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星往事

智能制造制造业创新
IT老友记
曹亦卿
2019-05-17 · 15:50
[ 亿欧导读 ] TCL的李东生说:“追赶三星,需要三代人”,而华为余承东则认为不然,“三年,华为超过三星。”无论距离究竟有多远,大家都认同三星在前方,甚至如今华为所走之路也依稀可见三星的印记。然而,前行者也有焦虑与彷徨。
三星,三星,手机,英特尔,半导体 图片来自“东方IC”

终结英特尔半导体霸主地位,力压苹果稳坐全球最大手机厂商,这是三星;败走中国市场、5G手机刚上市就爆炸、折叠屏手机出师未捷身先死,这也是三星。 

跌宕起伏80年,已站在多条产业链顶端的三星,如今依然远未到独孤求败的境界。

眼下,在中美日韩砸下千亿美元的5G战场上,底层技术的迭代正引发剧烈震荡。在韩国街头,运营商营业厅的橱窗里贴满了5G海报,上面印着三星推出的全球首款5G手机Galaxy S10。作为韩国科技龙头,三星义不容辞地挑起5G国家队的责任与重担。

重压之下,三星急了。

一边是手握全球手机存储器和液晶面板产业链命脉,一边是卡位抢跑后的质量问题频出,在5G浪潮来临之际,哪怕强如三星,也一不小心出了错。

洗牌之际,没有人能稳坐钓鱼台,机会和危险共生。

TCL的李东生说:“追赶三星,需要三代人”,而华为余承东则认为不然,“三年,华为超过三星。”无论距离究竟有多远,大家都认同三星在前方,甚至如今华为所走之路也依稀可见三星的印记。

然而,前行者也有焦虑与彷徨。

折戟

“抱歉,您的订单将被自动取消。”

最近,这封发给用户的致歉邮件让三星的“面子”很受伤——折叠屏手机发布时有多光鲜,如今被打脸就有多疼。

2月,三星特意赶在MWC之前,抢跑华为,在美国旧金山推出了传闻已久的折叠屏手机Galaxy Fold。这是继半路杀出的“程咬金”柔宇科技之后,全球第二款折叠屏手机。鉴于柔派手机发布半年还未发货的ppt属性,Galaxy Fold也可以说是主流市场的第一款折叠屏手机。

必须承认,这是一款惊艳的产品,不仅是技术和设计惊艳,近2000美元的价格也很“惊”艳。

在发布会上,三星称,该机型经过了20万次实际测试,可以在每天开合100次的情况下,五年不出问题,首批量产规模将达到100万台。

炫酷的外形、高昂的价格,使折叠屏手机成为科技产品“弄潮儿”的不二首选。

在已经非常成熟的智能手机市场,连iPhone的吸引力都不可避免的连年下降,已经鲜有产品能满足消费者追求个性和炫耀的需求了。折叠屏手机的出现再一次提供了这种可能性,戳中了用户的“痒点”。

尽管价格不菲,原定于4月26日开售的Galaxy Fold在美国开放预订的第一天仍然受到了消费者的追捧,很快就有了过万的预订量。

一时间,Galaxy Fold 风光大盛, 引来一众吃不到葡萄的二三线品牌侧目。杨元庆还曾吐槽说,这些都只是放在玻璃罩子里的PPT产品罢了。

当时,没有人把这话放心上,却未想“一语成谶”。

第二天,Galaxy Fold 的预定通道就没有预兆地关闭了,网站显示缺货。接下来,多家评测媒体纷纷反映,Galaxy Fold存在屏幕凸起、易碎、闪烁等问题。尽管三星称这是因为评测者撕去了保护膜这一不当行为所导致的,但消费者们并不买单——如此高科技的折叠屏全靠一张保护膜来支撑?如此重要的保护膜那么轻易就被误撕了?

