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美国工厂》和曹德旺的另一个视角:为了不像“虫子”一样活着

智慧工厂
秦朔朋友圈
邵鹏
2019-09-07 · 15:00
[ 亿欧导读 ] 曹德旺最近又火了一把,让人感叹有的人可能真是生而不凡。这次的引人注目,还是源自他的赴美投资,好像是上一次的续集:上次只是曹德旺一个人的“独角戏”,而这一次是一个史诗般的纪录片,参与制片的有美国前总统奥巴马。
美国制造,美国工厂 图片来自“pexels”

曹德旺最近又火了一把,让人感叹有的人可能真是生而不凡。这次的引人注目,还是源自他的赴美投资,好像是上一次的续集:上次只是曹德旺一个人的“独角戏”,而这一次是一个史诗般的纪录片,参与制片的有美国前总统奥巴马,传播的是美国超级媒体平台奈飞(Netflix),在全球20多个国家播放。

在曹德旺上次演“独角戏”的时候,我们只能知道“玻璃大王”摊上事儿了:他的美国福耀因劳资关系、工作安全条件、带薪休假等问题遭遇水土不服,其中美国工会对于企业的制约能力引起公众热议,还面临离职经理的诉讼……

而这一次,纪录片告诉了大家结果:曹德旺大获全胜,不仅美国工厂成立工会的企图被否决,企业也扭亏为盈,造就了一个新的传奇。翻开曹德旺进入美国市场的历史,发现这个纪录片还可以拍一个“前传”——曹德旺起诉美国商务部反倾销裁定胜诉,应该也很出彩!

美国工厂:一个保卫资本的故事

在看《美国工厂》这部纪录片之前,我看到的是海量的评论和解读喷涌而出,但在看完这部纪录片之后,我觉得这个事件本身被过度解读了。

过度解读的原因就在于曹德旺无意之间,处在了中美两大经济体碰撞的漩涡之中。日积月累,翻搅出了太多的东西。

而《美国工厂》最本质之处,其实就是一个保卫资本的故事:曹德旺投资美国就是要赚钱,而当地的文化传统、企业中的工会、安全生产、员工效率、带薪休假、员工福利等等,无时不刻地在侵蚀着资本,延缓着资本回本的速度,这使得曹德旺无法接受。

对于一个有公益心的企业家来说,做慈善是没有问题的,曹德旺近些年也一直在做慈善。但在企业里做慈善,就是选错了地方。企业不是福利机构,而是一个赚钱机构,如果把企业办成福利机构,那最后的结局,一定就是资本家与工人一起完蛋。

为了保卫资本,曹德旺打出一套“曹氏组合拳”:

 第一、坚定态度,宁可关掉工厂也不允许成立工会,玉石俱焚也在所不惜。

 第二、一口气解雇了总经理在内的全部美裔高层管理人员,将所有美国管理人员降级,换上听话的华人管理企业。

 第三、花费100万美元雇佣有着“工会克星”之称的反工会咨询组织劳动咨询研究所(LRI),游说美国工厂的工人。

 第四、解雇倾向于成立工会的员工,为否决成立工会的投票做准备。工厂的中方管理层,也不遗余力地游说工人在投票中投反对票,给拒绝工会入驻的员工增加工资。

 第五、导入福耀集团的企业文化,针对美国员工进行企业文化再教育,使之逐渐认同福耀的企业文化。

2017年11月,美国劳资委决定组织一场官方投票,毕其功于一役地解决“福耀是否需要成立工会”的核心争议。代表了1500余名美国工人“自由意志”的投票结果,历时两天而出炉:444票赞成、868票反对。这场一山不容二虎的长期抗战,终于以“福耀完胜UAW”的结果画上了句号。(注:UAW为全美汽车工人联合会)

经过几年的努力,美国福耀也开始进入良性循环,曹德旺成功保住了在美国的投资。2019年8月28日,福耀玻璃公布的半年报显示,今年前6个月,福耀玻璃美国有限公司营业收入19亿元,净利润1.4亿元,相比去年同期增长了17%。福耀美国公司自2017年年中扭亏为盈后,已连续两年盈利。2017年和2018年,这家公司的净利润分别为508万元和2.4亿元。

曹德旺的对手:全美汽车工人联合会

曹德旺这次的对手,在纪录片里没有介绍得很清楚。我查了一下资料,它不仅大名鼎鼎,也臭名昭著,它就是UAW。

UAW被称为“世界上最具战斗力的工会”,在一定程度上间接造成底特律的破产,可谓威力无边。它成立于1936年,在1936-1937年之间,组织了一系列罢工、静坐等活动,最终迫使三大汽车公司承认其代表工人谈判的合法地位,成为汽车工人的代言人。

通过与三大汽车公司谈判,UAW为工人争取了一系列权利,如加班工资、带薪假期、医疗保险等。20世纪50年代,全美汽车工人联合会的工人们享受着丰厚的福利待遇,这为汽车三巨头沉重的人力负担埋下了伏笔。

