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须知
请将投稿文章及个人信息(作者、用户名、手机号、个人简介等)发送到邮箱tougao@iyiou.com,一经审核会有专人和您联系
我知道了
专栏申请
请将您的专栏名称、手机号、邮箱、个人简介(20字以内)等信息,发送至邮箱 tougao@iyiou.com,若有已投稿的文章可附上链接。一经审核,我们会以邮件的形式进行回复。
我知道了

改革开放解放了全社会生产力,但医生的生产力如何解放?

收藏
医疗健康
作者:武单单
2018-01-22 15:09
患者愿意为服务买单和多点执业的放开,激发了非公医疗机构的崛起。“在过去几年,私立医疗机构的数量增幅是13%,而公立医疗机构几乎是0,非公医疗机构未来可能成为一个重要的改变甚至颠覆这个行业的力量。”段涛说。

2018年是改革开放的40周年,改革开放给予中国最深刻的印记之一就是解放了生产力,在医疗行业中,医生作为医疗环节中的最核心的生产力。“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建设进入新时代。”这是习总书记在十九大中提出的重要结论。具体到医疗行业,互联网技术日新月异的发展也正在改变传统行业的生态结构。过去,就诊流程以排队挂号为为起点、以取药或手术回家为终点,现在已逐渐向以互联网为工具的健康全流程照护转变。

特鲁多医生的墓志铭“To cure sometimes,to relieve often,to comfort always”被认为是医学本质的经典诠释。医学科技高速发展的时代里,“唯SCI论”和“唯技术崇拜”一度盛行。随着新互联网时代来临,由患者端发起反馈的价值越来越受到重视,医疗机构对患者本身的重视逐渐超过对疾病的重视。

医改三十年来,改革的不仅仅是医疗机构所遵循的制度和要领,也是医患之间的关系。正如敬一丹所说:“大夫不仅是给患者治疗疾病,还要给患者带来温暖。谈互联网对于行业的到颠覆、覆盖、刷新,不如谈新时代医生们都如何利用工具达到致病救人、健康照护的服务目的。”

1月20日,在由好大夫在线举办的“领航者大会”的媒体沙龙上,原上海第一妇婴保健院院长段涛、中国社科院公共政策研究中心主任,医改专家朱恒鹏、投资人张泉灵等嘉宾对于解放医生生产力的看法十分有意思,亿欧在此进行总结,以飨读者。

溯源医改,解放医生生产力

人们常常将医患关系的不协调,归咎于某些医疗政策的不合理、医生的不尽责,患者与医生沟通不到位导致医患关系容易陷入恶性循环。而在有限的医生资源中充分释放医生的生产力是提升患者就医体验和医生职业满足感的有效方式之一。

说到解放生产力,还要从1978年后的医改说起。改革开放农村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的实行为医改提供了动力。据公开报道,1985年为医改元年,在当时,中国医改的核心就是“放权让利,扩大医院自主权,医疗机构逐步市场化。”

再到标志性政策《“十三五”深化医药卫生体制改革规划》,新环境下的“新医改”正式启动,这时,随着整个医疗服务体系的巨变,医生与患者之间的关系也随之改变。尤其是2017年4月医师多点执业制度的正式放开,民营医疗机构、诊所、医生集团遍地开花和传统机构对新技术新工具的运用,将让医生个体有更的大发挥空间。

段涛将医疗体系的现状概括为:非公医疗机构建成了,但在医生存量中,优质的医生资源是远远不够的,在这种情况下,如何解放医生生产力才是重中之重。

他认为,解放生产力就要提到医改,解放生产力就必须把医生解放出来。最关键在于医生自由执业。当医生可以自己决定在哪个平台上面为病人服务,这时医生的生产力就可以得到解放。

“给患者用脚投票的权利”

众所周知,在当下的公立医院中,医生和患者的关系并非那么“和谐”,医闹不断、医患信任常常出现危机,“信任能够减少很多浪费和成本,中国出现过度医疗的原因,利益因素是一部分,另外还有不信任。”朱恒鹏表示,

他认为,要重构信任,从而解放医生生产力、改善医患关系,必须从三个方面推进。

1、深化分工。目前医疗的专业性越来越强,分工越来越细,所以专业的人干专业的事变得尤为重要。现在专科医生看似很专,但公立医院普遍出现的情况是,一上午5、60个号中,有70%不是他应该看的和擅长的领域。

2、做好匹配。医疗匹配方式有两方面很关键:家庭医生全科医生、给老百姓用脚投票的权利和用嘴说话的权利。全科医生的发展是提高匹配的第一个关键,他不一定会治病,但是会诊断,让我们知道该找谁;医生的生产力得到解放了,患者拥有了用脚投票的权利,拥有更多的选择主动权,医患之间的信任也更容易建立起来。

3、鼓励、放开模式创新,放开技术进步和商业模式分工。我们要注重企业家,鼓励投资,关注是谁在引领进步。

新时代“已来”,医疗业也迎来了“消费升级”。习总书记强调,我国社会主要矛盾已经转化为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和不平衡不充分的发展之间的矛盾。人们对健康的追求不在止步与“能看病”,而是对于健康生活的追求。在健康的“守门人”家庭医生签约服务和消费者更愿意为服务买单的境地下,医疗生产力和生产关系正在重构。正如段涛所说:随着商业保险、互联网、医生自由执业三个因素的发酵,身带互联网基因的新医疗业态即将蓄势待发。

“为服务买单时代”已来,可医生多点执业是不是个伪命题?

在国内公立医院医生遵循“分配制度”的环境下,来求医的患者所属应是“医院”而不是“医生”,这对于解放医生的生产力形成了一定的阻碍。随着互联网的普及,越来越多的患者使用互联网查找自已‘中意’的医生。越来越多的病人绕过院长设立的分发机制,直接冲进诊室,瞄准医生。

好大夫在线CEO王航表示,在去年9月30日设立“医事服务费”之前,医生成了“卖药的人”,医生的服务就像买药的赠品,自然得不到患者的尊重;患者方面,享受就医服务则变成了“痛苦的事”。而在设立医事服务费之后,医生服务价值被名正言顺地承认了。

“为医生服务付费,是一种正向激励机制,激励医生改善服务质量,而更好的服务品质将改善患者感受,让患者更主动、更多地向医生寻求帮助。病情改善了就不用吃药了,但依然还需要找医生复诊,定期寻求健康指导,甚至可以说服务是无止境的。这样,最终扩大了整个医疗行业的业务规模,也为商业保险打开了大门。”王航说。

患者愿意为服务买单和多点执业的放开,激发了非公医疗机构的崛起。据非公医疗协会数据,目前中国非公医疗机构有近4.5万家,占所有医疗机构的45%。其中非公医疗的医院1.78万家,占所有医疗机构数量的60%。“在过去几年,私立医疗机构的数量增幅是13%,而公立医疗机构几乎是0,非公医疗机构未来可能成为一个重要的改变甚至颠覆这个行业的力量。”段涛说。

尽管如此,非公医疗机构还正处于量变阶段,还未到其爆发节点。段涛透露,在上海、北京等城市,医生想要真正多点执业或去开设诊所,还有玻璃门、弹簧门,还并没有“真正自由”。“引爆非公医疗大发展的关键条件,在于商业保险是否在中国大力推行并落地。”互联网已经在改变人与人之间的关系,医疗服务的蝶变值得期待。

本文经授权发布,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亿欧立场。如需转载请联系原作者。
会议
资讯要闻专家专栏医疗服务在线问诊改革开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