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微信
日常消费 作者:孙雨 2018-06-19 15:41
[亿欧导读]

1)零售永远不变的是对商品和服务的精益求精和永恒不变的改进;变的是勇于拥抱新的消费需求,用新的技术去迎合新的消费者。2)变在于流量、场景和技术驱动的零售效率在变;不变的是优质供应链以及制造更好商品。

u4ebfu6b27Logo

题图来自“u539fu521bu56feu7247”

2018年6月15日,“2018全球智能+新商业峰会——智能+零售峰会”在上海成功举办。本次峰会以“AI落地,产业升级”为方向,聚集了近20位智能+零售领域的专家、知名企业家和投资人共同探讨零售行业目前面临哪些挑战,当下如何商业落地,未来将会怎样发展等问题。

在峰会上,弘章资本创始合伙人翁怡诺、启领商学院创始人万明治、吉刻联盟创始人史晓明、上海罗森副总经理何韵民做了主题为《智能零售的变与不变》的圆桌论坛。讨论中提到:

1、零售永远不变的是对商品和服务的精益求精和永恒不变的改进;变的是勇于拥抱新的消费需求,用新的技术去迎合新的消费者。

2、零售的不变的是产品,不变的东西是永远在变。

3、零售的变在于流量、场景和技术驱动的零售效率在变;不变的是优质供应链以及制造更好商品。

以下为圆桌论坛速记整理

主持人万明治:

大家下午好,接下来我们交流一下智能与零售的关系,希望三位嘉宾可以不吝赐教。首先做自我介绍,我们先从何总开始。

何韵民:

大家下午好,我是来自上海罗森的何韵民,希望能给大家带来一些干货。

史晓明:

大家下午好,我是吉刻联盟的史晓明,我们从事的行业比较新——叫共享厨房,是伴随着新零售、新餐饮成长起来的全新物种,我们主要是为外卖的企业提供一块专门的集中场地,让他们把自己的外卖厨房开到我们的共享空间来,通过线上线下的运营,帮助外卖领域获得比较好的成绩。

翁怡诺:

我是弘章资本的翁怡诺,我们的投资主要针对三大块,第一个是零售领域,第二个是优质品牌、内容,第三块是零售技术。所以智能零售和制造性零售也是我们投资研究的主要方向。

主持人万明治:

三位对零售都有着非常深刻见解,一位是来自罗森的老零售人何总,一个是为未来零售赋能的吉刻联盟的史总,还有一种致力于零售赋能的翁总,那么三位对于当前的零售现状有什么看法?

翁怡诺:

我们对几个零售方向特别认同,比如我们理解的新零售是技术驱动的线上线下双向服务型零售;我们认为卖货的零售形式有上限,思考如何增加流量,把服务的流量导入进来才会使零售的形态发生很大的融合和变化。比如说有可能未来便利店的商品、咖啡等生活品类,加上某一种线上的流量融合到一起,形成新的形态,这个是我们觉得未来可以探讨的方式。另外过去的整个零售格局里面发生很多的变化,一线城市大卖场流量在下降,三线城市的大卖场在上升,一二线城市便利店是一个快速发展的阶段,包括像生鲜小业态也是在快速发展,对于新的这种业态的变化,我们是非常关注的。其实在互联网上面我们可以看到,社交电商也是深刻在发生演化中。包括今天我们看到像国内对外出口的跨境电商也走得很快,这些都是我们研究的范畴。

主持人万明治:

请史总从您的角度谈一下对零售界的理解,我们史总当初是海底捞出来的,为什么退居幕后做一个共享厨房,初心是什么?

史晓明:

我当时在海底捞担任总监,研究新商业、新模式如何结合,再运用到海底捞来帮海底料提高坪效和业务。早期做微信点餐时,我发现有一个很大的趋势,好像零售、餐饮,包括其它业态,它们之间出现融合和相互影响的迹象。另外我还发现整个中国的产业链没打造好,到最终C端的时候给大家呈现出的是一个饭店或者零售企业,但是整个产业链很不先进,有许多需要改进的。为什么做toB的行业?首先产业融合是我们看到的方向,其次做零售里面的toB是很大的方向,再者我看到餐饮行业本身的问题,餐饮行业一直缺少一个概念。其实标准零售是有渠道概念的,例如我生产了可乐,一夜之间通过各个渠道铺遍全国,餐饮好像做不到,餐饮就是老老实实一个一个店开,这个事情能不能被改变?总结一下,第一融合、第二toB、第三有没有渠道。

外卖和传统餐饮最大的区别是,传统餐饮不认识顾客的,外卖知道他们的信息,这些东西积累下来,逐步加微信、加群、让他们成为自己的顾客,进而售卖外卖之外的商品。把顾客价值进行深挖,这是我看到新零售新的趋势和新迹象。

主持人万明治:

何总,纯粹从事经典零售业的零售人,您谈谈对零售业的理解。

何韵民:

从数据面的话,去年便利店整体大概有16.2%的增长,罗森去年在中国有32.8%的销售增长,门店数量增长也在35%左右,两倍于行业。2017年是新零售元年,从资本也好,行业也好,消费者C端也好,这个点有待挖掘和深化。罗森的态度是拥抱变化,中午吃饭聊的时候,我说要看长周期,15到20年,如果今年30岁,做到50岁没有问题。生鲜也好,社区也好,都有舞台,重要的是怎么去满足消费者需求这个问题。

主持人万明治:

假设翁总只能投一个,到底投谁?

