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微信
金融 作者:刘欢 2020-12-05 15:58
[亿欧导读]

充满危机和挑战的2020年,也是数字经济的启幕年

财政部原副部长朱光耀:疫情使数字经济发展突出,未来有更大上升空间

题图来自“原创图片”

12月5日,由瞭望智库、财经国家周刊主办的“2020第五届新金融论坛”在北京举行。本次主题为“非常时期的金融责任与担当”。财政部原副部长朱光耀出席并发表演讲。

朱光耀演讲的核心观点有:

1、新冠疫情对世界经济影响虽大,但世界经济不会重蹈1929年—1933年的大萧条。

2、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以后,G20体制发挥了重大的作用。商业银行特别是《巴塞尔协议Ⅲ》严格监管政策的落实,对完善商业银行体系、强化监管发挥了重要的作用。

3、疫情使得新经济、数字经济的发展得到突出运用。危机也使数字经济有了进一步发展上升的空间。

4、公共卫生危机、经济衰退危机和全球治理危机三者叠加,造成的是一场对全球而言系统性的危机,这种系统性的危机它的持续性的影响,我们绝不能低估。

5、经济全球化的大潮流不可逆转,同时我们要对这种单边主义、保护主义以及它的基础民粹主义有充分的警惕和认识,使世界各国,特别是主要国家回到开放和合作的正确轨道上来。

6、要真正的坚持多边主义的原则。回到多边主义框架原则,是符合所有国家利益的,也是符合世界发展的大方向。

7、沟通与磋商是我们解决矛盾、处理问题的重要的前提,只有通过有效的政策沟通与协商,才能够在彼此倾听的基础上,逐步的加深相互了解,进而恢复信任。

以下财政部原副部长朱光耀是演讲正文:

非常高兴参加今天的会议。今天会议以“金融责任与担当”为主题,我想从金融和金融政策在这次应对突如其来的新冠肺炎疫情及其影响发挥的重大作用和影响谈谈体会。

首先,再过20多天我们就要送走充满危机和挑战的2020年。在2020年的新年伊始,突如其来的新冠病毒疫情对世界经济造成了巨大的冲击。在今年上半年,当危机达到第一波高峰的时候,世界都在研判是否要重蹈1929年—1933年世界经济大萧条的状况。目前我们从各个国际机构反馈的综合信息看,全球经济的表现要比在年中大家担心的情况要好。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预测,2020年全球经济-4.4%的增长,这就比其在7月份预测的-5.2%的增长要有0.8个百分点的改善。世界贸易组织最新的预测,也是2020年全球贸易量下降9.2%,这比年中预测的-13%~-32%的贸易急剧萎缩有明显的变化,因为如果是-32%的贸易增长,就同1929年的情况相同了,急剧贸易萎缩。在直接投资方面,联合国贸发组织最新的预测也是2020年全球直接投资萎缩30%~40%,此前的预测是40%~50%。

所以我们看,从经济、贸易、直接投资,今年的最终结果要比年度中预测的那种最坏的情况还是有所改善的。为什么有这种改善?我想主要从金融政策方面,当然还有财政政策,但是我们从金融政策方面看,当今世界的金融体系和1929年的金融体系有着巨大的不同,1929年的时候,全球尽管已经有了中央银行体系,但是实行的是金本位制,中央银行没有灵活操作货币发行的权限,因为黄金的储备直接决定货币发行量的,所以金本位制制约了在特殊危机情况下采取灵活的货币政策扩张的可能性。

第二,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以后,G20体制发挥了重大的作用。在G20体制下,金融稳定理事会对G20政策的协调和在全球的推广政策、宏观经济政策发挥了重大的建议和引导作用,因为最终金融稳定理事会的建议要经过G20领导人的批准,所以金融稳定理事会在这种特殊危机的情况下,他对完善改革全球金融危机以后的这种国际金融体制发挥了重要的作用。与此相关,商业银行特别是《巴塞尔协议Ⅲ》严格监管政策的落实,也是经过金融稳定理事会建议、经过G20领导人的批准,对完善商业银行体系、强化监管发挥了重要的作用。我们可以看到,在如此危机的情况下,很少出现系统性的商业银行的破产,G20体制下的金融稳定理事会和《巴塞尔协议Ⅲ》的作用确实是功不可没,同时严监管的重要性也体现出来了。

