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须知
请将投稿文章及个人信息(作者、用户名、手机号、个人简介等)发送到邮箱tougao@iyiou.com,一经审核会有专人和您联系
我知道了
专栏申请
请将您的专栏名称、手机号、邮箱、个人简介(20字以内)等信息,发送至邮箱 tougao@iyiou.com,若有已投稿的文章可附上链接。一经审核,我们会以邮件的形式进行回复。
我知道了

祛魅元宇宙:一文看懂的投资逻辑和哲学思考|深度行研

收藏
新兴技术及应用
作者:光锥智能
2022-01-21 17:58
元宇宙应该不是更根本性的宇宙,更可能是在真实世界之外的另一片世界,即元宇宙更像是一个“超世界”。

文|赵江宇、王嘉攀、谢晨星

来源|光锥智能(ID: guangzhui-tech)

前沿科技,数字经济。

尽管距离Facebook改名为Meta已经过去了几个月,有关元宇宙(Metaverse)的讨论依然热度不减。2022年1月18日,微软宣布以687亿美元的现金交易收购视频游戏巨头动视暴雪。微软CEO Nadella表示游戏在元宇宙发展中“扮演了重要角色”,动视暴雪CEO Kotick更是在内部信中向员工表示,游戏“元宇宙化”是公司接受微软收购的主因。

在当下,似乎没有任何一个概念比元宇宙更宏大、更抽象、更模糊、更适合炒作。我们隐约感觉到元宇宙似乎代表着数字未来和互联网的下一种形态,但是元宇宙的演进路径和终局的形态为何,相信很多读者仍然没有让自己信服的答案。

在参考了大量Metaverse相关资料后,本次Scale Partners 势乘资本将分享我们对Metaverse概念的认识框架和相关思考。我们力求去伪存真、删繁就简,帮助读者认识元宇宙这一概念最关键的要素,提升对各类元宇宙主题或概念讨论的辨识力。

元宇宙的内涵

给元宇宙下一个边界清晰的定义和描述移动互联网是什么一样困难。虽然如此,我们还是需要先要明确元宇宙大概是什么。著名哲学家赵汀阳从Metaverse这个词本身入手进行的分析很有启发:英文中Verse可以理解为“版本”,而Meta有两个含义:一是“在某种事物之外的另一片领域”,二是“在某种事物的背后更为根本性的东西”。由于元宇宙的设想最终都需要真实世界的能量去支撑,元宇宙应该不是更根本性的宇宙,更可能是在真实世界之外的另一片世界,即元宇宙更像是一个“超世界”。

我们这里采纳了MetaZ创始人、MIT Technology Review中文版前首席顾问陈序对元宇宙的描述,给出我们对元宇宙的理解:元宇宙不是与现实物理世界割裂或者并行的虚拟世界,而是人以数字身份参与和生活的数字世界。这里重点为读者解释三个要点:

a. “数字身份”VS“数字账号”。数字账号只是数字身份的一部分,只记录了我们我们每个人的一部分信息。每个数字账号本身是要依附于拥有真实身份的人。在元宇宙中,每个人可以有多个数字身份;

b. “参与”指的是“自由参与”。元宇宙不属于任何一个国家或者企业没有任何提前写好的剧情,没有什么已经被制定好的角色,也没有像游戏通关那样的一个终点或者主线索。元宇宙中每一个人都有权利参与规则的制定,创造自己的世界;

c. “生活”不同于“观看”。元宇宙中的交互和体验形态不同于我们使用电脑或智能手机,用扎克伯格的话说,元宇宙是一个“我们参与的、可以沉浸式置身其中的互联网”,是一个所有感官体验都被数字化的世界。

如果接受以上的讨论,那么相信各位读者可以轻松地得出这样的判断:VR/AR、各种游戏、3D虚拟世界中的UGC平台(比如Roblox)、英伟达的Omniverse平台等等都不是元宇宙,就像是智能手机、移动App、抖音等视频UGC平台、应用开发工具等不是移动互联网一样。

广义和狭义的元宇宙

当前很多关于元宇宙的讨论之所以显得“差异大于共识”,除了对元宇宙的内涵理解不一致外这个原因外,跟作者未明确讨论的元宇宙是“狭义”还是“广义”版本也有关系。因此,我们有必要了解一下“两个版本”的元宇宙:

