倒下的“远程帝国”和它一地鸡毛的这六年

民营医院
贝壳社
明媚
2019-08-12 · 22:00
[ 亿欧导读 ] 远程视界的倒下并没有逃离很多神话故事破灭的逻辑:瞄准一个时机,用最火的理念宣传包装,快速扩张圈钱,短时间内膨胀起巨额的财富和名气,然后轰然倒塌。作者回顾其六年发展史,寻其背后的模式与逻辑。
失败,破产,倒闭,远程视界,破产,O2O 图片来自“123rf.com.cn”

【编者按】韩春善和远程视界的故事告一段落了,它给基层医疗留下的阴影还在蔓延,无论是身背巨债的上千家地方医院,还是提前被透支的基层医疗未来数年的信心和发展。

本文首发于贝壳社,作者明媚;经亿欧大健康编辑,供业内人士参考。


时隔一年,随着实际控制人韩春善的落网,他和他一手缔造的“远程帝国”再一次陷入舆论的漩涡之中。

这个曾被誉为“国内最大的专科远程医疗O2O平台”,辉煌时为全国上千家家县级医院提供医疗设备,2016年就实现年收入60亿元,纳税6亿元。

但是光鲜的外表背后,内里早已千疮百孔。从2018年1月开始,欠薪、讨债、资产冻结等阴影已经笼罩远程视界,直到法律的重锤落下,我们才发现韩春善的这场轰轰烈烈的“远程运动”留下的只有一地鸡毛。

复盘韩春善和远程视界的这六年,我们会发现,它的倒下并没有逃离很多神话故事破灭的逻辑:瞄准一个时机,用最火的理念宣传包装,快速扩张圈钱,短时间内膨胀起巨额的财富和名气,然后轰然倒塌。

唏嘘和挞伐之后,韩春善和远程视界到底做错了什么,远程视界虽然不能代表远程医疗,但是透过它照见出基层医疗千亿市场哪些隐藏的难题,这才是我们更应该思考的地方。

热爱还是投机?

从某种程度上可以说,韩春善与远程医疗的缘分是一早就结下的。

1989年毕业于皖南医学院临床医学系的韩春善,最早做眼科医生起家,几年基层眼科医生的经历,他的所见所闻所处所感,对他的远程视野有很大影响。

此后他的工作历程几乎都与远程/基层医疗有或多或少的联系,无论是东亚医讯、中国导医网等等线上挂号平台,在创办远程视界之前,韩春善坐上过中国导医网总经理的职位,但显然他并不满足,并开始着手准备自己的创业项目。那是2012年。

在这里不得不提的一点是,从2011年开始远程医疗政策发布量呈现了爆发式增长:

2011年1月原国家卫生部颁布了四项政策:《2010年远程会诊系统建设项目管理方案》、《2010年远程会诊系统建设项目技术方案》、《卫生部医管司关于实施2011年远程会诊系统建设项目的通知》、《卫生部办公厅关于加快实施2010年县医院能力建设和远程会诊系统建设项目的通知》,开始推进国家远程医疗建设项目,主要方向是远程会诊;

2012年3月,国务院印发了《“十二五”期间深化医药卫生体制改革规划暨实施方案》,提出要发展面向农村基层及边远地区的远程诊疗系统;

2012年7月,国务院发布《“十二五”国家战略性新兴产业发展规划》,将远程医疗纳入“信息惠民工程”的重要建设内容;

此外,还需要特别提到的一点是,2006年10月,国家科技部发布“十一五”国家科技支撑计划,其中“区域协同医疗示范工程”成为该计划下的重点示范工程项目之一,主要实现远程会诊以及远程预约(双向转诊、预约检查、预约阅片)。

2012年底,“区域协同医疗示范工程”推出子课题“数字化眼科”,据了解该课题由北京同仁医院旗下的北京市眼科研究所牵头,20多家政、产、学、研机构参与。而韩春善作为曾经的眼科医生、第一批互联网医疗企业导医网的高管,受邀参与该课题。

在政策吹风的推动下,2013年1月韩春善注册成立了北京远视界眼科医院管理有限公司,开展眼科领域的远程医疗业务,自此韩春善开启了在远程医疗上大展拳脚的时代。

成立之初,以眼科为切入点,远程视界做了做了三件事:一是为缺少设备的机构免费提供眼底照相机等基础检查设备;二是免费提供远程系统软硬件服务;三是联合大医院专家提供帮扶指导。

这个时候的远程视界一方面有远程医疗第三方运营收入,再加上国家政策的支持,专业眼科又是韩春善熟悉的科目,项目发展的顺风顺水。

如果韩春善“安分一点”专注把眼科远程医疗做好,也许会多一个远程医疗的典范,也就没有了后来的故事。但作为一个从皖北农村出来,骨子里爱好打拼闯荡的韩春善,他的野心并不止于此。

