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须知
请将投稿文章及个人信息(作者、用户名、手机号、个人简介等)发送到邮箱tougao@iyiou.com,一经审核会有专人和您联系
我知道了
专栏申请
请将您的专栏名称、手机号、邮箱、个人简介(20字以内)等信息,发送至邮箱 tougao@iyiou.com,若有已投稿的文章可附上链接。一经审核,我们会以邮件的形式进行回复。
我知道了

蓝茵科技总经理路明:PLM数字孪生平台助力科技养老

收藏
大健康
作者:天府健谈组委会
2021-11-19 18:14
[文章导读]
数字孪生的价值是将产品和业务流打通,实现产品全生命周期数字化管理。
路明

题图来自“原创图片”

10月11日-13日,“天府健谈·CHS 2021第六届中国大健康产业升级峰会”正式召开。本届峰会由中国卫生信息与健康医疗大数据学会全科医学与健康管理工作委员会、亿欧EqualOcean主办,四川省卫生健康委、中国卫生信息与健康医疗大数据学会指导,中国卫生信息与健康医疗大数据学会三医联动健康保障分会、健康保险工作委员会、信息及应用安全防护分会协办,成都市卫生健康委支持,亿欧大健康承办。

中国大健康产业升级峰会已成功举办了5届,本届峰会以“集成创新·引领产业融合”为主题,围绕数字医疗、AI和计算驱动的新药研发、基层医疗、支付创新、基因检测、中医康养、智慧养老七大细分领域的市场环境、投资热点和产业变革等话题展开探讨,共包括1场开幕式、7场产业论坛、1场晚宴盛典、3天产业创新展、1场创新项目路演、1场院长培训班。

在10月13日的科技养老产业论坛上,蓝茵科技总经理路明发表了题为《PLM数字孪生平台助力科技养老》的演讲,他的核心观点如下:

数字孪生的价值是将产品和业务流打通,实现产品全生命周期数字化管理。可在我们的领域中却存在一个现象,能将数字化应用结合到业务流中的应用模式很少,PLM数字孪生可以真正下沉到业务领域,把数字化和业务流真正连接起来。

以下为其演讲全文(在不改变原意的基础上略有删改,未经本人审定):

非常有幸今天为大家做分享,“数字孪生”在德国已经出现了很多年,但是在中国还是新概念,从事数字孪生领域的人大多数之前是做互联网的,做垂直产业的人不多。实际上数字孪生领域在国外基本都是从垂直领域出来的,包括汽车领域、建筑领域等。

我在德国待过8年时间,当时学的专业叫smart  building,就是智慧建筑专业,底层技术就是数字孪生。这个领域的建筑师会写代码,也是做编程里最懂建筑的,所以有一点跨界。我的经历中,从建筑的规划公司、建筑的管理公司到地产公司,后来在上海中鹰地产集团科技地产板块工作了一段时间。我们原来建筑行业也好,不动产行业也好,都会涉及到PLM。

图片1.png.png

当前养老医院和康养社区的建设,有一个很大的问题是点对点特别严重,这种服务模式导致终端成本特别高、需求的碎片化严重。比如一些养老机构家具的实用性、适老性都很差,价格又很高,是因为需求和供给完全不配套。

德国是“超老龄化”的5个国家之一,到2050年,老龄化人口肯定要超出1/3,但是德国利用数字化技术,以家庭和社区为依托,帮助老年人学习必要技能,并为老人提供个性化需求。通过居家协助AAL技术,对老人的住所进行家具微改造。通过智能设备与互联网,建立老年人数字健康档案,持续追踪。

图片2.png.png

实际上,通过数字孪生,串联现实世界与数字世界,打造数字化智慧养老服务。事实上,所有的数字孪生本质是为了PLM,叫产品全生命周期管理。接入物联网,集成多端信息形成轻量化信息化的综合性PLM平台。