这不是三星该有的水平。

质疑声中,三星不得不收回所有评测手机,在发售时间悬而未果的情况下,三星向客户致歉:“如果在5月31日之前我们还未发货,您的订单将被自动取消。”

当初捧得有多高,现在摔得就有多疼。

这边厢,折叠屏手机的“大型翻车现场”让三星头疼不已;那边厢,三星的第一款5G手机也来雪上加霜了。

4月底,一名韩国用户在线上平台分享了四张照片,称他刚买来不久的三星Galaxy S10 5G版发生自燃,遭受了巨大的破坏,已经无法使用。

按机主的描述,这款三星Galaxy S10 5G使用了仅仅六天就突然冒烟,三星售后服务中心的工作人员在检查后称“有外部损伤的痕迹”,并且没有换货或者退款的意向。三星电子相关负责人也承认了这一说法:“我们收集了产品并完成外部检查和X光检查,但手机外部痕迹很明显,我们找不到产品上的缺陷,有可能是手机受到外力冲击导致的。”

然而,这样的解释显然并不能说服用户。机主称,之所以有外部痕迹,是他在看到手机冒烟后,惊慌之下将手机丢在了地上才出现的,并不是自燃的原因。不满于三星的售后服务,他因此决定曝光。

剧情反转,质疑声纷至沓来。折叠屏手机和5G手机的先后折戟,让三星的品控成为了众矢之的。

这绝不在三星的意料之中。

对于三星来说,无论是折叠屏手机Galaxy Fold,还是5G手机Galaxy S10 ,原本都是野心所在——5G是一个至关重要的机会窗口,折叠屏也是手机形态的一次关键转型,三星想要通过抢发折叠屏手机和5G手机来体现其在行业内的龙头地位,并彰显供应链实力。

事实上,三星绝对是有实力抢跑的。

然而,也就是因为有实力,所以才更急迫——当上第一不容易,要想坐稳第一更是难上加难,好不容易登顶的三星,怎能在这个弯道上输给小弟们。

看看楼下iPhone因为缺席5G和折叠屏后被“群嘲”的尴尬境地,就能明白三星的焦虑。更何况,作为韩国民族品牌的象征,三星没有退路。

只是,本想留给竞对们一个一骑绝尘的潇洒背影,却没掌握好起跑质量,一不小心就抢跑犯了规。在田径比赛中,抢跑一次便会被罚下,而三星如今已经接连犯规了两次。

在5G和折叠屏两大自带高光的科技明星加持下,三星的这一跤摔得太难看。

更加尴尬的是,S10的意外爆炸,唤醒了大家对于三星“爆炸门”的记忆。爆炸、召回、解释为外力所致……还是那熟悉的配方,依旧是熟悉的味道。

爆炸,已经成了三星的标签,成为这家全球一流企业心中无法抹去的痛。

寒流

三星,曾是中国手机市场的霸主。

三星用让人眼花缭乱的产品线,为中国市场打造了一个上天入地的巨网——上有近万元的臻和大器系列;主流旗舰是四五千元的S和Note系列;中档选择有S Advance和Premier系列;如果你看重性价比,那还有2000元档的Mega和Grand系列;甚至还有售价几百元的入门级W、Y、Ace系列。

可以说,只有你想不到,没有三星做不到。

在当时智能机刚崛起的大背景中,三星丰富的产品满足了各类消费者的需求,很快受到了市场的肯定。2013年Q2,三星电子销售了1530万部智能手机,占当时国内市场总销售量的19.4%,中国每5部智能机中就有一部三星手机。同年,三星电子被《经济观察报》评选为“2012-2013年最受尊敬的企业”,这是三星电子第8次获此殊荣。

谁也未能料及,如此风光的三星在中国市场从盛至衰,只用了4年时间。

当时,中国市场正从中华酷联的时代转向华米OV的主场,再加上苹果的异军突起,三星在中国市场面临的竞争越发激烈。但这并不足以摧毁三星——就像特洛伊城是被希腊“木马兵”从内突破的一样,三星固若金汤的城墙也是被自己从内部炸裂的。