狭义元宇宙:

把线下的物理世界完全映射到数字世界里面,线上线下融为一体。人们在现实世界中是谁,在元宇宙里就是谁。可以看出,狭义的元宇宙本质是一个比现在映射更充分、更完备的虚拟世界,可以理解为数字孪生推向极致的一种情况。

广义元宇宙:

广义的元宇宙不满足于只将现实世界充分映射到数字世界,甚至不强制要求数字世界需要体现现实世界中的全部或者部分要素。因此,理论上广义元宇宙可以有无数个。广义元宇宙如果推向极致,某种程度上就是《黑客帝国》中生活在母体(Matrix)中的人类见到的情景(此处我们无意讨论脑机接口的相关内容)。

有关广义元宇宙的一个不可回避的疑惑是:如果真的有多个元宇宙,那么同一个人如何在元宇宙之间互联互通呢?要知道,企业构建自己势力范围的问题即便在当下行政强力干预的情况下都没被很好解决,在元宇宙中,谁有能力、有意愿、有资质来解决这个潜在的问题呢?

元宇宙存在的价值

如果我们仔细思考就会发现,超过九成对元宇宙价值的讨论本质都是在分析VR/AR行业的价值。那么元宇宙这样一个宏大的叙事概念,其本身的价值是什么?此处给出我们的阅读和思考成果:

1.给人们创造自己想要的世界、构建或者更好地维护关系的机会,体会作为人的存在感。

应该说,元宇宙让人们对人生的设想有了落地的可能,具体体现为:

a. 在元宇宙中人们自己去建立规则、定义价值,实现自己的想法,以此来更好地认同自己,获得存在感。

b.人的本性就是通过互动定位自己。元宇宙可能能帮我们跟他人建立起更多的关系,有可能会带来更多积极的体验。

2.为增速放缓的互联网发展进程注入新的活力,同时应对AI和机器人可能对人类构成的威胁:

a. 目前在视觉(文字、图片、视频、直播)和听觉(音频)领域,互联网发展机遇在不同的社会阶层之间较好地实现了扁平化的延伸。在未来,元宇宙将从视觉、听觉、触觉、嗅觉和味觉五个感觉维度实现人的感官数字化,打破当前流量红利见顶的背景下大公司内卷化竞争的局面。

b.未来AI和机器人的大规模应用很可能会造成一系列问题(比如大量人口失业),而元宇宙里可能会产生新的雇佣模式、就业模式,甚至诞生全新的职业,让人创造出全新的价值,从而为现实世界的问题提供解决方案。

元宇宙三要素和核心支持技术

对一级市场的创业者和投资人来说,如何判断项目跟元宇宙到底有没有关系呢?结合第一部分中对元宇宙的内涵的探讨,我们认为如下三个要素至关重要:

1. 提供沉浸式、真假难辨的体验的硬件设备:元宇宙最直观的体现形式就是所有感官体验数字化的一个虚拟世界。因此,能够为用户提供真实且舒适体验的硬件设备重要性不言而喻。

2. 身份系统:元宇宙中的身份系统与现实世界的身份之间需要有适当的隔离。为了让每个人的数字身份独立、长期存在,元宇宙中没有谁有“超级权限”可以管理或者删除数字身份。

3. 价值系统:包括运行规则和经济系统。元宇宙中的运行规则不由中心化机构提前预设好,元宇宙中的经济系统则可能代表着全新的社会关系和生产关系。

显然,从实践和落地的角度看,区块链毫无疑问是元宇宙的核心支持技术:一方面,身份系统需要借助区块链去中心化的特点来维持其独立性;另一方面,基于区块链的NFT(Non-Fungible Token)能够实现让数字世界的物品(游戏、艺术品、收藏品、数字音乐等等)具有不可分割、不可复制的特性(从而解决物品唯一性的问题),并追溯这个物品或者事物信息的所有权,便于人们交换和交易数字物品。

补充:区块链上的数字加密货币分为原生币(native coin)和代币(token)两大类,前者代表是比特币、以太币等,拥有自己的主链,使用链上的交易来维护账本数据;代币则是依附于现有的区块链,使用智能合约来进行账本的记录。代币又分成同质化代币和非同质化代币两种,前者可以互相替代、接近无限拆分,而后者不可分割和替代,独一无二。

