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须知
请将投稿文章及个人信息(作者、用户名、手机号、个人简介等)发送到邮箱tougao@iyiou.com,一经审核会有专人和您联系
我知道了
专栏申请
请将您的专栏名称、手机号、邮箱、个人简介(20字以内)等信息,发送至邮箱 tougao@iyiou.com,若有已投稿的文章可附上链接。一经审核,我们会以邮件的形式进行回复。
我知道了

专访丹麓资本合伙人许谦 – 2022投资机构看中国产业投资和创新系列报道

收藏
医疗健康
作者:Siren
编辑:倪韬 2022-06-27 12:50
从投资人角度来讲,投资关注的重点随着产业发展不断变化,但背后的逻辑无外乎关注未满足的医疗需求、前沿技术创新和人才团队这三个方面。

编者按:全球和中国的社会经济环境近年来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中国的风险投资和私募股权行业在过去几年也随之变革。中国企业正在努力适应新常态,这些常态体现在对海外上市的监管更加严格;国民经济受到了疫情冲击,家庭消费也随之减少;初创企业向价值链上游移动面临更大阻力。投资人也面临相同的境况。在这个动荡的时代,VC/PE 投资者的表现如何?他们认为最棘手的挑战是什么?解决方案是什么?与此同时,哪些新兴机会领域可以通过他们的“点石成金”,变成下一个摇钱树?从宏观环境来讲,他们预测未来几年中国创业环境会有何变化?最重要的是,他们掌握中国创业创新的最新动态,是选择继续看多中国?还是也加入唱空行列?对于这些重大问题,没有人有确切答案。但EqualOcean 相信,通过观察 VC/PE 投资者的谋划和行动,至少可以窥见中国经济的未来。考虑到这一点,我们开设了一个名为“中国VC访谈”的系列专栏。EqualOcean分析师将走近一线行业从业者,聆听他们对中国VC/PE行业的看法。以下是本系列的第三篇,由我们的分析师Siren Chen采访丹麓资本合伙人许谦先生之后整理而成。

第一部分 中国创投行业的变化

Q1:我知道您很早就进入投资圈,可以讲讲您刚入行的时候整个行业的情况是什么样的么?医疗健康行业又是什么样的呢?

我是2002年初加入清华大学经济管理学院的一家投资公司,进入了投资行业。当时主流的投资机构以国资的深创投、北创投等为代表,医疗健康行业整体规模也还比较小,投资机会少,所以VC机构都是综合基金,基本上没有专门看医疗健康方向的投资团队。国内医疗健康赛道的基金是2014年之后开始出现的。

2014到2018年,市场上涌现了一大批医疗赛道的基金,大多是“老兵新团队”,创始人从以前的综合型基金出来,自己组建团队,创立医疗健康赛道的基金。

目前我就职的丹麓资本就是在这一阶段建立的。创始人陆勤超和苏震波都是医学临床专业,分别从红杉资本合伙人和分享投资管理合伙人的岗位上离职,联合创立了丹麓资本。

许谦先生是清华大学五道口金融学院EMBA,中国科学院研究生院理学硕士。加入丹麓之前,曾先后担任复星医药投资总部副总经理、德同资本合伙人,并在中国科学院控股有限公司、清华兴业投资管理公司等知名机构任职,拥有超过20年投资行业经验。

Q2: 那您觉得医疗领域创投行业是如何演变的?

我进入投资行业20年,变化是非常巨大的,先是2005-2006年,成立了一批像红杉、启明这类的美元基金,医疗健康行业开始逐渐受到关注。2006-2007年,迈瑞医疗、先声药业、药明康德等先后在纽交所上市,进一步带动了国内投资机构对于医疗健康企业的关注。但是生物医药投资爆发增长是在2015年之后,因为审评政策、资本市场环境开始巨变。

从投资人角度来讲,投资关注的重点也随着产业发展不断变化。2010年前后,主要看是否有1.1类新药。那时小分子靶向药在国内还属于前沿领域,国家支持的力度也是很大的。但是发展到现在, “me too”、“me better”项目已经没什么投资人看了,关注的项目都是“First in Class”,还要看是不是平台技术,以及管线的深度与广度。国内的生物医药领域已经发展到了一个创新的时代。

Q3: 这背后有什么比较重要的推动事件么?

