年,马保力与几个创始团队成员租了一辆卡车,将淡蓝网在河北秦皇岛市的一些办公用品通通拉到北京,正式开启了北漂生涯。2011年,马保力做了一个重要决定,辞去警察工作,全心投入LGBTQ社区活动。也是在这一年,他成立了蓝城兄弟,并于次年推出移动应用程序Blued,2015年上线国际版应用。最难的时候,蓝城兄弟拿不到融资,也没有钱租房子,大家只能在北京五环外的一处地下室凑合,几个人吃住在一起,轮流做饭洗碗,前景迷茫。庆幸的是,当时蓝城兄弟坚持下来了。Blued的推出彻底改变了同性群体的交友方式,将线下面对面交流或QQ社群交友,转向全新的软件。同志群体可以凭借地理位置发现身边好友,寻找到更多志同道合的朋友,分享聊天、发朋友圈。在那个对LGBTQ群体认知尚不完全、接纳度较低的年代,Blued成为了不少同志群体认识自我、聊天交友的启蒙软件。

Blued用户数据(图片来源:招股书)

其用户数也在持续攀升,截至上市前(2020年6月),Blued注册用户规模超过4900万,覆盖全球超过210国家和地区,平均MAU达600万,用户日均停留时长超过60分钟,平均每日打开次数超16次。 而据Frost & Sullivan的报告,若以2019年平均MAU计算,Blued已是印度、韩国、泰国和越南最大的线上LGBTQ社区。马保力似乎离他的梦越来越近了。

2 上市迷途

2020年7月,蓝城兄弟登陆纳斯达克,募资8480万美元。

据马保力自己描述,“这次发行出乎我们意外,给我们很多的惊喜”。主要表现在投资者对蓝城兄弟的追捧:蓝城兄弟第一次确定5000万美金发行规模后,发现资本市场反映非常好,内部讨论决定上调募资额到8480万美元,“实际的下单来看是远远超于这个数字的”。上市首日,蓝城兄弟股价涨幅一度超过100%,达到35.89美元/股;收报23.43美元/股,较IPO发行价上涨46.44%。这一天,马保力迎来了高光时刻,奋斗20年帮助蓝城兄弟走出国门,拿下“全球同性社交第一股”名号,他在朋友圈留下一句话:“这一路不容易,唯有感恩与珍惜!”但这位从河北秦皇岛走出的创业者,似乎并不满足于此。在接受雷帝网采访时,他明确表示,“上市让蓝城兄弟更具国际化,迎来更多发展机遇。”由于有一半的用户在海外,蓝城兄弟公开发行募集的资金也会用于国际化的扩围,“希望能进入更多的地区,扩大我们的用户。”除此之外,上市募集的资金还会用于提升技术研发水平和寻找一些投资并购的机会。确实如马保力计划的一般,蓝城兄弟上市后就开启了大肆并购扩张的步伐:2020年11月以2.4亿元人民币收购男同社交软件翻咔,同年还收购了针对女性用户的社交软件LESDO,但后者在并购后一年就被关停。大规模扩张的同时,蓝城兄弟在盈利表现上却不尽如人意,有亏损明显扩大的趋势。财报显示,2020年公司总营收达10.31亿元,同比增长35.9%;净亏损却达到2.22亿元,同比扩大319.15%。2021年营收为10.77亿元,同比仅增加4.39%;净亏损却扩大至3.10亿元,同比增加39.56%。从收入结构上看,直播是蓝城兄弟多年不变的变现支柱,2018年及以前甚至成为公司唯一收入来源。在马保力看来,这与蓝城兄弟的业务发展节奏有关,“财务的商业化只做到直播这一个阶段而已”。但仅靠直播打赏抽佣显然对于一家企业而言,风险太大。从2018年我们开始上线会员服务,2019年上线蓝色宝贝和荷尔健康,在上市接受媒体采访时马保力透露,“这三块新业务增速非常快”。蓝城兄弟收入结构也逐渐演变成:直播服务、会员服务、广告服务和其它收入四部分。2019年、2020年,直播收入占总收入比重分别降至87.5%、86.9%,到2021年进一步减少至76.26%,但其支柱地位依然无法动摇。值得注意的是,蓝城兄弟的直播业务也存在较大隐患:平台并未签约或孵化属于自己的主播,而是与第三方MCN机构合作扶持主播。这就意味着,直播收入的增加,给到MCN机构的成本也可能增加,收入命脉被拿捏在了别人手里。而马保力寄予厚望的会员业务,要想做大做强也不容易。

