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须知
请将投稿文章及个人信息(作者、用户名、手机号、个人简介等)发送到邮箱tougao@iyiou.com,一经审核会有专人和您联系
我知道了
专栏申请
请将您的专栏名称、手机号、邮箱、个人简介(20字以内)等信息,发送至邮箱 tougao@iyiou.com,若有已投稿的文章可附上链接。一经审核,我们会以邮件的形式进行回复。
我知道了

八仙过海,看各位高人如何从创业狼群中脱颖而出?

收藏
作者:亿欧
2015-11-17 11:35
11月14日,亿欧网在杭州成功举办了越界沙龙,其中圆桌论坛环节,各位嘉宾从各自的领域出发讨论了创业者关心的很多问题,现场干货频出。论坛由苏河汇合伙人胡杉担任主持人,参与嘉宾:崔耸、郑飞科、周兆锋、邵晨曦。

11月14日,亿欧在杭州成功举办了越界沙龙,风先生创始人郑飞科;找煤网创始人崔耸;立元创投合伙人周兆锋;苏河汇合伙人胡杉;磁云科技合伙人兼正和岛互联网+研习社社长邵晨曦和大家分享了“如何从创业狼群中脱颖而出”。

其中圆桌论坛环节,各位嘉宾从各自的领域出发讨论了创业者关心的很多问题,现场干货频出。以下是圆桌论坛环节实录,由苏河汇合伙人胡杉担任主持人。参与嘉宾:崔耸、郑飞科、周兆锋、邵晨曦。

胡杉:大家下午好,我先问一下几位嘉宾一些创业者比较关心的问题。周总您好,听了您的分享以后,觉得您在这个行业里是很资深的,我替在座的创业者问一个问题,您觉得一个项目到什么阶段可以找到您?

周兆锋:这个涉及到对项目创投的分类,种子期目前估值是200万元到500万元,融10%到20%。产品做出来了,有少量用户的时候是天使轮,估值1000万元到2500万元。拿到天使之后开发用户,流水比较好的可以增加到数十万,还有些社交类产品是百万级,随后是A轮,估值应该在2000万美金或者上亿人民币。然后才是B轮C轮。 问我什么阶段找我,我们射程范围基本上是天使和小A,小A就是介乎于天使到A轮之间,有些人融了天使,想达到A轮又达不到,但是也需要钱,可以融个小A。一般估值在5000万元到1亿元之间的公司,是我们比较喜欢的规模。

胡杉:今天参加这个会议的创业者,如果后续和您沟通,有什么绿色通道给他们吗?

周兆锋:很难说绿色通道,但是我们都是很开放的,有兴趣可以留一下联系方式。找创投的过程中和谈恋爱很像,最好是你看到我很喜欢,我看到你也很喜欢,是要看眼缘的。

胡彬:问一下崔总,您最近刚融了1000万美金,融了这笔资金以后,和之前有什么不一样吗?

崔耸:没有区别,钱还是要省着点花,后面拿钱会越来越难。

胡杉:当初融这笔钱用了多久的时间?

崔耸:这个是要看缘分,在拿钱方面真的很难讲,就是对眼不对眼的事情,我和投资人沟通到现在,我的感悟就是,我感觉不会给我钱的人最后给了我钱,我感觉肯定会给我钱的人却没给我钱,和大家想的真的不一样。有时候我和我的合伙人商量这个投资人不错,非常理解我们的想法,对我们非常看好,结果却是第二天就没有消息了。

胡杉:在座的各位可能很关心怎么找钱,崔总您自己找到钱了,而且找到大钱了,崔总能和大家分享一下找钱方面有哪些比较好的策略?

崔总:我讲几点感悟:第一,找投资人,首先要看自己处在哪个阶段,要找适合于这个阶段的投资人。第二,一定要多见人,投资人不要怕少见,就算当天晚上见到一个很合适的,很靠谱的,第二天、第三天还是要见。第三,到了A轮的时候,可以找到合适的财务顾问,他们能够在资金上起到很好的承上启下的作用。我们谈融资有很多不好说的东西,你问别人要钱不可能提到很多过分要求,这个时候财务顾问在中间可以起到非常好的沟通作用。最后就是,现在各种各样的会议,还有所谓的路演实际上意义不大。

胡杉:我也有这个感触,很多机构都出来,做各种路演,导致了创业者被这个机构、那个机构带着参加各种各样的路演,其实最后获利的并不是创业者本人。

崔耸:浪费时间、浪费路费。

胡杉:大家应该找合适的投资机构,不要把时间浪费在无畏的路演上面。我还想请问您一下您的公司和其他公司最大不同是什么?

崔耸:从B2B平台来讲,没有什么太大差异,基本上都是做咨询、撮合、交易、物流服务等等,但是每一家的做法会由于所做的行业的不同而产生很大差异。相关的B2B行业里,比如说找钢估值非常高,他们切入点可能切入在撮合交易的环节上,我们找煤网今年才做出来,行业特性和他们有很大区别,我们关键是要找自己最合适的切入点。所以,除了在资讯上花了非常大的精力,我们目前大量精力放到了到自营上。要根据行业本身所有的特性和企业的阶段来制定最适合的策略。

胡杉:您的公司到现在有多久时间?