首先是政策方面的改变。改变之一是开放,之前限制外企创新药进入中国市场,保护民族产业,现在是引进,大家同台竞争,利用外企创新药带动促进国内创新药的成长。之二是规范,2015年CFDA要求开展药物临床试验数据自查核查工作,药企撤回了大概80%的申请,药审中心又增加人手、提高待遇,药品审批的积压就有了很大的改善。之三是接轨,中国加入ICH,与国际标准一致,互通互认,确保药物安全、有效、高标准、高质量。之四是控费,2018年国家医保局成立,然后推行集采和DRG/DIP支付策略,倒逼医药企业加强研发和创新。

其次是资本市场的改变。之前A股的上市标准是按照制造业来制定的,要求企业有利润且稳定上升,这对于创新药企来说是难以实现的。2018年港股18A政策推出后,A股也对应推出科创板上市五套标准,为创新药企业上市打开通道。有了退出通道后,资本大量涌入,加速了创新药行业的发展。

最后也是最重要的是海外人才的回流。近些年,一大批在国外攻读学位甚至拿到了终身教职或有丰富研发经验的科技人员回国。这些人的能力在世界范围内都是一流的。他们不止带回了行业的先进知识,更是把研究和创新的能力带了回来。可以预见,未来经过三五年的时间,这些人的研究成果会实现具有国际前沿水平的创新。而这些创新的医疗技术,会为全人类的健康服务。

第二部分 投资逻辑与原则

Q4:您之前参与投资了很多知名的项目,比如华龛生物、树兰医院、良医汇等等,您能给我们分享一下这背后的投资逻辑和原则吗?

本质上其实都是要解决未满足的临床需求。这个需求不仅是病患的需求,还有医生的需求。我举个例子,国内的医疗器械的操作,都是医生在进行。我国的临床资源丰富,国内的一线医生对于器械的使用是最熟悉的,应该在哪方面改进,如何改进,他们是最懂的,所以医疗器械也到了创新的时候。在丹麓资本看来,不仅是创新药和新兴疗法,这些高值耗材,体外诊断试剂,数字医疗包括消费医疗,只要是创新的、前沿的,就是值得我们关注的领域。  

Q5:你能分享几个最能体现您风格的投资案例么?

说到投资案例其实有很多,我就讲讲你之前提到的几个吧。

首先我想分享的项目是华龛生物,这是我在之前的投资机构力推的一个“银弹项目”,就是在投委会里只有我一票通过,没有其他投委成员支持。这家公司是做3D微载体的细胞规模化扩增。华龛研发的微载片遇水可分解成数万球状多孔微载体颗粒,细胞贴壁培养,球状微载体降解,即可实现细胞无损收获。公司创始人杜亚楠教授本科毕业于清华大学化工系,博士转到新加坡国立大学生物工程专业,专门研究细胞方向,之后在美国麻省理工学院和哈佛医学院进行博士后研究。杜教授复合型知识结构决定了技术的高竞争壁垒。一年时间内,华龛生物从2021年初的A轮投后估值2亿涨到B轮投前估值10亿,公司投后估值涨了近6倍。这也可以看出来,只要是技术创新的,有行业需求的项目,最后都会得到市场的认可。

还有一个项目是良医汇,是国内最大的肿瘤垂直领域创新数字医疗平台,为中国肿瘤医生和患者提供高质量的原创学术资讯服务,帮助医生和患者获得正确的学术信息,帮助中国医生提高诊治的水平和规范,也和海内外的专业学会、医院、专家合作,开展肿瘤学术的交流和教育。这个项目在投资资金到位的三个月时间内,完成了新一轮融资,公司投后估值涨了约3倍。

树兰医疗是以患者需求为导向的科技医疗集团。我国医疗体系是以公立医院为主,三甲医院人满为患。在这种情况下,有些患者期待更好的就医环境和就诊体验,公立医院难以满足多层次多样化医疗服务需求。树兰医院的创始人是李兰娟院士和郑树森院士,两位院士在各自的学科领域都很有建树,还是难得的管理型人才。在二位院士和相关医疗专家带领下,树兰医院迅速发展成为三甲医院,也是中国首家通过JCI第六版评审的大型社会办综合性医院。这种医疗服务的早期投资机会,可能是相对于欧美等发达国家,中国所特有的机会。

这三个项目也可以看出来,投资,投的是未满足的医疗需求、前沿技术创新和人才团队。

第三部分 行业的风险与机遇并存

Q6:在目前的大环境下,我们面临很多挑战,比如疫情、资本市场的动荡、经济的下行,您是如何看待这些风险的?会有什么样的影响?

