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微信
大健康 作者:林怡龄 编辑:刘聪 2020-11-17 18:35
[亿欧导读]

“我们希望在接下来的几年时间里,赛诺菲可以成为行业里的数字化先锋。”

数字化

题图来自“收费图库”

进博会连着“数字医疗创新峰会”,跨国药企赛诺菲近一年来在数字化创新布局上又再下一城。

医微讯、声智、萤火虫文化、麦穗人工智能(Mesoor)……赛诺菲的创新生态圈又来了几位新伙伴。在今年进博会期间,赛诺菲展示了赛诺菲云端智能知识管家、智能音箱、血栓管理AR工具等数字化创新成果。而在第二届“数字医疗创新峰会”上,赛诺菲2020年创新合作伙伴也纷纷携最新产品亮相。

从2014年围绕分级诊疗、医药健康服务网络搭建以及糖尿病管理等方面推行数字化创新开始,尤其是2018年首个数字化创新中心“极创联盟”成立之后,赛诺菲便在数字化创新道路上“大刀阔斧”式地前进——在原先赋能基层、推动分级诊疗的同时,携手初创企业推动内外创新。

这个在业内一些人士看来对于传统药企而言有些“激进”的做法,成为了赛诺菲现如今的一个重要战略支柱,也是其接下来的发展方向。

伴随着控费降价成为医改的主题,以及数字技术的不断更迭创新,不仅是赛诺菲,各家跨国药企近年来也在加速数字化创新这一步伐。然而争分夺秒,互相比拼之下,却是数字化改革的前路依旧痛点诸多。

在接受亿欧大健康采访时,赛诺菲中国首席数字官赖文德(Ted Lai)表示:“我们会用自己的经验去解决这些痛点,但怎么解决还没有决定。尽管如此,赛诺菲现在采用的是敏捷的思维模式,一边前进一边解决。极创联盟所做的,就是随时发现痛点,及时去解决。”而分析自己的核心领域以及创新的次序,在重要的领域里首先推进改革,便成为了赛诺菲数字化创新道路上的方法论。

基层痛点尚未克服,极创联盟来加持

第三届进博会上,赛诺菲中国区总裁兼中国区总经理贺恩霆在接受媒体采访时阐述了赛诺菲生态圈的模样——“赛诺菲想要建立一个生态圈,让医生能够快速诊断,同时建立一个转诊系统,把有需要的患者转给另一个专科医生。”

而实现这个生态圈的一个重要组成,来自于赛诺菲基层医疗事业部2015年推出的慢病管理移动应用平台—康赛。

在带量采购倒逼非专利药品价格下降的趋势下,包括赛诺菲在内的跨国药企都面临着剥离非专利药或寻找新增长的选择。而当政策不断向县级医疗市场倾斜,力推分级诊疗时,中国2000余个,覆盖60%的中国人口的县级市场,便成为了跨国药企眼中的新战场。

2011年,当多家跨国药企传出削减基层医疗队伍的消息时,赛诺菲却选择了成立基层医疗事业部,加重其在基层的布局。

彼时,诸多制药企业“下沉”时都面临着无法覆盖高昂的运营成本的难题,而“大手笔”入局的赛诺菲,将数字化作为了化解之道。其中,康赛平台就是其推出的首个针对县域市场,用来实现县医院和下级乡镇卫生院,以及上级医院转诊协作的移动医疗平台。

在第三届进博会上,康赛平台再次在赛诺菲展台上亮相。但在当前分级诊疗、基药政策还没完全落在实处的情况下,推出已有五年时间的康赛平台并不足以改变整个局面。其中,围绕着基层医疗资源缺乏、上下级如何联动以及院内院外数据如何畅通等,不仅是赛诺菲,也是当下各家跨国药企“下沉”基层的痛点。

2018年,伴随中国数字化技术蓬勃发展,赛诺菲成立了首个数字化创新中心“极创联盟”,开始加速孵化本土初创企业,实现赛诺菲的内外一同创新,并领导其基层医疗数字化业务。

在此前接受亿欧大健康采访时,赛诺菲中国区创新负责人夏文蓉(Marie CHAVANON)曾指出,“对公司内部的强痛点,极创联盟主要是寻找一些AI、自动化数据方面的项目合作;对外则更多是患者管理和疾病教育。”

但现在,随着“互联网+医疗”相关政策的紧密出台,以及疫情期间催生的智能化需求,“极创联盟”也把解决基层医疗痛点的任务接了过来。

如何赋能基层,使这些医院更数字化是赛诺菲一直在做的。这也是中国基层医疗发展的一个趋势。如今,在数字化创新中心和数字化加速中心的加持下,赛诺菲希望在康赛项目的基础上借助数字化进行优化,并不断推动发展。”赖文德说。

“极创联盟”里一家初创企业——纽诺科技,目前便正在开辟县级医院市场,实现上级医院联合下级医院。

成立于2014年的纽诺科技主要聚焦神经疾病来研发脑电设备和提供服务。对于那些脑电设备铺设少甚至没有的县市级医院,妞诺科技采取了医疗器械销售加服务的模式——通过向医院提供医疗器械、远程平台以及数据分析平台,纽诺科技利用了医院现有的医生资源结合异地的脑电医生资源,在脑电数据智能分析基础上开展双向转诊服务。

