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49-2019:开电商先河,向国际迈进的杭州商业 | 外商投资研究

亿欧智库 > 智库观点 > 1949-2019:开电商先河,向国际迈进的杭州商业 | 外商投资研究

零售综合
赢商网
陈肖丽
2019-11-16 · 12:50
[ 亿欧导读 ] 前50年,杭州商业正值奠基时光。顺应市场,背靠政策,学习模范项目,再在此基础上摸索出一套符合杭州自身发展的商业模式,大胆经营、立足商届;后20年,基于前期商业驱动,杭州再发力,成就电商之城,世界之都。
关联报告
杭州,杭州,商业,亿欧智库 图片来自“Unsplash”

不论当前跨国零售企业在中国市场运营的如何,但作为中国零售卖场的教科书,外商零售的进入确实给中国零售市场产生了较大影响。近期亿欧智库发布的《2019全球市值250强外商投资企业在华发展报告》中,全球市值250家跨国企业中零售占比较大,已有中国业务的跨国企业零售以28家的数量排在第一,其次是医疗健康24家,金融18家。

本文为大家精选的是1949年至今,杭州商业发展史实,选自赢商网《70年城市商业变迁史•杭州》系列文章的两篇文章,共计8000字左右,预计阅读时间15分钟。

这座城市的商业历史不同于其他城市的发展脉络,除了实体百货与商业地产,电子商务是这座城市绕不开的话题。以2000年电商启蒙为截点,这一年年末,杭州互联网巨头网易就曾试水电商,电商的发展将这座城市的商业分为前50年与后20年。电商巨头的起源地,国际盛事的举办地,杭州在顺应市场,背靠政策的基础上,发展出符合自身特质的独特商业。

本文来自:赢商网,作者为陈肖丽,经授权后转载,以下带来亿欧智库精选阅读:


1949—2000年

一个承载商业的全新经济体初露锋芒。

“夜班之后可以在巷子口买到面条、馄饨各种小吃,鲜鱼、鲜肉和鲜菜在菜场都有卖。”这是记录在《建国初期杭州市社会经济的研究》中一段对当时杭州市场场景描述。不难看出,虽身处物资匮乏年代,又经历了战争的“洗劫”,但杭州民众对买卖生意的热情依旧不减,且极具幸福感。

这与1949年5月3日杭州解放以来政府实施的物价调控、物资调剂、精简节约以及发展生产等措施密不可分。当时,货币与商品可以直接交换,范围涵盖了全部生产资料、生活资料,以及饮食服务业,是政治经济学中所讲的商品与货品直接自有交换的时期,也预示着杭州正迎来真正意义上的商业。

从1949年到2000年的整整52年中,杭州商业经历了从商品匮乏到逐步丰富的阶段,也是社会主义商业从开始建立到发展完善的阶段。途中历经计划经济下的曲折发展;也因迎来新中国百货行业的首个“黄金期”,而掀起杭州“十大商场”时代;到后来市场经济体制的建立,杭州逐步形成以大型商场为中心,专业市场为特色,其他商业网点相配套的商业格局。

1949—1953年:国民经济进入恢复时期

1949年5月,杭州解放,国民经济进入恢复时期。据史料记载,1949年杭州解放前,有大小百货店180家;隔了几个月,立刻增加到192家,足以证明商户对杭州未来充满信心。

政府开始设立国营商业企业,国货陈列馆由杭州市贸易总公司接管,更名为“百货公司”,为杭州市最早建立的国营零售商店。1950年5月,中国百货公司浙江省公司第一门市部成立(即今解百)。

当时的人民政府贯彻“公私兼顾,劳资两利”方针,对有利于国计民生的行业采取扶持政策。同为老牌百货店的豫丰祥,在经营上保持着领先地位。不久以后,百货业孙继泰、郭铭之、王远道等响应政府号召,带头搞行业公私合营。豫丰样名列其中,成立公私合营东南第一百货企业公司。

