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须知
请将投稿文章及个人信息(作者、用户名、手机号、个人简介等)发送到邮箱tougao@iyiou.com,一经审核会有专人和您联系
我知道了
专栏申请
请将您的专栏名称、手机号、邮箱、个人简介(20字以内)等信息,发送至邮箱 tougao@iyiou.com,若有已投稿的文章可附上链接。一经审核,我们会以邮件的形式进行回复。
我知道了

亿欧读财报|流利说,“第一个吃螃蟹的人”不好当

收藏
作者:李万凌霄
2020-05-29 18:54
亿欧5月27日消息,流利说公布了截至2020年3月31日的第一季度未经审计的财务业绩。报告显示,2020年Q1公司净收入为3220万美元,同比下降9.9%。

近日,流利说公布了截至2020年3月31日的第一季度未经审计的财务业绩。报告显示,2020年Q1公司净收入为3220万美元,同比下降9.9%;毛利率为65.5%,而2019年第一季度为76.4%;净亏损为2780万美元,相比于2019年第四季度,净亏损有所收窄。

流利说的营业费用支出一直居高不下,公司本季度依然未实现盈利。

流利说总营业收入和总营业费用.png.png

对于流利说的未来发展,创始人王翌是比较乐观的,他提到,“公司第一季度总账单金额进一步反弹,有望将用户增长恢复到微信收紧朋友圈分享政策收紧之前的水平。第一季度总账单环比增长了3%,而销售和营销支出却减少了1%,这清楚地并持续地证明了我们在销售和营销支出方面所取得的更高效率。”

上市两年多,“AI教育第一股”的流利说走得很艰难。

AI作用几何?

2017年流利说创始人王翌曾说,“AI对教育的革新在于「以用户为中心,以结果为导向」。”

根据公司发布的用户数据,到2020年第一季度,大约有90万付费用户购买了公司的课程和服务,而在2019年第一季度,则有大约110万付费用户。截至2020年3月31日,累计注册用户总数为1.797亿,而截至2019年12月31日,累计注册用户总数为1.616亿。

注册用户数增长1800万,付费用户却减少了20万,从2018Q3至今的累计注册用户数和单季度付费用户数来看,流利说的用户留存情况都不是特别乐观。

流利说注册用户数及付费用户数.png.png

在2月份天风证券发布的一份研报中提到,公司使用的是“免费增值模式”(freemium model),即免费提供基本课程以吸引注册用户,然后利用英语水平定级测试、返费和折扣等方式鼓励用户付费以获取升级服务实现转化。

英语水平定级测试是流利说AI技术应用的“重头戏”,这说明AI对于学习效果的加成作用并没有达到众多用户的预期,也没有让用户产生强烈的付费意愿。

即使是AI+教育,也离不开渠道引流、获客、教学、课后辅导等在线教育的固定流程,教学及课后服务是用户续费的关键,流利说的精品课亦匹配了外教老师和学习指导,在流程上AI看起来并没有给流利说多大的优越性,该花的人力成本一点没少。

在2020年Q1季度的财报中,流利说将净收入减少的主要原因归结于微信朋友圈的分享政策收紧导致付费用户有所减少。从前几日WeTool被微信封杀的情况来看,未来微信的分享政策只会是越来越严。

对于流利说来说尽快找到新的渠道通路、做好服务恐怕比AI的加持效果要来得实在一些。

第二增长曲线,能否“曲线救国”?

成人英语在业内常被称为伪需求,流利说似乎也认识到了这一问题,开始重点发力布局少儿产品,希望其能成为流利说业务的第二增长曲线。

其少儿用户目标人群锁定在3-9岁,核心课程包括“英语启蒙兴趣习惯养成”和“听说读写核心能力培养”。从流利说天猫旗舰店中少儿产品的宣传来看,课程中“特设飞跃预备级,帮助零基础或基础较弱的孩子高效过渡幼小衔接,实现弯道超车。”

15907494537126.png

而2018年2月教育部、民政部、人社部、工商总局等四部门联合印发通知,要求开展校外培训机构专项治理行动。通知强调,坚决纠正校外培训机构“超纲教学”“提前教学”“强化应试”等不良行为。

幼小衔接常常被认为是“提前教学”“超纲教学”的一种,各大在线教育公司也时常把提前教学作为营销噱头,但部分的教学产品有较大的政策风险,一旦开始实施强硬的清理措施,用户流失得可能更快。

为了减少使用屏幕对儿童视力的影响,流利说将课程设置在15-20分钟,3-9岁的儿童上在线课程注意力本不容易集中,每天仅15-20分钟,很难在较短时间内看到学习效果,没有明显的学习效果,续费率也会受到影响。

3-9的用户定位可能是为了避免和K12在线教育机构正面厮杀,但从其对外的营销热点来看,依然是北美外教、沉浸式教学,与VIPKID在产品特色上有一定的重合,用户上与定位在4-15岁的VIPKID也有重合的地方。但VIPKID毕竟一直专注在少儿英语这一领域,在用户的品牌认知上,流利说相对于其他少儿英语品牌没有特别大的优势。

流利说的第二增长曲线也并不是坦途。

2018年,CEO王翌在上市前接受媒体采访时曾信心满满地说道:“在单位经济模型上,流利说想盈利,其实分分钟可以开始。2017年就可以,今年也可以,但这不是正确的选择,要发射火箭需要一个初速度,我们现在就是在达到初速度的过程当中。“

时间已经来到了2020年,不知流利说的“初速度”达到了吗?

随着AI技术应用的成熟,越来越多的教育企业都在给自己贴AI的标签,不管真实的技术如何,从用户的角度来看,AI教师、AI辅导已经不再具有很强的稀缺性,反而称为了一种“标配”,在这种情况下“AI教育第一股”的流利说先发优势将会越来越不明显,最终教育产品比拼的依然是教学效果和服务。

本文来源于亿欧网,原创文章,作者:李万凌霄。
转载或合作请联系 hezuo@iyiou.com,违规转载法律必究。
文中涉及数据均已标明来源,如需数据服务可访问 亿欧数据 。 如您有「项目报道」或「项目对接」需求,请填写表单,我们将尽快与您取得联系。
会议
AI教育成人英语少儿英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