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须知
请将投稿文章及个人信息(作者、用户名、手机号、个人简介等)发送到邮箱tougao@iyiou.com,一经审核会有专人和您联系
我知道了
专栏申请
请将您的专栏名称、手机号、邮箱、个人简介(20字以内)等信息,发送至邮箱 tougao@iyiou.com,若有已投稿的文章可附上链接。一经审核,我们会以邮件的形式进行回复。
我知道了

拿证、IPO热潮过后,医疗影像AI企业没有“躺平”

收藏
医疗健康
作者:漆叶青
编辑:刘聪 2022-05-16 15:00
如何打造真正解决临床问题的产品,实现成熟的商业化路径,是影像AI公司比IPO更优先需要考虑的事情。

自2020年1月科亚医疗(CT-FFR产品)以第一张医疗器械三类证拉开了国内影像AI获证序幕,截至2022年上半年,国内已有超过40张AI影像医疗器械三类证获批,覆盖眼底糖网、冠脉CT、肺结节、肺炎、骨折等多个应用场景,且其中不乏企业手持多证。

大规模获证后,医疗AI企业也曾在2021年短暂迎来IPO热潮,科亚医疗、鹰瞳科技、推想医疗、数坤科技相继提交招股书。最终,11月5日上市的鹰瞳科技成为“医疗影像AI第一股”,发行价75.1港元/股,截至目前,鹰瞳科技市值18亿港元。

同样是在去年下半年,手握肺结节辅助诊断与儿童骨龄评估两大三类证产品的依图医疗,因母公司上市受阻、加之商业化瓶颈,无奈只能卖身深睿医疗——而这也成为国内医学影像AI赛道内迄今止最大规模的并购事件。

在迈过审核审批的门槛之后,医疗影像AI企业并没有迎来想象中如火如荼的发展,反而更直接地面临“如何把AI带给更多患者”、“如何解决支付端难题”、以及“如何有效解决临床问题”等众多问题,生死更在一线间。

《2022易凯资本中国健康产业白皮书(医疗与健康服务篇)》也指出:于影像AI而言,二级市场对于公司核心产品竞争力的担忧、长期亏损、商业化落地难等方面的质疑也是大多数Pre-IPO企业所面临的挑战。如何打造真正解决临床问题的产品,实现成熟的商业化路径,是各家公司比IPO更优先需要考虑的事情。

拿证不能一劳永逸,上市也不会是终点。易凯资本合伙人、健康产业联席负责人李钢将现阶段的影像AI行业描述为“从青少年走到了青壮年”,那么面对商业化、入院、收入利润等必答题,这些处于青壮年期的企业将如何积蓄力量、给出答案?在5月12日《财经》··财健道联合易凯资本举办的直播沙龙中,几家企业围绕此话题进行了讨论。

从单一应用到全平台解决方案

产品能力是各家公司商业化的地基,过往企业探索、拿证的产品多以单病种为主,比如肺结节产品针对的就是一个单维、指向性很强的场景,这就仿佛初学代数方程时的一元一次方程,解法简单而直接。

然而,真正的医学问题不会只是一元一次方程,它往往是多元向的。在实际的临床影像检查工作中,医生往往需要针对人体某个部位的所有器官、所有病种进行检查,因此单病种的AI影像辅助诊断还不足以满足医生的临床需求。

安德医智首席技术官吴振洲也提到了这一点,“一个产品只有强大到能解决医生大部分问题,才会让医生有意愿使用,如果一个产品只能解决医生10%或20%的诊断需求,80%还需要他自己判断,那这个产品本身可以就会变得可有可无。”

为此,安德医智一直聚焦神经系统,目前已经覆盖了全脑的疾病诊断,“基本上脑部的90%以上的病种我们都能够全覆盖,基于这样一个场景,一个片子进来,医生基本不需要做太多改动,就能把所有的疾病整体的报告能够写完。”

深睿医疗在产品打磨的过程中也同样遵循了这样的路径。

深睿医疗最早获批三类证的产品是一款肺结节CT影像辅助检测软件,但肺结节只是胸部CT检查中的征象之一,在真正的临床过程中,很少有单独做肺结节检出的,医生大部分还是综合整个胸部CT检查中对肺窗、骨窗、纵隔窗一次检出的各种征象进行诊断——为了更加接近临床真实场景,深睿医疗在肺结节的工作基础上拓展开发了全肺的AI诊断系统。

随着产品功能向纵深发展,产品种类拓宽,深睿医疗也在考虑延伸到影像科的其他检查层面,满足更多影像科的需求。

“影像科有多少种检查?可能是几百种,但未必每一种都需要AI辅助诊断包括辅助检测,因为它有检查数量、检查难易度、技术可实现性的问题,这里面肯定从重要性、频率的角度找到合适的检查切入,所以深睿研发了像胸部CT的、头部CT的、腹部CT的,平片也有胸片的平片X光、全身骨折的X光、小儿髋骨的X光、乳腺钼靶等。”深睿医疗联合创始人&CTO李一鸣具体解释道。

另一个共识是,医疗AI企业不仅要介入诊断领域,也要深入到治疗的环节。

吴振洲举例说道,比如在卒中治疗流程里,能提供一个自动化的质控报告,通过人工智能自动提取一些诊断信息和疾病参数,自动化地生成质控报告,进而融入到医生的工作流程里,甚至辅助的不只是医生,也可以提升到辅助医院层面,更有效的提高治疗的质量。

在他看来,未来影像AI的发展一定是从单点到面上的覆盖,“从更高维度将产品从点到面,对医院形成全流程的全覆盖,提高整体粘性。”

如何更好敲开医院的大门?