在50年代初,杭城私营零售商店还有相当强的势力,私营百货、棉布、皮鞋等行业在零售额上还占有很大比重,与当时力量还较薄弱的国营商店相抗衡。

因为政策对路、公私兼顾,杭州商业发展欣欣向荣;但商业总体上以私人商业为主,零售业和饮食服务业几乎全部为私人商业。

1953—1978:计划经济下的曲折发展

好景不长,受计划经济影响,杭州商业一度陷入低迷期。“票证+限量”成了当时消费品领域最显著的特征。

1953年,国家对粮油实行统购统销,接着棉布也凭票供应。商品与货币不能直接交换,货币必须加持各种购物票证才能换到商品。杭州进入到一个商品短缺、匮乏的时期。

当时,全国各地的商品票证通常分为“吃,穿、用”三大类。吃的除了各种粮油票外,还有猪、牛、羊肉票、鸡鸭鱼肉票,鸡鸭蛋票,各种糖类票,各种豆制品票及各种蔬菜票等;穿的除了各种布票外,有化纤票、棉花票、汗衫票、背心票、布鞋票、棉胎票等;用的有手帕、肥皂、手纸、洗衣粉、火柴、抹布票、煤油票、各种煤票、商品购买证、电器票、自行车票、手表票,还有临时票、机动票等五花八门,涉及各个领域的方方面面。

“光有钱还不行,必须带着各类票证去供销社凭票换取。”生于1962年的个体经营者陈先生回忆起曾经度过的16年计划经济生活,一脸惆怅,“苦”是他对那段时光最深刻的记忆。“我们是农民,分不到粮票,吃不饱是常态。”为了维持生计,年仅9岁的他,偷偷用船在水上做一些当时不合规的商业买卖。“因为我是未成年,被发现了也不会被冠以’投机倒把’的罪名。”

时运不济的还有当时杭州的国货陈列馆,几经易主,多次被更名。直至1958年,才正式被命名为杭州解放路百货商店,并以“大”和“全”成为杭州及浙江省商店的头块牌子,被称为“浙江第一店”。同年,中商部号召全国商业工作者,向北京天桥百货商场学习。夹缝中求生,杭州也掀起了“学天桥,赶天桥”的竞赛活动,提出“把困难留给自己,把方便带给顾客”。

这点上,杭州解放路百货商店在当时算得上是模范。“营业人员服务好,招待顾客满面笑,搬来凳子叫请坐,茶杯毛巾齐送到,百问百挑都不厌,人人称心齐叫好!”一位顾客1958年在解放路百货商店(以下简称“解百”)的意见簿上留下这样的打油诗。据解百方透露,1958年全年,其曾收获顾客书面表扬信7万多封。

到了1959年国庆,解百的供应品种已由原来的6000余种增加到2万余种,逐步形成了“大而全”的经营特色。

但因“大跃进”急于求成,打乱了国民经济秩序,浪费了大量的人力物力,造成了国民经济比例严重失调。在这种形势下,解百的供应也受到了严重影响,经营品种下降到900余种,年销售额一直在1000多万元徘徊。

1978—1992:新中国百货行业迎来第一个“黄金期”,杭州掀起“十大商场”时代

随着1978年党在十一届三中全会中提出“调整、改革、整顿、提高”的方针,改革开放之下,杭州商业再次重整旗鼓,开始从计划经济到市场经济转轨。

到了1985年上下,新中国百货行业迎来首个“黄金期”。据不完全统计数据,当时全国有25个大商场,17000多个百货零售店。也是在那个时候,杭州的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有了极大的跨越。从早前的每年几个亿增长,到了当年10亿的跨度,增幅达131.7%。

同样是在1985年,解百销售额突破亿元大关,达11173万元;杭州大厦前身——杭州工业大厦动身兴建,并于3年后的1988年正式更名为杭州大厦开始对外营业,主要为工艺品展销中心。

时间推移至1989年,解百年销售额已增至22119万元,在全国百货店中属于领先地位。同年5月,以熊启放为团长的台湾大型贸易投资商务考察团一行73人,到杭州进行商务投资考察。年底,全市食盐、食糖、火柴、肥皂敞开供应。

“80年代末的商业正处在一个从原来的计划经济转向市场经济的阶段。”杭州百年企业解百集团董事长童民强在接受《赢商网》采访时谈及,“商品供小于求,整体市场需求急剧增长。”受逐渐浓厚的杭州商业氛围熏陶。了20世纪80年代末90年代初,以杭州解百、杭州百大、杭州大厦、供销大厦、国大百货、工联商厦、天工艺苑、景福百货、华侨商厦、新天龙商厦为代表的商业项目开启了杭州“十大商场”时代。

