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须知
请将投稿文章及个人信息(作者、用户名、手机号、个人简介等)发送到邮箱tougao@iyiou.com,一经审核会有专人和您联系
我知道了
专栏申请
请将您的专栏名称、手机号、邮箱、个人简介(20字以内)等信息,发送至邮箱 tougao@iyiou.com,若有已投稿的文章可附上链接。一经审核,我们会以邮件的形式进行回复。
我知道了

有多少奶茶店倒闭,闲鱼第一个知道

收藏
消费生活
作者:开菠萝财经
2022-06-29 11:37
价格要低,文案走心,最后还是输给“二道贩子”?

原创作者 | 金玙璠

编辑 | 艾小佳

出品 | 开菠萝财经(kaiboluocaijing)

奶茶店创业失败的故事,每天都在上演,闲鱼,可能是第一个知道的。 

打开这个处理闲置物品的APP,搜索“奶茶设备”字眼,开菠萝财经发现,二手奶茶设备几乎是以分钟为单位作为商品发布出来。 

 

在闲鱼上发布奶茶设备的信息十分密集 

发布者是来自五湖四海的奶茶店老板,他们有的是自创招牌的“杂牌军”,有的是蜜雪冰城、书亦烧仙草等连锁品牌背后的加盟大军,现在,以低至几块、高到几万的标价,再配上走心文案,甩卖设备。 

一位茶饮品牌创业者对开菠萝财经表示,如果一家奶茶店关店,设备一般都是随店转让,或是看看同商圈里谁家需要,之后才是到二手平台闲鱼或58同城转让。 

“其实我自己都想不出来,什么样的人现在还会接手设备,开一家奶茶店呢?”李离对开菠萝财经说。卖的人多,买的人少,所以,许多像她一样,创业失败、急需回血的奶茶店老板,不愿意放弃任何一种可能,“闲鱼还是要挂的,万一有接盘侠呢”。 

多位在闲鱼转卖设备的奶茶店老板告诉开菠萝财经,近两年半,受疫情影响,奶茶店持续亏损,今年以来商圈人气很差,看不到好转的希望,实在坚持不下去只好闭店,现在就指望在二手交易平台转手设备,回笼一部分资金了。 

可一入闲鱼才知道,甩卖设备一点也不轻松。原以为设备是店里唯一能变现的东西,奈何它是“烫手的山芋”。李离总结了在闲鱼甩卖设备,要闯的三道关:价格、文案、二道贩子。 

闯过了这三道关,也不等于就可以找到买主、交货回血了。如果说,开奶茶店是花钱买教训,那么在闲鱼卖设备,很有可能就是“赔了‘时间’又折兵”了。

01 想卖设备,先过价格关、文案关

6月中旬,当姚昱决定撤店的那一天,就在店内拍了设备图,挂上闲鱼。她的店开在成都新津的商场,6月30日,是店铺到期的最后一天,在这天之前,必须找到同城的“接盘侠”。 

她面临的第一道关卡,是价格关。

 “闲鱼上的价格太卷了”,这是姚昱最大的感受,比如,同样是接近全新的冰柜,标价从一千多到三四百元的都有。 

蜜雪冰城加盟商李离,在苏州开的一家店,3年加盟合同即将到期,不打算再续约,最近正急着将店里的设备转让出去。让她很头疼的是,总是在闲鱼刷到标价几块钱甚至几毛钱转让全套设备的帖子。“这肯定不是真实售价,就是一种为了博眼球的恶性竞争。”开菠萝财经也发现,标价10元、0.1元、0.88元的商品,浏览量的确相对较高。 

不肯卷的人,直接“倒”在了第一关。比如,跑到福建加盟了橘町摇摇的宋逸,在当地的门店只开了两个多月就紧急关掉,现在整套设备标价1万,而且坚决不讲价。 

她给开菠萝财经算了一笔账,开店前期各种费用加起来三十多万,购置全套设备,花了4万多,因为常住北京,把设备从福建运回北京花了两千多运费,现在,1万元是她能接受的最底价。 

更多人是既来之则安之,默认加入闲鱼价格战。 

姚昱实时关注价格,既是为了知己知彼,也是因为她的定价方式很独特:查看闲鱼上的最高价和最低价,定个均价。还以冰柜举例,她定的就是中间价600元。 两年半以前,姚昱加盟了一个名叫一茶一朝的品牌,加盟费用8万8千元,再加上设备、物料采购和装修,开业前期投了30万左右,结果经营不到一年,生意冷清不说,每个月赔几千块,还卷入到加盟商集体维权事件中。坚持到第三年,她打算关店、转手设备。 

因为没具体算过设备的入手价格,她参考闲鱼上同行的标价后,给全套设备定价3500元,“至少是1折价”。整套设备包括制冰机、冰柜、消毒柜、封口膜、开水机、果糖机、冰沙机、珍珠锅、苏芙蕾机,还有制作奶茶需要的大大小小配件。 

