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微信
作者:黄依婷
2020-06-05 16:30
[亿欧导读]

模拟芯片海量应用场景,决定了这片广阔的市场中英才辈出。思瑞浦是中高端、非消费领域的稀缺标的,是少数实现技术突破的厂商。作为华为供应链上重要一环,思瑞浦将有望率先扭转我国高性能芯片被“卡脖子”的局面。

芯片

题图来自“公开图片”

撰文丨黄依婷

编辑丨马诗晴

几乎所有的电子产品里,都缺不了一块小小的芯片——模拟芯片。它将自然界中的声、光、电磁波等模拟信号,转化为数字世界里机器能读懂的“0”、“1”形式的信号,在信息传输中起到了不可或缺的作用。毫不夸张地说,它是信息时代的“命脉”。

近年来,我国出现了大批模拟芯片设计公司,为芯片国产化贡献了重要力量。但它们大部分都深陷中低端市场价格战,而难以在高端领域崭露头角。1996年西方33国签署的《瓦森纳协议》,至今还在工业、航天、汽车等领域对中国实行模拟芯片出口管制,令我国在很长时间里面临“卡脖子”局面。

思瑞浦是国内稀缺的中高端模拟芯片生产厂商。它成立于2012年,尽管才8岁,却已不容小觑:其信号链模拟芯片,已渗透入5G通信、物联网、智能制造等尖端领域,获中兴通讯(000063)、海康威视(002415)、科大讯飞(002230)等各行业龙头企业认可。2019年,它以3亿元销售额,位居亚太区前十。

模拟芯片技术要求复杂,甚至涉及到很多非标准化工艺,需要一步一脚印摸索。为何成立不到10年,思瑞浦便能在中高端市场崭露头角?它将如何扛起模拟芯片国产化大旗?

千亿模拟芯片自给率低

集成电路的世界有两大阵营:模拟集成电路和数字集成电路。

模拟集成电路将自然界模拟信号转化为数字信号,转化链条上的产品包括信号放大器、用于信号传输的接口产品,以及转化信号的数据转换器。而数字集成电路则专心与数字信号打交道,进行算数和逻辑运算。如高通骁龙处理器、英特尔奔腾处理器、英伟达GPU,均属于这一范畴。

与数字信号相比,我们不得不提模拟集成电路的几大鲜明特点:

首先是对“人”的经验依赖性强。

数字信号由于处理信号相对简单,其辅助设计工具亦更发达。先进的EDA辅助工具,已能够自动设计并优化版图。而模拟集成电路设计时,需要额外考虑噪声、匹配、干扰等诸多现实因素,要求设计者既要清楚芯片设计和制造的工艺流程,又要熟悉大部分元器件物理特性。目前,尚未有先进设计工具能代替人力满足这些要求。

因此,没个十年功夫,模拟芯片设计从业者很难“出师”。我国模拟芯片性能不如国外,很大程度上,便是吃了“起步晚”,没有深厚经验积累的亏。

其次,模拟芯片“生命力”长久,可靠的产品往往能用到5年以上。

模拟芯片追求的是稳定性、高信噪比、低失真等指标,一旦这些性能达到标准,就能常年应用。并且,模拟芯片制程已相当成熟,与更新迭代快、技术要求高的数字芯片相比,其制造成本低了很多。因此,单款模拟芯片价格低且相对稳定。

这也就意味着,一旦某个模拟芯片以优越性能经受住市场的验证,便很容易成为经典,经久不衰。如德州仪器、英飞凌这种老牌厂商,就有多款产品畅销了10年以上,成其高利润的源泉。

其三,模拟芯片应用市场是海量的,涵盖了各行各业。从消费到工业、汽车、通信,几乎所有电子产品,都少不了模拟芯片在其中转化信号。

广泛的应用范围,结合产品长周期、低价格特性,决定了整个行业周期性弱、增长稳定的特征。2013至2018年,全球集成电路销售额从2518亿美元增长至3933亿美元,年均增长率9.3%。其中,模拟集成电路规模从401亿美元提升至588亿美元,年均复合增速8.0%,占整个集成电路市场的16%左右。

在下滑周期中,行业稳定也就意味着下滑速度更“温和”。WSTS预计2019 年全球集成电路销售额同比下滑14.3%,而模拟集成电路销售额仅下滑5%。随着物联网、人工智能兴起,半导体行业很快将强劲复苏,带动模拟芯片市场持续增长。

那么,这三个特征,对中国芯片企业来说,意味着什么呢?

