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须知
请将投稿文章及个人信息(作者、用户名、手机号、个人简介等)发送到邮箱tougao@iyiou.com,一经审核会有专人和您联系
我知道了
专栏申请
请将您的专栏名称、手机号、邮箱、个人简介(20字以内)等信息,发送至邮箱 tougao@iyiou.com,若有已投稿的文章可附上链接。一经审核,我们会以邮件的形式进行回复。
我知道了

咔哒故事创始人谢琳斐:押宝未来,五年成为儿童精神文化消费第一品牌

收藏
作者:Eunji
编辑:孟晓慧 2018-07-27 20:07
“如果我今天做的是咔哒英语,投资人已经能够测算出获客成本和财务回报,正因为我做的事情是咔哒故事,现在没办法计算,我们才能和投资人一起押宝未来。”

2016年,谢琳斐下了决心。

引入儿童启蒙教育理念,将咔哒故事从强调内容和IP的儿童内容平台升级为拥有互联网基因的教育科技公司。

两年后再回忆,谢琳斐有些感慨:“当时我们开始关注变现,尝试商业化,确定教育方向之后就拿到了好未来的战略投资。”

让谢琳斐记忆深刻的关键决策还有一次,那时候咔哒故事刚上线,只有适用于iPad端的产品,“我们理所当然地认为家长不可能给孩子看屏幕尺寸那么小的绘本。”谢琳斐向亿欧回忆,“但是用户数量一直没有明显增长,我们这才意识到iPad保有量远低于移动端,迅速开发了移动端APP。”

就这样,在谢琳斐的一次次决策中,咔哒故事的定位和战略被描摹得愈发清晰。

咔哒故事企业信息表.png

定位丨为中国儿童打造精神文化消费平台

成立于2015年的咔哒故事是一家专为0-9岁儿童提供启蒙阅读服务的数字内容平台,从自我成长、社会认知、科学探索到艺术启蒙、语言文化五大领域,根据儿童启蒙教育底层逻辑搭建内容体系,内容呈现形式主要以绘本和有声书为主。

说起创业初衷,谢琳斐告诉亿欧:“想为中国儿童打造精神文化消费的平台。”

在澳洲做双语老师的时候,谢琳斐发现了一个名为“Sunshine on line”的儿童数字阅读平台,家长们一般都会持续每年花69.95澳币购买服务,但在国内却很难找到类似的优质内容和产品,她想做一款纯粹的,契合孩子体验的产品。

在谢琳斐的规划里,咔哒故事一边对接B端的CP方,一边对接C端的家长和小朋友,“就像天猫商城,区别在于我们流通的内容是虚拟产品,不需要仓储和物流,公司跑起来很轻快。”

截至现在,咔哒故事汇聚了10000+儿童精品内容,拥有800万注册用户,覆盖160多个国家和地区,用户每日阅读4本绘本,每日平均使用时长约25分钟。

对于取得的成绩,谢琳斐坦言:“今天我们服务近1000万用户,未来我们会服务1亿甚至更多用户,我们正在寻找临界点,现在还会在产品研发上有所投入,模式跑通之后成本会下降,收入会增加,未来边际成本将是零,我们会是一家呈指数型增长的企业。”

战略丨内容,产品,市场

咔哒故事.jpeg

对于任何一个平台型企业来说,要么先圈“货”,要么先圈“人”。按照谢琳斐的计划,第一步是找到足够优质丰富的内容,刚创业的时候,为了达到一个星期签约十几家内容机构的目标,她一天拜访五六家企业,中饭也来不及吃,“吃饭时间正好可以让我从北京城东到北京城西。”她说。

谢琳斐甚至有些怀念和创作者们一对一沟通的日子,“黑荔枝是咔哒签约的一个漫画家,尤其喜欢画画,他希望自己的画不仅有内容,带给人们启发,而且也是美的。还有一个创作者叫麦克小奎,他的作品《跑跑镇》非常有趣,白雪公主和鱼跑着跑着撞到了一起,变成了美人鱼,老婆婆和扫帚撞到一起,会变成女巫,麦克小奎也是一个有着清澈童心的作者。”说起创造者,谢琳斐似乎有说不完的故事。

谢琳斐告诉亿欧,用户流转、复购、内容付费这些和咔哒故事业务息息相关的东西固然重要,但最基础的还是艺术创作者们源源不断供给的内容。

咔哒故事选择内容时会从孩子成长阶段需要的能力出发,“我们认为阅读绘本要提高孩子的阅读力,解决孩子的认知问题,所以我们会把自我成长、社会认知、科学探索、艺术启蒙、语言文化五大领域再细分为二十个子领域,最终落实到每周应该给孩子提供什么样的阅读内容。”谢琳斐表示。

创业前期,咔哒故事一直把内容放在首要位置,“原来缺内容,咔哒故事就把好的内容都找过来,现阶段内容丰富了,要根据用户需求把内容打包,做成产品包,明年我们会在市场上发力,做到用户规模第一。”谢琳斐对亿欧说,“每个阶段的战略重心不一样。”

市场丨儿童的移动互联网时代

不管每个阶段的战略如何变化,谢琳斐始终坚信,属于儿童的移动互联网时代未来将会爆发。

据中国出版传媒网发布的《中国城市儿童阅读调查报告》显示,74.8%的孩子从2岁前开始阅读,喜欢数字化阅读和有声读物的孩子占比65.7%,喜欢纸质书阅读的孩子占比34.3%。随着85后、90后家长成为社会消费的中流砥柱,新生代儿童作为互联网的原住民,对数字产品的接受度越来越高,少儿阅读产业会进一步发展。

谢琳斐直言,“我不能保证家长对优质经典内容的重视程度会在三到五年,或者五到十年内大大提高,或许不能控制的市场大方向会决定公司的生死存亡,但我依然非常看好精神文化消费的增长空间,不看好的话我不会选择创立咔哒故事,做了我就选择相信。”

这是挑战,同时也是机遇,在不成熟的赛道里,创业公司才有机会突围。

“如果我今天做的是咔哒英语,投资人已经能够测算出获客成本和财务回报,正因为我做的事情是咔哒故事,现在没办法计算,我们才能和投资人一起押宝未来。”

“五年后的咔哒故事,一定会成为儿童精神文化消费第一品牌。”仍像以前,谢琳斐的决心铿锵有力。

本文经授权发布,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亿欧立场。如需转载请联系原作者。
会议
专家专栏企业案例IP儿童产业咔哒故事少儿阅读国外ip加速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