1992—2000:杭州逐步形成以大型商场为中心,专业市场为特色,其他商业网点相配套的商业布局

1992年岁首,改革开放总设计师邓小平同志南巡,坚定改革开放道路;南巡讲话上,一句“胆子更大一点,步子更快一点”吹响了一代改革人前进的号角。

同年,市场经济体制建立,国家允许外资进入特定地区特定领域的零售市场;国内的商贸业遂形成了百货、超市、便利店、专卖店等多种业态并存的格局。

全国销售过亿元的百货商店从1991年的94家,增长到了1996年的624家,5年间增长了6倍多。期间,大型百货店零售额以平均21%的速度递增,最高年份的利润增长高达64%,国营商业有了一些“市场经济”的气息。

与此同时,杭州大型零售商场兼并、联合、消亡、新建此消彼长。从“十大商场”时代,迈入更为聚焦的商业新纪元。

一来,杭州华侨商厦和杭州友谊商场,因经营不善而导致严重亏损,渐渐被人们遗忘;解放路官巷口附近的供销大厦,曾改成白天鹅酒店,后成新开元大酒店总都;新天龙商厦也于1998年被杭州大厦兼并,退出历史舞台……再则,杭州百货总公司、杭州交电家电总公司等4大国有批发商业单位实现强强联合,组建了大型商业批发集团——杭州华商集团,成为当时杭州市批发企业的“航空母舰”。要知道,这在全国商业系统尚属首例。

加之1993年杭州首家上市公司“天目药业”于上交所挂牌交易;同年,杭州最高建筑杭州大厦重装开业;以及1994年初,“万向钱潮”和“杭州解百”的前后上市;1996年解百组建集团;1998年武林银泰开业;杭州大厦也从杭州工业大厦起步,在其后几年激烈的竟争中脱颖而出,与百大、解百形成三足鼎立之势……杭州现代商业气息愈加浓郁。

同时,连锁超市也呈现出强势发展。1998年末,市区连锁经营企业达30个,连锁门店412家,比上年末增加102个,销售额16亿元,比上年增长33%,相当于有开出两个百大。

一年后,各类连锁企业进一步发展,年末市区28家连锁企业拥有门店440个,比上年增加28个,年销售额23.17亿元,比上年增长38.7%。

2000年初,杭州已逐步形成以大型商场为中心,专业市场为特色,其他商业网点想配套的商业布局。

写在最后:

前50年,杭州商业正值奠基时光。顺应市场,背靠政策,学习模范项目,再在此基础上摸索出一套符合杭州自身发展的商业模式,大胆经营、立足商届;后20年,基于前期商业驱动,杭州再发力,成就电商之城,世界之都。

2001—2019年

10年前,如果问杭州人购物去哪里,回答基本被圈定在以武林广场为中心的三公里范围内;如今,答案已被阿里改写,乘电商之势,烟雨杭州凭商业活力再焕发。

2001年,中国加入世贸组织,杭州有了第一家星巴克;2003年,淘宝网于马云公寓内创立;2004年,LV落户杭州大厦;2009年,阿里举办首届“双十一”;随后,包括华润、凯德、宝龙、万达、龙湖、永旺等全国乃至全球知名连锁商业地产企业都在杭州开设了首店,杭州迎来有史以来第一次大规模的“商业”大开发,也开始从单一的武林商业中心走向多商业中心时代。

后随2016年G20峰会、2022年亚运会等一系列重大会议和国际赛事在杭州的陆续召开,杭州正迎来国际化发展的重要契机。

2000—2008年:电商启蒙

2000年初,QQ还叫OICQ,发E-mail还是一件稀奇事,听过电子商务的人更是凤毛麟角。杭州,敢于“城”先,开电商先河。

于2000年末,杭州互联网巨头网易就曾试水电商,正式推出网易商城;只不过,由于当时支付、上网设备、安全等多方面因素的制约,网易电商也只能是浅尝辄止。

一个产业的发展,终究是要考虑到历史的进程。后来,学习海外eBay、亚马逊而建立起的易趣、当当网等互联网平台可以说培养起了首批本土互联网网民,中国的互联网发展随之显示出勃勃生机。到2001年底,中国的网民数量已达3370万人,且数字仍在飞速增长。2002年,国务院通过了我国第一个信息化发展规划《国民经济和社会信息化专项规划》;次年8月,《电子商务监督管理暂行办法》正式实施,为之后电子商务产业发展“有法可依”奠定了基础;加之2003年一场突如其来的“非典”,也在一定程度上帮助网民培养了网购习惯,电商收入大增。这一年,当当的销售收入已经过亿,基本达到收支平衡。