20世纪70年代,石油危机爆发,三大汽车公司热衷的大车型失去吸引力,以日系车为代表的节能车型占据了美国汽车市场的50%,三巨头业绩迅速滑坡,汽车工人工资和福利待遇的提高与汽车制造商的收益下降产生了矛盾,而高昂的劳工成本使三大公司在与外国品牌的竞争中明显处于劣势。

2008年经济危机席卷全球,美国汽车三巨头:通用、福特和克莱斯勒陷入破产危机,不得不向美国政府请求救济。虽然汽车三巨头的没落有很多原因,但其中最为引人注意的莫过于三巨头高昂的人力成本。

以通用为例,美国密歇根州汽车研究中心提供的数据显示,通用汽车工人的时薪(包括福利在内)为70-78美元,比丰田和本田等日企美国工厂的人力成本高出近30美元。美国科尔尼管理咨询公司的数据显示,通用每辆车上分担的医疗保险成本为1500美元,大众为418美元,丰田只有97美元。工人每年的薪资有固定涨幅,享受着优厚的退休金和医疗福利,雇员的家属也包括在公司支付的医疗福利范围之内。

最终,克莱斯勒和通用未能爬出这个成本黑洞,先后于2009年4月30日和6月1日申请破产保护。美国汽车三巨头总部所在地——底特律也深受影响。底特律曾是美国制造业的象征和骄傲,但由于人口急剧下降和汽车工业衰退,破产前的底特律已成为美国“最悲惨城市”,180亿美元的负债让底特律陷入了绝望。2013年7月18日,这座“汽车之城”正式申请破产保护,从而成为美国历史上最大的破产城市

UAW从2015年开始,就与美国福耀代顿工厂的工人会面,2017年,他们加大了公开活动的力度,谋求建立企业工会,并在工人投票之前,不遗余力游说工人支持成立工会。

但是,在2008年金融危机之后,美国工会的存在已经引发越来越多的争议,组织规模也呈现下降趋势。以全美汽车工人联合会为代表,1979年鼎盛时期会员达150万人,到2010年时会员人数降至39万。UAW成为美国工会异化的代表,其自身的腐败与不求进取,使之沦为像黑帮一样的组织。

正如美国研究工会问题的专家所说:“工会的主要功能就是把工薪从自由竞争的市场中抽出来,使之不受有竞争的市场决定,所谓最低工薪、高福利等,都不是由市场决定的,而是由工会发动的罢工、威胁工厂生存的‘人为因素’决定的”。工会一方面收取工人的会费作为“保护费”,一方面通过不断地榨取资方,获得存在感,最后将企业推向毁灭!

经济全球化:血汗工厂的全球普及

社会学家布洛维曾在上世纪70年代提出,在发达资本主义国家,“认同性”工厂政治已经取代“强迫性”工厂政治,通过制造工人对生产过程的同意来维持资本主义生产。之后布洛维又将它放入到更为宏观的社会结构当中,称之为工厂政治中的“霸权制度”(hegemony)。然而, 历史也许要证明所谓以福利体制和大规模中产阶级为特征的“霸权工厂政治”不过是昙花一现,并不可持续。不但美国梦,以美国梦为参照的各国发展愿景都将在全球化的破产中成为泡影。

“血汗工厂”一词最早出现于1867年的美国,从泰勒时代之前,工头就可以依靠棍棒管理工人,包括童工。但“血汗工厂”本身的传播,却一直追随资本的脚步。美国追赶英国过程中出现了众多的血汗工厂,美国员工得到人性化的保护差不多是花了近百年的时间。血汗工厂目前已经遍地开花,中国、越南、印度、孟加拉等等,概莫能外。

大约是在2005年,西方的媒体开始热炒中国血汗工厂的问题,随后是中国的新《劳动法》颁布。

新《劳动法》规定每月加班不得超过三十六小时,而很多发达国家(欧洲除外),如日本和美国至今还没有这个加班上限。事实上,美国加班文化也很厉害,没有上限规定,每周上班100小时也是有的,只要给加班费。在国内,越是正规的工厂,工人收入越低,不加班基本上就没有高薪。一些非正规的“血汗工厂”,因为是计件制,非常缺钱的员工会通宵工作,以至于老板不得不派人拉闸断电来阻止员工“加班”。

中国工厂目前正面临着“囚徒困境”:那就是严格遵守法律法规的成本很大,而且并不会让工人满意。90%的工人更在意的是每月的实际收入是多少,他们眼中一切看不见的福利都是不管用的。在收入和福利之间,有一个不容易填平的鸿沟,合理的平衡点往往因人而异,这就让以前在发达国家,通过无数斗争而来的基本人性化底线被不断突破,最后成为无底线的深渊。

这让我深深体会到资本的力量和资本的傲慢。每年都要降低成本的几个点,就成为一种魔咒。假以时日,资本就会在全球疯狂地找血汗劳工和血汗工厂。在这种力量面前,是一种深入骨髓的傲慢,就是我不管那么多,我必须达成目标,至于你们怎么样,我统统不管。

这让我想起了一句话:“你们是虫子!”

资本的傲慢:你们是虫子

“你们是虫子!” 

