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须知
请将投稿文章及个人信息(作者、用户名、手机号、个人简介等)发送到邮箱tougao@iyiou.com,一经审核会有专人和您联系
我知道了
专栏申请
请将您的专栏名称、手机号、邮箱、个人简介(20字以内)等信息,发送至邮箱 tougao@iyiou.com,若有已投稿的文章可附上链接。一经审核,我们会以邮件的形式进行回复。
我知道了

资本挖坑?上门按摩O2O野蛮生长

收藏
作者:侯峰
2015-06-23 14:41
上门按摩O2O应用,谁能复制下一个滴滴、快的?这个问题正演变成了一场资本的游戏与用户的盛宴,以价格低于成本、以资本换取市场的方式,如果此类创业企业一旦把钱烧完而没有把用户规模做起来,最终的结果必然是泡沫与行业洗牌。

上门按摩O2O应用,谁能复制下一个滴滴、快的?这个问题正演变成了一场资本的游戏与用户的盛宴。

据时代周报记者不完全统计,从今年上半年开始,O2O上门服务累计融资额已将近17亿元。从2014年末到2015年5月,上门按摩应用已出现20多家,获得A轮千万级别融资的创业团队已经不下5个,百万级别的天使融资更是不计其数。

与打车应用一样,在资本追逐之下,上门按摩应用正处于烧钱抢用户的阶段,补贴之后的价格,已远低于市场的正常价格。

另外,垂直类的O2O服务公司四处开花之时,最近58、大众点评等传统分类信息网站也加入到这场圈地之争中,凭借自家平台的流量,试图在O2O领域分一杯羹。

在上门按摩O2O市场中,尽管没有清晰的盈利模式,但是大家都似乎担忧错过这一轮的浪潮。

投资的热情高涨,伴随而来的则是质疑声不断,资本助推之下的恶性竞争,泡沫已经开始聚积,洗牌在悄然进行。

资本挖坑

从渐露尖尖角到野蛮生长,各类上门按摩服务应用,绝大部分才出现不过几个月时间。而其背后,自然离不开各路资本疯狂的追逐。

5月27日,阿里前高管朱磊宣称其创业项目“7点钟”获得联想方面高达千万级别的投资。就在一天前,杭州的另一个平台“魔魔达”,也获得杭州云智投资的百万元天使投资。虽然与“7点钟”相比,融资规模小一个量级,但是其创始人王勇与他的团队也属于阿里系。

不过,并非只有阿里系才受到资本的追捧。从传统足疗店孵化而来的“宜生到家”,在3月份获得了洪泰基金将近2000万元的天使投资。

按宜生到家CEO于飞早前的说法,其从去年上线不到一个月,就获得三家风投的青睐,最终才选择了由新东方俞敏洪与投行人士盛希泰共同成立的洪泰基金。目前该平台已经估值超过1.2亿元,而且还有不少机构希望能够在A轮进入。

另外,更早一些时候,今年初在微信平台上,“舒服吧”创始人谭俊也曾表示,已完成500万元的天使轮融资,下一轮融资计划为2000万元。

如果说这些平台基本上都是从零到有,他们厮杀还局限于某几个城市。那么,现在58同城等传统O2O平台的杀入,就意味着战火的扩大化。日前,58同城宣布上门推拿O2O项目―点到按摩即将入驻58到家平台,这也是58到家在自营服务之外,涉水第三方综合服务平台。

58同城相关负责人告诉时代周报记者,点到入驻58到家,意味着58到家的平台不再局限保洁和家政,而是作为综合服务平台,把一些领域开放给第三方,增加了自身的综合竞争力。

实际上,自从去年58同城获得腾讯将近50亿元的投资后,58同城就加速了O2O的投资力度,先后投资、收购了驾校一点通、安居客、土巴兔等。而与垂直上门按摩应用不同,58同城本身是一个分类信息网站,资源整合优势较为突出。目前58到家提供“美甲、家政、速运”三大业务,同时提供家居养护、做饭、开锁等服务,增加上门按摩则是对其平台的一个补充。

混战时代

资本助推下的野蛮生长,究竟是否存在泡沫?同时,上门按摩的市场规模有多大?是否容纳得下如此之多的竞争者。

方伟是一位投资人,他正在对几家O2O创业公司进行评估。针对上门按摩市场,他表示:“从大众点评的数据来看,广州线下有2000多家按摩店,假设有20%通过网络接单,平均每家5个按摩师,每天5单,每单客价90-100元,那么广州一个城市的流水每天就100万元,一年规模就达4.5亿元。”