在杭州,一个C2C商品交易网站——淘宝网即将破土而出。

2003年4月7日,马云在杭州湖畔花园家中召集了十位员工,让他们去完成一个神秘的任务,要求绝对保密。他戏称:“连说梦话被老婆听到都不行,谁要是透漏出去,我将追杀到天涯海角”。要知道,就在4年前(1999年),马云同样是在此创立了B2C公司阿里巴巴。

2003年5月,淘宝网上线。10月,解决网上交易信任问题的第三方支付平台支付宝上线。到年底,淘宝的交易额已达4000万元。只是在当时,中国C2C还是易趣的天下,市场占有率高达80%。淘宝的4000万也只是易趣全年交易额的一个零头。

到了2005年初,做了不到两年的淘宝会员数已破600万,此时做了5年多的易趣会员数是1000万。但商品量、浏览量、成交额,淘宝均已超过易趣。到年底,淘宝已占据国内C2C市场70%的份额。次年12月,易趣51%的股份卖给TOM,预示着退出中国。阿里巴巴开始显露中国电商市场老大资历。

与此同时,因2001年加入世贸组织WTO,杭州也在进一步融入世界经济大潮。同年,有了第一家星巴克;2004年,浙江首家LV落户杭州大厦B座;2005年,嘉里建设以24.6亿竟得浙江大学湖滨校区地块;2年后,西湖的第一高楼——湖滨校区3号楼爆破,浙大湖滨校区从此成为历史。

2008-2012:杭州开启购物中心时代,电商之都显山露水

2008年,马云宣布成立淘宝商城,正式进军B2C业务。

一年后,阿里的张勇想挑一个日子,通过低价让“消费者每年好好玩一次”。当时还只属于单身狗的11月11日,因举办了首届“双十一”购物狂欢节而被载入商业史册。

从此,双十一不再只是光棍节,全国人民更愿意亲切地称其为“剁手节”。

从2009年首届“双十一”的27个品牌和0.5亿元销售额,到2018年“双十一”全天成交额突破2000亿元大关,达2135亿元;10年间,销售额增长超过4200倍。“双十一”支付宝成交总笔数也从2010年的仅有的0.126亿笔快速增长至2017年的14.8亿笔,增长了100多倍。

时至今日,中国有超过80%的大小电商、网红主播卖家、创业孵化公司,栖息在杭。仅在阿里打造的B2C平台上,就有800万卖家和8亿注册用户,每年有上亿消费者在线上购物。到2020年,阿里的网络零售销售额,预计将达10万亿,占中国零售总额的1/5。

电商迅猛发展的同时,杭州实体零售中,商业地产的概念也逐渐清晰起来。

2009年,杭州迎来有史以来第一次大规模的“商业”大开发,万象城、来福士、龙湖天街等众多地产公司纷纷进入杭州。

2010年1月,古墩路印象城开业;同年4月,杭州万象城开业,标志着杭州开启了购物中心时代;9月,杭州百联奥特莱斯广场开业(现下沙奥特莱斯广场);2011年10月,湖滨银泰in77 A区开业……

这个时期的电商和实体零售,像是独自发展的两大巨头,彼此觊觎;期间,还有一个历史性的亿元赌约。2012年初,王健林和马云约下一亿豪赌:截止2022年,电商在中国零售市场份额占不到50%,马云就给王健林1个亿,反之王健林给马云1个亿。

两方势力强大的同时,也在等待一个临界点。

2012—2016:商业综合体掀起开业潮,杭州开始走向多商业中心时代

从2012年开始,杭州商业综合体掀起了开业潮。包括华润、凯德、宝龙、万达、龙湖、永旺等全国乃至全球知名连锁商业地产企业均在杭州开设了首店:

2012年8月,杭州商旅正筹划本公司与杭州大厦的重大资产重组事项;

2013年1月,解百拟购杭州大厦60%股权;

2013年4月,湖滨银泰in77C区开业;

2013年5月,西溪印象城开业;

2014年6月,杭州天虹购物中心开业;

2014年8月,杭州解百与杭州大厦完成重大资产重组;

2014年9月,湖滨银泰in77B区开业;

2014年11月,杭州首家宝龙广场于下沙开业;

2014年12月,杭州首家万达广场开业(杭州拱墅万达广场);

2015年9月,龙湖首进杭州,金沙天街开业;

2015年11月,日本零售巨头永旺梦乐城杭州首店永旺梦乐城杭州良渚新城开业;

2016年11月,杭州嘉里中心开业......

杭州商业“霸主”武林商圈也被分庭抗礼,湖滨商圈向高端名品购物和休闲娱乐商圈转型;吴山商圈因为西湖银泰城的转型重回大众视野;万象城、湖滨银泰in77、西溪印象城、金沙天街、拱墅万达、良渚永旺梦乐城的开业,意味着杭州从单一商圈向多商圈、副级商團发展,开始从单一的武林商业中心走向了多商业中心时代。

2016年——至今:商业进入多元化阶段,深化探索数字经济发展

过去数十年,杭州商业从商店到商街再到商圈,由点到线,由线及面;最近几年,杭州商业呈现“大爆炸”式变化,2016年是个转折年。

当年,杭州召开了G20峰会,促使杭州走向世界舞台;也是在2016年,马云在阿里云栖大会上首次提出“新零售”,从此,线上线下两巨头不再各自为政,商业有了更多可能。

其中,阿里与银泰的故事值得一提。

早在2013年,银泰便开始与阿里合作,先后推出银泰宝、喵货、喵街、喵货等一系线上线下融合的产品;到了2014年3月,阿里正式入股银泰,持股比例不低于25%。在随后的3年时间里,银泰商业与阿里完成了全面融合:阿里张勇成为银泰商业董事会主席;阿里成为银泰商业的控股股东;而银泰商业也于2017年5月宣布退市,被阿里私有化。

就在今年的云栖大会上,银泰商业CEO陈晓东宣布了过去3年在新零售方面的成效:“银泰成了架构在云上的互联网百货,会员客单价提升2.1倍,会员交易占比提升81%,会员复购率提升283%,数字会员已破1000万。”

陈晓东表示,未来银泰商业将借助新零售,打造1000个坪效翻番的新零售品牌,100个年销千万的新零售商品,未来五年线上再造一个银泰百货。

此次云栖大会上,凯德集团(中国)也发布了数字化战略,并与阿里巴巴达成战略合作。

从DT财经发布的《2018年中国“新零售之城”发展报告》也可知,杭州已成为新零售的新一线城市。这场城市排名的重新洗牌,不仅源于阿里的辐射,也源于杭州市政府的政策担当:杭州是首个将“发展信息经济、推动智慧应用”作为“一号工程”的城市。

越来越多优质的开发商相继落子杭州,也在某种程度上促使杭州实体商业步入多元阶段。

其中,凯德集团打造的全球第6座来福士——杭州来福士中心于2017年4月分期开业;一个月后,国大城市广场重装开业;6月,杭州有了首个艺术购物中心——远洋乐堤港;年底,湖滨银泰in77再扩张,继A、C、B区之后,开出D区。

时间推移至2018年4月,阿里也加入到线下零售王国的争夺之中,开出旗下首座购物中心——亲橙里。同月,崇邦集团打造的余之城开业;随后,恒隆以107亿拿下杭州百井坊地块成了开启杭州高端商业新格局之诱因。加之今年7、8月,新世界、新鸿基的加入,杭州高端商业变得前所未有得热闹。

随着10月,国家首批11条步行街改造提升试点之一的湖滨步行街开街,杭州商业又迈入了一个新纪元。

七十载沧桑巨变,七十年商业征程。从张小泉、毛源昌等老字号林立到Chanel、Dior等国际名品云集;从实体商业兴盛,到线上线下融合;从经验之谈,到科技赋能……不断发展着的杭州商业,一直在触发无限的可能;杭州商业格局也在一轮轮更新中不断焕发出新的魅力。

