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须知
请将投稿文章及个人信息(作者、用户名、手机号、个人简介等)发送到邮箱tougao@iyiou.com,一经审核会有专人和您联系
我知道了
专栏申请
请将您的专栏名称、手机号、邮箱、个人简介(20字以内)等信息,发送至邮箱 tougao@iyiou.com,若有已投稿的文章可附上链接。一经审核,我们会以邮件的形式进行回复。
我知道了

肯德基是如何在一夜之间,让全国“一鸭难求”的?

收藏
电商零售
作者:新零售商业评论
2022-05-25 11:24
一门‘童趣’的生意,已经变味。

作者 | 王明雅

编辑 | 葛伟炜

出品 | 新零售商业评论

“没了没了,昨天就没了。”隔着围挡,肯德基一名店员向零售君喊道。

这天是5月22日,上午9点30分,距离这家肯德基开售儿童节套餐过去24小时整。

5月21日,肯德基正式发售今年的六一儿童节套餐,传统的“餐食×玩具”组合中,有三款不同的宝可梦玩具,分别是可达鸭音乐盒、皮卡丘八音盒和皮卡丘郊游水壶。其中最火的可达鸭款,已经全网“一鸭难求”。

店员补充道,21日当天早上开售后半小时,三款玩具已经被抢光,目前还没有补货的通知,大概率“没了就是没了”。

就在零售君询问的同时,还有两位年轻人急冲冲赶来,得到相同的答案后,满脸失落地离开。

肯德基还是那个肯德基——从2000年合作宝可梦,推出套餐专属玩具,此后的20余年时间里,肯德基根据不同节日主题发售限定玩具,直接拿捏了几代人的快乐。

肯德基确实也还是那个肯德基——

因为渠道把控、管理等问题,每每推出联名玩具产品,肯德基都要经历一波“危机”。黄牛抢货,高价倒卖,甚至有门店私自加价,让消费者怨声载道。

今年的儿童节,显然没有例外。

鸭仔很忙 

鸭是一只憨态可掬的可达鸭,音乐响起,整只鸭颠起来,双手也上下摇摆。出梗的玩法是鸭爪粘上两张贴纸,左手写“富婆”,右手写“打钱”,视频录起来,就能轻松在朋友圈收获一波点赞。

现在,包括朋友圈在内,抖音、微博及小红书等各个社交平台,都已经被这只鸭子攻占。

当然,因为限量发售,且在发售当天就已经被“一扫而光”,更多的是“无鸭人士”。有消费者分享,在5月21日当天连跑四家肯德基门店,都被告知无货,欲哭无泪。

阿婵是幸运的那一个。她最早从小红书刷到肯德基开售儿童节套餐的消息,并一眼看中了这只可达鸭,根据过往经验,阿婵认为玩具肯定出货很快,便在21日早上掐点蹲守附近一家肯德基门店,如愿以偿为儿子拿下一只鸭。

一切都在意料之外,情理之中——鸭子成了硬通货。

随着摇摆可达鸭爆火,越来越多人加入求购大军,在二手交易平台,高的已经卖到350元,而零售君接触到的一家,88元包邮,价格尽管没有太离谱,但相较原本的餐食套餐依然是暴利。

在北京,肯德基两款包含宝可梦玩具的儿童节套餐,一款双人餐售价69元,一款为家庭桶109元。

比起可达鸭,另外两款皮卡丘出人意料地遇冷。一方面,二手交易平台几乎被可达鸭承包,另一方面,即便有在售,价格也比可达鸭低了不少,比如上述卖家,皮卡丘款仅售68元。

肯德基怕也没想到。

按照过往经验,皮卡丘一直都是宝可梦家族的“C位”角色,软萌俏皮的形态风靡了数十年,春节、万圣节等节日,均发售的是皮卡丘玩具,2019年及2020年的儿童节套餐中,也有可达鸭的身影,不过热度没有皮卡丘高。

一名肯德基店员解释,分到门店的一箱玩具40个,其中可达鸭只有8只,而顾客几乎全都点名要可达鸭。

事实上,可达鸭的爆火早有迹象。

5月15日,李佳琦直播间首发肯德基儿童节宝可梦家庭欢享餐,三款玩具一上桌,两位主播的目光便被可达鸭吸引,李佳琦笑说“它太欠揍”,并断言会成为今年的爆款玩具,而直播间的观众,也瞬间齐刷刷地喊“想要可达鸭”。