2014年开始,远程视界又以设备租赁的方式为基层医疗机构提供手术显微镜、超声乳化仪、眼底激光设备等专业眼科设备。除此之外,远程视界还有来自招商加盟、会员制健康管理、电商、互助保险等方面的营收。

随着业务的发展,远程视界逐渐从眼科拓展到心血管、肿瘤、妇科、耳鼻喉、脑卒中、肝病、呼吸、中医及护理的全科领域,这些动作也埋下了远程视界危机爆发的雷。

跌入深渊

发展初期,远程视界直接向基层合作医院投放设备,但是投放了几十家后,资金就跟不上了,在这种情况下,韩春善找到了融资租赁公司合作,而且从代理商处,通过代理费远程视界有了比较好的现金流。

于是从2014年下半年开始,远程视界开始大范围的启动融资租赁模式,由于大批量采购,远程视界能以比市场价更低的价格买进医疗设备,继而以较高价格销售给融资租赁公司,后者联合远程视界以O2O平台的优势,在基层合作医院拓展业务。

借着融资租赁+远程医疗模式,远程视界得以快速扩张,并且很快得到了资本方的青睐:

2015年,远程视界完成2亿元A轮融资,投资方包括北京金宏大投资管理中心(有限合伙)、嘉兴富乐壹号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等;

2016年,远程视界再完成8.8亿元B轮融资,用于眼科等子公司的发展需要;

在韩春善的规划里,远程视界的宏伟蓝图是这样的:

第一步是B2B连接医院与医院,有近2000家;

第二步是O2O把诊所、村卫生室,卫生院社区服务站线上连接起来;

第三步是HMO慢病管理和保险结合,进行慢病家庭医生式管理。

一切似乎朝着良好的发展势头奔去。据了解,2016年全年通过远程视界完成上传的阅片会诊量约20万例,手术量约10万例,2016年全年远程视界总收入达60亿元,净利润约6亿元,甚至一跃成为与平安好医生、春雨医生等“齐名”的互联网+医疗的独角兽。

韩春善当时对媒体透露,他希望,未来远程视界旗下的各个专科公司都能上市。

发展的潮头之上,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操着带有口音的普通话的韩春善大方分享自己的创业发家史:“我刚来北京的时候,还不会上网,现在是互联网公司的CEO”,“要不断学习,勇于拼搏”,“自己最忙的时候曾连续七天睡在火车上”“发展是硬道理,不能怕挑战…

转折发生在2017年年底,陆陆续续有不少来自全国各地的代理商到远程视界北京总部讨债,要求退还代理费。

据《财经》等媒体报道,按照协议,在设备还没到之前,签了协议第二个月就要还租赁公司租金。下游客户(医院)需求越大,短期内集团需要垫付的资金越多。最终导致公司没钱买设备,没有设备代理商就拿不到提成,医院就没有收益,租赁公司也拿不到租金。

于是就形成了一个恶性循环,资金和设备的问题解决不了,上门要债的人越来越多,而为了把原来的窟窿堵上,远程视界项目签得越来越多,窟窿就越来越大,这种方式无异于饮鸩止渴。

很快,第一块多米诺骨牌就倒塌了。

2017年10月,因对方逾期付款,浙江康安融资租赁股份有限公司(下称“康安融资公司”)将威县中医院、北京亚太联盟医院管理有限公司、远程视界告上法院,远程视界账户被封。

之后,融资租赁公司起诉、代理商上门要债、员工讨薪、主管部门问询等接踵而来。

“如果我们的融资能力强一点,资金早到一点,我们就卡在那个时间节点赶到第四季度有几十亿的资金,投资、并购本来要到的,受此影响最后都没有到。”

远程视界和韩春善彻底被拖入无边的深渊。

到底做错了什么?

在分析这个问题之前,我们先回过头来看一下韩春善创立远程视界的初衷,这一点他在此前接受媒体采访时曾谈到过,作为一个从农村出来的基层医生,他亲眼看到了基层老百姓看病难的问题,健康的问题,创办远程视界就是为了帮助提高基层医疗的能力和水平,而医疗设备是其中的一个关键环节。

从这个意义上来说,远程视界最早从医疗设备切入,没有问题,从眼科专科切入,也没有问题。

而且韩春善踩中了两个政策风口:一个国家对远程医疗的政策上的大力支持;二个是医疗融资租赁领域政策放开。(注:2005年国家食药监局《关于融资租赁医疗器械监管问题的答复意见》中,曾要求融资租赁公司开展医疗器械融资租赁必须取得《医疗器械经营企业许可证》后方可从事融资租赁。直至2014年最高法解释中不以无经营许可证认定融资租赁合同无效以后相关政策才开始放开)

只不过在往前走的过程中医疗的原则和价值底线也被抛之脑后了。

据媒体报道,远程世界的某前员工曾表示:“远程从头到尾就是玩资本运作,靠代理商的关系,用公立医院的名声,套租赁公司的钱,让这三方来围着他转,这是个很高明的手段。”