 

姚昱同时在甩卖店内家具

受访者供图 

标出“跳楼价”的还有李离。眼看着八成新的全套设备在闲鱼挂了一星期,找不到真正的买主,她默默将标价从1万元降到999元。 

为了早点找到“接盘侠”,奶茶店老板们,不但要定个有诱惑力的价格,甩卖文案也得足够吸睛。 

李离注意到,疫情关店、赔钱处理、奶茶店倒闭,是出现频率最多的字眼,但存在感不高,给她留下深刻印象的,反而是一些故事性或是实用型的文案。比如,“突然有了宝宝,家里人不让干了”;“孝字当头,要回家照顾生病老人”;“十年北漂,变卖设备衣锦还乡”;“成功是失败之母,抛售全新设备,赠送16-21年配方”。 

“因为看到一些文案挺类似的,我自己又想不出花样”,于是,她在淘宝上花30元买了一段甩卖文案。她只提供给对方一句话,“奶茶关店,要甩卖设备,需要一套文案”,很快,便收到一段百字有余的文案。“更新文案以后,好像浏览量是高了一些,这钱花得不亏。” 

 

李离买来的文案

受访者供图

其实这第二道关卡,除了文案,也包括在平台上花的时间精力。近两个星期,姚昱每天都要定时在闲鱼上擦亮宝贝(指商品),希望提高曝光度,可问价的人多,有回应的太少。 

陈庆遇到的情况也差不多,“来询价的人,十个里有九个是二道贩子”。 

02 职业买家,绕不过的一道坎儿

是的,陈庆困在了第三关,在闲鱼转手设备,就要面对职业“倒爷”的连番轰炸。 

说是“轰炸”一点都不夸张。闲鱼是一个公共信息平台,自从他把奶茶设备挂上去,极少有个人买家沟通,倒是每天都会收到职业买家的询价。 

一般职业买家会开门见山,他们发来的消息简单直接,“我是收购二手奶茶设备的,你加我,我来看看你的东西”。问及价格,对方的话术一般是“先看了设备再报价”。另外,职业买家在售的商品多则几百件、少则几十件,而且都是设备类,个人买家一般只有几件设备在售。 

姚昱在闲鱼上遇到的询价人,多是职业买家。如果能顺利成交也行,但他们往往会往死里砍价,例如,把全套设备的价格从三千多砍到几百块。 

陈庆也饱受其扰。他设置了设备只允许重庆同城交易,但拦不住一些外地的职业买家主动问价。有些看他设备不错的职业买家,会联系重庆的“同行”,到店看设备、当面谈价格。 

比起应对这些,让他最恼火的是,“倒爷”们线上不直接报价,线下看过设备后,给的价格又“低得离谱”。 

一位曾经倒卖过奶茶设备的商贩告诉开菠萝财经,一部分从业者是按照设备原价的1折甚至更低收货,再按照原价的五折卖出去。比如一台原价3000元的八成新的机器,300元以内回收,1500元以内卖出去。 

“那些二手贩子简直趁火打劫,几万的设备连一折的钱都不想付,真是让人哭笑不得。”陈庆半年前开这家儿童饮品店的时候,投入了接近4万元,设备占大头,全套花了3万多。他在闲鱼上最早挂的价格是1.4万,现在降到7000元,“这已经是我的吐血价了”。 

可职业买家只肯出价一千元。对于这样的出价,他会“赌气”回复对方,“我如果拿去卖废铁,估计也能卖这么多钱。” 

不过,职业买家不会就此罢休,“用他们的话说,他是做好事,付你一点钱,还帮你解决麻烦。” 

陈庆可不觉得他们是在做好事,这明明是在捡漏。“这些二道贩子敢出这么低的价格,心里想的是,你的生意做不下去了,房租到期了,现在的大环境下,一般人不会轻易接受一家奶茶店,你的东西又处理不出去,只能卖个‘破烂价’。” 

再后来,当有买家询价,陈庆会先看看昵称是不是带有“奶茶设备”或“设备回收”字眼,如果是,就果断拒绝。 可能是不胜其扰,开菠萝财经发现,很多卖家会在文案中标明,“二手贩子勿扰”。李离最早在文案中写了电话号码,后来因为打电话询价的都是职业买家,便不敢再留电话,也不再回复职业买家的私信。 

可是,想要躲避“二手商贩”实在太难。 

李离刚在闲鱼上卖设备时,注意到一个名叫“二手奶茶交易中心”的“圈子”,便加入其中。她以为这是给买卖奶茶设备的双方提供的一个小广场,交流起来更方便,后来发现,创建圈子的人就是“二手商贩”。而事实上,“圈子”本身没有闲鱼平台的背书,只是平台给同样兴趣的买卖双方提供的功能,符合一定标准的用户可以自行创建圈子。 

 

图源 / 闲鱼 

最近,李离注意到,连自己宝贝的留言区都有“二手商贩”的身影。因为浏览二手奶茶设备的人,是他们的精准目标客户,因此他们会在一些宝贝的留言区,宣传自己的设备,同时还不忘感谢一下楼主。 

 

李离发布宝贝的评论区 

03 最后还是输给了“二道贩子”?

