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通的二十年手机行业“统治”之路

产业综合
InfoQ
TIMOTHY B. LEE
2019-06-02 · 14:23
[ 亿欧导读 ] 高通公司是如何保持对调制解调芯片市场的强力控制的?
高通,高通,高通5G,芯片厂商 图片来自网络

高通的盈利模式除了通过芯片获得大额的收益之外,还向客户收取产品专利费用,费用大概是每部手机售价的 5%,业内甚至称其为"高通税"。本月国加州圣何塞北区联邦法官在当天对高通的问题作出了最后判决,坐收专利许可费多年的高通,终于败诉了。

2005 年,苹果公司联系上了高通,希望对方能够充当第一款 iPhone 产品当中调制解调芯片的供应商。高通方面给出的回应很不寻常:在回信当中,其要求苹果先签署一份专利许可协议,之后高通才会考虑是否接受。

苹果公司采购业务副总裁 Tony Blevins 表示,“我在这个行业工作了二十年,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要求。”

大多数供应商都渴望着与新客户交流——特别是像苹果公司这样规模庞大且声望卓著的客户。但高通完全不一样,其在蜂窝芯片市场上占据着主导地位。这给高通公司带来了巨大的影响力,而其也完全不惮于运用这种影响力。

Blevins 今年早些时候在联邦贸易委员会针对高通公司的重磅反垄断案中凭证时,发表了上述评论。贸易委员会方面于 2017 年提起诉讼,部分原因在于苹果公司的不断敦促——很明显,高通公司在无线芯片领域的主导地位,已经在十多年时间当中给苹果造成巨大困扰。

就在上周,加利福尼亚州联邦法官为贸易委员会及苹果提供了令人满意的裁定。在这份长达 233 页的裁定意见(PDF 格式)中,法官 Lucy Koh 认定高通公司的侵略性许可策略违反了美国的反托拉斯法。

https://www.courtlistener.com/recap/gov.uscourts.cand.306945/gov.uscourts.cand.306945.1490.0.pdf

我认真阅读了这份出自 Kon 法官之手的意见书,其中将高通公司描述成一位残酷无情的垄断者。这份法律文件中概述了高通方面在近二十年当中不断向智能手机制造商过度收取蜂窝芯片许可费用的历史。高通方面与各大智能手机制造商签订合同,使得其它芯片制造商几乎不可能挑战高通的主导地位。对于那些不遵守高通公司单方面条款的客户,其将面临突然失去调制解调器芯片供应的严重威胁。

作为自由市场的坚定支持者,R Street 研究所专利专家 Charles Duan 表示,“高通公司对于某些手机芯片拥有垄断权,他们利用这种垄断能力向他人收取巨额资金。他们的行为不仅是通过芯片本身收取更多费用,同时也要求人们购买其专利许可并由此开出相当夸张的金额。”

如今,这一切优势可能即将结束。在裁定书当中,Koh 命令高通公司停止以芯片断供为手段威胁客户。高通公司如今必须与客户重新协商全部协议,并以合理的条款将其专利许可给竞争对手。如果 Koh 的裁定未被后续申诉所推翻,那么其将在本世纪之内为无线芯片首次创造出真正具有竞争力的市场环境。

1、高通公司的完美盈利机器

不同的蜂窝网络需要立足不同的无线网络标准运行,而这些标准往往每隔几年就发生变化。在过去的二十年当中,高通公司在大部分时间内都保持着领先地位,并在芯片之上支持大部分 主流蜂窝标准。因此,如果某家智能手机公司希望在全球范围内销售其产品,那么除了使用高通的芯片方案之外,其将再无其它途径可走。

举例来说,在 2010 年初,高通公司在 Verizon 以及 Sprint 等美国及部分海外运营商所青睐的 CDMA 标准芯片方面拥有明确的领先优势。根据法庭披露的消息,高通公司首席技术官 James Thompson 在 2014 年写给公司 CEO Steve Mollenkopf 的一份内部文件中评论苹果道:

“我们是目前唯一一家能够让他们实现产品全球发布的供应商。事实上,如果没有我们,他们将失去北美、日本以及中国的大部分市场。这绝对会给他们带来沉重的打击。”

