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须知
请将投稿文章及个人信息(作者、用户名、手机号、个人简介等)发送到邮箱tougao@iyiou.com,一经审核会有专人和您联系
我知道了
专栏申请
请将您的专栏名称、手机号、邮箱、个人简介(20字以内)等信息,发送至邮箱 tougao@iyiou.com,若有已投稿的文章可附上链接。一经审核,我们会以邮件的形式进行回复。
我知道了

爱尔眼科:财富的灯塔,舆论的漩涡

收藏
医疗健康
作者:节点财经
2022-06-29 14:25
爱尔眼科,到了该改变的时候了。

文 | 七公

出品 | 节点财经

我们常说,一个人的财富值,一定跟他的责任心和所承担的责任大小成正比,包括管理规范、执行到位、正当竞争……

然而,过去一年,在爱尔眼科(300015.SH)陈邦身上,这仿佛成了一个悖论。

《2016年胡润中国百富榜》中,47岁的陈邦以44亿身价,位列榜单第377位;《2021年胡润中国百富榜》中,56岁的陈邦以1350亿身价,位列榜单第26名,是仅此于智飞生物蒋仁生,医疗行业第二大富豪。

图源:胡润百富

十年时间,爱尔眼科完美演绎了“十年三十倍”的投资神话,陈邦的财富更是暴涨近百倍,仅2021年就增加了350亿,排名精进15个座次。

但在堆金积玉的过程中,有关爱尔眼科违规骗保、收转介费、诱导患者入院、医疗事故多发等负面新闻层出不穷。

如何平衡财富和责任的关系,陈邦正站在人生的第二个“关口”。

01 退伍军人追逐眼科财富人生

翻阅大佬的发迹史,大部分董事长的故事都源于70、80年代。相比之下,陈邦则要晚个很多年,直到90年代末期才赶上“列车”,踏对节奏。

1995年,30多岁的陈邦已经退伍10余年,从椰树牌椰汁的总批发到房地产,他陆续换了好几份工作,经历过海南地产泡沫的打击,也饱尝了在台湾建设文化主题公园的“苦果”。

心力交瘁的他,最终在1997年病倒了。没想到,上医院瞧病的间隙,事业的新起点竟然迎刃而来:恰逢国家推动医疗体制改革,允许民间资本进入此前门槛较高的医疗领域。

陈邦认为这是一个绝佳的机会,于是拿出3万元积蓄,承包了长沙市第三医院的眼科科室,即“院中院”形式,然后从国外引进设备和技术,开展起了近视检查和常规近视手术的业务。

可是,好景不长,国家便开始大力整顿公立医院中的“院中院”,陈邦只得另谋出路。

这个时候,陈邦已坚定做医疗的信心,他先是在老家长沙收购了一家公立医院,然后又于2001年在沈阳筹建开业了自己的首家眼科医院。

图源:华西证券

多年后,提及这一连串举动,陈邦轻描淡写地说:“进入医疗行业主要是想尝试一下新的领域。”殊不知,他日后推开的是一扇千亿财富的大门。

为了获得足够的资金,当时的陈邦动用了承兑汇票、融资租赁、信托计划等多种融资手段,押注了全部家当,穷尽了能用的杠杆。

幸运的是,因为较高的专业化程度,陈邦的眼科医院越来越受到市场认可。2003年,爱尔眼科品牌正式创立,陈邦以连锁扩张模式,在长沙、成都、武汉等地启动新一轮“跑马圈地”,并将触角伸向上海、深圳等一线城市和湖北、湖南的三线城市。

得益于早期积累的红利,乘着行业发展“东风”,特别是眼科医疗日渐活跃,爱尔眼科迅速崛起,风头直逼北京同仁医院和中山大学眼科医院等公立医院。

据节点财经了解,2008年,爱尔眼科的门诊量累计达63.11万人次,手术量为6.64万例,门诊量、手术量均处于全国同行业首位。

图源:中投证券

不过,碍于民营医院前期投入太大,“缺钱”一直是大的“掣肘”问题。故而,陈邦很早便有了上市的打算。

2009年10月30日,创业板首批28只新股正式开始交易,爱尔眼科正是其中一员。头顶“眼科第一股”的名号,其IPO计划募集3.4亿元,扣除各项发行费用,最终超募5.42亿元,超募比例高达159.4%。

彼时,市场不乏对爱尔眼科超募的质疑。有专家认为,资金在一段时间内只能躺在银行账户上吃利息,不符合创业板解决中小企业融资难问题的初衷。

陈邦回应称:“我们做连锁医院的,从来不会愁钱多怎么花,超募的6亿资金也会用来建爱尔眼科医院。”

此后十多年,正如他所言,借助资本市场的力量,推行“分级连锁”网络,视并购为主要成长途径,爱尔眼科为行业示范了一套完美扩张策略,陈邦本人亦开启了属于他的财富人生。

02 “眼茅”的炼成秘术

对于自己的成功,陈邦将其定位为“国家发展的受益者”:“一个企业的成长,需与国家和时代的发展大势相吻合,掌舵者需要顺流扬帆,才能百舸争流”。

事实上,有庞大的人口基数做底座,老龄化不断加快带来老年性白内障的患病人数快速攀升,畸高的近视发病率激发准分子手术治疗潜在需求扩大,陈邦从一开始就把握住了大势,且选定了一个具备“长坡厚雪”特质的赛道。

医疗行业常有“金牙、银眼、铜骨”的比喻,讲的正是牙科、眼科、骨科的赚钱能力。

一般来说,生长在这样土壤中的公司,他们潜力大、动力足、跑的快。

体现在爱尔眼科身上,2009年-2013年,其营收从6.06亿元增长至19.85亿元,年复合增速34.5%;归母净利润从0.92亿元增长至2.23亿元,年复合增速24.8%。