2016年8月,拥有虹膜识别、四曲面屏等创新技术的三星Note 7在美国纽约发布,广受消费者的追捧,当天便售出过万部。

意外的发生毫无征兆——Note 7炸了。

就像如今对待S10的爆炸事件一样,三星的第一反应是粉饰太平,将爆炸定性为个例,认为是用户没有使用原装充电器所致。

然而,更多的爆炸接连发生,不仅是在韩国本土,海外的Note 7也没有幸免。三星这才意识到严重性,一番挣扎和辩解之后,三星终于在9月初向消费者道歉,暂停Note 7在10个国家的销售并对其进行全球召回换机计划。

然而,这个“全球召回”并不包含中国。

以采用了不同电池供应商为理由,三星告诉中国消费者,Note 7国行版本可以放心购买。

被单独撇出去的中国市场,在9月1日开启了Note 7的销售。给予了三星极大信任的中国消费者非常捧场,线上头部电商平台的销售数据都很亮眼,其中最受欢迎的珊瑚蓝版很快便告售罄。

平静的半个月过去了。其间,在被国家质检总局约谈后,三星“意思意思”地召回了1858台Note 7体验机。很显然,三星想要以最小的代价来粉饰这场危机。

但,现实总是很骨感。

9月18日,国行版Note 7发生“首炸”。虽然三星强行设定“被害情节”、解释是人为原因所致,但随之而来的更多国行版Note 7爆炸事件让三星失去了辩解的理由。

中国消费者的失望和愤怒被点燃。哪怕在避无可避之后,三星最终召回了国行版Note 7,却再也召不回中国消费者的信任。

70天,史上最短命的“机皇”寿终正寝。

自作孽不可活,对中国市场区别对待之后,不真诚和侥幸很快就让三星自尝恶果。

就是同一时期,苹果在中国市场的份额急速上升,iPhone 7系列在中国市场取得了非常好的成绩,苹果股价也创下了五年来最好成绩。一升一降之间,在这场抢7大战中,Note 7戏剧性地完败iPhone 7。

令人唏嘘的是,Note 7的问世本是为了阻击iPhone 7,就连型号也直接从Note 5跳到了Note 7,并抢先在苹果之前一个月发布。

回想起来,当时的三星与如今抢发Galaxy Fold和Galaxy S10的姿态何其相似。

Note7不足以炸毁三星,但却成了一个关键的转折点。 

坍塌的品牌形象,中国市场不进则退的激烈竞争环境,再加上运营商定制机的退场,三星在中国的市占率迅速下跌。2016年Q3,中国市场的Top5名单中便已看不到三星的名字了。

再加上Note 8时隔一年后才姗姗来迟,口碑没有被及时挽回的Note系列就这样被Note 7的爆炸闪了腰。此后的三年中,三星手机在中国市场的市占率一路下滑至0.8%,跌入Others。

虽然,现在三星高呼“重回中国”,但我们都知道,这片市场已经今非昔比,头部效应极度显著的中国市场已经不见增量——想起曾经的肆意驰骋,那是三星逝去的青春。

至此,三星的水逆还未结束。

2016年底,朴槿惠“亲信门”事件爆发。

随着案件调查的深入,韩国顶级财团三星被卷入旋涡,三星集团 “太子爷”、三星电子副会长李在镕被指行贿。2017年8月,韩国法院一审判决认定李在镕为接班三星贿赂朴槿惠,此外还犯下贪污、作伪证等罪名,判刑5年。2018年2月,李在镕二审被判处有期徒刑2年零6个月,缓刑4年,并当庭释放。

直到如今,这一事件的影响仍未被消解,案件还在三审期间,李在镕仍是缓刑犯之身。与政治的过密牵连让三星栽了跟头,同样的惨痛教训在败走中国的乐天身上也体现的淋漓尽致。

李在镕在押期间,包括其亲妹妹李富真、三星CEO权五铉,以及副会长崔志成都成了外界热议的掌门人候选人,三星分拆的声音也甚嚣尘上。

山雨欲来风满楼。

在这当口,CEO权五铉意外宣布辞职让三星帝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