元宇宙的六大投资版图

元宇宙可能是继智能手机之后的第二个巨大的整合式创新机会从目前来看,实现元宇宙的难度可能和1980年代建设整个互联网世界的难度在一个量级上。我们汇总整理了元宇宙的六大投资版图,方便创业者和投资人更好地识别和把握机会。

1. 硬件与操作系统

元宇宙的沉浸式特性要求设备能够提供三维的信息呈现和交互方案,而智能手机、平板电脑等电子设备通过一块屏幕把人和信息世界隔离开,使得我们与外部环境只能间接交互。因此,元宇宙概念下的硬件机会集中于能够带来优秀的沉浸体验和仿真效果的VR/AR/MR设备上。在未来,一体式的XR设备上可能会适配更多配件,从而更好地给予用户视觉、听觉、触觉、味觉和嗅觉五种感官刺激。

操作系统是用户与硬件之间的接口,控制和管理整个硬件和软件资源。从历史经验来看,XR设备的操作系统竞争烈度会远高于XR硬件本身的竞争烈度。在操作系统之争中,时间是不可忽视的影响因素,同时谁能够更好地平衡开发者的创造性和消费者的体验,谁就更有机会胜出。

2. 后端基建

2.1 通信网络

要保证巨量用户在能够实时、共享、持久地在虚拟环境中交互,需要保证大量数据能够顺畅地发送、接受,而4G网络显然无法处理如此大规模的数据负载。5G网络让元宇宙中高清图像、视频、海量数据等信息的顺畅传输成为可能。同时,沉浸体验和应用场景的特性对通信网络的延迟也提出了很高的要求,而5G网络的低延迟特性能够满足这一要求。

2.2 算力/云计算与边缘计算

由于元宇宙中信息以三维形态呈现,同时大量用户会灵活化、个性化地参与其中,实现元宇宙会带来历史上对持续、稳定算力的最大规模需求。解决这个恐怖的算力问题很有可能需要依靠量子计算领域的重大突破。

另外,受限于网络带宽、计算吞吐量等因素,以及出于保护数据安全的考虑,目前来看将云计算和边缘计算结合起来是必然选择:云计算负责全局性、非实时、长周期的大数据处理与分析,能够在长周期维护、业务决策支撑等领域发挥优势;边缘计算更适用于局部、实时、短周期数据的处理与分析,能更好地支持本地业务的实时智能化决策与执行。

说明:边缘计算是指在靠近数据源头的网络边缘侧,融合网络、计算、存储、应用核心能力的分布式开放平台。它可以作为连接物理和数字世界的桥梁连接智能资产、智能网关、智能系统等。

3. 底层架构

3.1 区块链

正如我们在第四部分中介绍过的,区块链为元宇宙的身份系统和价值系统提供支持。尽管区块链技术已经在一些场景中被应用了多年,但我们必须认识到,目前区块链技术因为对数据存储要求高、可扩展性差等原因,很难支持大范围的应用(比如零售级别的支付)。这个行业有大量的创新和Libra式“中心化的分布式处理架构和区块链技术线相结合的分层混合技术路线”这样的实践值得我们关注。

3.2 数字孪生

我们曾在第二部分中提到,元宇宙的构建可能需要将现实世界的全部或部分映射到数字世界中。在这个过程中,数字孪生是必不可少的技术。数字孪生指的是物理实体在数字世界的孪生,强调的是数字世界与物理世界的一体性,最早被应用于工业制造领域。目前,通过设备扫描环境形成数据点云,识别和提取物品模型的技术已经逐渐成熟,城市级别的超大规模三维重建也进入应用阶段。

3.3 引擎与开发平台

为了让每一个人都有可能参与到数字世界的构建过程中,从而建设一个开放的元宇宙,我们需要有面向普通用户的低门槛内容创作工具(如引擎、开发设计工具平台等)。在这方面,海外相关厂商已经领先一步:例如,Unity把自己重新定位为“交互式内容创作引擎”,将引擎应用拓展到动画、影视、建筑、制造等其他行业。

