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须知
请将投稿文章及个人信息(作者、用户名、手机号、个人简介等)发送到邮箱tougao@iyiou.com,一经审核会有专人和您联系
我知道了
专栏申请
请将您的专栏名称、手机号、邮箱、个人简介(20字以内)等信息,发送至邮箱 tougao@iyiou.com,若有已投稿的文章可附上链接。一经审核,我们会以邮件的形式进行回复。
我知道了

辉瑞多个重磅品种或易主,立普妥、络活喜、伟哥...

收藏
医疗健康
作者:遥望
2019-07-29 20:07
辉瑞普强将与仿制药巨头迈兰合并,立普妥、伟哥等知名品种或将被剥离。

【编者按】大型制药公司越来越多地转向兼并和收购,要么出售非核心资产,要么购买创新型制药商,因为他们自己的产品即将失去专利保护,所有主要公司都致力于成为其运营类别中的前三名之一。

本文首发于赛柏蓝器械,作者遥望;经亿欧大健康编辑,供业内人士参考。


辉瑞非专利药业务与迈兰合并

据英国《金融时报》报道,辉瑞将把非专利药业务与世界仿制药排名第二的巨头Mylan(迈兰)合并。

据报道,辉瑞将剥离新成立的非专利药部门,以创造一个更大的非专利药和仿制药销售商,辉瑞剥离的产品包括立普妥和伟哥等知名品种。

其实,在数日前,业内就传出了辉瑞将剥离过期专利药业务的消息。赛柏蓝随后第一时间向辉瑞方面求证,获得了“不予置评”的答复。

据当时的业内传闻称,辉瑞很可能将辉瑞普强出售给国际仿制药巨头,比如以色列的Teva、印度的Sun Pharma、瑞士的山德士、美国的迈兰等,因为这些仿制药巨头都对标国际市场,而辉瑞普强的产品很多都是在国际市场销售(包括中国)。

不过几日,《华尔街日报》就报道称,辉瑞的非专利药业务将和迈兰合并。看来最终辉瑞还是做出了地缘相亲的选择。

合资公司或仍是辉瑞主导

报道称,据知情人士透露,Mylan股东将持有新合资公司40%以上的股份,辉瑞也将从债券出售中获得近120亿美元的收益。

辉瑞普强集团全球总裁高天磊(Michael Goettler)将成为合并后公司的CEO,迈兰董事会主席罗伯特-库里(Robert Coury)将成为新公司的董事会执行主席。

辉瑞此次与迈兰的合并,可以说是各有所求。 

公开资料显示,迈兰是一家非专利药、特色药、原料药生产公司,始创于美国。 

2007年,收购印度制药公司Matrix Laboratories Limited和德国制药公司 Merck KGaA之后,成为世界第二大非专利药生产商。

2014年7月14日,迈兰又宣布以53亿美元价格收购雅培公司仿制药业务。

不过,自2015年达到峰值以来,Mylan的股价下跌了四分之三,因为一众制造商在美国仿制药价格下跌的情况下苦苦挣扎。 

而辉瑞则一直试图将自己重新定位为一家专注于更多创新药物和疫苗的公司。 

为此,辉瑞谋求将消费者健康业务转变为与GSK消费者业务的合资企业,并以数百亿美元的价格收购了位于科罗拉多州的生物制药公司Array BioPharma。

同时,辉瑞一直在面临政治压力,其中包括来自美国总统特朗普的关于提高药品价格的问题。

据报道,合并后的新公司总部将设在美国,年销售额将超过200亿美元。有评论称,此项交易将改变全球非专利药和仿制药市场的竞争格局。 

辉瑞普强员工超5000人 

今年5月30日,辉瑞宣布旗下新组建的业务部门辉瑞普强(Pfizer Upjohn)全球总部落户上海。据媒体报道,这是外资药企首次将其业务板块之一的全球总部放在中国。 

公开资料显示,2018年年中,辉瑞宣布对其业务板块进行重组,重组后的辉瑞分为辉瑞生物制药、辉瑞普强与消费者保健三大版块。 

其中辉瑞普强继承了此前辉瑞成熟药品事业部普强的主要资产,包含了20多个知名产品,涉及心血管、疼痛、精神病学和泌尿学等非传染性疾病治疗领域。 

如乐瑞卡(普瑞巴林,用于止痛),立普妥(阿托伐他汀钙,用于降血脂),络活喜(苯磺酸氨氯地平,用于降血压),西乐葆(塞来昔布,用于止痛),万艾可(西地那非,用于ED),怡诺思(文拉法辛,用于抑郁),左洛复(舍曲林,用于抑郁)等。

辉瑞2019年Q1数据显示,仅以5个过亿品种为例,辉瑞普强的不少销售收入利润都来自中国市场。

“中国市场在我们业务营收中占有很大的比重”,辉瑞普强集团全球总裁高天磊(Michael Goettler)曾对媒体公开表示。 

有评论指出,辉瑞的成熟药业务主要受益于中国等新兴市场。此外,中国市场不仅是辉瑞成熟药业务的主力市场,辉瑞在中国还拥有地产化的生产能力。

辉瑞普强中国区总经理吴锋曾对媒体记者表示,目前辉瑞普强在中国市场上销售的大部分产品均已实现了本地化生产。

公开资料显示,辉瑞普强在中国有超过5000名员工,在大连建立了制药工厂,辉瑞普强生产的产品不仅满足中国市场的需求,同时也对亚洲市场出口。

辉瑞普强此次与迈兰合并,后续人员安排是否会出现变动是一个需要关注的问题。

非专利药长期承压

自辉瑞普强将与迈兰制药合并的消息传出,业内就不时发出不解的声音,毕竟在差不多3个月前,辉瑞才正式成立辉瑞普强。 

近来,中国政府的一系列政策或许可以解释辉瑞的这一选择。 

可以说,近来的政策对于以辉瑞为代表的跨国企业并不利好,多方人士都认为,跨国药企高价卖过期专利药的时光将一去不复返。 

首先,在首批4+7带量采购中,辉瑞普强两大重磅产品立普妥(阿托伐他汀钙片)与络活喜(苯磺酸氨氯地平片)在竞标中均不敌国内仿制药企业。 

而这些品牌药,以往在中国的大部分省市均占据医院市场的头部位置,随着4+7带量采购的进一步推进,过期原研药面临的价格压力将越来越大。

以立普妥为例,在首轮4+7带量采购中,北京嘉林药业的仿制药(20mg)仅以每片6.6元的价格中标。

后续,中国政府还将就医保支付标准、医保基金管理开展新的标准和办法,使得原研药的高溢价失去报销空间。

有评论指出,自2018年医保局成立以后,多部门联动开展的一系列行动都在重塑中国的制药行业——跨国药企原有的销售办法已经走不通了,未来过期专利药的市场会迅速萎缩,原研药的销售额也会一路下滑。 

从全球范围看,不管在中国,还是在美国,仿制药企业/管线面临的政策环境都在倒逼它们“抱团取暖”,加速整合产品和市场资源。 

《金融时报》就评论称,近年来,大型制药公司越来越多地转向兼并和收购,要么出售非核心资产,要么购买创新型制药商,因为他们自己的产品即将失去专利保护,所有主要公司都致力于成为其运营类别中的前三名之一。

本文经授权发布,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亿欧立场。如需转载请联系原作者。
会议
行业观察辉瑞兼并收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