受到影响的当然不只是苹果。黑莓公司也在 2010 年左右陷入了类似的困境。黑莓公司高管 John Grubbs 指出,如果无法使用高通公司的芯片,“我们将无法提供 CDMA 设备,意味着我们全部设备销售额中的 30% 都将在一夜之间消失。”

过去二十年当中,高通公司与大多数领先手机制造商达成的交易,其中包括 LG、索尼、三星、华为、摩托罗拉、联想、中兴以及诺基亚。这些交易使得高通公司积累起巨大的影响力与控制权,杠杆的存在也使得高通方面能够提出远高于拥有类似专利组合的其它企业所要求的专利使用费率。

高通公司的专利许可费根据手机的整体售价计算,而非单纯评估采用高通专利技术的具体芯片。这实际上意味着高通公司能够从手机的所有零部件身上获利,而其中大部分其实跟高通方面的移动电话专利毫无关系。

苹果公司高管 Jeff Williams 指出,“高通向我们收取的费用,比其它合作伙伴加起来还要多。”摩托罗拉公司的 Todd Madderom 也表示,“相较于我们使用的任何其它知识产权许可,我们从来没见过如此沉重的许可费负担。”

高通公司的内部文件也证实了上述说法。其中一份文件显示,高通方面的专利许可业务单在 2016 年一年就为其带来了 77 亿美元的收入——超过另外 12 家拥有重要专利组合的企业的专利许可收入总和。

2、没有许可,就没有芯片

如此高昂的许可费用反映出高通不同寻常的谈判策略,即所谓“没有许可,就没有芯片。”除非客户首先签署高通公司的专利组合许可协议,否则将永远买不到高通公司的蜂窝芯片。而这些专利交易的条款则基本完全在高通公司的掌控之下。

一旦某家手机制造商与高通方面签署了第一笔交易,高通就获得了更强有力的杠杆。在专利许可协议到期之后,高通方面有权单方面终止对该智能手机制造商的芯片供应。

摩托罗拉公司高管 Todd Madderom 在一份证词中指出,“如果我们得不到调制解调芯片,我们就无法正常出货。而且即使市场上存在可行的解决方案,设计并使用替代性解决方案也至少需要耗费数个月的时间。”

这就使得高通公司的客户在临近专利许可协议到期日时处于极为被动的地位。不用说在法庭上质疑高通公司的专利申请,即使某位客户只是试图通过谈判获取更为优惠的条款,高通方面也有可能突然切断芯片供应。

联想公司高管 Ira Blumberg 在审判期间作证称,“我们曾经向高通方面反映,我们正在考虑终止许可协议。高通公司的高管人员对此非常冷静,并表示我们可以随意处理,但如果采取这种方式,我们将无法继续购买高通的芯片。”

Blumberg 在证词中表示,“即使不超过一年,也至少会出现好几个月的芯片断供。这对于行业当中的几乎任何企业而言都带来致命的影响。”

Koh 法官发现,高通公司在过去二十年当中曾一再采取这样的策略:高通公司曾于 2001 年切断三星的芯片供应,2004 年切断 LG 的芯片供应,2012 年切断索尼与中兴的芯片供应,2013 年切断华为与联想的芯片供应,并于 2015 年切断了摩托罗拉的芯片供应。

3、高通公司的芯片交易击溃各大竞争对手

接下来的问题显而易见:高通公司是如何保持对调制解调芯片市场的强力控制的?部分原因在于,高通方面聘请到极具才华的工程师,并投入数十亿美元以确保其芯片产品始终处于领先地位。

高通公司还通过销售包含 CPU 及其它功能,甚至是调制解调功能的系统芯片巩固其市场主导地位。此举大大降低了产品成本与功耗,使得小型芯片制造商很难与之开展竞争。

但除了这些技术原因之外,高通公司还与客户签订了协议,导致其他企业很难渗透进被其牢牢掌握的蜂窝调制解调芯片业务领域。

高通公司用来对付竞争对手的第一种武器就是许可条款:专利许可条款要求客户为每一部售出的手机支付专利费,包括那些并未使用高通无线芯片的手机。这就使得高通公司在与其它芯片制造商的竞争当中具有强大的优势。如果另一家芯片制造商试图在价格方面与高通开展对抗,高通就能够轻松降低芯片本体的售价,因为他们清楚客户仍然需要以出货手机量为基础向高通支付高昂的专利许可费。

