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微信
产业/工业
作者:双碳战略联盟
2021-09-27 09:41
[亿欧导读]

在碳排放成本日趋高涨的约束下,研究企业长期低碳战略、低碳资产管理模式、设计合理的减碳路径、实现“双碳”目标显得十分重要。

碳中和

题图来自“收费图库”

来源:双碳战略联盟

作者:陈江宁 王立东 夏苇 汪振宇

根据联合国政府间气候变化专门委员会(Intergovernmental Panel on Climate Change,IPCC)发布的《全球温升1.5℃特别报告》,只有在本世纪中叶实现全球范围的净零碳排放, 才有可能实现全球变暖温升幅度不超过1.5℃,从而减缓极端气候给人类带来的危害。在此背景下, 各国政府纷纷设定碳中和目标,并出台相关的法律法规,截至2020年末,碳中和承诺国已达到127个。对比发达国家碳中和的目标,中国目前的碳排放总量占全球总量的20%以上,设定的目标时间短、任务重。

因此,对于企业而言要抓紧制定2030年前碳达峰行动方案,要加快调整优化产业结构、能源结构, 加大可再生能源与新能源的适应性生产过程改进,加快建设碳排放权交易能力和开发核证自愿减排量(C C E R)能力;要大力发展碳捕集利用与封存技术结合自身工艺技术特点开发合适的减排技术;应用工业互联网等新兴技术手段助力碳中和目标的实现。总之,在这场广泛而深刻的经济社会系统性变革中,企业需要探索和建立从碳排放到碳需求全周期的资产管理和运营能力。

研究表明,碳排放未来将是企业主要的成本,据预测2050年将达到150~250欧元(见图1),因此碳减排不仅是技术方面减排,还是低碳生活方式的改变,更为重要的是经营管理和风险管控的问题。根据全国碳市场相关规定,控排企业每月需要上报温室气体排放量相关数据,每年要上报上一年度排放量数据并接受第三方核查,在核查后要向政府清缴和二氧化碳排放量数量相等的配额,对企业在合规性上提出新的要求。

从成本而言,企业需要设置专门的部门和人员应对碳排放管理和交易工作,导致企业的运营成本增加;更重要的是,如不能控制在配额排放量以下,企业也将面临履约成本。而且随着国家碳排放控制力度不断加大,企业的履约成本将不断增加。据估算,欧盟燃煤电厂购买碳配额成本已占总成本的30%~40%,未来中国企业面临的履约成本也将不断升高。

第一,结合碳减排路径建立体系化的碳资产管理平台。

从产业的碳减排流程来看,一般分为五个步骤:一是碳核查,主要是确定核算边界、识别碳排放源、收集活动水平数据、选取排放因子数据、计算碳排放;二是减碳场景仿真,包括识别节能减排技术、清洁用能结构建设、识别革新生产技术、使用LCA等方法进行模拟计算和碳足迹计算;三是根据量化结果,制定低碳发展路线图;四是依据碳排放的结果和路线分阶段使用清洁能源、实施新技术、常态化计算碳排放,监测碳减排效果;五是购买碳配额或碳汇实现碳中和。

结合减排路径需要从三个维度建立碳资产管理体系:(1)碳资源管理—通过建立碳排放核查体系、利用数字化手段完成可持续的碳核查,建立碳家底管理,通过碳足迹建设从原料到产品的全过程监管,如宝武碳业“碳印象”SAAS 碳资产管控平台;(2)碳减排技术管理—甄别和开发合适的减排技术,结合碳足迹的动态管理迭代减排技术,优化工艺流程、生产管理水平等;(3)碳交易、碳汇管理—建立碳交易预测和对冲机制,研究国内外碳市场的政策、法规和交易模式,为公司在未来的运营提供完整的实现路径和建设基于碳资产管理的新模式。

第二,从资产资源优化的角度考虑碳资产的配置。

碳中和不是企业的自身行为或者政府主导的行为,应该按照其技术、工艺、产品或服务和产业链定位的特性、比较优势、资源禀赋、区位优势、自身能力等划分出不同的市场主体并且区分他们在实现碳中和进程中应该做出的贡献能力,有控排企业、有减排企业,有企业通过“技术提升+碳交易”实现碳中和;有企业通过技术提升实现负排放。由于目前技术水平的限制和成本问题,有部分企业继续排放。

但是需要将排放量最少化,为此需要通过资源的配置和碳交易市场的对接形成碳资产的有效匹配。在碳交易模式下,企业必须重视碳资产管理,如果简单履约而忽视碳交易的金融属性,会增加巨额履约成本, 将“资产”变为“负债”。因此, 结合自身碳资产现状,积极通过减排能力降低履约成本,利用金融工具创新碳资产和碳汇管理,实现资源优化。

