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须知
请将投稿文章及个人信息(作者、用户名、手机号、个人简介等)发送到邮箱tougao@iyiou.com,一经审核会有专人和您联系
我知道了
专栏申请
请将您的专栏名称、手机号、邮箱、个人简介(20字以内)等信息,发送至邮箱 tougao@iyiou.com,若有已投稿的文章可附上链接。一经审核,我们会以邮件的形式进行回复。
我知道了

WIM2021丨圆桌对话:汽车供应链自主崛起与产业价值链革新

收藏
作者:WIM2021
2021-12-28 14:12
WIM2021-全球科技出行论坛在12月21-22日在上海成功召开,在启程论坛,多位嘉宾参加了以《汽车供应链自主崛起与产业价值链革新》为主题的圆桌对话环节。

2021年12月21日,由亿欧EqualOcean主办的“数字重塑世界-WIM2021世界创新者年会”在中国上海正式开幕。作为此次WIM2021峰会的主要组成部分,“GTM2021全球科技出行论坛”在12月21-22日在上海成功召开。

本次活动由亿欧EqualOcean旗下科技出行产业创新服务平台亿欧汽车倾力打造。在大会现场,来自业界的明星企业负责人、一线创业者、投资人等数十位嘉宾齐聚一堂,围绕“碳中和”、“新能源智能汽车”、“自动驾驶”、“智能座舱”、“飞行汽车”、“汽车服务与流通”、“科技出行产业投资”等热点话题,通过主题分享、高端对话等形式,聚焦行业发展,共图发展之路。

在启程论坛中,中科创达执行总裁武文光、 智驾科技MAXIEYE创始人兼CEO周圣砚、悠跑科技副总裁蔡德暄、 纵目科技副总裁吕迅等嘉宾参加了以《汽车供应链自主崛起与产业价值链革新》为主题的圆桌对话环节,亿欧汽车主编郝秋慧担任本次圆桌主持人。

武文光认为:智能化的终级是自动驾驶,而自动驾驶赛道非常宽,这是市场带给我们的机会。时代的钟摆越来越快,科技的车轮也越转越快,我们作为助推的一份子,将会沉淀更多的力量,去做更多加速度的事情。

周圣砚认为:想超越成功者,不能沿着成功者的路径走,要在产业链中形成补位态势。中国自主汽车产业链的一大进展在于已经掌握了定义产品的能力。

蔡德暄认为:今年的汽车行业一半是海水一半是火焰,而在新能源汽车时代,用户将会有更加明显的个性化需求,在专业化的基础上,产业各方也将发挥各自优势,达成和谐共赢的合作生态。

吕迅认为:研发的竞争是良性的竞争,更重要的是用户能享受到智能化成果。现在纵目科技更多考虑的不是拿更多的单子,而是如何做更多优质的项目和平台化产品,如何把自己的研发实力展现出来,同时选择性地去尝试更创新的项目。

以下为演讲原文,亿欧EqualOcean在不改变嘉宾原意的基础上,进行了编辑,供行业人士参考。


郝秋慧:非常感谢各位嘉宾的到来,所以请各位做一下自我介绍和企业介绍。

蔡德暄:大家好,我叫蔡德暄,在汽车行业已有21年了,我前8年在Tier1,后10年一直在主机厂,在中国TOP5的自主车企都待过,目前在悠跑汽车,致力于通过技术底座为场景应用者赋能。

武文光:大家好,我是来自中科创达的武文光,在汽车行业有20多年了,我原来是在硬件零部件企业,后来到了软件企业。中科创达是一家上市公司,我们是以操作系统软件为核心,现在全球大部分主机厂都是我们的客户。

周圣砚:大家好,我是智驾科技的创始人周圣砚,我们最早聚焦在汽车的智能视觉感知系统开发,后面到了智能自动驾驶的全栈开发,我们公司成立5年,可以用三个词形容一下我们:渐进式、底层设备、快。渐进式方式体现一个逻辑,底层设备是一直在思考,用技术手段实现类人驾驶,快是最显著的基因,因为有一年一代的迭代速度。

吕迅:我叫吕迅,之前服务过TCL、华为,在华为以集团公关身份处理过孟晚舟事件及华为的5G禁令事情,而我们纵目科技最早是自动驾驶的一家企业之一,目前红旗、岚图等车型上搭载的是我们的智能泊车软件系统。

郝秋慧:回顾2021年,大家认为自身行业里面发生最大的变化是什么?