Koh 法官还提到了上世纪九十年代曾导致微软陷入法律困境的类似行为。微软公司当时表示,只要 PC 制造商同意按照每台实际售出的 PC 向微软支付许可费——无论其中是否安装有 MS-DOS 系统,微软就为制造商提供许可费折扣。这实际上意味着如果 PC 制造商销售运行有非微软操作系统的 PC,则必须支付两笔费用。1999 年,一位联邦法官裁定、并由陪审团表决通过,认定微软利用这种方式以阻止竞争对手打入市场的作法违反了反托拉斯法。

高通公司还提出其它一些许可协议,包括明确阻止客户使用非高通无线芯片等。高通方面承诺为售出的每一台安装有高通芯片的手机向制造商提供折扣,但前提是手机制造商至少要保证高通芯片的使用率达到 85%——在某些极端条款中甚至高达 100%。

举例来说,苹果公司在 2013 年与高通签署了一项协议,其中要求苹果方面以排他性方式使用高通的无线芯片。根据协议,高通将在 2013 年至 2016 年期间向苹果支付数亿美元的回扣与营销激励金。但如果苹果公司开始销售带有非高通蜂窝芯片的 iPhone 或者 iPad 产品,高通将立即停止支付这些款项。

此外,如果在 2016 年 2 月之前使用非高通蜂窝芯片,苹果公司甚至需要偿还部分款项。高通公司的一封内部邮件计算出,如果苹果方面在 2015 年推出一款带有非高通蜂窝芯片的 iPhone,那么由此带来的偿还数额将高达 6.45 亿美元。

高通公司与其它各大主要手机制造商也达成了类似的协议。2003 年,高通公司签署了一份为期十年的协议,其中要求如果华为在中国市场上 100% 从高通处购买 CDMA 芯片,那么华为的专利许可费率将可降低至 2.65%。如果华为购买非高通 CDMA 芯片,那么专利许可费率将跃升至 5% 甚至更高。

而在 2004 年的一笔交易中,高通公司称如果 LG 以至少 85% 的比例采购高通 CDMA 芯片,那么其将为 LG 提供可观的回报。明目张胆项交易还提出,LG 在销售带有非高通蜂窝芯片的手机时需要支付更高的专利许可费。另外,如果三星方面在 2018 年中的全部“优质”蜂窝芯片以及一部分较低级别芯片(具体百分比不明)都从高通处购买,那么高通将向三星提供返利。

4、“独立的调制解调芯片将失去充足的生存空间”

这些具有排他性的条款非常重要,因为大家都很清楚,只有实现规模化设计与生产才能从蜂窝调制解调器业务当中获利。从零开始设计有竞争力的蜂窝芯片需要数亿美元的投入,而且设计成果从面世到过时往往只有几年的时间周期。

换句话说,除非已经有不少重量级客户决定支持,否则相关企业根本就没有投身这个行业的意义。然而,有能力在投产第一年就订购数百万块芯片的客户本来就非常有限。

高通公司的高管们非常清楚这一点。在 2010 年的一封内部邮件当中,高通公司的 Steve Mollenkopf 写道,与苹果公司签订独家协议“将带来巨大的战略性利益”,这是因为“如果没有如此量级的竞争对手,独立的调制解调芯片将失去充足的生存空间。”

这不仅仅是一种理论层面的猜想。苹果公司非常厌恶对高通方面的依赖,并希望培养起第二个调制解调器芯片来源。最强大的候选者无疑是英特尔——其还没有成规模的调制解调器芯片业务,但确实有意着手构建。到 2012 年,苹果公司已经计划让英特尔为其 2014 款 iPad 设计一款蜂窝芯片。

然而,苹果 2013 年与高通方面的交易迫使其搁置这项由英特尔提供蜂窝芯片方案的计划。苹果公司的 Blevins 作证称,“在签署这项协议之后,我们就切断了与英特尔在 iPad 方面的合作。”而失去了苹果这位主要客户,英特尔公司也就没有必要再继续开发自己的调制解调器芯片了。

