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微信
汽车 作者:张男 2020-11-03 15:12
[亿欧导读]

王劲详解中智行的车路协同之路。

王劲

题图来自“外部授权”

“痛并快乐着。”国内自动驾驶初创公司中智行董事长兼CEO王劲,如是描述公司从单车智能转向车路协同路线的心路历程。

与国内大多数自动驾驶公司一样,成立于2018年的中智行原本专注于单车智能路线。彼时,业界对车路协同的呼声渐高,王劲隐隐意识到,这可能是中国在自动驾驶领域实现“弯道超车”的机会。2019年初,他决定领导公司从单车智能转向车路协同。

这期间,王劲鲜少面对媒体。在外界眼中,早早为自己贴上了“5GAI”标签的中智行,在一众友商中多少显得有些不同。

从入场时间上来讲,中智行成立的2018年并算不上一个最佳时机。两年后的今天,国内自动驾驶竞争格局初现,头部企业已经拿到大量融资,在部分城市进行Robotaxi试运营,百度、滴滴等科技巨头们也在稳步开展业务。如此情况下,中智行计划如何突出重围?

作为掌舵人,王劲有着绝对的发言权。借由前段时间中智行与中汽创智合作一事,这位自动驾驶圈的焦点话题人物向亿欧所在的少量媒体透露了公司近况及发展规划。

10月29日,中汽创智与中智行达成战略合作,合作细节暂未披露。未来,双方将各自发挥在汽车行业和无人驾驶行业的资源和优势,共同探索单车智能驾驶、5G智能车路协同等汽车科技,推动行业发展。

中汽创智有着强大的车企背景。这家成立于2020年6月的公司,由兵器装备集团、中国一汽、东风公司、长安汽车、江宁经开科技公司共同出资160亿元组建。

三家央企联合背书,补足了车路协同领域中车企的角色。中智行则在其中起到供应技术解决方案的作用。除此以外,王劲认为,该领域还需要电信运营商和出行服务商的参与。

只有车企、自动驾驶技术、电信、出行四大产业全部参与其中,车路协同才能像轮子一样“转”起来。

驱动这个轮子最主要的因素,则变为地方政府。“国家政府层面已经明确支持车路协同,但具体要落地到地方,”王劲表示,“这是个TOG的产业,地方政府的支持最为重要,需要(他们)申请5G专有频道、迅速协调四个产业等。”

中智行.jpg.jpg

作为同时涉足过单车智能和车路协同两条路线的自动驾驶老兵,王劲坦言,前者最大的门槛是自动驾驶技术,后者的挑战在于产业融合和协调,难度更大。更多产业参与其中,需要上下游更好的相互配合。

尽管如此,他仍认为车路协同是中国自动驾驶超过美国的最大机会。2018年年底,Waymo在凤凰城面向公众推出有安全员的RoboTaxi服务,两年后的10月份,Waymo正式拿掉安全员。

“现在中国自动驾驶的发展水平和两年前的Waymo差不多,但国内路况复杂,企业想要超过Waymo至少需要两年,”王劲表示,“车路协同的技术验证在两年内就可以完成,在电线杆上部署传感器能够解决难度最大的视觉死角问题。”

从成本角度来看,“改路”似乎也比“改车”更便宜。王劲透露,此前一些车路协同公司对路端的改造报价为400万元/公里,目前这个数字能降至100万元/公里,实现量产后会低于50万元/公里。路端改造完成后,每辆车的改造成本至少降低1万元。“从国家大账来讲便宜很多。按照我国目前2.6亿的汽车保有量来看,可以至少节约2.6万亿元。当然,这是之后的事。”

目前,中智行正在与上海和南京政府合作,推动车路协同的落地应用。在王劲看来,车路协同分为“技术验证”“技术验证+规模化落地”两个阶段,前者的评判标准是百平方公里内的试运营程度(有安全员),后者的运营范围扩展至千平方公里及以上(去安全员),用以再次验证技术和商业模式。

正处于第一阶段的中智行,计划在两年内加强与产业链上下游的联系,加速完成技术验证。

作为国内最早一批自动驾驶研究者,王劲认为自动驾驶已经走过“技术为先”的阶段。“如今的技术只是让企业过一个门槛,在企业发展中起20%的作用,企业与政府、车企、电信运营设备商等各方的合作,以及商业模式差异化,才是未来智能驾驶的发展关键。”

目前,中智行正在进行A+轮融资,并着手准备一家自动驾驶公司的并购工作。

本文来源于亿欧,原创文章,作者:张男。转载或合作请点击转载说明,违规转载法律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