一名消费者告诉零售君,这主要是因为可达鸭“贱萌”的气质,而且今年是超大号的玩具,更添可爱。比起小朋友向的皮卡丘水壶和八音盒,设计纯幼态,可达鸭更符合成年人的审美。

成年人爱过儿童节,肯德基拿捏住了。

谁在买单 

众所周知,快餐卖玩具,老传统了,和宝可梦合作,也是一样。

据媒体游研社报道,2000年,宝可梦尚未在国内打开知名度时,肯德基便将《精灵宝可梦》系列第一套以正版授权形式引进,推出模型玩具“宠物小精灵立体拼板”,随奇奇儿童餐附赠。

过去的二十年间,肯德基不间断地推出玩具套餐,从哆啦A梦、皮卡丘、杰尼龟,再到可达鸭,大部分系宝可梦旗下IP,如2021年春节,肯德基还给皮卡丘穿上了红色唐装。

这也是麦当劳的选择。

去年,宝可梦25周年纪念,美国麦当劳公司宣布和宝可梦达成合作,订购“开心乐园餐(Happy Meal)”可以附送一份宝可梦“25周年纪念特殊款”集换式游戏卡牌。为集齐卡牌,不少用户涌上二手交易网站,选择高价换购。

肯德基是一家92岁的企业,麦当劳82岁,毋庸置疑,IP玩具的魅力之外,企业本身的影响力,及其带来的文化魅力,才让世界各地的人们愿意为其买单。

但同时,谁能否认,这份魅力B面的冷漠。

肯德基小红书官方账号下,关于儿童节套餐的高赞留言,是一则父亲为6岁女儿的申诉:

他提前一天为女儿线上预约了可达鸭,因为工作原因未能到店,只能选择外卖送货,却被店员告知已经断货。去二手平台搜索发现,可达鸭早已成为了黄牛渠道的高价玩具。

“我不知道您怎么理解儿童套餐的定义,是希望通过此次活动得到更多关注,还是让更多喜欢肯德基的人失望?”

这不只是一位父亲的质疑。

饥饿营销本是肯德基玩具餐的传统。更严重的事件发生在2020年,儿童节套餐内几款宝可梦玩具一经发售便直接售罄,而线下店要求没有玩具不能兑换套餐,官方公告中则声明,到期未兑换可以申请退款,可不少消费者发现,根本找不到线上的退款入口。

黄牛与暗箱操作,是压垮消费者的最后一根稻草。

在微博等平台,不少人曝光,自己去店里被告知没有存货,却眼睁睁地看到有人提前拿走好几只,疑似黄牛倒卖。有熟识肯德基员工的人现身说法,称有的门店的玩具直接被内部人消化,根本不会放出来。在三四线城市,更是有不少管理不严格的门店,增加购买门槛,要求充值200元才有资格兑换套餐。

一门“童趣”的生意,始终是变味的。

结语 

需要回到本质问题:肯德基真的在卖儿童餐吗?

以一份售价69元的玩具双人餐为例,内含1份劲脆鸡腿堡/香辣鸡腿堡+1份老北京鸡肉卷/黄金鸡块+1份小薯+1块吮指原味鸡+一杯百事可乐+1杯苹果汁——无论售价还是规格,这都更像一份面向情侣或朋友的成人双人份餐食。

在儿童节越来越成人化、并逐步成为商家又一大营销节的当下,很少人注意到,儿童餐本身的意义也在变,变得不可爱了。

肯德基企划副总裁李波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曾谈到,肯德基希望有新元素能让顾客保持兴趣,感觉到肯德基是个年轻的品牌。

这当然是正确的,但同时,“在中国,过去30年中,收入水平和生活标准有了快速提升,消费者愿意支付高价格,我们希望对产品进行创新,因为顾客要求有更好品质的食品”。

今年的儿童餐价格较去年确实涨价了,食品品质有未提升还不清楚,但买到可达鸭的朋友可能需要注意,这也是一款极易损坏的产品。

如果你有需要,零售君友情提示一下,维修教程已由各路大神分享在各社交平台,可以直接搜索关键词:

“可达鸭/维修”。

* 文中配图均来自肯德基微信公众号

本文经授权发布,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亿欧立场。如需转载请联系原作者。
会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