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微信
汽车
作者:韩承林
编辑:郝秋慧 2021-09-17 09:11
[亿欧导读]

“我们会在全球看项目,但重点看中美。”

固特异

题图来自“外部授权”

1898年,在美国俄亥俄州阿克隆市,固特异轮胎橡胶公司成立,自此开启了一场百年商业征程。它生产的轮胎用在了全世界第一款量产车——福特“T”型车和“阿波罗”14号登月车上,如今已成为美国最大规模的轮胎生产公司。

时代的年轮滚滚向前。百年之后的汽车产业发生了结构性变革,转型升级迫在眉睫。2015年,国务院印发《中国制造2025》,将无人驾驶和智能出行作为汽车产业未来转型的重要方向之一。

同一年,在大洋彼岸的美国硅谷,一位投资人开始关注这个充满生机的行业,准备大展拳脚。

当意识到全球汽车产业的不可逆变革后,2020年1月,固特异轮胎橡胶公司宣布设立固特异创投 (Goodyear Ventures),意在推动智能出行的发展。

彼时那位美国硅谷的投资人加入了固特异创投,成为了硅谷与亚洲区投资负责人,并带领固特异创投杀入智能出行的蓝海,开启了其投资生涯新的征程。

周斌

“这是一个数万亿美元的市场机会”

周斌对智能出行有自己的解读:“电动化+智能化+自动驾驶化,这三者的结合叫做smart mobility,即智能出行。"

他认为,智能出行的趋势将促进汽车产业发生巨大的变革,这将会是全球未来10年或者20年最大的单一市场。

凭着对智能出行市场的敏锐嗅觉,固特异创投投资了自动驾驶卡车公司图森未来。2021年4月15号,无人驾驶卡车公司图森未来在美国上市。收获了2021年第一个IPO,固特异创投小试牛刀,初见成效。

这背后,是周斌对行业长期观察的沉淀。

“自动驾驶才是智能汽车的灵魂”,周斌对亿欧汽车说道。如果把车比喻成人,车载芯片是大脑,激光雷达,毫米波雷达,摄像头等是眼睛,通过电动化将整车架构简化后, 大脑可以通过电信号控制全身各处。汽车可以通过OTA不断迭代升级,成为具有进化能力的有机生命体,加上自动驾驶的灵魂,那才是对“出行”新的定义。

“在正确的时间做正确的事情非常重要。”周斌说道。

自2015年,周斌开始关注自动驾驶行业,加入固特异创投前在TCL Ventures任投资合伙人,投资布局了以色列激光雷达公司Innoviz, 车载芯片公司Hailo等自动驾驶生态公司,其中Innoviz已于2021年4月5日登陆纳斯达克, Hailo估值也已超过10亿美元。他认为,现在这个行业刚经历了第一个高峰,处于一个平稳向前的阶段。“产业发展讲究的是天时地利人和,太早了,产业还没有形成,不小心变成了先烈;太晚就会错过窗口期,机会稍纵即逝。”

周斌表示,自动驾驶是一个需要10年、20年时间,去不断摸索投入的事业。

2019年的车市寒冬给这个行业迅速降温,技术的成熟和有限场景的应用却也继续给予希望。自动驾驶逐步回归到理性发展的轨道。

“商业化路径是投资选择的重要考量”

固特异创投关注自动驾驶、电动车生态、车联网、飞行汽车领域。

这四个领域的成熟度不尽相同。电动化正在爆炸式增长,自动驾驶在稳中推进,车联网是点点星火,飞行汽车尚在发展早期。

周斌在企业选择上,将“商业化”视为核心:“为技术而技术,而不能商业化,这是无法得到资本青睐的。”

他表示,融资的企业分为两种:一是技术非常牛,可以拿技术去赚钱,以实现商业化;二是商业场景已经存在,需要根据商业计划去找合适的技术。而这两种企业的落脚点都是“商业化”。

图森未来是他们投资逻辑最好的印证。

尽管robotaxi市场更大,但是无人驾驶卡车因为线路更固定,场景更单一,所以落地更快。

周斌认为,能切实解决物流企业“司机成本高”这一痛点,自动驾驶卡车的商业化前景可期。

“中美市场是自动驾驶的未来”