崔耸:我们是去年7月份开始做调研,今年年初开始启动这个项目,今年6月份上线,到现在为止上线时间5个多月。

胡杉:项目初期有哪些特别困难的地方?

崔耸:项目是循序渐进的过程,一开始肯定一穷二白,什么都没有,虽然什么都没有,但是不能什么都不做,手上有多少东西就做多少事情。现在看到一些公司的技术团队、运营团队、交易团队非常强,在行业里排在第一位,但是他们的团队的成员也是在成长过程中慢慢加入进来的。目前我们公司是几个小的合伙人,实力不怎么强,我们也是天天在找技术合伙人,找运营合伙人,找交易合伙人。但是随着自己实力慢慢变强,这些人才会慢慢受到你的感染,加入到你的团队当中,但总不能把所有的人都找齐了再开始吧?

胡杉:问一下其他几位嘉宾,崔总现在已经走得比较成功了,你们如何看待他的项目,能做到这样的原因又是什么?

周兆锋:应该说我对B2B不是很了解,我说的不一定对。我简单说几点,第一,我认为崔总还在路上。第二,崔总踩在B2B这个很大的风口上。第三,有很好的对标公司,比如找钢网,找塑料网等等。除了这三点,崔总的团队也是非常给力的,否则不会拿到这么多的钱。投资人早期一是看产品逻辑;二是看团队。

邵晨曦:刚刚我和崔总交流了一下,我觉得第一点是,崔总在煤炭行业做了10年,但是做煤炭行业以前是在IT行业。相当于钻进去又钻出来,这个很重要,传统行业有很多人很多是钻进去没有出来,还有很多互联网的人自以为钻进去了,其实并没有。磁云最喜欢的就是领头人本来在这个行业里有很多年的沉淀,而且对新的行业模式非常有感觉。最好还是敢于突破,因为很多传统产业的人是很知足的,自我改变的欲望不强。第二,作为一个CEO崔总整合能力比较强,不然拿不到那么多的天使,要一批人和你在一起,这个需要个人的魅力,特别在刚开始的时候。现在很多做互联网的人只认IT界的人,不认传统行业的人,他够让这些人进来,说明他有很强的能力。第三,他的着眼点,业务的切入点,和磁云看过来的成功经验非常吻合,就是走对了路。CEO在不同阶段要尽可能找到对的那条路,崔总在这个能力上非常强。

胡杉:我来杭州有几个月了,来了以后一直在听大家说磁云,之前我在海宁参加一次正和岛的签约仪式。我知道正和岛和磁云对于创业者有很大的帮助,邵总对行业还是有很多经验,那您觉得今后消费主体会是哪些?

邵晨曦:首先是国内的中产阶级,按照美国的经验来看,中国在未来5年,中产阶级消费将有很大的比重,会超过50%。另一个是90后,我自己在投一个买给父母的手机的项目,我们做市场调查的时候发现,淘宝数据告诉我们给父母买手机都是28岁到45岁的人,但是我们调查发现,很多90后也愿意给父母买,我自己在给父母买东西的时候脑子里要转一下,要不要买,这个钱是不是可以省一点。但是90后不是这样的,他们不管好不好,反正父母的钱,买来再说。这两类人是可以挖掘的,我建议大家多多关注这两个方向。

胡杉:我为什么提这个问题,是想让大家回去想一想你的目标用户是哪些?还想问一下邵总,今后磁云的规划是怎么样的?

邵晨曦:第一,今年我们计划和国内50个上市公司孵化50个合资项目,我们希望这些项目估值达到100亿左右。第二,我们希望打造10个身价过10亿的CEO。第三,磁云本身也在考虑上市的问题,要么在国内,要么在国外。在座的,很多是创业者,未必一定要自己带一支团队找一个点开始干,其实可以进入到一个平台里,抓紧站一个队,加入别人的项目也不错,你成为崔总这个平台,飞科这个平台里的一员,可能也是不错的创业途径,未必自己带头的才是创业。磁云有一堆项目,我们有一个会客厅,在那里把项目拿出来聊一聊,不管你是CEO型还是CTO都可以来聊,还有做产品,做运营,做地推的也都可以,而且我们的股权也是开放的。  

胡杉:问一下郑总,您在做物流行业,当初为什么选择这个行业?

郑飞科:我从互联网开始出来,觉得互联网以后没有机会了,该占有的都被占了,我们想从高频的外卖开始,所以尝试做点单、商家系统、物流系统,但是发现事情太大了,BAT肯定会介入,然后我们做了调整,做很多人不愿意做的物流,慢慢走到现在。

胡杉:你们当初怎么切入进来的?

郑飞科:我们一开始是做和饿了么、美团差不多的事情,做了几个月以后发现太庞大了,就改变策略,专注做物流,一开始做社会化物流,后来做最后一公里,再后来升级到同城,把车辆、人在一个系统上管理起来。

胡杉:公司最开始有几位创始人?现在你们公司有多少人?最大变化是什么?