可以看出,当各巨头都在用数字化手段入场解决基层医疗痛点之时,率先布局的赛诺菲也在抓紧步伐。不过,赖文德亦坦言:“赛诺菲在解决基层医疗痛点上依旧是处于早期阶段。虽然还不清楚未来5年的全局,但我们会持续地放更多精力在这上面。

数字化+慢病管理,两大战略支柱促转型

对于跨国药企而言,医疗数字化创新,提供本土化解决方案,是一项非常有挑战性的工作。早早入场的赛诺菲,在布局基层之外,也将其重点放在了最擅长且市场广阔的慢病管理市场。

早在2016年,中国的慢性病便已造成了2.6万亿的额外负担。而随着互联网医疗以及物联网的发展,互联网+慢病管理被大家视为有着极好的发展空间,慢病管理服务市场也或将达到千亿级别。

对于药企而言,慢病管理中的药物依从性不足意味着药品销量的损失。而一旦慢病管理实现数字化,也能为药企带来一手用药数据,促进创新研发。因此,近些年,诸多药企都纷纷入场慢病管理市场。

长期以来,慢病产品便是赛诺菲的战略核心。但受带量采购影响,其所带来的业绩也出现了下滑。今年第三季度,赛诺菲的2型糖尿病药物亚莫利(格列美脲)的中国销售额下降44.4%至2000万欧元;安博维(厄贝沙坦)则下降37.8%,为4400万欧元。而下降最多的是抗凝药物波立维(氯吡格雷),其第三季度销售额猛降64.1%至7200万欧元。

2019年年底,赛诺菲更是宣布停止糖尿病和心血管疾病早期研发,但这都没有波及到赛诺菲中国的慢病管理战略重心,反而有所增强。为提高药物依从性以及兜售药品之外的更多服务,赛诺菲近些年一直在慢病管理布局上持续发力。

第三届进博会上,慢病管理展示区是赛诺菲展台最亮眼的区域之一。其首次推出了“慢病小屋”,希望通过实现医院、药店、家庭多场景的数据互联,来解决患者治疗不及时、管理不规范、缺乏个性化、随访不重视四大核心问题。

而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贺恩霆也表示,赛诺菲将成立一个针对患者慢病管理的新业务项目,为患者集中提供慢病管理方面的服务。目前,该项目已经在最后筹备阶段。而一旦推出,赛诺菲将是首个成立类似创新业务的跨国药企。

而与药企早期通过自建慢病管理平台布局慢病管理不同的是,赛诺菲如今也开拓了一条与初创企业合作的道路,以实现优势互补。

在第二届“数字医疗创新峰会”上,与赛诺菲合作的几家初创企业带来了赛诺菲云端智能知识管家、智能音箱等数字化创新成果,而这些大多扎根于慢病管理领域。

其中,赛诺菲与初创企业臻络科学便共同探索了在帕金森病领域的数字化慢病管理解决方案“智能防抖勺”。而声智则主要是与赛诺菲合作搭建了一个基于三人行项目的语音语义糖尿病管理平台。

近些年,赛诺菲的糖尿病业务营收不断下滑,而这个主战场又几乎是药企数字化创新的兵家必争之地。内忧外患下,赛诺菲正在不断加码糖尿病的慢病管理服务,重新书写自己的布局。

贺恩霆在此前的采访中曾指出,赛诺菲和平安智慧城市在慢病管理方面也有很多方面的合作,未来将通过“Trio智爱三人行”项目,借助人工智能的手段为糖尿病患者提供院外的长期疾病管理。

而在第二届“数字医疗创新峰会”上,有工作人员向亿欧大健康透露:“目前该项目已经到二期了,很快就能出来。届时在这个小程序上将可以实现互通互联,医生也可以看到。”赖文德则指出:“未来,技术会让每个人在医疗健康领域里的服务需求越来越精细,这是一个必然的趋势,我个人觉得在5到10年之内就会发生。”

如今,数字化创新已是跨国药企在中国市场的“标配”,扎根中国38年的赛诺菲亦在数字化+慢病管理领域/基层医疗不断加码,以更加深入中国市场。

但罗马非一日建成,各家步伐和策略也有差异。借助极创联盟和凯辉基金等投资机构两手搭建生态圈的赛诺菲,则有着自己的前进节奏。赖文德指出:“对于赛诺菲而言,我们最重要的就是先要抓住重点,弄清先后次序,我们会侧重看哪些东西对我们来说在未来是最重要的点,我们只做核心的。”

而在药企与科技的跨界碰撞下,赛诺菲的商业模式也已发生变化————从药品供应逐渐转变为制药+医疗服务。“我们希望在接下来的几年时间里,赛诺菲可以成为行业里的数字化先锋。现在,赛诺菲主要的收入比例还是来自创新药物,但是10年后,这个比例可能就会变成70%或是80%。”赖文德说道。

本文来源于亿欧,原创文章,作者:林怡龄。转载或合作请点击转载说明,违规转载法律必究。

极创联盟数字创新峰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