4. 人工智能

在未来,为了降低构建元宇宙的时间和人力成本,相比PGC、PUGC或UGC等方式,由AI生成的可供人类消费的内容或服务会越来越多;另一方面,依靠现有的方式处理所有元宇宙情境下的数据已经不现实,我们需要依靠具备自主学习和决策功能的AI来辅助,从而降低支持和维护元宇宙运行的成本。

5. 内容与场景

预计元宇宙时代的内容消费端大体会经历如下的发展阶段:

【1】娱乐和社交内容先行,抢夺用户注意力:游戏相比其他内容领域综合准备度最高,是元宇宙内容的起点。而XR设备将元宇宙在社交方面的优势体现得淋漓尽致,吸引大量用户使用;

【2】生产、生活的多个领域被渗透:人们会逐步摆脱对元宇宙“高阶游戏形态”或“高阶社交形态”的印象,例如形成闭环的虚拟消费体系、与物理世界打通的虚拟化服务等会逐渐兴起;

【3】出现新的内容和应用:元宇宙内可能也会出现房屋、家居、汽车等物品的生产商,游戏、艺术品展览等传统活动可能会有新的内容和呈现形式……我们甚至可以畅想建立在数字资产上的金融体系会如何运行。

6. 协同方

元宇宙很可能会催生出很多新市场和新业态,孕育出新的伟大企业。这个过程中会有部分的技术方案、服务方凭借自身禀赋而充分受益,或者在新的竞争格局确定前与其他企业形成新的生态合作体系。

元宇宙投资演进逻辑

在上一部分中,我们分析了元宇宙概念下的六大投资版图。考虑到各个板块并不会呈现齐头并进式的发展局面,我们需要对这些领域之间的演进逻辑有一个大体的判断,从而帮助创业者和投资人把握住恰当的时间节点入局:

a. 硬件与内容先行。XR硬件在未来几年内的增长势头已经较为清晰,且与硬件配套的内容已经与硬件形成相互促进的正循环(我们后续将发布VR/AR行业研究报告,进一步探讨这个要点)。未来新内容/场景的制作、运行、交互都需要依赖底层架构的大力升级(游戏引擎/工具集成平台等),底层架构在这一时期也会进入发展的快车道

b. 随着底层架构的升级、内容与场景的不断丰富,后端基建与人工智能将在数据处理、内容合成等领域发挥巨大的功效。我们将看到AI将替代或辅助人类完成建设性的工作,成为元宇宙里的核心生产力

c. 相较于其他板块,内容与场景板块下的变数最大。新内容、新场景、新业态可能会重塑内容产业的规模与竞争格局。同时在这个过程中,会有大量繁荣整个生态的技术协同方、服务协同方一起发展壮大起来

中美元宇宙发展方向预判

从某种程度上说,关注元宇宙就是在关注中国在世界科技领域的未来。目前,中美引领全球元宇宙发展,日、韩、欧洲紧随其后。短期来看,各国在移动互联网时代积累的禀赋将影响各国在元宇宙领域的发力方向。这里我们简单讨论一下短期内中美元宇宙发展的大体方向:

¡ 美国:在硬件与操作系统、后端基建、底层架构三个板块内优势明显,同时在人工智能领域也具有较强的竞争力。从应用层面来看,美国企业已经在面向C端消费者的娱乐场景上取得了一定成绩,在工业设计等给B端赋能的场景上也走在世界的前列

¡¡ 中国:庞大的人口基数、巨大的地域差异以及独特的社会历史阶段,都是让我们相信中国在内容与场景创新方面的想象力巨大的理由。我们期待中国的创业者能像在移动互联网时代改造社交、出行、支付等领域一样,在实现元宇宙设想的过程中,创造世界级的内容与创景创新,并诞生新的协同生态

中长期看,存在很多变数,谈论终局为时过早。当前,中国在底层架构板块也有一定的积累,正在逐步缩小与美国的差距。加之中国在基础设施建设方面的投入意愿和力度巨大,我们乐观地相信,未来中国在人工智能与后端基建领域存在弯道超车的机会。期待未来中国在元宇宙发展的历史阶段中逐步超越美国,引领世界。

重要玩家和实践

结合我们在第四部分中对“元宇宙的三大要素”的讨论,我们认为应当重点关注具备“区块链技术应用”、“数字内容创作”和“消费硬件实力”的公司。这里我们将选取并介绍几家国内外值得关注的公司,并阐述我们的理由:

1. Facebook(Meta)

目前,Facebook是全世界唯一一家在“区块链技术应用”、“数字内容创作”和“消费硬件实力”三方面都做出成绩的公司:

¡ 通过Oculus产品线提供VR硬件,解决沉浸式体验的问题;

¡ 曾推出数字钱包Novi等应用,作为区块链技术储备;

¡ 积累了运营区块链交易的经验,并有开发NFT产品的计划;

2. NVIDIA 英伟达

如果我们把元宇宙比作一个全新的、有无限可能的“淘金浪潮”,那么除了某些公司作为”“幸运的淘金者”是赢家外,为元宇宙淘金者提供工具的企业也是赢家。

英伟达给元宇宙的开发者提供生产力工具,比如通过显卡和AI技术,简化开发者进行3D建模和图像渲染的难度。这里建议大家重点关注英伟达的Omniverse平台:这是一款可以下载到搭载了英伟达显卡的设备的软件。Omniverse软件平台在英伟达显卡的计算、渲染逼真图像的能力基础上,添加了很多英伟达自研和第三方的软件工具包,帮助人们更好地去设计元宇宙内的东西,或者用于一些场景下的数字孪生,如模拟工业制造、自动驾驶、虚拟建筑等。

3. 腾讯

腾讯对Epic Games、Spotify、Snap等公司的投资以及自身在社交领域掌握的资源,都可以看做是腾讯对元宇宙的关键布局。在2020年腾讯还提出要在未来5年,拿出700亿美元加强自身在云、AI、区块链、5G、量子计算等领域的能力。不过我们也看到腾讯在消费硬件领域有明显短板,腾讯对国外公司的投资很可能面临较大的政策不确定性。

当然,我们也可以按照第五部分中提供的投资版图判断大公司在元宇宙概念里的布局情况。这里我们列举了一些公司和对其分析后的结果,供大家参考

围绕元宇宙的争论和担忧

在本部分中,我们将先列举一些围绕元宇宙设想产生的争论。不论是元宇宙的支持者还是反对者,我们认为都有必要思考这些问题,因为这些讨论对元宇宙建设过程中形成价值共识至关重要。

元宇宙会不会让人类文明停滞不前?

人们很容易担忧,元宇宙会让大量人群沉浸于虚拟内容不能自拔。如果越来越少的人花费时间和精力去关注现实世界,现实世界中的问题被解决的速度,或者人类文明进一步的探索进度都会受到影响。

另一派则认为,发展元宇宙和探索外太空这类推动人类向前的活动并不是非此即彼的关系,因为元宇宙可以帮助我们更好地认识问题(比如借助VR设备激发孩子们对天文知识的探索热情、学习知识),同时也可以为生活中受到物理条件限制的实践提供解决方案(比如借助数字孪生技术模拟各种设想,最终得到可靠方案后再应用到现实的城市建设中)。

元宇宙会不会让人在现实世界中彻底躺平?

如果每个人通过VR设备都能轻松沉浸在一个虚假的美好生活场景中,那么我们很容易生发这样的忧虑:元宇宙可能会让人失去改变真实生活的动力。不过针对这个说法,反对一方认为元宇宙并不会导向这样的结果,因为元宇宙中人们同样必须付出代价(时间、创意等)才能够交换想要的东西。反对者进一步指出,人们可以通过参与创造新的经济形式来把能力变现,并可能将虚拟世界中创造的价值带回现实世界,从而为现实世界中的“失败者”提供了改变命运的机会。

除了以上两个主要争论外,还有两个担忧是目前元宇宙的支持者没有很好地给出回应的。我们在这里也将简单介绍,以促进相关讨论:

元宇宙会不会给现实世界带来巨大的能源负担,甚至影响人类在地球的生存?

元宇宙想要运行,需要我们生活的实体世界稳定、持续地为之提供包括电能在内的一切能源。那么问题来了:如果元宇宙不能证明从实体世界抢占的资源创造的价值超过这些资源的机会成本,那么谁能保证元宇宙还将稳定运行或进一步发展,不被人“拔掉插头”呢?另外,即使元宇宙创造了巨大的价值,我们势必也要进行成本收益分析,判断元宇宙对地球资源和人类环境施加的压力(例如碳排放)是否能被抵消。

元宇宙中如何进行机制设计,或者构建价值共识?