单个城市4.5亿元的规模足以容纳大量的创业公司。事实上,像人口密度更高的北京,市场规模可能更大。“不过,现在是普及市场认知的阶段,就看钱怎么烧了。”方伟指出,在O2O的另一个战场―打车软件,去年刚问世时,滴滴、快的等为了打品牌、抢市场,并培养用户的消费习惯,投入了巨额的资本。而上门按摩似乎正要重走这条路,烧钱的浪潮已经到来。

比如,宜生到家的60分钟颈肩腰调理服务原价为158元,新用户可得100元的红包,相当于58元,比绝大部分线下门店每次70元左右的起步价还便宜。去年最红火的“功夫熊”,新用户注册送80元抵用券,而且办公室推拿服务起步价仅为48元,相当于首单免费。

另外,目前自有按摩师的上门应用,在新城市扩张中,对按摩师薪酬是采用保底工资的形式。在广州开业不久的一个按摩应用,其按摩师月薪在6000元左右,有100多名按摩师。按此计算,仅薪酬方面,这家应用每月固定支出就高达60多万元,如果在北上广深四个城市同时开业,一个月的开支就高达240万元,千万级别的风投似乎就是杯水车薪。

上门按摩,类似于上门清洁、美甲等属于大家政服务,门槛很低,用户黏性也不高,而且不如打车需求量大,一旦补贴停止,用户就有可能流失到其他平台。深圳战国策咨询机构首席分析师杨群表示,上门按摩服务,目前的融资基本上为天使轮或A轮,盈利模式还没有找到,但运营成本高企,避免不了洗牌。

而方伟更直截了当地指出,“资本的追捧直接导致服务价格的大幅下降。盈利问题不是我们目前关注的,很多商业模式起初都没有明晰的盈利模式,现在的关键配用户,争夺市场。如果能占一席之地,一旦阿里、腾讯的介入,资本便可以通过并购来退出。”

但这种圈地式的竞争―以价格低于成本、以资本换取市场的方式,与打车应用一样,如果此类创业企业一旦把钱烧完而没有把用户规模做起来,最终的结果必然是泡沫与行业洗牌。

眼下,洗牌已经在进行。4月11日,“熊猫家”与“点秋香”合并,前者是北京的上门按摩应用,后者是在西安。合并之后,“熊猫家”也将公众账号更名为“点秋香”,同时其经营范围也从之前的“美妆、护肤、个人护理”更改为“网上生活服务平台”。

野蛮生长

不过,抛开资本与规模的问题,上门按摩服务在品牌宣传、标准化、安全性等诸多方面依然存在大量的问题,这也是对创业者的一大考验。

O2O类上门按摩服务一般可以分为几大模式:首先是“点妙手”、“舒服吧”等采用的是签约按摩团队的模式,资产较轻,平台搭建的只是按摩师与用户之间的桥梁;而“功夫熊”等采用的是自有按摩师,资产较重,不仅要搭建信息平台,还需要管理一大批按摩师。前一种模式易于扩展和推广,后一种模式可以保证服务质量。

不少用户向时代周报记者表达过类似的观点,跟美甲不一样,因为涉及中医调理,按摩对技师的手法、专业知识要求更高,不同技师的个体可能会存在很大的差异。

因此标准化与服务质量是对平台管理的一大考验。对此,一些平台的做法是,对所有的技师统一面试、培训,并建立了一套用户评价体系。不过,评价体系需要时间积累,时代周报记者发现,不少平台上的按摩师都没有显示用户评价,这些平台的回复往往是,“由于这个城市是新开通,因此没有积累到足够的信息”。

除了标准化,安全问题则是用户与按摩师共同担心的。因为用户选择技师上门服务、有财产、隐私安全等方面的顾虑;而按摩师不少是女性,提供上门服务同样也会有安全方面的担忧。另外,由于是在客户的场所进行,办公室、家中都不一定有专业的按摩设施,所以很难达到专业按摩的效果。

本文经授权发布,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亿欧立场。如需转载请联系原作者。
会议
行业观察美业O2O上门按摩7点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