翁怡诺:

我还是投生鲜社区,其实这里面有城市级别之间的关系,在我们的基础理论研究里面,去便利店消费实际上是人均收入水平比较高的时候,消费者愿意为便利付出议价,一二线城市的便利店的可容纳度,包括渗透率更好一些,这是比较明显的。生鲜的形态在广大的二三线市场,整体的容量更大一些。如果只能投一个,生鲜社区业态的市场容量更大一些,进攻性更强一些。

主持人万明治:

我问一下史总,以我对餐饮业的了解应该做中央大厨房的特别多,但是做B端的共享厨房的特别少,对你而言这应该是蓝海,你觉得这个市场到底有多大,你准备做多大?

史晓明:

中国的餐饮市场有4万亿,外卖大概2千亿。最近有几家很有名的零售公司在跟我们合作,我们是一个品牌集,入驻一些大型的超市,给它们带来新的人流。原来可以认为超市是一个大型植物种在那里,无法触达那些懒经济,孤独经济的人,但我们像U盘插进去,很多品牌组合可以经常更换,带来新的活力,这个市场很有潜力。

主持人万明治:

心多大?

史晓明:

舞台有多大,我们心就有多大。

主持人万明治:

我们尽量用三句话来说,当零售业遇到新科技,比如说人工智能遇到新理念,比如说产业融合,各自的领域,您觉得变化最明显的是什么?不变的是什么?我们从何总开始。

何韵民:

对零售不变的话,还是两个要义,第一个是商品,第二是服务,几百年下来都是这样。变的话要与时俱进,现在变化蛮多的是技术驱动数字化,技术驱动智能化。这个源头是从消费者的痛点来看有什么需求,具体来说现在的消费层和10年、5年之前不一样,我们现在便利店的消费群集中在90、95、00后,他们对消费场景的需求,重新构建的人货场是要思考的地方。

变的话,底层技术不是问题,最主要是说,你的商业模式在不在,是不是可以落地化。第二从经营角度考虑重资产和轻资产。第三如果是系统的基础能力的话是不是可以PLUS还是推倒重来。面对新的技术也好,新的驱动也好,我们的态度是拥抱它,但是在商业化的需要去慎重考虑,技术方面需要迭代,需要找出一个可以复制的商业化和落地的模式。

主持人万明治:

我们何总说的永远不变的是对商品和服务的精益求精的、永恒不变的改进。变化的是勇于拥抱新的消费需求,用新的技术去迎合新的消费者。

史晓明:

变与不变。其实我经常引用的话题是就是,唯一不变的就是变。我相信咱们做零售的,顾客群体在变,消费的要求在变,可能有三个方面的变化,变得更加颜值高,变得价格可能更加地令人惊喜,变得顾客的体验更好。包括各种科技、手段的应用,也是在帮助这些变化的实现。我们吉刻联盟也一样,虽然是toB企业,我们有一些自己的AI技术分析顾客反应和数据,甚至会去扒竞争对手的数据,包括我们用到物联网的技术。当我们店开多的时候,有一些商家你知道它从一家开到150家,100万营业额做到6个亿营业额只用1年时间,这种快速成长,它借助大量的外部工具和技术支撑它不乱套。

再回到不变,前面何总也提到了,其实贝索斯提过关注要放在那些不变的事情上,不变的事情往往大家都天天想着是变,结果零售行业的本质就是要做出好的产品,让好的产品给你做宣传、做广告,这样省去很多营销费用,省去很多点点滴滴、各种各样的麻烦,其实我觉得不变还是在你产品的本身,它的本身的性价比,本身的一种价值感。

主持人万明治:

史总说的是不变的是产品,不变的东西是永远在变,它这个哲学的理论我要回去好好斟酌一下。当你坚守你的本质和原则的时候,你有可能带来效率的极大提升,这个需要我们仔细考量的。

翁怡诺:

其实作为这个深度耕耘大消费品的投资者,我感受到的是恐惧,这种恐惧来自于变化,我们系统性看到太多新东西。有些新东西产生的张力,颠覆我们原来的认知。我觉得第一个大的变化就是流量,因为整个零售演化的驱动力是流量的争夺,所以流量成本是核心的变量。流量的玩法在碎片化,然后又衍生出了很多全新的玩法;第二个变是场景的变化,场景的融合产生很多新场景的新物种。因为我们自己是一直研究新零售,我们最近也在发动我们身边的朋友去寻找叫新零售的各种样本,又出了很多新东西;第三个变我觉得在技术驱动的零售效率这块一直有突破,我们本质上是相信技术带来零售效率的提升。不变的部分就是优质供应链,制造更好的商品是不变的。

主持人万明治:

说的非常清楚了。今天我们的翁总对于流量和场景这一块的话是非常地恐惧,因为变化万端,今天我们也跟大家分享一下,我们这段时间有非常野蛮生长的独角兽,瑞幸咖啡当初出来的时候,大家认定是烧钱的游戏,但是现在已经被星巴克当作了对手。瑞幸颠覆了咖啡的场景认知,咖啡的配送认知,用社交化的一切加速它的裂变等,过去我们完全无法想象的,当我们觉得一家独大的时候,今天一个外来的破坏者用最新的思维方法理论进行颠覆,这个就是我们新零售最奇妙的地方,也是在坐各位的机会所在,这是变。不变的是,刚才三位非常地确定了是精益求精优质供应链,这个一定是有根之水,请大家记住这一点。

那我们直接进入翁总听说写了一部书,叫《新零售的未来》,新零售的未来到底未来是什么样呢,我们翁总能不能描述一下。

翁怡诺:

简单说新零售的未来,画了更大的问号,没有解释新零售的未来,我们只是点了方向,从今天来看其实已经有点过时了。有太多的案例和新玩法其实已经超越了当时写这本书的时代背景,我觉得当时核心是在于技术驱动的线上线下融合的双向流量服务型零售,把线下顾客往线上导,可以演绎很多创新。我们并没有描述什么是新零售,之后我碰到京东的兄弟说无界零售,越来越多的融合和极致发生在零售业,这些关键词才是未来的发展方向。

主持人万明治:

翁总比较狡猾,问新零售的未来到底是什么,用几个关键词把我们打发了,这个不解渴,待会儿继续追问。智能化已经在衣食住行方面让我们深刻的体验到了未来,那么举一个例子我们现在出门很少带钱包、信用卡,因为一个手机解决了,但是只是一个表象。请三位谈一下,智能如何改造零售的产业链,谈谈你们的感受和看法。

何韵民:

罗森在前端就是一个店铺,每天大概的客人800到1000人,客单价格15元左右。支付环节感谢微信、支付宝大的基础设施的建设,包括接下来的5G,包括大家用手机移动支付的方便,这个环节是不是可以借助新的AI技术在里面,罗森在测试火星兔子无人收银,忙的时候用可以节省时间,空的时候就减人。我们也有跨业态的合作,包括我们现在的系统,如果是跟美团饿了么系统打通的话,这个场景可以变成一个店铺的无限延伸或者线上的延伸,从开放的思路的角度,这对我们会有帮助。新的智能技术研发出来后,商业化和满足消费者需求点,可以结合起来是最好的。

主持人万明治:

史总。

史晓明:

智能化这个话题是非常重要的,也是新零售的一个核心点,前面说的瑞幸咖啡也是我们重要客户,刚刚起步时只有30家,8家开到我们这里,因为我们给它提供了一个快速派链的渠道,让新餐饮借助我们的模式扩张。同时还有一个好处,其实我们隔壁做卤肉饭、披萨的都在给瑞幸提供数据,进入我们的点就会把数据跟其他商家共享,瞬间它就有多少单量,它在我们这里的数据都有,的确非常好,每天一个点四五百单,利用这种数据深度挖掘,为其它商户提供价值。店长或者厨师长要计算第二天的出货其实是很痛苦的,餐饮比较复杂。现在通过智能算法根据以往的销量,根据明天星期几,根据天气,给他们推荐一个智能的进货量,这个可能是借助我们平台和众美联等连接起来,把一个产业链打通了。

翁怡诺:

对我们弘章资本来说,对智能数据化话题,我们是非常关注的,但是我们还在观察,坦率说,我目前并没有看到智能对产业赋能效率的提升占到了足够高的比重,大数据这些东西都还是在整个产业里面的比重是轻微的,强大如阿里,它的盒马这么强大,还是可以看到选址开的不好的店,智能这个东西是要有规模的企业才能够玩的游戏,才有意义,它才能够在原有的意义上迭代升级。这是我们的观察,目前线下还在做数字化和数据化,把场景端,尽可能多地去数据化,其实在轻的内容这一端,比如说像抖音、今日头条内容里面产生大量的数据和算法,我完全认同,但是以物流为基础的平台上,起到的作用还是比较小的。

主持人万明治:

智能与数据应该还停留在想象空间,但是我认为未来前景广阔,但也有可能真正从中得利的巨型公司,时间关系,最后请三位每人用一句话概括今天想需要跟我们现场观众讲的,用一句话来概括。

何韵民:

今天是一个很好的平台,大家能够交流分享,谢谢。

史晓明:

新零售和智能的结合可能是我们避不过去的话题和实践。

翁怡诺:

这个世界是因变而变,唯变不变,大家在变化中寻找自己的不变的商业本质。

主持人万明治:

好,让我们再一次谢谢三位,有不解渴的地方到时候请加他们微信,谢谢大家。

本文来源于亿欧,原创文章,作者:孙雨。转载或合作请点击转载说明,违规转载法律必究。

行业活动罗森弘章资本翁怡诺吉刻联盟万明治启领商学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