如前所述,元宇宙不属于任何一个国家或者企业,没有任何提前写好的剧情,没有什么已经被制定好的角色,也没有像游戏通关那样的一个终点或者主线索。简单来说,元宇宙是在用户共创的过程中发展、壮大起来的。问题是,这种对公平和创造力给予最大限度支持的元宇宙如果保证具备基本的秩序?我们如何相信和保证元宇宙不走向霍布斯所论述的“一切人对一切人的战争”局面?

目前有关元宇宙的讨论中,对元宇宙可能放大网络时代的匿名性,从而带来更多道德伦理问题的风险讨论得并不多,对实体世界中的权力机构在元宇宙中将以何种形式存在、履行职责的讨论更是非常有限,这不由得让人怀疑元宇宙是否只是一个承载了美好想象的概念,其设想必然部分或全部落空?

补充新闻:在“Horizon Worlds”测试期间,一名女性测试者报告她在虚拟世界里遭到了性骚扰。这名测试者称,有一个陌生人试图在广场上“摸”自己的虚拟角色。她写道,“这种(不适的)感觉比在互联网上被骚扰更为强烈”。可参考MIT Technology Review报道:https://www.technologyreview.com/2021/12/16/1042516/the-metaverse-has-a-groping-problem/

一些观点和想法

在本部分中,我们将分享一些对元宇宙概念本身、元宇宙相关讨论的看法和观点,供各位读者参考。我们无意为这些观点背书,但我们认为这些观点极具启发性,希望能够激发读者对元宇宙更深层次的思考:

1. 如果我们梳理了时间线就会发现,关于元宇宙的解读和讨论基本都集中出现在Facebook宣布更名为Meta之后。我们需要对Facebook改名为Meta这件事的商业逻辑有所判断,这有助于提升我们对各类关于元宇宙的讨论的鉴别力。

2. 考虑到Facebook为元宇宙投入真金白银(计划投资超过100亿美元),全世界恐怕没有其他公司对元宇宙这个概念有超过Facebook的影响力。从某种程度上说,Facebook掌握了对元宇宙这个概念解释的权利。在短期的3-5年内,创业者如果要以元宇宙为奋斗方向,紧盯Facebook相关的动作是很有意义的。

3. 元宇宙在今天似乎成为了“一个筐”,关于人类未来的任何设想、设施、计划、工具等等都可以往里面装。但是我们必须清晰地认识到,科技的发展有它客观的路径和速度。与其谈论元宇宙本身,不如追根溯源,聚焦支持这个故事底层的技术演进和行业发展。

4. 赵汀阳认为,元宇宙是人类第一次把一个可能世界变成真实世界的努力方向。元宇宙与文学不同的地方在于,文学作品虽然是在描述可能世界,但它思考的其实都是真实世界的问题。而元宇宙会以全新形式争夺每个人有刚性约束的资源——时间(或者寿命),很可能对真实世界产生“虹吸效应”,是一个从结果上说“非此即彼”的事:元宇宙越有吸引力,人们就会逐渐搬迁到元宇宙当中,体会现实世界中无法做到或者无法改变的事。

5. 有着“主体唯一性”的人很难承载起不同的身份设定以及与每种设定紧密关联的一切(社交关系、行为方式、掌握的资源等等)。如果我们在元宇宙中有多个难以统一起来甚至是矛盾的身份(比如既是男人又是女人),那么按赵汀阳的说法,“最终结果可能不是我们拥有多重身份,而是哪个身份都不是我们”。从保持自我的角度来说,多个元宇宙的设想最终对每个人来说就是切割、放大每个人身份的不同侧面,让我们在一定范围内去“潇洒走一回”。
 *文中部分图片来源于网络

附录:元宇宙公司生态图谱

2021年,Newzoom.com发布了“元宇宙生态图”。我们将图谱附在此处,供各位读者参考:

(图片原始出处:Newzoo's 2021 Global Games Market Report | Into the Metaverse trend report,引用自《2021-2022元宇宙报告》)

本报告由势乘资本和光锥智能联合发布

本报告成文于2021年12月

本文经授权发布,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亿欧立场。如需转载请联系原作者。
会议
区块链场景应用移动互联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