武文光:今年最大的变化应该是缺芯。之前供应链的重要性没有这么突出,我之前提出了一个概念叫做:产业网。主机厂慢慢从塔尖一步步走下来,现在汽车产业链中,大家都是平等、相互依存的关系,根据自己的价值确定自己的行业的地位。随着资本的涌入,造车门槛正在降低,大家的视位也越来越平。缺芯虽然造成了一定的影响,但从另外一个角度,也快速催生了一些新的形态,软件的比重也在快速增加,业内已经达成了一定的共识。

武文光参加WIM2021

周圣砚:我和武总的观点基本一致。今年汽车行业最大的事件应该就是供应链的供应问题。这对于整个市场来说,短时间内会有一个阵痛,原有的供应体系会被打破。但对我们中国汽车产业来说,无论车厂还是零部件供应商,这又是一个机遇,就是会引发我们汽车人的思考,这样的思考逻辑就会形成新的业态。这对于软件硬件公司来说是比较好的发展机遇,可以在混战过程中找到新的定位和合作模式,迎接未来的不确定性与确定性。这对中国的自主汽车品牌来说都是好事。

吕迅:今年每一家企业都应处在一个痛并快乐着的状态。现在芯片集中度越来越高,如果一个企业做出来了,但出货量不够,达不到填补研发的投入,现在对芯的工作要求越来越高,所以才会有像地平线这样的企业出现在洪流上,这代表着时代发展的机遇。

蔡德暄:我觉得有三点,第一个是整个世界越来越向外循环;第二个是脱虚向实;第三点是新能源汽车行业会进入到快速的增量市场,而今年是元年。整个行业都在越来越专业化,大家互相做好专业的事情才可以融合。

郝秋慧:2021年是新能源汽车发展的历史高点。今年1-11月,新能源汽车销量已是去年的1.8 倍,其渗透率已经达到12.7%,作为智能电动汽车的代表,特斯拉也实现了万亿市值美金的突破。面对正在发生重塑、重构与重建的汽车产业链,汽车供应商们认为存在哪些发展的机遇?

周圣砚:不仅是特斯拉,国内的造车新势力的发展态势也很迅速,他们用了几年时间超过了传统车企巨头花了几十年的积累,资本市场对车企的估值体系发生了变化,为什么同样是造车,销量每个月破万就是骄傲了,这对传统车企的月度销量而言却不值一提。其实是处在新业态下的车企,响应空间更大,企业组织形态都在发生变化,我们应该去拥抱这种变化,适应新的合作业态。

周圣砚参加WIM2021

吕迅:在这种时代大背景下,Tier1、Tier2出现新兴的业态,皆是时代赋予的机遇与挑战,在这种时代大趋势下,我们会对行业里面的一些优秀的企业开放,共享各自擅长的内容,一同合作共赢。

蔡德暄:在新能源汽车、智能汽车这块儿,中国至少是走在前列的。在智能化和电动化方面,中国的产业链不比传统燃油车的产业链弱。这往大了说,就是供给侧改革。国内今年年初涌现了很多新兴汽车品牌,行业供应链在重组,我们应该在中国市场做更多的尝试,因为不能局限于以往的供应链模式。另外我希望大家可以改变一下心态,不能说我是甲方你是乙方,这种合作模式确实应该改变,只有改变心态,大家才可能实现真正的强强合作,更应该多考虑合作伙伴,该给合作伙伴带来什么样的价值。

武文光:与其说电动带来的冲击大,还不如说整个智能化带来的冲击更大。智能化带来的冲击,造成的是一个形态的变化。现在的车是开放系统,与外部有很多连接,是万物互联的形态。汽车在这个节点上由封闭变得开放,已经发生了实质性的变化。这种变化带来了机遇,原来买车就是买造型等,现在买车要看智能化程度等指标。软件在整车里面的地位是快速上升的,呈现几何指数增长的,市场涌现了特别多的软件需求,但整个市场积累人才密度没有达到一定的程度,所以我们这两年痛并快乐着。市场给我们提供了非常大的进步空间和需求空间,我们在努力往那个方向走。

郝秋慧:由于汽车产业链的变革,涌现了一批新兴供应商,由此出现了Tier1.5、Tier0.5 的供应商定位。但机遇之下,也有重重挑战。汽车产业发展百年,工业化体系发展完善,供应链体系等级森严,新型供应商该如何打破等级森严的供应链制度?

吕迅:科技公司也好,包括华为进入这个赛道之后,整体赛道或多或少都有一些冲击,大家会纷纷陷入了思考,他们都比较淡化Tier1的身份,他们觉得这是一个八仙过海、各显神通的局面,用户受众角度也是有意义的。研发的竞争是一种良性竞争,最终来讲受益的是用户,不论是竞争多么激烈,他们可以想到更高科技的产品,成果这个对用户来讲,都是有益的。

蔡德暄:我想从不同的层面来说。我认为特斯拉是一家用户型公司,2014年到现在,特斯拉车型上市有七年时间了,特斯拉是唯一一辆把手放在方向盘上、没有任何多余动作就可以完成驾驶的车企,为什么Modle3有那么多人喜欢,就是因为上的时候就很难回去了。特斯拉讲究的是,你不用做任何动作,把手放在方向盘上就可以走了,根本上减少用户的行为。我不认为自动驾驶是一个最终形态,技术才是最终形态。大家有没有想过,特斯拉接下来会变成什么?他会变成科技执行公司,自动驾驶只是一个手段,通过给用户创造价值的手段。

