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须知
请将投稿文章及个人信息(作者、用户名、手机号、个人简介等)发送到邮箱tougao@iyiou.com,一经审核会有专人和您联系
我知道了
专栏申请
请将您的专栏名称、手机号、邮箱、个人简介(20字以内)等信息,发送至邮箱 tougao@iyiou.com,若有已投稿的文章可附上链接。一经审核,我们会以邮件的形式进行回复。
我知道了

藏在搜狐财报里的“张朝阳节奏”

收藏
金融
作者:真探AlphaSeeker
2022-05-17 10:00
5月16日发布的搜狐2022年第一季度财报,给了一个观察它的窗口。

作者 | 肖卓

出品 | 真探AlphaSeeker

相当一段时间里,互联网世界的聚光灯都打给了巨头和独角兽,看客们也对各种大战和资本硝烟津津乐道。

关于搜狐,除了把搜狗卖给腾讯,外界谈论的常常是掌门人张朝阳,他的言论,他的物理课。至于公司本身,搜狐近些年似乎总在核心叙事之外。

搜狐现在怎么样了?卖掉搜狗后,媒体和游戏业务增长如何?如何理解公司业务与张朝阳个人的联系?5月16日发布的搜狐2022年第一季度财报,给了一个观察它的窗口。

01 挥别搜狗以后

根据财报,搜狐一季度营收为1.93亿美元,同比下降13%,较上一季度持平。具体而言:

来自品牌广告板块的收入为2377万美元,同比下降23%,环比下降29%。下降原因主要是门户广告收入下降。

在线游戏收入为1.58亿美元,同比下降11%,下降原因主要是TLBB Vintage(即“怀旧天龙”)的自然下降。不过,该板块的收入高于去年四季报中预期的1.3亿美元至1.4亿美元的上限。

其他收入为1179万美元。

品牌广告和在线游戏是搜狐的两大营收来源——前者的收入主要来自搜狐媒体业务、搜狐视频、搜狐焦点,后者收入则主要来自畅游旗下的“古董级IP”天龙八部。

从收入情况看,搜狐的处境不算乐观。品牌广告收入持续下降(该板块收入2021年全年收入同比下降了8%),集团的整体营收越来越依赖畅游的在线游戏收入,但这块收入又严重依赖天龙八部。(本季度,搜狐在线游戏收入占到总营收的比例达到82%,该占比在2021年全年为76%,2020年全年为72%。)

至于搜狗,自2020年9月搜狐与腾讯签订关于搜狗的股权收购协议,搜狗的搜索及搜索相关业务均被排除在搜狐的“持续运营结果”之外。交易在2021年9月完成后,搜狐不再保留搜狗任何权益,对于历史报表,搜狗的经营业绩和出售所得收益,均作为“终止经营”的单独项目列示。

具体到本季度,“归属于搜狐公司的终止经营业务净利润”显示为“-”,这意味着在报表层面搜狐已经完全挥别搜狗,从“三驾马车”变为“双引擎”。

整体盈利方面,GAAP和Non-GAAP两种口径下,以“双引擎”驱动的搜狐本季度都实现了盈利:

美国通用会计准则下,归属于搜狐公司的净利润为266.6万美元。2021年同期净利润为3153.6万美元,上季度净利润为358.9万美元;

非美国通用会计准则下,归属于搜狐公司的净利润为900万美元。2021年同期净利润为3700万美元,上季度净利润为20万美元。

“扭亏为盈”是搜狐相当一段时间里的目标。在大环境多方面承压的前提下,搜狐一季报里的盈利结果仍然高于其在去年四季报中的预期(搜狐当时预计,其2022年一季度GAAP下净亏损1300万美元至2300万美元,Non-GAAP下净亏损1000万美元至2000万美元),张朝阳在财报中将超预期表现归功于“在线游戏业务的出色表现”。

但依然要看到,搜狐本季度的盈利还是有些“刚过线”的意味。而对于大环境压力更加严峻的2022年第二季度,搜狐也给出了不那么乐观的预期:

2022年第二季度,搜狐预计:品牌广告收入在2200万美元至2500万美元之间,较2021年同期下降32%至40%,较2022年第一季度下降7%至增长5%。

在线游戏收入在1.5亿美元至1.6亿美元之间,较2021年同期下降1%至增长6%,较2022年第一季度下降5%至增长1%。

归于搜狐公司的非美国通用会计准则净亏损在1500万美元至500万美元之间,归于搜狐公司的美国通用会计准则净亏损在1800万美至800万美元之间。

02 “另类”掌门人

总的来看,搜狐一季度财报结果不算积极。作为以门户媒体起家的老牌互联网公司,搜狐的广告收入收缩明显,游戏业务成了主力和支撑,但这块业务至今仍是“吃老本”。天龙八部之外,畅游没能推出新爆款。

掉队是显然的,搜狐是很多聚光灯外公司的缩影:对外缺少“故事”,不执着于开疆拓土;对内则努力守好基本盘,努力盈利。

作为旁观者,质疑或批评搜狐都无必要。如果将目光从财务结果移开,搜狐在许多方面其实是优等生。

比如,你很少会看到抨击搜狐的员工“小作文”,而据「真探」了解,离开搜狐的员工许多对前东家有所怀念。在畸形加班文化泛滥的互联网世界,搜狐的15天年假、相对人性化的管理制度、细微处的员工关怀,让它成为许多职场人眼中的“价值洼地”。

而在行业层面,搜狐也站在了近些年互联网行业过热乱象的反面。

早年的互联网,创业公司有想法没资金,投资机构雪中送炭,共同造就多赢故事。但近一个十年,资本硝烟和烧钱大战成了行业主流叙事——公司靠一轮又一轮的资本续命,巨额亏损超高估值冲刺IPO;背后的大玩家多线出击,既为了在狂热情绪中收获超额回报,也为了巩固自身行业地位。

类似的大开大合叙事里,鲜少看到搜狐的身影。要说这和张朝阳本人完全没关系,是不可能的。

很多人还记得,搜狐视频是最早将正版美剧引入国内的视频平台;过去几年里,张朝阳数年如一日地在他的直播间进行英语新闻直播,即使那时是春节假期;2021年11月,《张朝阳的物理课》开课,此后定为每周五、周日各一次更新,规律如他的英语直播。

这些动作当然和公司希望推动的业务方向有关。此处无意踩一捧一,也无意过分解读。一个人不可能真正理解另一个人,只是从这位掌门人的“另类”行为里,你多少能感觉到他的坚持和价值判断。

熊彼特认为,企业家有三个非金钱动机:建立自己的王国;战胜对手,胜人一筹;对创造性的享受。很多目光关注前两点,但对于企业家本人来说,第三点或许才是根本驱动力。

相比越来越多老板沉默少言、退而不休,张朝阳一直以自己的方式活跃在镜头前。一位长期看张朝阳直播的观众告诉「真探」,张朝阳对待直播相当认真,直播安排“雷打不动”,选取的新闻涉及政治自然人文很多领域,但他从不会对同行或各种商业现象大加评价。

“查尔斯是有态度的,听多了你就知道。”

本文经授权发布,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亿欧立场。如需转载请联系原作者。
会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