“医院与租赁公司签下医疗设备的融资租赁合同,租用价格不菲的医疗设备,远程视界承诺,作为担保人,在医院不能偿还设备款时,将为医院进行垫付。”

这盘看似完美的无懈可击的棋局背后,正如业内人士所分析的那样:“互联网医疗+融资租赁”想要真正产生价值,获得可持续的收入,只能依靠当地医院医疗收入水平的快速提高。但在医疗资源有限,基础薄弱的基层公立医院的天然束缚下,靠医院创收只能是一个美好的愿望。”

而融资租赁模式虽然对资金资源比较匮乏的基层医疗来说是一个良好的途径。

根据前瞻产业研究院报告,从主要细分领域市场容量增长情况来看,未来医疗设备领域融资租赁容量年均增速最快,平均增长速度达到32.45%。在融资租赁热点行业中,医疗设备融资租赁2019年的发展速度从往年仅排名在五名之外的位置飞速上升至第二位,仅次于飞机租赁,成为租赁市场上的新星。

但是行业乱象频出,根据《中国经营报》记者对裁判文书网的梳理,有上百件涉及远程视界诉讼案件近日公布,案由均因租赁合同纠纷而起。

“其实,医疗机构与出租方的选择在反映出市场需要什么样的融资租赁企业的同时,也从侧面反映出虽然业内做医疗设备融资租赁的企业不在少数,但是存在大而不精等问题还需要融资租赁行业提升整体质量。”北京中医药大学法律系医药卫生法学副教授邓勇博士在接受《中国经营报》采访时曾表示。

西北地区一家涉事医院的院长陈鸿远曾说,这些医院共同特点是缺钱、缺设备、缺技术人才,又急于发展,“所以我们这些医院才会被骗。”

而韩春善对媒体的解释是,“这个模式隐藏的有一个漏洞,周期短付款压力大。还有远程视界发展过快,一些经营没有完全跟上。”

其实,当你抄起金融的杠杆,风险控制失守,起飞和跌落也就是一念之间。

结语

韩春善和远程视界的故事告一段落了,它给基层医疗留下的阴影还在蔓延,无论是身背巨债的上千家地方医院,还是提前被透支的基层医疗未来数年的信心和发展。

但是相信远程视界不是第一个,也不会是最后一个。

“我们时常能看到对远程医疗的很多大肆的宣传,惊人的想法和创意,但当你推进这一服务时,你必须了解到实际有多少病人是通过远程医疗治疗的,许多公司仍处于起步阶段。”

靡不有初,鲜克有终。远程医疗的发展依然任重而道远。

本文已标注来源和出处,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

各工作岗位将被AI取代的概率

选择岗位,查看结果

制图员和摄影师

87.9%

参与评论

最新文章

1、 若贵平台是网站或者APP,在进行单篇原创文章转载时,需在文章标题或者导语下方,注明文章来源以及作者名称;若寻求5篇及以上的长期内容合作,需与亿欧公司内容运营部门取得联系,并签订转载合作协议。

【若贵司平台转载亿欧公司原创文章已经超过5篇,请及时与我们联系补签转载合作协议,计算时间以2019年2月10日之后为准】

2、 若贵平台是微信公众号,在进行单篇原创文章转载时,请联系亿欧公司内容运营人员进行单篇文章的白名单开通,同样需要注明文章来源及作者名称;若寻求2篇及以上的长期内容合作,需与亿欧公司内容运营部门取得联系,并签订转载合作协议。可将公司全称(简称)、公司网址、微信公众号、微信或者电话等信息发送至hezuo@iyiou.com,会有工作人员与您取得联系。

关闭

快来扫描二维码,参与话题讨论吧!

快捷登录 密码登录
获取验证码

新用户登录后自动创建账号

登录表示你已阅读并同意《亿欧用户协议》

快捷登录 密码登录

账号为用户名/邮箱的用户 选择人工找回

关联已有账户

新用户或忘记密码请选择,快捷绑定

账号为用户名/邮箱的用户 选择人工找回

快速注册

获取验证码

创建关联新账户

发送验证码

找回密码

获取验证码
账号为用户名 / 邮箱的用户 选择人工找回

未完成注册的用户需设置密码

如果你遇到下面的问题

我在注册/找回密码的过程中无法收到手机短信消

我先前用E-mail注册过亿欧网但是现在没有办法通过它登录,我想找回账号

其他问题导致我无法成功的登录/注册

请发送邮箱到service@iyiou.com,说明自己在登录过程中遇到的问题,工作人员将会第一时间为您提供帮助

账号密码登录

乐乐呵呵@微信昵称

该亿欧账号尚未关联亿欧网账户

关联已有账户

曾经使用手机注册过亿欧网账户的用户

创建并关联新账户

曾用微信登录亿欧网但没有用手机注册过亿欧的用户

没有注册过亿欧网的新用户

先前使用邮箱注册亿欧网的老用户,请点击这里进入特别通道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亿欧公众号 亿欧公众号
小程序-亿欧plus 小程序-亿欧plus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