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须知
请将投稿文章及个人信息(作者、用户名、手机号、个人简介等)发送到邮箱tougao@iyiou.com,一经审核会有专人和您联系
我知道了
专栏申请
请将您的专栏名称、手机号、邮箱、个人简介(20字以内)等信息,发送至邮箱 tougao@iyiou.com,若有已投稿的文章可附上链接。一经审核,我们会以邮件的形式进行回复。
我知道了

“国家拟禁第三方平台直接参与药品网售”可能是个误会

收藏
医疗健康
作者:魏江翰
编辑:刘聪 2022-06-22 18:27
国家药监局发布《中华人民共和国药品管理法实施条例(修订草案征求意见稿)》。此次新增的第八十三条中明确规定:第三方平台提供者不得直接参与药品网络销售活动。

对互联网医疗板块来说,今天不是一个好日子。

日前,国家药监局发布《中华人民共和国药品管理法实施条例(修订草案征求意见稿)》。此次新增的第八十三条中明确规定:第三方平台提供者不得直接参与药品网络销售活动。并指出,第三方平台提供者应当建立药品网络销售质量管理体系,设置专门机构,并配备药学技术人员等相关专业人员,建立并实施药品质量管理、配送管理等制度。

这一规定被广泛解读为“国家拟禁第三方平台直接参与药品网售”,暗示第三方互联网医疗将遭受沉重打击政策是股市的风向标,不安情绪发酵下,今日港股互联网医疗板块从开盘就开始下挫,一路跌到收盘。截至收盘,阿里健康、京东健康,这对儿互联网医疗板块的“少林武当”双双跌超13%。 

板块下跌源于政策误读?

医药电商业务模式的构建以及业务的推动是一个多方博弈的过程。早在一个月前,《中华人民共和国药品管理法实施条例(修订草案征求意见稿)》就已经发出,但在当时只引起了市场的有限反应。如果再向前追溯,其实已经讨论了很多年。

不少观点认为,此次互联网医疗板块的下跌主要原因是对于政策的误读。

有分析称,“第三方平台提供者不得直接参与药品网络销售活动。”的规定并不等于“国家拟禁第三方平台直接参与药品网售”。其真实的用意在于进一步明确自营和第三方平台的界限,而不是考虑“一刀切”式的整改。

也就是说,国家希望现在的电商平台要么进行自营药品销售业务,要么做一个第三方平台,不能混淆。从这个角度来看,当政策实施之后,其实并不会对企业和行业造成实质影响。因为大多数平台的第三方业务和自营业务实际上分别由不同公司管理。

例如龙头京东健康、阿里健康等平台,电商自营均依托线下连锁药房资质开展经营。京东健康在平台上进行的“自营药品”是通过线下主体“青岛安吉堂大药房”来销售;阿里健康的线下主体则为“广州五千年医药”。

京东健康、阿里健康等平台医药电商自营比例较高,对他们而言,基于现有的模式,该企业未来的业务模式肯定还是以自营为主,未来可能的影响只是在于将第三方的业务剥离出去。例如根据2021年财报,京东健康全年收入307亿元,其中以京东大药房为主要载体的自营收入为262亿元,占比超85 %。阿里健康医药自营业务收入达179.1亿元,同比增长三分之一以上,其中以阿里健康品牌运营的自营药房药品收入占比达到64%,

但如果某一家平台的业务占比较为平均,那么政策落地对现有模式产生影响就会偏大,需要在两种经营模式中择一主攻。

而且,上述分析都是建立在政策确定如此的“假设”情况下。后续政策(送审稿,正式稿)的态度更为关键。2019年出台的新版《药品管理法》就出现过“波折”,二审草案中一度新增规定“网售处方药药品上市许可持有人、药品经营企业不得通过药品网络销售第三方平台直接销售处方药。”但最终通过的《药品管理法》却为网售处方药“开了口子”,只禁止了部分药品的网络销售。

事实上,有业内人士表示,即便再退一步,正式政策也是如此,也有执行力度的严格与宽松之分。从监管角度看,此次政策更多体现线上/线下监管的公平性,中国卫生法学会常务理事、北京市华卫律师事务所副主任邓利强在一次媒体采访中指出, 药品网络交易第三方平台是连接处方和供药的重要枢纽,是保障线上处方药合法销售的重要防线,负有对进入平台的药企药店、配送物流等监管责任。

“强化药品网络交易第三方平台的主体责任,有利于处方药网络销售行为的规范,有利于处方药销售的安全保障,有利于药品网络交易第三方平台的规范运行、健康发展。”他说。

本文来源于亿欧网,原创文章,作者:魏江翰。
转载或合作请联系 hezuo@iyiou.com,违规转载法律必究。
文中涉及数据均已标明来源,如需数据服务可访问 亿欧数据 。 如您有「项目报道」或「项目对接」需求,请填写表单,我们将尽快与您取得联系。
会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