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ber纽约上线网约飞的,空中出租车规模化还有多远?

科技出行
腾讯深网
康路
2019-07-11 · 16:10
[ 亿欧导读 ] 一位美股分析师表示, Uber试水空中服务虽然在网约车、外卖等业务之外,讲了一个新故事,但不会改变自己对公司基本面的看法,“Uber仍挣扎于如何让公司盈利的过程中。”
uber,Uber,科技出行,网约车 图片来自“东方IC”

从纽约曼哈顿下城去肯尼迪机场,如果打车,在不拥堵的情况下大约需要40分钟,高峰期时用时可长达2小时。全球最大的网约车平台Uber打算用空中交通的解决方案,将这段里程缩短至8分钟。2019年7月9日起,Uber“网约飞的”服务正式上线,开始在纽约高峰时段运行。

Uber并不是第一个提供此项服务的平台,今年3月起,直升飞机租赁公司Blade就已经在提供类似航线的服务,收费195美元。追溯历史,早在上世纪80年代末,现任美国总统特朗普还是商人时,也曾买下一家航空公司,并提供纽约曼哈顿商业区到周边机场的短途航班服务。

当时打出的宣传语是“六分钟从华尔街到机场”。后因油价暴涨、经营不善陷入困境,3年后,该公司被银行收回转卖。

Uber在纽约试水“飞的”业务,标志着这家网约车平台的空中野心,或将推动原本属于高端人群的直升飞机服务平民化和规模化。但时逢纽约发生直升飞机坠机事故,纽约市市长白思豪和纽约市议会议长科里·约翰逊先后质疑空中交通的安全性,也让Uber空中出租车的前景,蒙上不确定性。

自7月9日起,Uber提供从曼哈顿下城到肯尼迪机场的网约飞的服务

1、晒“网约飞的订单”成“身份”象征

试水“网约飞的”的Uber目前只针对部分高端人群,在社交媒体上晒出“网约飞的”截图成为城中新风潮。

Uber提供给《深网》的资料显示,Uber的“网约飞机”服务目前只开放给“白金”和“钻石”用户及部分合作伙伴。Uber在2018年年末推出四档用户积分计划,其中,六个月之内积分2500分,如六个月之内在专车上花费1250美元(约合8609元人民币),可成为白金用户。

六个月之内积分7500分,如六个月之内在专车上花费3750美元(约合25830元人民币),可成为钻石用户。数据显示,从曼哈顿下城到肯尼迪机场若“网约直升飞机”单人单次的行程费用一般在200到225美元之间(约人民币1377元至1549元之间)。

和其他直升飞机服务类似,机上乘客只允许携带小件行李,这也意味着目标客户群体将以出行简便的商务人士或高净值旅行者为主。

问及高端人群出行选择直升飞机服务的偏好,奢侈旅行公司Virtuoso的董事经理Steve Wooster对《深网》表示,对所有旅行者来说,安全考量都排在第一位,“除此之外,直升机服务的偏好根据旅行者的类型,更有偏好。商务人士主要看重便利性,旅行者看重观光的景色和摄影效果。

而对于习惯豪华旅行的高净值人群来说,也看重个性化。”奢侈旅行公司Virtuoso目前并不是Uber航空的合作伙伴。

Uber通过声明称,此项“网约飞机”服务的运营商为直升飞机租赁公司Heliflite,Uber的角色是平台经纪,并不直接运营飞机。这一方面试图打消消费者对安全性的疑虑,另一方面也将在可能出现事故时划定责任边界。

2、网约车平台和航空巨头的空中争霸

Uber在纽约推出网约直升飞机服务,也被看作是其争夺未来“空中出租车”版图的“长征第一步”。当车厂担心沦为网约车平台代工工厂之际,航空制造商也面临数字化时代或被新势力赶超的压力。根据原定计划,Uber航空将在2023年投入商业运营。

Uber航空业务负责人埃里克·艾利森(Eric Allison)通过声明对《深网》表示,纽约推出“网约飞的”将为未来Uber航空(Uber Air)的推出积累实战经验,奠定基础。埃里克·艾利森(Eric Allison)曾在斯坦福大学攻读航空学博士学位,毕业后成立了Zee.Aero公司(后更名Cora),该公司隶属于谷歌创始人之一拉里·佩奇旗下公司。2018年3月,埃里克·艾利森跳槽至Uber,成为Uber Elevate负责人。

市场潜力是创业公司、航空航天企业押注“空中出租车”的主要因素。德勤发布的《移动出行之未来飞行汽车》报告中预测,2040年,仅美国的“空中出租车”市场规模就可达到170亿美元。