除了产品能力本身,建立在产品地基之上的商业化能力也将成为AI+医疗后半场竞争的分水岭。在中国本土市场,进院落地一直是各家公司的兵家必争之地,如何更好地敲开医院的大门?

吴振洲回顾并总结了医疗AI企业从2018年开始探索进院的三个阶段,给出了他的答案:

最初期,以一套独立设备的形式,相当于在现有工作流程外多了一个小助手帮助医生完成工作,没有完全替代原有的工作流程。这种方案的优点是部署快,无需深度结合,当天部署当天即用,缺点是没有完全融入到医生的工作流。

于是衍生出了第二种方案,如何将AI与医生的现有工作流结合在一起。例如,将AI服务与一些PACS厂家或硬件厂家结合,医生在工作时不需要额外操作另外一个程序,只需要植入一个按钮或一段报告。不过这种结合显得半吊子,使用起来(让人)别扭。

 第三种是重新造一个“轮子”——以 AI 为核心重新思考现有的系统设计,让AI给现有系统插上翅膀,开发出全新的产品完全替代原有系统。

鹰瞳科技首席医学官陈羽中则从付费形式、效率提升、医保控费的角度谈到了他对于进院的思考。

鹰瞳科技的主力产品为是一款名为Airdoc-AIFUNDUS(1.0)的人工智能软件,于2020年8月获批用于辅助诊断糖尿病视网膜病变。根据其2021年报,目前每月约有2000至3000个服务网点在日常使用这款产品,鹰瞳科技根据提供检测服务的实际用量,以按次计费基准向客户收费,2021年检测量达到486万,每次检测收费为人民币19.9元(通过提供基于人工智能的软件解决方案的收入除以检测次数计算得出)。

从渠道来看,鹰瞳科技既铺设了医院、社区诊所等医疗机构,又触及到体检机构、保险公司、视光中心、药房等大健康场景。陈羽中如是指出:“很多体检中心按人次来收费,但在大三甲医院,往往按人头付费被称作外检,大三甲更愿意设备采买,但是对服务采买不习惯。”

为此,鹰瞳科技在进院的过程中也会用一些软硬件结合的方式进行售卖,同时也有绑定设备的合作模式,“只是向客户推荐,并不绑定,如果它有硬件的需求,我们会推荐一些在过程中互相配合,整体体验感更好的硬件设备。”

对于AI一直强调的提高效率和医保控费问题,他则表示,医院或医院管理层只为提高效率付费的愿望其实是值得商榷,医疗AI的核心价值远不止提高效率,而能否节约医保的方向目前也不明朗。

因此,在他看来,对于医院、科室来说,拓展性收费服务是最直接的,也是最强力的达成合作的愿望,“真正有价值的是产品和服务能够创造价值,也就是说创造一个原来所没有的价值。”他补充说道。

什么样的AI产品能进入千家万户?

虽然进医院是决胜的关键,但此前多数行业人士的一致观点是,对于医疗影像AI产品,需求最为迫切的场景是在基层。

李钢曾带领团队去到云南临沧的云县人民医院调研,对于这一点有更直接的体会,“有些基层医院的硬件设备很好,有很多不错的机器,甚至并不比大三甲医院的机器差,但它缺医生。对于基层医生来说,平时接触的患者就不多,经验少,AI的工具对他是增效,对影像诊断正确率的提升非常有帮助,能惠及到老百姓。”

陈羽中也直言,“医疗AI的赋能是缺啥补啥,大三甲医院可能内分泌科比眼科更想要我们AI的诊断,基层又比大三甲可能更需要。

实际上,鹰瞳科技从产品研发之初就在考虑普适性的问题,“从以往的经验来讲,影像AI总归是绕不开几个大的设备厂商,当时我们对视网膜的医学判断整个信息还是不错的,所以我们做了很大的人力、物力投入,做了自己的硬件研发。”

“我们把原来比较大的台式的眼底相机,现在做成了一个小巧的东西,不需要暗房,也不需要专业的医生、护士,听着语音识别就可以做完检查。为了真正让设备下到基层,我们还给它配备了充电宝,我们的眼底相机可以用充电宝驱动。”他具体谈到了产品上的细节。

除了鹰瞳科技所聚焦的眼底筛查的产品,吴振洲认为,一个非常可能进入千家万户的产品是AI+超声的产品。

他的判断依据来源于:首先超声是唯一一个便携式的穿透式影像设备,其他的影像扫描如CT、核磁、X光机等都非常庞大,在家难以实现;第二,不像CT、X光对身体有辐射危害,超声采集对身体基本无害,是唯一一个对身体基本无害的穿透式影像设备。

“超声检查跟其他设备最大的区别是它需要有经验的医生,所以如果可以把超声加入一些智能来指导每个人在屏幕上自己做扫描,基本上可以实现超声在家里使用。现在最大的壁垒是超声的扫描很专业化,没有AI的辅助基本上家庭是用不起来的。”他说道。

 

本文来源于亿欧网,原创文章,作者:漆叶青。
转载或合作请联系 hezuo@iyiou.com,违规转载法律必究。
文中涉及数据均已标明来源,如需数据服务可访问 亿欧数据 。 如您有「项目报道」或「项目对接」需求,请填写表单,我们将尽快与您取得联系。
会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