第三,从碳市场应对和有效利用的角度考虑碳资产交易。

碳市场通过赋予碳排放量一定的价格,从短期而言为企业带来了灵活的履约方式,对减排成本高的企业而言,能够通过市场交易,低成本实现履约,为转型升级赢得时间;减排成本低的企业则可以通过碳市场获得额外收益,加速减排项目的实施。从长期而言,稳定的碳价预期为企业投资碳减排技术提供盈利预期,促进电能替代、碳捕捉、氢能等高成本节能技术的研发推广。随着中国启动全国碳排放权交易市场(以下简称“碳市场”),届时全球碳市场将覆盖全球17%的温室气体排放量,总量超90亿吨,呈现出广阔发展的态势。

作为直接管控企业碳排放的政策,碳市场虽然对纳入企业增加了碳排放的政策约束和减碳成本,但同时也通过交易机制提供了更灵活的工具帮助企业低成本履约,并为企业增加了新的资产,提供了新的融资工具。而碳市场的开放,运用市场机制控制温室气体排放,将成为我国实现“双碳”目标的重要政策工具;而且成熟碳市场建立对于获得碳排放定价权和帮助企业应对全球竞争提供机会。

第四,从碳投资策略管理角度出发,结合投资周期和资本运作, 形成企业发展过程的碳投资策略。

首先,企业从自身的发展角度出发,必须扩大经营规模和经营范围, 碳排放是不可避免的。因此,在项目投资过程中需要考虑碳排放配额的匹配、碳减排技术应用以及未来碳交易的建设成本。其次,企业在减排压力和路径下,需要投入资源结合关键工艺研发关键技术、投入减排技术,不断降低能耗、排放水平。此外,企业获得的碳配额作为一项资产,也可以帮助企业获利。

通过各类金融工具,实现套期保值、锁定风险,同时要认识到其实际上是额外的融资工具,帮助企业健康发展。在制定未来的投资计划和制定降碳措施时,应该把碳市场价格纳入分析的范围,确保利益最大化。由于“双碳”目标本身就是新鲜事物,国内外均在探索阶段,政策和市场的不确定性比较大,应对政策和市场有效跟踪和分析,优化碳策略。

第五,从碳汇管理的角度出发,结合乡村振兴实施从碳需求到碳供给的生态闭环。

据不完全统计,以森林覆盖率大于30%作为指标,共有637个县(市)可以作为森林资源富集地区;相关研究表明,从时间长度上区域森林资源丰裕度与相对贫困的变动是不相关的,也就意味着森林丰裕度的高低相对贫困度变动影响不大。其次,森林资源不丰裕区相对贫困综合指数约为森林资源丰裕区的75%,说明森林资源丰裕区相对贫困更为严重。

为此,结合乡村振兴从两个维度破题,一是帮助森林资源富集地区建立CCER开发和管理能力,考虑这些地区的人才贫乏, 从能力输出和碳汇需求牵引出发, 帮助这些地区形成内生造血式的碳产业振兴,打破“资源诅咒说”, 让绿水青山真正变成金山银山,如宝武碳业与宁洱县建立的“双碳振兴”碳资源合作模式。二是考虑碳中和所提倡的减排量通过各种方法的抵消过程,而个人在社会活动中的碳中和也是必须的;据统计,每个中国人每年二氧化碳的排放量是4.5吨,低碳行为管理可以通过与CCER碳汇富足地区建立普惠式碳中和市场,通过个人低碳行为的碳积分计算购买或捐赠积分的模式形成可持续的公益“零”碳模式。

“双碳”目标从战略到落地, 从碳资产管理的视角出发建立生态协同的管理体系,建议企业需要做到:

1.低碳成本意识和行为。特别是企业的经营者和管理者需要深刻认识碳排放和碳交易的成本和风险,建议成立“‘双碳’行动委员会”, 系统化管理碳资产,专业化研究碳政策,对企业的低碳发展工作进行统一规划;通过能力建设,提升负责人和实操人员对市场的认知、减少决策失误。

2.碳管理体系建设。企业在全面核查碳排放总量后,应当建立相应的碳资源管理制度和体系,支持碳管理工作。企业应“专业设岗” 负责落实管理工作。

3.碳数据能力建设。企业应建立统一的碳数据管理平台,对碳数据实行全周期管理,从数据发现问题,优化流程、管理和工艺;同时从数据提供碳交易的基础和预测, 减少管理和运营成本。

4.碳管理能力培养。碳能力建设是企业有效碳管理的重要保障, 从政策角度,如低碳发展策略、国家相关政策要求、碳排放核算指南、交易规则等;从技术角度,如碳核查、配额管理、碳排放管理的技术标准;从实操角度,如清缴履约、信息交流、技术培训、宣传教育、总结评估等;从资产管理的角度, 如碳交易以及碳资产开发。目前有些上市公司专门设立碳政策研究师和碳市场分析师等角色。

总之,在碳排放成本日趋高涨的约束下,研究企业长期低碳战略、低碳资产管理模式、设计合理的减碳路径、实现“双碳”目标显得十分重要。

参考文献略(本文作者感谢中国宝武集团乡村振兴办提供帮助) 

作者单位:宝武碳业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上海化工宝数字科技有限公司

本文经授权发布,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亿欧立场。如需转载请联系原作者。

碳排放碳市场低碳经济市场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