不过,相较很多处在初创和成长生命周期,体量较小的企业,爱尔眼科的速度只能算中流,这也导致其在这段时期并不受资本市场过分“青睐”,前复权K线呈现出震荡走低形态。

为了撬动更多资金投资医院,从2014年起,爱尔眼科出资9800万元,发起成立湖南爱尔中钰眼科医疗产业并购投资基金,以“PE+上市公司”双轮驱动为运作模式,再次吹响“做大”的冲锋号。

西南证券曾在一份研报中指出该模式的优越性——通过产业基金培育体外标的,再以定向增发和自有现金完成收购闭环,保证体外优质资产持续注入。

据节点财经统计,2014年-2021年,爱尔眼科并购基金旗下医院数量迅猛爬坡,从16家增加到318家,长了约20倍;同期,体系内医院数量则从50家增加到234,长了约4.7倍。

熟快熟慢,一目了然。换而言之,在爱尔眼科内部,更加倚重的核心驱动力和主流增长手段是资本式的外延并购,而非内生驱动。

而依靠这种省时省力的“蓄水浇灌”法,爱尔眼科的业绩的确取得了极大的进展。

财报显示,2014年-2021年,公司营收从24.02亿元增长至150.01亿元,年复合增速29.9%;归母净利润从3.09亿元增长至23.23亿元,年复合增速33.4%。

截至2021年末,其在全球范围内开设眼科医疗机构达723 家,生意半径覆盖亚洲、美洲、欧洲三大洲。

上述数据反馈到资本市场,叠加近两年的利好行情,爱尔眼科股价一路看涨,在2021年2月突破90元/股,市值最高接近4000亿元,陈邦一度问鼎湖南首富。

尽管如此,但外界还是对爱尔眼科的资本化“打法”抱有些许的睥睨之意,有一种观点认为,靠收并购而不是真正的创新和研发,意味着“护城河”高度有限,在竞争日趋激烈,医疗托底的大背景下,公司的盈利空间只会越来越小。

再者,频繁出手,截止2022年一季度末,爱尔眼科因并购形成的商誉规模高达46.34亿元,占净资产比重超过36%,一旦被并购标的公允价值发生变化,通常会对利润造成严重冲击。

陈邦自然也意识到“痼疾”所在,于今年5月底的股东大会上,他明确表示,“新的发展阶段,并购基金模式会慢慢退出历史舞台。未来将在继续布局医疗网络的前提下,进一步聚焦高质量发展。”

思路转变背后,这位行至财富巅峰的创始人在发展阶段之外,又有哪些迫切的考量?

03 是时候改变了

2022年1月28日夜晚,即将迎来2022虎年新春的时刻,爱尔眼科董事长陈邦给全体员工书写了一封内部信。

在信中,他坦诚了正在经历的困扰,由于一名患者在社交媒体对公司实施长期“舆论审判”,使其蒙受了很大的负面影响,也促使自己反思爱尔在高速发展过程中可能忽视的一些问题,辗转难眠之后他做出一个重大决定:从即日起,爱尔将全面拥抱社会监督,推动自我革新。

回望过去一年,对爱尔眼科来说,一半海水一半火焰。一边是市值狂飙,财富高升;一边是持续陷入被消费者和媒体“讨伐”的风暴。

2020年最后一天,抗疫医生艾芬自述在爱尔眼科遭遇医疗事故,自此拉开了她和爱尔眼科的“战争”,延绵至今。与此同时,有关爱尔眼科违规骗医保、收转介费、医疗事故多发等消极新闻层出不穷。

节点财经注意到,2022年1月14日,大连医疗保障局专项治理典型违法违规案例(10例)通报中,有四家以“爱尔”为名的眼科医院,存在违规使用医保基金的行为,核减违规费用总计约114.19万元。

就在6月24日,艾芬医生还在微博上曝光了爱尔眼科的宣传话术。简单来说,爱尔宜教人员会根据患者的不同情况,给予针对性的沟通,着力促成交易。

虽然爱尔眼科未对此事进行回应,但探究细节或能管中窥豹。财报显示,公司销售费用占比基本都保持在10%以上,而研发费用占比鲜少超过1.5%。

此外,2022年2月17日,爱尔眼科补充披露深交所二轮问询的内容,自述与11家基金签署了《商标字号许可使用协议》和《管理咨询服务协议》,取得商标字号许可的医院共322家。

按照协议,爱尔眼科许可合作基金并购、新设的医院使用指定商标及“爱尔”字号从事眼科卫生医疗业务,并通过向相关医院提供医疗临床项目及经营管理的技术指导及咨询服务,获取技术咨询服务费。而医院作为独立的法人主体,需对运营过程中产生的债务或法律责任完全承担。

图源:爱尔眼科公告

也就是说,如果患者与爱尔商标字号许可的医院发生纠纷,上市公司能以双方的品牌授权关系将所有风险和责任阻隔在外。

这样的操作虽说在法典规条上无瑕疵,但却总是透着几丝冷血和无情,尤其出自一家医院之手。

而在资本市场,宏观因素和个体因素双重击打,近一年来,爱尔眼科市值较高点缩水近一半,股价下跌超过42%。

结语 

“如果要给爱尔19年的发展打分的话,我认为最多勉强打个70分。”其余30分应该从哪儿找补?

其实,陈邦在上述内部信中已有指出:部分管理人员水平层差不齐,医疗人才的成长速度相对滞后,以患者满意度为核心的服务体系不够健全,系统管理能力与发展速度不相匹配。

爱尔眼科,到了该改变的时候了。

本文经授权发布,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亿欧立场。如需转载请联系原作者。
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