在 2016 年与高通之间的交易到期之后,英特尔与苹果双方又恢复了蜂窝芯片合作关系。就在那一年,苹果公司推出了 iPhone 7。其中部分产品配备有高通调制解调器芯片,其它一些产品则使用新的英特尔调制解调器芯片。

苹果公司承诺购买数百万块英特尔无线芯片,这意味着英特尔将有动机把大量资源投入其开发工作当中。在与苹果达成协议之后,英特尔收购了威盛电信(VIA Telecom),后者是少数能够在高端芯片领域与高通公司一争长短的企业。英特尔需要 CDMA 芯片以使自家无线产品在全球范围内保持竞争力,但其又缺乏按照苹果要求进行内部无线芯片开发的能力。收购威盛使得英特尔能够加快 CDMA 芯片的研发速度。但根据英特尔自己做出的预测,如果没有苹果向英特尔做出的采购业务承诺,收购 VIA 在经济层面将完全没有可行性。

与苹果之间的合作关系,也在其它方面为英特尔带来助力。下一代 iPhone 将采用英特尔蜂窝芯片的消息促使多家网络运营商主动帮助英特尔在自家网络之上测试芯片。英特尔还发现,在成为苹果公司的供应商之后,其在标准制定组织当中开始拥有更大的影响力。

5、帝国反击战

在 2019 年 2 月 26 日于巴塞罗那举行的世界移动通信大会上,可以看到英特尔公司部署的 5G 徽标。

苹果公司与英特尔之间的交易,对高通方面在蜂窝芯片业务市场上的主导地位构成了严重威胁。一旦英特尔开发出苹果所需要的全系列蜂窝芯片,英特尔即可转而为其它智能手机制造商提供相同的芯片。这将极大改善各家智能手机制造商的货源受限问题,意味着他们不再必须与高通公司续签专利许可。因此,高通公司决定与苹果以及英特尔开战。

为了应对高通公司的芯片供应威胁,苹果开始向高通提出的高额专利使用费发起质疑。高通方面的回应是,苹果公司将无权在新款 iPhone 当中使用高通公司的芯片,这将迫使苹果不得不完全依赖于英特尔提供的 2018 款芯片。高通公司还在全球各地的法院起诉苹果侵犯其专利权,而苹果则要求联邦贸易委员会对高通公司的商业行为展开调查。

这次波折使得苹果与英特尔处于不利地位。高通公司试图利用其专利储备库在全球各地的司法管辖区之内禁止 iPhone 的销售。如果高通在其中一个主要市场上取得胜利,那么其有可能会迫使苹果全面就范。在此之后,高通可能会要求苹果减少英特尔芯片的采购量,从而危及英特尔的无线芯片业务。最后,这番举动也能起到杀鸡儆猴的作用,告诫其它潜在客户最好不要试图挑战高通公司的主导地位。

与此同时,苹果公司则领先英特尔确保自家手机始终拥有最前沿的无线技术支持。英特尔成功开发出了适用于 2017 款与 2018 款 iPhone 型号的调制解调器芯片。然而,未来几年之内,整个无线行业将转向 5G 无线技术。iPhone 作为一款高端产品,必须要支持最新的无线标准。如果英特尔无法及时开发出适用于 2020 款 iPhone 产品的 5G 芯片,那么苹果的市场地位有可能会快速崩溃。

似乎后一种情况还是发生了。就在上个月,苹果公司宣布与高通达成广泛协议,其中苹果将向高能方面支付为期六年的专利许可费。几小时之后,英特尔公司宣布取消 5G 调制解调器芯片的开发工作。

虽然我们并不了解所有的幕后细节,但似乎从今年早些时候开始,苹果公司开始怀疑英特尔是否有能力快速提供 5G 调制解调器芯片,从而满足苹果的产品需求。这使得苹果不得不屈服于高通公司的强硬态度,并最终决定削减与英特尔之间的交易,同时接受了一些杠杆性条款。而苹果与高通后来达成的和解的决定,也立即削弱了英特尔开发无线芯片的动力。

