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微信
大健康 作者:林怡龄 编辑:刘聪 2020-12-06 09:00
[亿欧导读]

在杨瑞荣看来,如果2003年是数字化重构消费市场元年的话,那2020年就将是数字化重构传统医疗的元年。

资本

题图来自“收费图库”

登陆纳斯达克的中国肿瘤NGS检测第一股燃石医学、国内首批拿下AI“影像辅助诊断”三类证的数坤科技、健康险火热下早就布局医疗创新支付的镁信健康……在今年医疗圈“名声大噪”的多家企业背后,都有个共同的身影——远毅资本创始人杨瑞荣。

从2004年进入风险投资行业开始,杨瑞荣曾主导和参与一系列消费和技术领域的投资。而从2010年起,他开始迈进医疗及金融技术领域。创办远毅资本后,其投资也主要围绕医疗健康技术展开。

多年来跨行业造就的广泛视角,让杨瑞荣在如今的医疗投资行业里有着不一样的策略选择。出于对消费升级,政策变化和科技应用的洞悉,杨瑞荣带领下的远毅资本较早在创新保险科技领域进行了布局,与此同时,以医疗器械和设备以及精准诊断为主要的效率提升、以及以移动医疗和服务为代表的触达也成为了远毅资本眼中三个最值得投资的赛道。

2020年,一场新冠疫情让互联网、数字智能等数字化技术在颠覆了数个行业后,得以触及最顽固保守的医疗行业核心。当技术革新成为所有创新的底层驱动力,远毅资本认为这三个赛道也将会被技术创新和监管变革所重塑,带来持续不断的投资机会。 

在杨瑞荣看来,如果2003年是数字化重构消费市场元年的话,那2020年就将是数字化重构传统医疗的元年。而过去四年中,远毅资本投资的多个医疗项目都已经在今年大放异彩。在其投资的近40家公司中已有一家上市,7家公司正在国内和国际资本市场IPO的过程中。 

远毅资本是如何做到的?他们的投资策略是什么?数字化医疗风口已至,中国医疗行业会有哪些新的投资机遇?中国医疗行业泡沫是否已经出现……带着这些问题,亿欧大健康专访了远毅资本创始人杨瑞荣,一窥这位投资界老兵对医疗市场火热背后的思考和投资理念。

以下是采访实录:

Q:近些年,医改等政策的推行,跨国药企在中国实行本土化和数字化战略等,中国的医疗环境已经有了很大的变化,您觉得在这个环境变化中,远毅资本的投资逻辑有了哪些变化,核心逻辑是什么?

杨:我们的投资逻辑是先找到行业最初的驱动力。总的来说,驱动力来自于三个方向:第一个是消费升级,这是最大的驱动力;二是技术的应用。在中国发展的现阶段,无论是新药还是医疗器械的研发,亦或是基因测序还是合成生物学,背后都是技术的发展。而诸如AI、3D打印等通用性技术,则都可以应用到医疗领域;第三个是政策变化。无论是基层医疗还是两票制、带量采购等,我们都看见了政策对整个医疗行业发展的推动。

而在这三个驱动力上,远毅资本看见了数字化技术赋能医疗,正好能抓住中国医疗发展过程中最核心的三个结构性问题——触达(患者)、(提升)效率和支付。无论投资医疗行业哪个领域或是哪个环节,都会需要用到新技术,数字化技术来赋能,这是未来的趋势。可以认为,消费升级是一个必要因素,而数字化技术这一手段是关键,将带来更多的创新机遇。

我们更加喜欢结构化的机会,因为它持续的周期更长。一旦风口起来之后,我们所能获取的市场和价值会更大,企业也会有更强的生命力。

Q:远毅资本在看企业标的时,会有哪几个关键性的维度?在医疗科技领域,远毅资本接下来会侧重在哪些方向上布局?

杨:我们在看标的时,最核心的维度还是人,尤其远毅资本主要投资早期阶段的企业。另外就是对行业的判断,要有前瞻性,跟我们的理念是契合的;还有就是执行力,这也是我们看重的,在中国创业是最需要执行力的。

在布局上,我们倒不会局限在哪个方向。但远毅会有三个专注的点:触达、效率和支付。在一些具体的技术提升领域,比如AI在影像的处理、文本处理的应用,以及在神经科学或者脑电领域,这可能是人工智能接下来可以赋能的又一大领域。

Q:十四五规划着重指出要瞄准人工智能等前沿领域,还要推动互联网、大数据、人工智能等同各产业深度融合,当下医改中有个趋势就是从大三甲医院往基层走,您觉得新技术如AI、5G等在基层的应用还有哪些痛点?怎么看待这个趋势?

