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须知
请将投稿文章及个人信息(作者、用户名、手机号、个人简介等)发送到邮箱tougao@iyiou.com,一经审核会有专人和您联系
我知道了
专栏申请
请将您的专栏名称、手机号、邮箱、个人简介(20字以内)等信息,发送至邮箱 tougao@iyiou.com,若有已投稿的文章可附上链接。一经审核,我们会以邮件的形式进行回复。
我知道了

梧桐树资本童玮亮:“硬核”时代,风投的焦点在硬科技

收藏
金融, 新兴技术及应用
作者:马渭淞
编辑:常亮 2022-05-24 10:44
未来,梧桐树资本这艘大船也将会在童玮亮等众人的努力下将继续驰骋扬帆,成为资本市场中,科技创新的推⼿。

 

 在哲学家阿尔贝·加缪(Albert Camus)的世界中,死亡将至的现实与希望活下去的愿望相对立,让人陷入不可自拔的荒谬感之中。

 在此其中,一些人选择放弃人生;一些人在生活之外寻求意义(信奉宗教及物质金钱);除此之外,还有一部分人选择面对生活的有限性和无目的性,以积极的、创造性的态度对待生活,从中创造价值。

 而这一众人对待人生态度,正是梧桐树资本创始合伙人童玮亮的真实写照。

 早年的童玮亮玩过音乐,也泼墨于“悲伤文学”,一派文艺青年的模样。

 而如今,作为国内领先的新兴私募股权投资机构的创始人之一,具有20年投资经验的童玮亮,无疑已成为投资圈中一位战功卓著的“老兵”。并且凭借其独到的投资理念与丰富的经验,将一个又一个的企业从幼苗培育成大树。

 从“文人”到投资人,两个看似并无瓜葛的身份在童玮亮这里得到了统一。那么,以“金融投资”为主旋律,这位充满文艺底蕴的投资人是如何审视企业是否具有投资价值?而作为业界中知名的梧桐树资本,其投资逻辑又是什么?对此,童玮亮与亿欧EqualOcean进行了一次深入的探讨。

 投资圈里的“文艺老炮儿”

 不买车、不买房,每天坐地铁出行,远远避开年轻时所“痛恨”的中产阶级生活方式,正是童玮亮十年如一日遵循的规律。

 尽管为了顺应生活,几年前童玮亮还是在北京购买了一居室,显得有所“妥协”。但夫妻二人每月几千元的生活开销,依旧令他们秉持着极简的生活方式,显得与同时代的商业精英们有些不搭调。

 “我喜欢音乐,文学,电影等,这些喜好足以满足我的需求,搭建起我生活的‘舒适区’。那些所谓‘富豪’或者中产阶级的生活方式对我来说并没那么大吸引力。”童玮亮说这些的时候颇有些反物质反享乐的色彩,或多或少显露出类似清教徒的性质

 虽然生活中的童玮亮一派田园隐逸的状态。但事业上的他却显得并没有如此“随性”,反而一副“猛志逸四海,骞翮思远翥”之态。

 童玮亮向亿欧EqualOcean说道,“投资人或者创始人如要在商业上取得成绩,就应该具有一定‘偏执’的性格,要有超乎于寻常的钻研精神以及看待事物的见解,而这种类型的人往往难以与当今主流社会思想有着太高的契合度。”

 在童玮亮的认知中,诸如史蒂夫·乔布斯、埃隆·马斯克等人之所以能够在事业上取得成功,一个重要因素是他们有着超乎常人的专注与偏执,这种认真待事的心态,才能够抵消大概率的各类磨难挫折,获取成功。

 因此,借由这份对于工作事业的“偏执”,作为投资圈资历丰富的老兵,童玮亮带领的vc板块接连孵化出了诸如心动网络、微播易、中装速配以及风变科技等多个项目。

 其中,心动网络于2019年11月28日正式在港交所上市,开盘价为11.98元,募资净额为6.289亿港元。直到今日,心动网络仍有着不错的市场表现,截至5月24日上午10时,心动网络股价已达21.15元/股。

 投资,讲究“天时地利人和”

 投资人、老文青以及音乐爱好者,尽管眼下附加在童玮亮身上的“头衔”很多。投资人依旧是他在社会活动中的主要身份。

 2013年,从戈壁创投离开后,童玮亮与刘乾坤一起创建了梧桐树资本,随后另一位管理合伙人高申加入,至此梧桐树历经近10年风雨,发展成为了如今包括⻛险投资基⾦、产业投资基⾦(半导体、⼤健康和新能源新材料领域)和⺟基⾦三⼤业务板块的平台型、综合型的私募股权投资机构。

 而作为曾经的十大天使投资人之一,童玮亮正是梧桐树资本风险投资板块的掌舵人。风险投资板块当前重点关注智能制造,机器人,工业互联网,双机等领域,布局核心技术、围绕产业上下游及生产流通全链条开展投资。

 值得注意的是,与投资圈的同行相比,秉持着“专业 价值 积极 稳健”投资理念的梧桐树资本在VC板块投资项目并不繁多,但所投企业的存活率却达到了近100%,并且都保持着健康的发展态势。

 对此,童玮亮认为,梧桐树资本之所以能够在资本市场保持对所投企业保持着高孵化率,主要原因在于一直坚持着一套“天时、地利、人和”的投资逻辑。

 在《荀子·王霸篇》中曾写道,“农夫朴力而寡能,则上不失天时,下不失地利,中得人和而百事不废。”这句古人在战争总结下来的经验,如今正是梧桐树资本在风云变幻的资本市场能够平稳前行的核心理论。