一个世纪前,航空先驱柯蒂斯首次推出汽车飞机的概念,此后汽车和航空爱好者就一直尝试将概念化作现实。若将地面上花费数小时的旅程缩短为空中的几分钟,将提高生产力,也改变生活样态。

Uber纽约试水之际,知情人士对《深网》表示,空客旗下的Voom也计划在今年秋季于美国推出短途航线服务,目前处于测试阶段。Voom自在2017年起于巴西圣保罗运营市区到机场的短途航线,将原本需要1~2小时的车程缩短至15分钟左右,单人单次收费大约150美金。

随后Voom将这一服务扩展至墨西哥城,15分钟的飞行收费约180美金左右。Voom并不拥有或经营任何直升机或停机坪,提供类似滴滴和Uber的手机按需呼叫服务。

空客中国创新中心曾表示,计划将类似的应用场景复制到中国,以解决大都市交通拥堵的问题,虽然需要花数年才能最终实现。空客中心创新中心已经和深圳市签署合作协议,一键呼叫直升机的服务或将率先实现,设定的预期时间是在今年年内。

3、纽约坠机事故引发监管担忧

当Uber为未来空中出租车愿景再迈出一步之际,监管压力和可行性质疑,如影随形。

安全性的质疑,首当其冲。今年6月,纽约民众刚刚遭遇一次意外事件的冲击。受恶劣天气影响,一架从曼哈顿下城起飞的直升飞机因能见度低叠加技术故障,闯入纽约人口密集的禁飞区。这架直升飞机最终在曼哈顿一处高楼楼顶“硬着陆”,驾驶员当场身亡,机上当时没有乘坐乘客。意外撞机曾引发附近高楼中人群的紧急疏散,导致当日地上交通的混乱和拥堵。

事故发生后,纽约市长白思豪和议会议长科里·约翰逊均质疑,Uber是否应该继续推进“网约飞的”服务。美国国会议员Carolyn Maloney也表示,所幸失控直升机并未掉落在人群中,但不能忽视这种可能。

她呼吁美国空管部门应禁止“非必要”的位于曼哈顿上空的直升飞机飞行,并认为高管出行或旅行用途都并非“必要的”空中出行。目前,直升飞机的大部分用途仍是军队、消防队、警队或医护等专业机构。

更大的质疑在于空中出租车的技术和市场需求何时实现。和上世纪80年代的直升飞机服务商不同,让商业公司押注空中出租车的愿景在于新技术的出现。在理想化的场景中,体积更小的电动机,将解决目前涡轮轴发动机的直升飞机噪音大的问题。

同时自动驾驶技术的发展,可解决直升机驾驶员培训成本和人才稀缺的问题。但目前纯电动车的续航能力还未赶上燃油车,更何况空中飞行器对电池的重量和稳定性要求将更高。

在监管和公众的讨论声中,今年5月刚IPO的Uber估值并未发生太大变化。一位美股分析师对《深网》表示, Uber试水空中服务虽然在网约车、外卖等业务之外,讲了一个新故事,但不会改变自己对公司基本面的看法,“Uber仍挣扎于如何让公司盈利的过程中。”

在纽约上线飞的当日,在纽约证交所挂牌的Uber股价小幅上涨2.9%,但仍低于45美元的发行价。

本文已标注来源和出处,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

各工作岗位将被AI取代的概率

选择岗位,查看结果

制图员和摄影师

87.9%

参与评论

最新文章

关闭

快来扫描二维码,参与话题讨论吧!

快捷登录 密码登录
获取验证码

新用户登录后自动创建账号

登录表示你已阅读并同意《亿欧用户协议》

快捷登录 密码登录

账号为用户名/邮箱的用户 选择人工找回

关联已有账户

新用户或忘记密码请选择,快捷绑定

账号为用户名/邮箱的用户 选择人工找回

快速注册

获取验证码

创建关联新账户

发送验证码

找回密码

获取验证码
账号为用户名 / 邮箱的用户 选择人工找回

未完成注册的用户需设置密码

如果你遇到下面的问题

我在注册/找回密码的过程中无法收到手机短信消

我先前用E-mail注册过亿欧网但是现在没有办法通过它登录,我想找回账号

其他问题导致我无法成功的登录/注册

请发送邮箱到service@iyiou.com,说明自己在登录过程中遇到的问题,工作人员将会第一时间为您提供帮助

账号密码登录

乐乐呵呵@微信昵称

该亿欧账号尚未关联亿欧网账户

关联已有账户

曾经使用手机注册过亿欧网账户的用户

创建并关联新账户

曾用微信登录亿欧网但没有用手机注册过亿欧的用户

没有注册过亿欧网的新用户

先前使用邮箱注册亿欧网的老用户,请点击这里进入特别通道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亿欧公众号 亿欧公众号
小程序-亿欧plus 小程序-亿欧plus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