相关推荐

1949-2019:“敢为天下先”的武汉商业 | 外商投资研究

1949-2019:“六朝古都”的辉煌,繁华依旧的商业丨外商投资研究

1949-2019:雾都重庆的商业风云史 | 外商投资研究

1949-2019:二七商圈中的郑州商业 | 外商投资研究

1979-2019:敢试敢闯的深圳,迅猛发展的商业丨外商投资研究

1949-2019:数字化与智慧化的福州商业丨外商投资研究

1949-2019:岛城厦门的独特商业丨外商投资研究

1949-2019:劝业场与天津港中的天津商业 | 外商投资研究

1992-2019:从北京商业到“首都”商业 | 外商投资研究

1949-1992:国货涌动到外资涌现的北京商业丨外商投资研究

1979-2019:“中外合资”浪潮下的上海零售丨外商投资研究

参考文献

《1999年杭州统计年鉴》

《杭州商业志》1996年,浙江大学出版社出版

《杭州市志》1988——2005第一卷

《杭州第二商业志》1996年,杭州出版社出版

《建国初期杭州市社会经济的研究》

《杭州百货老字号》杭州市档案局(馆)编

《受伤的“东方日内瓦”杭州往事1967-1978》(维维说房公众号)

《过去20年的杭州商业,你应该知道的10件事》(透明售房网)

《跨越百年的杭州商业力量,唯有创新不变》(杭州日报)

《三句不离本杭》作者:阮毅成(抗日战争初期任浙江省政府委员兼民政厅厅长)

《民国时期杭州社会生活研究》

《民国时期杭州城市社会生活研究》何王芳,浙江大学出版

《中国电商往事 故事还在继续》创事记-伐柴商心事

版权声明

本文已标注来源和出处,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

打赏支持

5
5
10
20
50
80
100
其它金额
任意赏:

参与评论

1、 若贵平台是网站或者APP,在进行单篇原创文章转载时,需在文章标题或者导语下方,注明文章来源以及作者名称;若寻求5篇及以上的长期内容合作,需与亿欧公司内容运营部门取得联系,并签订转载合作协议。

【若贵司平台转载亿欧公司原创文章已经超过5篇,请及时与我们联系补签转载合作协议,计算时间以2019年2月10日之后为准】

2、 若贵平台是微信公众号,在进行单篇原创文章转载时,请联系亿欧公司内容运营人员进行单篇文章的白名单开通,同样需要注明文章来源及作者名称;若寻求2篇及以上的长期内容合作,需与亿欧公司内容运营部门取得联系,并签订转载合作协议。可将公司全称(简称)、公司网址、微信公众号、微信或者电话等信息发送至hezuo@iyiou.com,会有工作人员与您取得联系。

关闭
快捷登录 密码登录
获取验证码

新用户登录后自动创建账号

登录表示你已阅读并同意《亿欧用户协议》

快捷登录 密码登录

账号为用户名/邮箱的用户 选择人工找回

关联已有账户

新用户或忘记密码请选择,快捷绑定

账号为用户名/邮箱的用户 选择人工找回

快速注册

获取验证码

创建关联新账户

发送验证码

找回密码

获取验证码
账号为用户名 / 邮箱的用户 选择人工找回

未完成注册的用户需设置密码

如果你遇到下面的问题

我在注册/找回密码的过程中无法收到手机短信消

我先前用E-mail注册过亿欧网但是现在没有办法通过它登录,我想找回账号

其他问题导致我无法成功的登录/注册

请发送邮箱到service@iyiou.com,说明自己在登录过程中遇到的问题,工作人员将会第一时间为您提供帮助

账号密码登录

乐乐呵呵@微信昵称

该亿欧账号尚未关联亿欧网账户

关联已有账户

曾经使用手机注册过亿欧网账户的用户

创建并关联新账户

曾用微信登录亿欧网但没有用手机注册过亿欧的用户

没有注册过亿欧网的新用户

先前使用邮箱注册亿欧网的老用户,请点击这里进入特别通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