 童玮亮认为,“天时、地利、人和”三者的融合对于投资,特别是风投领域非常关键。其中,“天时”即指创业者首先要找到巨大市场空间,并且要找准细分市场,抓准进入时机,避免巨头竞争。

 而之所以得出这样的结论,是因为庞大的市场规模更能够为企业带来更大的红利,能够为企业在未来提供更大的生长空间。

 “实际上真正的VC或者PE(私募股权投资),首先看的就是市场规模。如果市场规模不够大,你做再多的事情,未来资本化的空间想象力也是非常有限的。所以做投资,我永远把市场空间放在第一位。”童玮亮对亿欧EquanlOcean说道。

 “地利”是“天时”之外的又一重要因素。童玮亮表示,所谓的“地利”便是企业的核心竞争力,尤其是在硬科技领域,核心竞争力往往与企业自身具备的技术挂钩。如果企业拥有优秀的技术能力也就代表其很难被竞争者仿制或替代。

 除了上述两点,对于“人和”童玮亮也有独到的见解。

 “在我看来,最好的企业的初创团队要有一个‘黄金三角’。”童玮亮说道,“在初创企业的团队当中,产品、技术、市场三方面人才缺一不可,如果只有产品与技术人才,却不了解市场规律,那么企业的产品在落地过程中便很容易出现问题,尤其是在ToB领域,产品的销售缺乏类似于ToC端那种口碑传播所带来的利好,如果没有精通市场与销售的合伙人,企业在营销方面便容易产生问题。”

 硬科技是重中之中

 童玮亮表示,“目前,梧桐树资本每个板块的核心业务都与硬科技有关。在产业投资板块,半导体产业基金专注于半导体领域上游的设备和材料领域,新能源新材料产业基金则投资新一代储能技术、锂离子电池、新材料行业上下游的优质企业,而大健康产业基金则重点关注精准医疗、医疗器械、创新药、高端仿制药及医疗新技术领域。在未来,硬科技领域依旧是我们所关注的重点。

 所谓“硬科技”是以人工智能、航空航天、生物技术、光电芯片、信息技术、新材料、新能源、智能制造等为代表的高精尖科技。这些科技需要长期的研发投入持续积累才能形成原创技术,拥有极高技术门槛和技术壁垒,难以被复制和模仿。

 “如今硬科技已成为国与国之间竞争的主要对比因素,因此梧桐树资本更倾向于对有原始创新或者自主创新且具有替代进口技术的科技产品投入更多的关注。”童玮亮说道,“我们现在已经在机器人、人工智能、半导体的核心部件方面做出一些布局,主要投资集中在产业上游阶段或者应用层面的企业。”

 科创板的繁荣也意味着投资硬科技的时代已经到来。有数据统计,从2019年7月22日开市至今,科创板上市公司家数已超400家,首发募集资金总额超5600亿元,总市值近5万亿元,实现归母净利润936.82亿元,同比增长71%。

 由此可见,硬科技赛道还处于持续发展的阶段,而高新技术所创造的资本红利也确实会给投资市场带来回报。

 此外,梧桐树资本对硬科技领域持续“下注”,还源于对目前经济形势的看好。

 童玮亮表示,从宏观经济来看,基于旧条件而生存的形态被打破,新经济正从商业模式创新的应用时代迈向硬核时代,从“模式创新”过渡到“底层创新”。虽然中国是制造大国,但产业附加值较低,如要向产业链上游进发,发展硬科技是一道绕不过去的门槛。因此,政府会鼓励硬科技、新基建领域的发展,这也必然是接下来若干年里资本特别关注的方向。

 “包括人工智能、工业互联网、新能源新材料、医疗大健康等赛道,相对有比较硬技术含量的企业,都有非常大的机会在国内科创板、创业板上市,投资人一定会在这个赛道下重金,政府也会全力支持。”童玮亮说道。

 结语:

 从“不合拍”的老文青到“风云变幻”的资本市场上一家投资机构的决策者,童玮亮在现代主义与后现代主义的思想中来回跳脱,颇显得有些别具一格。

 不过,无论是投资人,还是老文青,童玮亮看似都能够在不同的标签中游刃有余地切换。他让人想起在法国新浪潮时期的经典电影《四百击》中,那位名叫安托万的少年,在稍有叛逆的思想当中,固守着自己的理想与观点,然后用行动去创造自己的事业与人生。

 过去的一年,梧桐树资本算是“载誉而归”。梧桐树资本投资中科海钠荣获融中「2021年度中国最佳创业投资案例TOP10」;此外,该公司还获得了诸如亿欧「2021年中国智能制造领域投资机构TOP10」、中国IC⻛云榜「2021年度最佳投资机构TOP100」等一系列荣誉。

 而未来,梧桐树资本这艘大船也将会在童玮亮等众人的努力下将继续驰骋扬帆,成为资本市场中,科技创新的伟⼤推⼿。

本文来源于亿欧网,原创文章,作者:马渭淞。
转载或合作请联系 hezuo@iyiou.com,违规转载法律必究。
文中涉及数据均已标明来源,如需数据服务可访问 亿欧数据 。 如您有「项目报道」或「项目对接」需求,请填写表单,我们将尽快与您取得联系。
会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