图片3.png.png

我们养老领域当中存在一个问题——做数字化的人不懂业务,做业务的人不懂数字化,做数字化的人不太愿意下沉到业务。做养老产品一定要尊重使用者的诉求,把碎片化、孤岛的系统链接起来,从底层到终端完全链接起来,打通“最后一公里”。

“最后一公里”周期非常长,一个AAL或者PLM平台想成熟需要20年,但是我们现在站在巨人的肩膀上,就可以不用那么复杂,把它简化成中国版的PLM或AAL技术。

图片4.png.png

这是我们做的基本架构图,从终端客户的养老社区、养老机构到采集层、数据层、应用层,把数据层做了简单的架构图。我们把点对点服务改变成面对面服务,使养老的整体成本下降。因为点对点服务太分散,导致养老服务非常贵、不匹配,需求也对不上。通过PLM平台把不同领域、不同资源、不同阶段的需求匹配上,产生一个综合的调配资源的平台。

通过PLM平台打造柔性养老,什么叫柔性养老?就是按需生产。工业互联网4.0模式的柔性生产就是按需生产,工业5.0的本质也是按需生产,将终端的需求传达到生产端,进而做到零库存。

图片5.png.png

比如家居改造,家居微改造是我们养老微改造的核心内核。我们对国内行业前十的公司进行过调研,没有人愿意做居家养老的家居微改造,因为需求不够多。但需求不够多是因为找不到需求,不批量做大规模生产,价格会很贵,每平米造价会高于3500块钱以上。需求和供应服务对不上,通过柔性生产的模式和工业互联网的理念把我们的需求反向输出给供应服务商,能够大大降低成本。

德国做家居微改造,每平米的改造是1250欧元,但是算出人民币是很便宜的,按照中国的消费力来讲绝对可以做到。在德国有PLM的管理平台,把每一个养老机构的供应链打通。但这个逻辑涉及到家居、大健康、建筑等领域,但各个行业不通,在养老领域缺少对话。PLM把各个行业打通,通过这种方式首先实现了家居的改造,通过一体化的服务,把房屋布局改造、智能传感器接入进行反向定制,把生产—经销商—用户的传统路径升级为用户指导生产的数字化路径。

这件事情改变了养老的底层生态,是我们觉得有价值的事情。与欧洲相比,我们可能缺乏工匠精神,在一个垂直领域做到三五年就觉得自己算是行业老兵了。实际上在一个垂直领域没有十年、二十年、三十年、四十年根本不算行业老兵。我希望搞数字化、数字孪生的同类企业能够真正垂直到每一个领域,下沉、再下沉,这样才能把一个事情做深。通过PLM平台把供应链信息化,把最后一公里路包括生产模式规模化、复制化,把成本大大降低,最后改变养老的生态。

图片6.png.png

一提PLM,搞软件的都知道,甚至没有人觉得PLM是一个陌生词汇。但是如果在养老行业、建筑行业有几个人知道PLM?这是行业壁垒的影响,通过PLM可以把服务数字化真正地打通。从一个城区到一个社区,到一个建筑,到内部真正连起来,可以从政府到企业再到消费者。

通过数字孪生获取终端信息,将区域里有适老型的住宅提升,包括老人的信息概况、资产设备管理、安防信息等,形成一个三维的可视化的数据平台,可以把适老的和非适老的区分开来。

图片7.png.png

在适老里面,通过数字孪生映射现实世界,等于通过数字孪生的方式来串联多类的感知终端,包括防盗、防漏水等,把标准接口做好之后,再把各类的硬件终端设备连到信息源,这样一来,提供标准的AAL的接口就可以把所有的服务跟所有的智能终端和养老业务真正连起来。从智慧求助到防盗,甚至智慧床垫,整个业务从最早建设—使用—家具微改造—整个的服务产品,变成一个综合的PLM全生命周期的管理过程,把数字化和业务流真正连接起来。

本文经授权发布,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亿欧立场。如需转载请联系原作者。
推广
plm养老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