蔡德暄参加WIM2021

武文光:当前的汽车供应链,已经没有办法用“链”定义了,必须用网来理解。我们给主机厂和Tier1都提供服务,所以蛮难定义这个角色的。整车造车壁垒是降低的,主机厂的地位也在迅速下降,整个产业当中,企业的地位与价值相匹配,所以企业首先能给外界带来什么价值,任何组织和个人都是这样的,你的价值点在哪儿?你的价值决定你的地位。我都觉得调整最大的不是我们这些新的供应商,而是传统主机厂,他们面临的挑战才是最大的。

周圣砚:现在的供应链上下游的关系,更多不再是甲方和乙方的关系,而是伙伴的关系,大家想的是:我们要共同造好车,如何很好补位、提供彼此的价值。

我们认为如果想超过一个成功者的话,沿着成功者的路径是肯定走不通的,产业链里面可以形成补位操作,每家企业都有自己的价值,大家合作可以给到用户最低的价格,这个是如何互相补位,共同造好一辆车的底层逻辑。

郝秋慧:由于中国本土汽车产业链的成熟与完善,国产替代的说法也日渐火热,各位认为,中国供应链的自主崛起已经到了什么样的发展阶段?

蔡德暄:最关键的就是国产化。我认为,现在就像在智能手机时代,虽然山寨机横行,但是华强北促成了华米OV等企业的诞生。从我的角度理解,现在造车新势力已经是中国在新能源产业链上的冲锋兵,我们造车新势力已经站在前位了。

武文光:中国市场是对新事物的接受度是最高的。我们对于新东西的快速接纳程度远远超过其他地方,这样催生了整个产业的快速成长,加上有这么多新玩儿家去助推,连带其他各种技术也在成长。我觉得中国市场形成了一股非常大的力量在助推整个行业的发展,这个是很值得我们自豪的。

周圣砚:中国自主品牌已经覆盖了各个价格区间的车型,国外品牌汽车和中国品牌汽车已经可以同台竞争了。我们很高兴的发现,中国汽车已经掌握了是定义产品的能力。

我觉得定义产品的能力是最强的,谁可以定义这个产品就可以把这个产品做好,靠我们供应链产业链支撑,靠着中国最大的市场和消费的拉动,我们渐渐掌握了定义产品的能力。

吕迅:用手机进行类比,现在苹果已经达不到之前那种惊艳感觉了,这也证明了我们国产的产品越来越强了,我们中国数字化的基础是非常好的,中国拥有非常大的市场,我们做的自动驾驶也许会像一开始淘宝网购一样,逐步变成一种趋势。咱们赛道上所有伙伴、友商都非常肯定,这个赛道的选择是没有错的,我们都希望科技发展可以更加完善和安全。

吕迅参加WIM2021

郝秋慧:在圆桌尾声,请各位嘉宾用三句话总结一下对2022年的期待。

武文光:我认为,未来非常值得期待,时代的钟摆越来越快,科技车轮转的越来越快,我们在其中作为助推的一部分,我们将会沉淀更多的力量,去做更多加速度的事情。

周圣砚:智能化和电动化在以史无前例的速度激增,巨头在转身,我们也在拥抱变化,我相信随着行业格局变化,我们要新的业态一定会产生。

吕迅:我认为第一个是激荡,足以总结这个令人心潮澎湃的时代;第二个是挑战,虽然我们解决了很多的问题,但还有更多问题没有解决,依然面临着很多挑战;第三个是幸运,很幸运能在这样时代和赛道,希望可以和所有的生态合作伙伴一起,把这样一个赛道给跑出来。

蔡德暄:我用三个词总结一下,第一个词是一半是海水一半是火焰。今年汽车行业一边在痛苦地到处找芯片,一边整个新能源行业都在向上发展;第二个词是用户个性化。新能源汽车时代消费者的个性化需求越来越多;第三个词是基于专业化进行合作,大家一定是在专业化上在一起合作,才能更好地推动行业的发展。

郝秋慧:希望我们作为汽车产业的创新者,可以百年未有之大变局的节点上,留下浓墨重彩的一笔。非常感谢大家,再次谢谢各位嘉宾。


本文来源于亿欧网,原创文章,作者:WIM2021。
转载或合作请联系 hezuo@iyiou.com,违规转载法律必究。
文中涉及数据均已标明来源,如需数据服务可访问 亿欧数据 。 如您有「项目报道」或「项目对接」需求,请填写表单,我们将尽快与您取得联系。
会议
汽车新能源汽车产业价值链自主汽车自主创新国产替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