蓝城兄弟2021Q4主要财务数据(图片来源:财报)

虽然财报中会员收入近两年已经持续增加,但占总收入比重仍然较低,而用户活跃度还有下降趋势:2021年第四季度,蓝城兄弟MAU达到720万,同比下滑5.1%,这也是蓝城兄弟上市以来首次MAU同比增速下滑。有用户向全天候科技表示,自己已经几年没有登陆Blued了,除了因为找到了朋友,平台“吃相也越来越难看”,不少过去免费的功能已经开始收费,如“闪照”。过度追求商业化,让一批用户对Blued失去了热情。

3 前路未卜

截至2021年底,蓝城兄弟现金及现金等价物仅剩3.5亿元,同比减少20.41%。如果按照过去一年的亏损来算,留给蓝城兄弟的时间屈指可数。

更糟糕的是,公司股价自上市不久(2020年7月中旬),便跌至发行价之下,随后整体延续颓势,特别是近五个月来都在2美元/股以下徘徊,最新股价报1.26美元/股,市值近4700多万美元,较上市首日收盘价(24.5美元/股)跌逾九成。

蓝城兄弟股价

站在十字路口的蓝城兄弟,将何去何从?虽然在蓝城兄弟的私有化公告中没有明确表示未来去向,但在今年1月蓝城兄弟宣布私有化要约后,国内最大社交出海公司赤子城科技在港交所公告,称会在3月31日前与Spriver Tech Limited及其一家全资附属公司合伙成立基金,参与蓝城兄弟的私有化交易。对于赤子城科技,不少国内用户或许比较陌生,但就用户规模和收入规模来看,它无疑是中国社交出海领域的佼佼者,在海外市场本地化和商业化方面有较强的能力,旗下产品矩阵丰富,包括Yumy、MICO、YoHo等多款音视频社交产品,用户覆盖中东、东南亚、北美、日韩、欧洲等市场。2021年10月,App Annie首次发布了中国非游戏公司/应用出海榜单。在这份榜单中,赤子城科技位列所有公司第六位,社交娱乐领域排名第四;而就上榜应用看,旗下MICO、YoHo与TikTok、iQiYi等产品同列前20,成绩瞩目。赤子城科技的版图,跨国家、跨人群、跨产品,能够满足不同地区不同人群的社交需求,唯独缺少LGBTQ板块。一旦私有化交易成功,赤子城科技无疑可以较低的投入收获720万月活的App,捕获一个全新的、极具消费潜力的市场。据沙利文研究院发布的《全球LGBTQ平台行业发展白皮书》(下称《白皮书》),2018年,中国LGBTQ 群体个人年度消费支出约为3120 美元,明显高于泛人群(约为2920美元);由于经济负担较轻,LGBTQ人群倾向于在可自由支配的类别上花费更多,预计到2023 年这一数字将以8.4%的复合年增长率上升至1.2万美元。

图片来源:沙利文研究院

《白皮书》还提到,2023年,全球LGBTQ群体人数预计将达到5.91亿,人口占比上升至约7.4%;全球LGBTQ在线社交市场规模将达到38.42亿美元,MAU将达到10.30亿(包含泛社交平台及LGBTQ群体垂直社交平台)。这样一家企业拿下蓝城兄弟,似乎也符合马保力在上市时提出的国际化目标,从这一角度看,会有一个双赢的结局。伤者只有夹在中间的蓝城兄弟投资者,毕竟公司上市以来股价持续走低,收购价也远低于发行价。但有了新股东的蓝城兄弟,终究不是最初的那个蓝城兄弟了。马保力曾经那个“淡蓝色的梦”也要守不住了,只能用“换一种方式陪伴”交代给创业20多年的蓝城兄弟。唯一庆幸的是,LGBTQ这个市场已经被认可,甚至充满潜力。

本文经授权发布,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亿欧立场。如需转载请联系原作者。
会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