郑飞科:2011年刚开始五六个人。现在全国有400人的员工,还有几千号的配送员工。所有的工作应该是体系化的过程,以前是三五个人做事情,现在是很多部门合作,需要考虑组织结构设计、授权、薪资、激励等等,这些和之前很不一样。

胡杉:之前听您分享,你们团队经常变化,经常调整,最开始到现在经历了多少次调整?

郑飞科:将近10次,平均一两个月会有比较大的变化。

胡杉:我能理解为是快速试错,不断迭代的过程吗?当你团队里有两种声音的时候,怎么办?

郑飞科:就是在快速试错,当团队有两种声音的时候我说了算,没办法,必须要有人拍桌子。

胡杉:因为现在这个行业也有很多竞争对手,您之前有没有研究过你的竞争对手?

郑飞科:我们和刚开始的业务已经发生变化了,我们觉得自己的对手是顺丰,我们的目标是明年把顺丰的同城业务抢下来,现在已经有很多客户从顺丰来到我们这里,因为顺丰自身的体系会破坏生鲜类商品,而且速度太慢,我们正好利用这些占领市场。

胡杉:希望各位聊一聊为什么郑总的企业能够走到今天这一步。

邵晨曦:我没有什么资格去点评,因为我对这个行业不太了解。但是郑总身上有很多与众不同的东西。他学习能力很强,而且他没有逃避问题。

崔耸:首先,非常钦佩飞科,他目前创业5年时间,中间试错调整方向有10次,天使轮融了2次,A轮融了2次,是连续创业者,虽然这些事情说出来就是一笑而过,但是我对他的经历非常有感悟,我作为CEO有一年左右时间,特别辛苦,比我原来想象的辛苦得多,飞科能坚持5年,从5年前做到现在,经过这么多次的调整,他中间付出的努力是我们不能想象的,我非常敬佩。

胡杉:问一下郑总,听到不同行业的人对你公司的点评,有什么想说的。

郑飞科:关于人力问题,这确实是一个大问题,不过纵观历史,有大问题的地方都有大机会,别人不愿意做的事情如果我们能够做好,这是很牛的。我们在不停的调整,没有一家公司每两个月就变一次,每次调整都花了非常多的心血。还有,所有玩流量生意的业务,基本上不用做了,BAT一搞就死了,只有谁都不愿意搞的业务,可能才是大机会。但是这种业务也很苦,所以,对新一代的创业者的要求会越来越高高,我的观点就是未来的创业者要自己把衣服脱了往前打。

胡杉:接下来时间留给在座的观众,大家有什么想提问的,可以随时提问?

提问:问一下邵总,对初创公司股权的设计,包括以后融资,股权怎么分配有什么建议?

 邵晨曦:我创业了两家公司,我先讲自己的经验,周总一会儿点评。第一,带头人要绝对控股,这是毫无疑问的,前期最起码要超过70%,我的第一家公司就是这个点上出了问题,在别人并购我的时候我们核心团队和投资方产生很大意见了。 第二,尽量使用有限合伙人模式。第三,前期能慢一点就慢一点,宁肯熬一熬,估值稍微好一点再进。

 周兆锋:首先作为初创企业团队差模式差没有问题,就是不能股权结构不合理。尤其是是不能平均持股,我们会认为决策拍板的时候肯定会出问题。还有一些国外留学回来的创业者在创业过程当中碰到很赏识他们的“土老板”,出资控股了它,这种模式我们也不喜欢。第二,团队持股,越早期团队人员流动性越大,这时做一个一个持股平台,你们创始人把一部分股份放在那里,这样人员有流动的时候,在持股平台中进行股权变更,不要在自己的创业公司本体中进行股权变更。第三,希望创业公司有一个员工期权池。  

提问:周总您好,我们这边是一个培训机构,主要还是面向传统企业,接下来想考虑天使轮的事情,我们还是比较接地气的,比较实在,想问一下如何考虑这方面的事情?

周兆锋:你这个项目现在已经有一定基础了,剩下的是要努力说服投资方,你的公司目前这个阶段是个很好的创业项目,但是不一定是很好的创投项目,创业项目是能够赚钱,但是想象空间有限的项目,创投项目则是即便现在是亏损的,但是拿了投资之后有可能会长成参天大树的项目。对你来讲,首先要把自己的脑洞打开,把讲故事的能力提高,比如你可以用“互联网+”做企业培训,把你的人力资源课程沉淀下来,变成数码化,每次不用一对一上课,就是一个教育平台,这就是一个很好的转型方向,人还是还是这些人,无非把知识、内容数码化,就变成了一个可以探讨的创投项目了。如果要融资,就要学会讲故事,把创业项目升化到创投项目。

本文来源于亿欧网,原创文章,作者:亿欧。
转载或合作请联系 hezuo@iyiou.com,违规转载法律必究。
文中涉及数据均已标明来源,如需数据服务可访问 亿欧数据 。 如您有「项目报道」或「项目对接」需求,请填写表单,我们将尽快与您取得联系。
会议
行业活动B2B越界沙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