6、高通长期以来一直拒绝向竞争对手授权其专利技术

高通与苹果以及英特尔之间的对抗故事,说明了高通方面如何利用其强大的专利组合支持芯片业务垄断。

芯片制造商通常能够获取与其芯片相关的专利授权,并借此解决客户的专利需求。然而,高通公司长期拒绝将其专利许可提供给竞争对手,并直接导致后者陷入困境。

芯片制造商联发科公司高管 Finbarr Moynihan 表示,“我们全部客户都给出了明确的要求,即希望我们首先与高通达成许可协议,并将此作为购买联发科 3G 芯片组的前提。”

如果芯片制造商要求高通公司进行专利授权,高通方面给出的答复是只能承诺不起诉芯片制造商本身,但有可能起诉该制造商的客户。另外,高通方面还要求各芯片制造商——也就是其竞争对手——仅将芯片出售给已经被列入高通专利许可“授权采购者”名单的客户。

毋庸置疑,这使得高通的一切竞争对手乃至潜在竞争对手都处于长期劣势。高通公司的专利许可制度不仅使其能够从竞争对手的销售额中征收巨额费用,同时实际上也允许高通操纵竞争对手所能服务的客户。事实上,高通公司要求其它芯片制造商向其提供关于各家客户的敏感商业数据,包括销售数量数据等,从而确保高通能够采取哪些压力性手段以防止竞争对手在市场上获得吸引力。

2009 年,在与联发科(下图中简称为「MTK」)达成交易的几天之后,高通公司的一份内部演示文稿以一种可笑的坦率方式阐述了高通的反竞争方法:

"WCDMA SULA"是指高通的专利许可。高通公司认为,限制联发科向高通公司已经授权的企业出售芯片,将导致其即将推出的 3G 芯片只能吸引到不足 50 家客户。与此同时,高通公司的目标在于征收大量费用以保证联发科没有足够的财力投资自主芯片研发。

像联发科以及 VIA 这样的小型芯片制造商只能同意高通公司单方向提出的条款。更重要的是,一部分更为强大的企业被直接阻止进入市场,或者被高通的策略逼出这部分市场。

高通公司曾在 2004 年与 2009 年两度拒绝向英特尔授权专利许可,这极大延后了英特尔进军无线调制解调器芯片业务的步伐。三星与 NTT DoCoMo 共同建立的合资企业 Project Dragonfly 也在 2011 年遭遇高通公司的拒绝;三星最终制造出一些调制解调器芯片供自己使用,但并没有将其提供给其它客户。高通还于 2015 年拒绝 LG 提出的调制解调器芯片专利许可申请。

此外,高通公司分别于 2012 年与 2014 年拒绝了德州食品与博通公司的专利许可申请。

7、公平、合理、无歧视

当标准组织开发新的无线标准时,其首先需要汇集一系列专利,并将此作为新标准的实施基础——这些专利,被称为标准必要专利。在此之后,其要求专利持有方承诺以公平、合理且非歧视性(简称 FRAND)的条款进行专利许可授权。专利持有方通常会同意这些条款,因为将专利纳入标准能够提升其价值。

但高通公司似乎并没有履行其 FRAND 承诺。FRAND 专利应该始终以相同的条款提供给任何希望获取许可的申请方——无论是客户还是竞争对手。然而,高通公司一直拒绝向其它芯片制造商授权这类标准必要专利。

当手机制造商试图获取高通公司的标准必要专利许可时,高通方面通常会将其与更多专利组合捆绑在一起,其中包括大量不受 FRAND 承诺约束的专利,而且在大多数情况下根本就与调制解调器芯片毫无关系。因此,手机制造商实际上不得不为高通公司的标准必要专利支付更高许可费用。

但没有人能够挑战高通对于 FRAND 要求的实际解释权。高通公司并没有直接起诉其它芯片制造商,因此其现行策略虽然令人发指,但却也让人无可奈何。与此同时,高通公司也在利用芯片供应威胁阻止客户对其许可制度提出任何质疑。

Koh 法官裁定,高通公司并未履行其 FRAND 承诺并且有违反托拉斯法。高通公司有义务将其专利许可给任何申请方。她同时裁定,高通公司亦有义务在许可当中收取合理的费率,且具体数额必须远低于近年来高通采取的实际费率。