第三,新经济、数字经济的发展,在这种特殊危机的情况下得到了突出的运用,而且危机也使数字经济有了进一步发展上升的空间。包括数字货币、数字税收等新的政策议题也提到了日程上来了,所以数字经济确实在这种情况下发挥了重要作用。以上三个方面确实同1929年有着重大的不同,所以现在看,实际执行的情况2020年要比年中预测的好。

但是另一个方面,我们必须高度警惕,丝毫不能放松警惕的就是我们今天面对的是一场系统性的危机,不仅仅是一场全球公共卫生危机,造成了6400多万人染病、造成了140多万人的宝贵生命被新冠病毒夺去,是一场世纪性的公共卫生危机,与此同时也是一场深度的全球经济衰退,还是一场全球的治理危机。美国在危机最严重的关头退出世界卫生组织,阻碍世界贸易组织总干事人选的任命,一系列对多边体系的倒行逆施,激化了全球治理体系的矛盾,使得全球治理体制陷于严重的困境之中。所以,公共卫生危机、经济衰退危机和全球治理危机三者叠加,造成的是一场对全球而言系统性的危机,这种系统性的危机它的持续性的影响,我们绝不能低估。

所以在这个意义上说,同1929年那场全球经济大衰退相比较,我们目前遇到的系统性危机,对全人类的警示是一样的,为什么说人类站在新的十字路口,就是我们要对这种系统性的危机要有系统性的应对方式,要摆脱这种危机的影响,最根本的是世界要回到多边主义的原则基础上来,要延续我们在二战之后形成的以联合国为中心、以多边机制包括国际货币基金、世界银行和WTO这些重要的国际机构为支柱,同时世界卫生组织等这些机构也都是联合国的专门机构,要让这种多边机制重新发挥根本性的作用。要回到多边主义的原则框架之下,当然前提是主要国家要恢复沟通,逐步恢复相互之间的信任。首先应该做到和平共处,大国之间的和平共处要坚持不冲突、不对抗、相互尊重、合作共赢的原则,共同坚持多边主义的原则,共同维护和平共处的环境。

所以我想在这个原则下:

第一,我们要强调坚持和平共处。

第二,要强调坚持开放和合作。经济全球化的大潮流不可逆转,同时我们要对这种单边主义、保护主义以及它的基础民粹主义有充分的警惕和认识,使世界各国,特别是主要国家回到开放和合作的正确轨道上来。

第三,要真正的坚持多边主义的原则。在多边主义这个大的原则框架之下,G20应该发挥至关重要的作用,我们有在全球金融危机之下通过G20机制应对当年那种金融海啸造成的对全球经济巨大冲击的经验,同舟共济、合作共赢,坚持“和平发展”是时代的主题,同时我们也有近两年来贸易战对每一个国家、乃至对世界造成的巨大冲击,那种倒行逆施的行径我们必须要加以纠正。回到多边主义框架原则,是符合所有国家利益的,也是符合世界发展的大方向。

第四,一定要坚持沟通与磋商。沟通与磋商是我们解决矛盾、处理问题的重要的前提,只有通过有效的政策沟通与协商,才能够在彼此倾听的基础上,逐步的加深相互了解,进而恢复信任,尽管这个过程是需要时间的,但是当前世界的发展态势要求我们确实应该抓紧时间,要利用每一个可能有利的时机来推进这种合作共赢局面的进展。国际货币基金组织预测2021年全球经济5.2%的增长,但是前提是要在今年的年底之前遏制住疫情,现在看这个任务不可能完成,因为美国、欧洲目前正处于第二波疫情的高峰期,疫情持续多长时间既取决于疫苗的有效性和能够迅速普及的时间,同时政策框架方面的协调是至关重要的。我想面对严峻的挑战,全球主要国家是时候回到多边框架的原则基础上,通过对话协商加深了解,来共同推动全球治理体系的完善,当然我们首先要战胜新冠疫情,要恢复世界经济的稳定发展,维护全球和平发展的时代主题这个大方向,是符合所有国家和全世界利益的。

    谢谢大家!

本文来源于亿欧,原创文章,作者:刘欢。转载或合作请点击转载说明,违规转载法律必究。

数字经济朱光耀瞭望智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