所谓“二手商贩”,他们的赚钱之道是,低价回收设备,高价转卖设备,闲鱼是他们的渠道之一,最理想的情况是,不用出这个平台,就能低买高卖赚差价。 

李离说道,她标价999元的全套设备被一位职业买家压价到600元后,对方当时的说法是,“现场看了货再定价”,可是当天,就注意到这位买家,在闲鱼挂出了标价1万的蜜雪冰城全套设备,用的是她拍的图。 

倒卖二手奶茶设备的生意早就存在,为什么他们能低价收、高价卖呢? 

从卖家端来看,平台上是不愁“货源”的。 

某连锁茶饮品牌的区域代理商方原对开菠萝财经说,近几年,开奶茶店成为一些创业小白的首选,认为“很暴利”,可实际上,开店率高、关店率也很高,近三年疫情影响实体生意,每年至少有几万家奶茶店关闭,一般都是低价甩卖设备。而一些试水奶茶店创业的新手,因为价格便宜,诱惑力大,选择接手二手设备。 

一般来说,成色、品牌,直接决定了一台设备的转卖价格。接近全新的,比七成新的设备值钱;品牌设备,比杂牌货值钱。因为二手设备市场水很深,不容易识别哪些是品牌货,一些新手更愿意接手连锁品牌淘汰下来的设备。 

同时,连锁品牌的加盟商也有处理二手设备的需求。蜜雪冰城加盟商袁海对开菠萝财经说,加盟连锁奶茶品牌要定期更新设备,淘汰下来的设备多数流入了二手交易市场,包括闲鱼。 

他以蜜雪冰城为例介绍,加盟商开店满三年后,要对店铺进行升级,装修翻新之外,还要重新购进大部分设备,老设备就要尽快处理。“有些加盟商的操作是,撕掉设备上蜜雪冰城的logo,拍照发给官方,可以退还1万的保证金,然后自行处理设备。”袁海说,如果不撕logo就把设备转出去,官方不退保证金。 

也就是说,撕掉logo,意味着设备和品牌方撇清了关系。李离就是这样操作的,她表示,“如果是购买全套设备,要8万左右,就算去掉折旧费用,现在不到1千就能买到,性价比很高。“接手设备的人,不能做蜜雪冰城,但可以开自己的奶茶店。” 

姚昱最理想的目标买主,就是计划自己开店的人。“不管你出价多少,二手商贩都觉得太贵,会不停地给你洗脑,‘东西不值钱’”,而上万、几千,对于真正开店的人,会觉得赚大了。 

可是,有买有卖,抓住信息差、更熟悉闲鱼这类平台的规则,还不足以保住二手商贩的饭碗。从买家这一端来看,选择二手商贩的一个重要因素是,提供保修服务。 

只要是设备,难免会坏,坏了得有人能修、得找得到配件。个人卖家的价格再合适,但普遍不能提供保修服务。而赚取差价的职业卖家,一般会提供短则2个月、长则一年的保修服务。 

不过,方原表示,近一年多,倒卖奶茶设备的职业卖家,生意越来越不好做,设备越收越多,卖出去的却寥寥无几,“当越来越多人看到奶茶创业红海的一面,他们的生意会更难做”。正如李离所说,现在的环境下,谁又会轻易投资一家奶茶店呢? 

既然卖不出好价钱,有人已经决定,自己回收再利用。 

比如陈庆,他已经不打算转手了。在重庆的商场里,他还租着一间170平米的商铺,主营儿童理发店,既然奶茶设备卖不出价钱,他打算做个店中店。这几天,他正在联系人准备新的装修方案,开辟出了一间10平米的玻璃隔间,继续卖儿童饮品。 

宋逸也不急着出手。发布闲鱼后的这一个月里,设备可以暂时存放在亲戚家的院子里。所以,“对于那些上来就给骨折价的,我连理都不理”,她对开菠萝财经说,反正配方自己都会,等将来有时间有精力的时候,可能直接用这些设备再开店。 

更多人选择“摆烂”。 

李离说,“等我哪天没了耐心,随时有可能卖给二手商贩。”如果6月30日之前找不到个人卖家,姚昱打算到成都新津当地的二手市场,直接找人来拉,“估计和二手商贩们给的价钱差不多”。

*应受访者要求,文中李离、姚昱、陈庆、宋逸、袁海、方原为化名。

本文经授权发布,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亿欧立场。如需转载请联系原作者。
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