8、“没有许可,就没有芯片”的日子过去了

Koh 法官下令执行一系列旨在阻止高通公司反竞争行为的举措,同时要求通过变革恢复市场竞争的平衡。

其中最重要的变化就是将高通的专利许可行为与其芯片业务拆分开来。Koh 要求高通不得“根据客户的专利许可状态调整调制解调器芯片的供应方式。”高通公司必须重新协商其所有专利许可,保证不会以威胁方式干预面向任何买家的调制解调器芯片供应。

Koh 还命令高通公司根据 FRAND 条款向其它芯片制造商授权标准必要专利,并在必要时通过仲裁方式确定公平的使用费率。这些许可必须足够“详尽”——意味着高通公司不得借条款中的漏洞起诉芯片制造商的客户违反芯片制造商的专利许可范围。第三,Koh 法官欋同通公司与客户达成任何独家协议。如果客户从高通公司购买 85% 或者 100% 的芯片比例,高通也不得提供任何回扣。

专利专家 Charles Duan 认为,Koh 的裁决“直指人们在与高通公司的往来当中面临的最大问题。”

三星是目前少数几家保留有重要内部调制解调器核心技术的公司之一。近年来,三星公司经常在某些市场上销售的智能手机中采用自己的 Exynos 芯片,同时在美国以及中国等其它市场销售高通芯片版产品。目前我们还不清楚三星为什么要这样做,但合理的猜测是,三星认为其在这些国家更容易受到高通公司的专利威胁。

现在,三星公司能够更轻松地在全球范围内使用自己的芯片、简化产品设计并为公司提供更为可观的规模经济效益。最终,三星方面亦有可能开始向其它智能手机制造商提供其原创芯片,即正式回归 2011 年的芯片供应业务。

在另一方面,Koh 法官的裁定对于英特尔来说可能并不够及时。英特尔公司已经于上个月宣布关闭其 5G 芯片开发项目,而其恐怕已经没有精力(或者足够的时间)重启该项目。

然而,Koh 法官最核心的要求,可能是她提出的由贸易委员会与法院负责实施的七年监督授权。

Duan 在接受邮件采访时表示,“我想,在接下来的一年左右,高通公司又会提出一些新的方法以回归旧有收入模式。”但政府方面将继续保持警惕,以确保高通公司始终遵守 Koh 法官在裁定当中体现的表述与精神。

但首先,这项裁定必须能够在巡回上诉法院当中得到认可。本周二,高通公司要求 Koh 暂缓执行裁定,称其将在上诉法院对具体内容进行重审。而在一切真正尘埃落定之前,高通公司的客户与竞争对手恐怕仍然无法松下这口气。

 英文原文

https://arstechnica.com/tech-policy/2019/05/how-qualcomm-shook-down-the-cell-phone-industry-for-almost-20-years/

本文已标注来源和出处,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

各工作岗位将被AI取代的概率

选择岗位,查看结果

制图员和摄影师

87.9%

参与评论

最新文章

关闭

快来扫描二维码,参与话题讨论吧!

快捷登录 密码登录
获取验证码

新用户登录后自动创建账号

登录表示你已阅读并同意《亿欧用户协议》

快捷登录 密码登录

账号为用户名/邮箱的用户 选择人工找回

关联已有账户

新用户或忘记密码请选择,快捷绑定

账号为用户名/邮箱的用户 选择人工找回

快速注册

获取验证码

创建关联新账户

发送验证码

找回密码

获取验证码
账号为用户名 / 邮箱的用户 选择人工找回

未完成注册的用户需设置密码

如果你遇到下面的问题

我在注册/找回密码的过程中无法收到手机短信消

我先前用E-mail注册过亿欧网但是现在没有办法通过它登录,我想找回账号

其他问题导致我无法成功的登录/注册

请发送邮箱到service@iyiou.com,说明自己在登录过程中遇到的问题,工作人员将会第一时间为您提供帮助

账号密码登录

乐乐呵呵@微信昵称

该亿欧账号尚未关联亿欧网账户

关联已有账户

曾经使用手机注册过亿欧网账户的用户

创建并关联新账户

曾用微信登录亿欧网但没有用手机注册过亿欧的用户

没有注册过亿欧网的新用户

先前使用邮箱注册亿欧网的老用户,请点击这里进入特别通道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亿欧公众号 亿欧公众号
小程序-亿欧plus 小程序-亿欧plus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