我觉得确实存在诸多风险,但医疗健康是刚性的需求,需求始终会存在,所以是危中有机

首先说危的部分。目前大家看得到的,近一年来二级市场上的行情确实比较差,也开始传导到一级市场,可能有三方面因素。第一个因素是价值回归。我们之前也有提到,没有港股18A新政和科创板之前,创新药企是很难在港股和A股上市的,资本市场缺少退出的通道。在市场刚放开的阶段,会有一定的稀缺性,再加上部分基金经理需要有不同的行业资产配置,所以医药股受到追捧。第二个因素是国内的政策影响。医保谈判与地方集采,使得很多细分领域的市场空间变小了,投资逻辑和投资模型随之变化。还有一个很重要的因素,就是国际关系的影响,其实简单点讲也可以归结成中美关系的问题。一些外资认为当前阶段政策风险比较大,为了规避风险,他们就会选择清仓。很多股票价值回归处于下行阶段,外资清仓加速了这一过程。不过在我看来,有一些股票已经跌过头,但这是市场的调整,市场情绪比较悲观,调整幅度就相对大一些。

机遇方面来讲,随着中国的人口老龄化进程,老年人会越来越多,对于医疗的需求会越来越大。再加上人民生活水平的提高,大家对医疗方面的投入也会越来越多,所以整个市场的需求与投入都会加大。再加上国内对技术创新的重视,以及政策支持,人才回归等方方面面,其实都是很有利的因素。所以在我看来,医疗健康行业长期来看是持续向好的。而且这个行业它本身就是一个受经济周期波动影响比较小的行业,对于医疗健康的需求始终存在。

至于影响,丹麓资本是做早期阶段投资的VC机构,到目前为止,受到的影响是比较有限的。我们目前的投资都在按照正常的节奏推进。

可能对于偏重于投资偏后期的机构来说,冲击会比较大。因为有些港股18A的上市公司,市值可能已经跌倒了当初B轮的估值,后期参股的基金账面上可能已经浮亏了。尤其是从去年下半年开始,上市就破发,搞得基石投资人都亏钱。

还有创新度不够的项目,受的冲击会大一些,项目后续的轮次估值会下调,后续能不能融到资都是个问题。以前大家热抢的项目现在的节奏也有放缓,有的可能要再扛一段时间。

Q7.往后几年您看到的趋势是怎样的?还有没有未发掘的赛道和新的机会?

我认为最重要的还是创新,那些创新的领域都有机会。

就现阶段来讲,不会说有什么很冷门,大家没关注到的机会。其实投资圈里都是聪明人,投资团队都是经过层层选拔筛选出来的,基本上不大会有还未被发现的赛道。但也可能会存在一些极个别的现象,典型的像mRNA,大家都开玩笑说新冠疫情救了mRNA技术,不然还不知道要熬到哪一年才能爆发。但这种是比较少见的,主流的技术其实大家都是非常关注的。

Q8.为应对机遇和挑战,丹麓资本会有怎样的布局?

作为早期的VC机构,丹麓在管基金业绩出色, I期人民币基金的年化收益率IRR超过 60%,II期基金IRR更高。至于接下来的布局,我们还是会尽量去挖掘一些早期的项目,参与到种子轮、天使轮与A轮的投资,同时也会在投后增值业务方面投入更多精力和资源,进行深度孵化。这也是我加入丹麓的重要任务。前面介绍过我的背景,学习工作主要是在北京,所以对中关村科技园区十分熟悉。我也是在市场化基金里面为数不多,对体制内的科研,科技成果转化比较了解的。我会利用我在北京人脉方面的优势,加强丹麓与清华、北大、中科院这些高校和科研院所的合作。帮助专家教授搭建创业团队,对接市场资源,将科研成果更快的转移转化到产业中。

本文来源于亿欧网,原创文章,作者:Siren。
转载或合作请联系 hezuo@iyiou.com,违规转载法律必究。
文中涉及数据均已标明来源,如需数据服务可访问 亿欧数据 。 如您有「项目报道」或「项目对接」需求,请填写表单,我们将尽快与您取得联系。
会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