杨:5G现在在基层的应用还稍早,因为在基层还不见得能有很快速的数据传输速率。我个人觉得远程手术还需要很长的时间才能实现。但人工智能,比如辅助医生看片子,数据传输到云端,这个已经普遍可以做到。

以远毅资本投资的明医众禾为例。它现在的一个体系是通过人工智能和大数据,辅助医生诊断疾病,然后又提供电子病历管理,帮助医生管理病人,再就是通过物流管理帮基层打通药品流通体系,从而降低药品价格。后面,我们也可以通过这个系统,源源不断地将新的医学技术和新药推到基层。

当下,明医众禾和阿斯利康就在呼吸中心落地基层方面达成合作。明医众禾帮阿斯利康推广和做免费的呼吸中心,进而筛选出有相关适应病症的患者用阿斯利康的药品,服务和用药是相互绑定的。

而在我个人看来,这恰好迎合了在带量采购政策下,大药厂和器械产商触达基层的需求。但中国幅员辽阔,各地水平状况不易,因此要想更好地推广,就必须做好一个东西——赋能,去帮助提高医生的水平和能力,而不是假设基层医生一开始就会用。

通过技术的手段,是可以解决基层医疗质量参差不齐的问题。我觉得,大概五年时间里,就可以看到新技术在基层的应用会有一个比较大的演变,给基层医疗带来比较大的变化。

Q:这两年健康险很火,现在中国的健康险是否已经来到竞争加剧的阶段?行业格局是怎么样的?市场渗透率处于什么样的水平?制约这个行业朝前发展的因素有哪些?

杨:现在健康险整体来讲是处于一个行业爆发的过程。今年第一季度,健康险已经有3000亿的市场空间,但大家预测,今年将会首次出现超万亿的健康险市场。

以前,健康险更多是被挂名用来做理财产品,但现在,中国银保监会的强监管,也让更多的专业险种出现,比如百万医疗险、重疾险等。可以看见,根据疾病种类推出的险种也在逐步增加。

像抗癌的重疾用药险这个细分领域,其实是药品福利管理(PBM)领域里的一个细分险种。将来可能还有长护险。在中国,老龄化已经是最大的问题之一。当越来越多的老年人失去护理能力,子女也没有居家护理能力时,长护险的存在就可以解决这一问题。未来,它可能会成为医疗健康险里最大的一个险种。

而在竞争层面上,现阶段是同质化竞争太严重。由于大家没有好的数据和服务,只能是一窝蜂涌入,人家做什么我做什么。但如果有独特的数据来源,或者是独特的服务体系后,就能有差异化的竞争,比如专注于皮肤病的保险,做皮肤病的全程管理。

而除了数据和服务是差异化竞争的关键之外,技术也是一个关键性问题。在美国,保险科技也是在服务领域里的。如果一个新的诊断产品出来,但成本太高,医保无法报销,那么市场就将受限。而从技术角度来讲,技术解决的正是效率问题,这和支付和触达是相辅相成的。

如果有更好的技术能够把整体成本降低,比如能够做好个人健康管理,保险公司就会愿意为此付钱。

目前来看,尽管中国的健康险一片火热,但市场的渗透率还是很低的。即使是在覆盖非常广的社保领域,医保的赔付比例还是很小的,这是需要解决的问题。

Q:夹在医保和商业保险之间的新型补充医疗保险——惠民保,最近被称为现象级网红产品,各家正在跑马圈地,但强监管也随之而来,您怎么看?

杨:惠民保的出现说明这个产品是有市场需求的。但到后面,这个东西会因为没有具备赔付能力而慢慢有些变质。在保险的链条里头,从产品的创造、定价、销售再到理赔,都必须经过数据支持,有服务理赔的意识。但市场上绝大部分的产品可能是没具备这个能力,且绑定着政府的信用,这就需要政府来监管。

大浪淘沙下,对于有核心竞争力,比如有定价权、有数据且有理赔能力的企业而言,是一个好事。如果不监管,可能就会出现劣币驱逐良币。另外,对于这些大浪淘沙留下的金子而言,惠民保亦算是一个流量入口,可以实现二次转化。但如果是那些不具备转化能力的企业,获取流量的代价就有些高了,前面获客赔了,后头的二次转化可能也无法补偿回来。

Q:您觉得在今年医疗行业投资热的当下,是否存在泡沫?

杨:其实现在还看不出来。总体而言,整个医疗行业吸引的投资相对来讲还是没那么多,只是这段时间涌进来比较多的资本而已。但就像一杯好的啤酒,它的上面肯定是有些泡沫的,如果撇掉泡沫后底下还有真东西,其实大家也是可以接受。

哪怕它估值高,但资本投资的还是真正在做研发和做模式创新的企业。只不过,以前在医疗行业的投入相对不足,导致中国主要都在生产仿制药。现在,我们已经可以看到中国在创新方面的潜力,比如在新药、基因测序等。

还有就是医疗器械。中国的医疗器械普遍属于中低端水平,但往上攀爬是一个逐步的过程。当前,中国的医疗器械领域有两大趋势,一是逐步实现国产替代,二是在一些赛道上实现弯道超车,立足中国,走向全球。

我们可以看到,GPS现在也在布局基层,国产怎么去竞争呢?还是看谁的技术更好。值得注意的是,现在这些巨头也在跟一些初创的科技企业合作,利用初创企业的AI技术与自己的产品相结合,提高在中国市场的销售竞争力。从这个趋势可以看出,中国也有很多技术走在了前沿,具有弯道超车的机会。

其实,到将来,很可能现有的格局会发生颠覆。未来,可能是多家器械厂商跟一家AI企业巨头合作,到时这些器械厂商可能就只是一个供应商,就像现在的滴滴打车一样,汽车生产厂商沦为滴滴的供应商。回到数字化医疗,核心就是患者。未来,谁能抓住患者,谁就会成为这里头最强的企业。

本文来源于亿欧,原创文章,作者:林怡龄。转载或合作请点击转载说明,违规转载法律必究。

数字健康数字医疗保险科技健康险资本泡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