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微信
大健康 作者:林怡龄 编辑:刘聪 2020-12-04 20:09
[亿欧导读]

“尽管当下药企数字化营销仍处于试水阶段,药企的数字化营销团队的地位也还未能比肩传统销售团队,但未来数字化会愈来愈受重视。这也是资本看好这个赛道的原因。”

药、钞票、医药销售

题图来自“收费图库”

在与辉瑞、拜耳、武田、西安杨森、诺和诺德等20多家跨国药企合作后,12月4日,诺信创联再下一城,与优时比宣布启动战略合作,通过数字化解决方案改善基层患者诊疗体验。

目前,中国的基层医疗市场面临着“医生获取医疗信息渠道狭窄”和“患者就诊满意度偏低”双重问题的考验。相较于大城市,基层医疗机构的优秀医生由于资源相对匮乏,难以找到合适的学术交流和研讨的舞台,更难以获得现代医疗发展进步的及时信息。

而基层中需要长期用药的慢性病患者,由于地理位置阻隔和医疗资源配置不平衡,也经常不能有效地按照科学的治疗方案复诊续药,更有大量患者不善于使用现代数字化手段就医购药。

为改变现状,实现更好的药品销售,优时比与诺信创联联手,利用数字化的医学技术沟通方案为基层医生提供第一线的培训和学术交流机会,通过及时的医学学术信息的更新和更规范地医学资料的传递方式助力基层医生诊疗水平的提高。 

在此次合作中,针对优时比的药品主要集中在中枢神经系统疾病领域,诺信创联将帮助其覆盖基层医疗中约2万位医生,其中神经科医生17000位,儿科医生3000位。

事实上,如今马不停蹄与多家跨国药企达成合作的诺信创联,在成立之初,发展得并不顺利。

2015年,诺信创联在北京成立,其通过自主研发的智能业务运营平台,切入制药企业核心业务环节,以此打通制药企业药物推广内外部流程,帮助药企在合规的前提下提高运营效率,实现更高的药物可及性。

但彼时,想要利用技术手段触碰原先医药流通里根深蒂固的灰色产业链条并不容易。融资不顺,模式被质疑,诺信创联走过了艰难的三年。

2018年,在带量采购等政策的推动下,药企的营销策略逐步改变。数字化、合规化带来的效率提升和成本下降,以及广阔的下沉市场,成了广大药企的目光所向。而2020年的新冠疫情,更是让数字化成为了诸多制药企业完成营销的救命稻草。 

值此机遇,诺信创联的发展也迎来了新阶段。诺信创联创始人阮伟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在政策推动的大背景下,新冠疫情也带来了一定的利好。目前,诺信创联的营收数据已经是2019年的6倍。”而据媒体10月份的报道,诺信创联的核心业务保持超过500%的高速增长,解决方案覆盖药品种类100款,高活跃度医生超过20万,实现合同收入过亿元。

当时,诺信创联还完成了新一轮两亿元融资,由红杉资本中国基金领投。此轮融资距离诺信创联上一次融资间隔仅不到半年。而这也是其在一年内完成的第三次融资。

阮伟表示,尽管当下药企数字化营销仍处于试水阶段,药企的数字化营销团队的地位也还未能比肩传统销售团队,但未来数字化会愈来愈受重视。这也是资本看好这个赛道的原因。因此,诺信创联还是继续专注于做好“信息传递”这一块业务,未来还会有更多的想象空间。

而在跟不少跨国药企签订合作的同时,诺信创联也开始将目光瞄向了国内的创新药企。阮伟坦言,与国内创新药企业的合作,将优先考虑原研药或者是me-too的药物,而非仿制药。“我们背后的逻辑还是依靠产品本身说话,只有好的产品才能够去触达医生,医生的需求也才强烈。”

本文来源于亿欧,原创文章,作者:林怡龄。转载或合作请点击转载说明,违规转载法律必究。

跨国药企基层医疗药品数字化销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