身在硅谷的周斌深知美国自动驾驶的发展速度。

从上世纪80年代开始,美国便研究自动驾驶的军事化应用,谷歌是最早研究自动驾驶技术的科技公司,特斯拉已成为自动驾驶行业的领跑者。

所有的动态都展现着美国在自动驾驶领域的基础优势。

中国同样有很大的机会。

在周斌看来,中国政府的开放包容,为自动驾驶这一新技术的落地提供了良好的发展土壤。其次,中国民众对技术的态度更加开放,更乐意接受新技术带来的改变;再者,中国有更好的数据基础。

就自动驾驶来说,模型算法、数据是两个关键要素。中国汽车的保有量、人口数量、道路复杂程度是美国不能比的。人多、车多、路复杂,可为自动驾驶技术提供更多类型的数据积累,这样的“模型+数据”双驱动,能形成更好的飞轮效应,推动自动驾驶技术快速发展。

对于未来的投资布局,周斌表示:“我们会在全球看项目,但重点看中美”。

一场四大派别的“华山论剑”

偌大的汽车蓝海市场,衍生出了四大派别。在周斌看来,这注定是一场激烈的华山论剑。

“生态闭环派”——这是一类打造生态闭环的公司。例如特斯拉,从电动化到智能化、自动驾驶技术全盘自研,构成自己的生态闭环。周斌认为,目前,国内的造车新势力蔚来、小鹏、理想等也在朝着这个方向努力。

“核心武器派”——这是一类主抓自动驾驶技术的公司。例如Waymo、Cruise、小马智行、文远知行,由于他们手握自动驾驶核心解决方案,虽目前尚不造车,但通过与整车厂的合作,实现技术输出,可打造核心武器傍身。

“跨界造车派”——这是一类互联网发家的公司。例如小米,百度华为等,他们都希望通过开展汽车业务实现“第二曲线”增长。

“传统造车派”——这是一类面临创新挑战的传统整车厂公司。他们需要促进转型升级,继续在新时代维持自己的霸主地位。

周斌表示,在如此激烈的市场竞争中,企业能否形成自己的生态闭环,产品能否真正实现自我的进化,是其能否战至终局的关键所在。

以下是亿欧汽车独家采访周斌的对话片段:

(1)亿欧汽车:您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关注智能出行领域的呢?

周斌:我个人是在美国读完电子工程博士,之后在硅谷呆了十几年。我是从2015年开始投资布局自动驾驶行业,很幸运从早期开始见证了这个行业的发展,看到了这个行业巨大的发展前景,过去投资的公司已有2家在今年完成上市。想要今后10到20年都去做这件事。

(2)亿欧汽车:固特异创投的投资布局是怎么样的呢?

周斌:对于投资布局,我们有一个战略上的判断:由最顶层的智能出行主题出发,我们关注自动驾驶、电动车生态、车联网和飞行汽车四个领域。

再者,企业选择上我们更关注商业化前景更明确的企业,我们不会去投“为了技术而技术”的企业。

基于此,我们在相应领域已经有所布局。自动驾驶方面比如做末端无人配送的Starship,做干线物流的图森未来;电动车生态方面比如做充电桩软件开发的AmpUp;车联网和飞行汽车方面我们还在持续关注,之后也会有相应的投资。

总的来说,目前为止我们投了10个项目,今年也保持在差不多一个月投一个项目的节奏。

(3)亿欧汽车:美国的自动驾驶全球领先,你们为什么还会关注中国市场呢?

周斌:目前看来,特斯拉已经是行业的龙头,Waymo、Cruise也在技术上有领先优势,那中国的机会在哪儿?

我觉得中国的政策更友好,民众更开放,数据更多元,创业者更进取。这么肥沃的土壤肯定能培育出更好的技术和更发达的市场。此外,中国本土公司对用户需求的把握更准确,迭代速度更快;中国人更加勤奋,只要在这个领域持续深耕下去,肯定会有巨大的成就。

本文来源于亿欧,原创文章,作者:韩承林。转载或合作请点击转载说明,违规转载法律必究。

汽车固特异自动驾驶周斌智慧出行投资版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