长尾的市场中,集中度并不高。行业老大德州仪器尽管独占18%的市场份额,但也主要集中在工业、医疗等几个细分市场。全球排名第十的瑞萨,市场份额仅有1%。很多细分赛道留给了国产厂商大展身手的空间。

然而,由于起步晚,国内设计师经验相对不足,很难打造出10年以上的经典产品。尽管模拟芯片在中国市场规模高达2273.4亿元,但自给率不足14%。在通信、汽车等高端领域,自给率更是不足5%。

提到通信领域模拟芯片,就不得不提思瑞浦。

高性能、低时延、大容量的5G网络,对模拟芯片性能、功耗等方面性能提出更高要求,鲜有国产芯片能满足5G通信级别标准。思瑞浦于2016年进入国内通信龙头重要供应商名单,为其量身打造转换器、信号放大器等产品。随着合作深入,2019年,公司通信产品开始放量,推动当年营收增长166%。

当前,公司已累计供应5300万颗模拟集成电路产品,搭载在5G通信设备上,为全球多个5G核心基站系统提供能耗监控与调节的实时数据。

国产芯片 “优等生”

如思瑞浦这样“后起之秀”的出现,让我们看到了国产芯片的曙光。尽管才成立8年,但思瑞浦是模拟芯片领域绝对的“优等生”。

其股东背景引人注目:2019年4月,华为全资子公司哈勃科技成立。成立仅22天后,哈勃科技便以7200万元认购思瑞浦8%的股份。哈勃科技如此“迫切”的投资节奏,侧面印证了思瑞浦强大的技术实力。

哈勃科技投资的企业,与华为产业链高度相关,能与其形成很好的业务协同,譬如碳化硅龙头山东天岳、深思考人工智能机器人、滤波器公司无锡好达电子等。思瑞浦的模拟芯片,与华为数字芯片形成很好互补,帮助构建华为生态。

那么,思瑞浦有何特质,独受华为青睐呢?

先来看其团队背景:公司总经理周之栩是美国亚利桑那州立大学电子工程博士,曾在摩托罗拉有多年模拟电路设计经验;副经理应峰、核心技术人员吴建刚、朱一平,均是国内一流大学博士出身,在模拟芯片领域经验丰富;整个研发和技术人员团队平均拥有十年以上的工作经验。

有如此出色的团队扶持,思瑞浦产品表现优异:

当前,公司开发了超过900款可供销售的产品型号,涵盖信息通讯、工业控制、监控安全、医疗健康等众多领域。尽管还无法与德州仪器上万款芯片产品规模直接抗衡,但其产品已在业内初露锋芒,获《电子工程专辑》颁布的“2017年度最佳放大器/数据转换器”,受到中兴、海康威视、科大讯飞等各行业龙头企业认可。

2017年,仅成立5年,思瑞浦便实现盈利,当年营收1.12亿元,净利润512万元。至2019年,公司盈利已达3.04亿元,净利润7098万。中高端芯片的不断量产,亦推动公司整体毛利率从50.8%升至59.4%,提升明显。

思瑞浦业绩规模.png

作为模拟芯片公司,思瑞浦尽管“身形”还不大,尚难以抵御周期波动,但有优秀的团队“基因”和优质的产品,公司正快速前进。

专注中高端市场

以智能手机和个人电脑为代表的消费电子快速增长时代已进入尾期,取而代之的,是5G通信、智能制造、汽车电子等新的半导体行业驱动主题。2019年,模拟芯片应用场景中,通信产品占比超38%,成第一大应用市场。

与消费市场相比,非消费市场对芯片的性能要求要高得多。工厂、医疗等场景下,模拟芯片在可靠性、电流、电压等指标上都有十分严格的规范。到汽车领域,各项要求就更为严格,国内鲜有模拟芯片能达到车规级标准。

思瑞浦领先的产品布局,在此时优势凸显:

从一开始,公司就以“高标准、严要求”规范自己,主打通信、工业、医疗等非消费市场,并在信号转化全链条上均有产品布局,陆续推出了线性产品、数据转换器、接口产品等900多种品类产品。以其数模转换器为例,在分辨率、通道数、供电电压范围等核心指标上,其产品均达到国际领先水平。

思瑞浦各产品规模.png

思瑞浦的产品线还在继续拓展:2019年,公司向更广阔的电源管理市场进军,量产了高端电源管理芯片,于一年内实现营收632万。电源管理芯片是模拟芯片领域中最大的分支,占整个市场规模的37%,价值约216亿元,市场前景十分广阔。

模拟芯片的身影,出现在几乎所有的电子产品里。其海量应用场景,决定了这片广阔的市场中英才辈出,每一细分赛道都有企业大展身手。思瑞浦是中高端、非消费领域十分稀缺的“后起之秀”,是通信领域少数实现技术突破的厂商。作为华为供应链国产替代上的重要一环,思瑞浦将有望率先扭转我国高性能芯片被“卡脖子”的局面。

本文来源于亿欧,原创文章,作者:黄依婷。转载或合作请点击转载说明,违规转载法律必究。

模拟芯片数字芯片哈勃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