这是刘慈欣科幻小说《三体》第一部结尾中,嚣张的三体文明向地球文明发来的蔑视信息。

在远远高于地球文明的外星智慧文明面前,人类确实很像是虫子一样的生物,就如同我们看着地球上的虫子。虫子的存在没有意义,虫子自己没有理想,虫子们最大的愿望就是活着。虫子忙碌一生,唯一的功用就是生一大堆虫子,然后用各种方式死去。

对待虫子,紧接着的就会是人类的一种傲慢:“毁灭你,与你何干?” 只要人们高兴,可以用无数的方法,弄死这些虫子,而不会有任何的愧疚!对于虫子来说,生存从来都不是一种权利。

“毁灭你,与你何干?”最深层的意思,就是作为强者,可以决定弱者的生死,但弱者的生死对强者来说无关紧要。这个世界,这个宇宙的法则从来都是这样,强者生存,弱者能否生存,要看是否干扰到强者,被强者发现。若是被发现,其生存完全依赖于强者的心情:只要强者愿意,轻轻一下,弱者就没了。要不要你死,要你怎么死,和你无关,和我的心情有关。

相对于科幻小说,以上的一幕,在资本大行其道之后,一直在上演。只不过把上面的“强者”,置换成了“资本”,资本逻辑也就演变成这样的句式:

我赚钱,与你何干?

我发财,与你何干?

我奢侈,与你何干?

朱门酒肉臭,臭了就臭了,与你何干?

资本的这种傲慢,随着资本在全球寻找猎物,被不停地强化。到处都是血汗工厂,你不愿意“被血汗”,有愿意“被血汗”的一直在等着代替你。制度也罢、法律也罢、现实也罢,最后都会给资本让路,不让资本傲慢的地方,资本就把它变成一片黑暗……

为了不像“虫子”一样活着

看完《美国工人》这部纪录片,让我感触最深的,其实不是美国工厂中的美国工人,而是与之对照的,福耀集团福清工厂中那些工人的生活。

在美国,福耀玻璃的美国工人还能拿到14美元的时薪;但比他们更辛苦,更努力,更麻利的中国工人,只能有几千元的月薪,每天12小时一班,每月休息2天。福清工厂的中国员工很多已经工作几十年,在这里长大,结婚、生子、变老。在美国工厂的中国工人,月薪不变,只是每天有50美元的饭补。

与中国工人相比,美国工人在工作上显得相对懒惰,对薪酬、休息时间以及工作强度等问题颇有讲究。在实际情况下,美国工人并不会像中国工人那样积极工作,且可以长期承受高强度的工作压力。无论是生产效率,还是抗压能力,美国工人似乎都比不上中国工人。但是,对于自身权益的保障,美国工人往往热衷且积极争取。

尽管相差如此悬殊,美国工人也不会满意。对他们来说,尽管在代顿工厂找一份工作比失业好很多,但工作环境还是非常重要。一个核心矛盾体现在安全防护上。福耀美国工厂的车间只有一个门,中国工人视为理所当然,美国工人则担心如果发生火灾会被困住;中国工人习惯于站架式叉车承担两倍负重,美国工人则觉得太危险而不肯这样操作;福耀中国总部的工人不带安全防护镜和防割手套捡拾碎玻璃,美国工人觉得这太疯狂!一个在通用工作15年没受过工伤的美国工人,在福耀很快拄了拐杖,进一步加固了美国工人对安全的担心,离职也非常普遍。福耀美国工厂现在有中美工人2300人,但至少先后有3000多人“来来去去被炒或辞职”,这是中美企业文化差异导致冲突的最具体的表现。

其实,在早期的美国,工人基本权益没有任何保护这种情况也是非常突出的,以19世纪30年代为例,女工在“血汗工厂”的纺纱厂里每天工作16-17个小时,但每周只能拿到不到4美元的工资,还常常因为迟到几分钟就被罚款,而任何抗议都会导致被解雇。美国工人基本权益的达成,可以说主要借助于工会的蓬勃发展。在1890-1914年间,有工会组织的美国产业工人每周工资才从17.63美元上升到21.37美元,每周工作时间从54.4小时降到了48.8小时。

与之相对,中国制造业的崛起是一个时间压缩的进程,快得近乎拔苗助长。而美国的工业进程则相对漫长和舒缓,早期的工人血泪已被后来居上的权益保护所取代,所以在数十年前,就已形成了比当下中国工厂更人性化的企业文化。

福耀试图将自身在中国形成的企业文化灌输到美国工厂内,其实是一种文化的翻转:美国工人能否适应半军事化的班前例会,打鸡血般的鼓动洗脑和要求工人对企业的感恩,都可能是未知数。福耀能得到美国工人一时的服从,但得不到最终的文化认同。

长此以往,最后只能使用机器人替代工人,从事机械性的劳动,但这些被淘汰下来的工人去做什么呢?以什么为生?这将是留给国家和社会最大的问题。

放眼未来,资本的逐利本性与员工需要人性化工作环境之间的矛盾是无法彻底解决的。只能进行人为的、理智化的调试。而且这种调整将是动态化的,永远不会有让大家全部满意的平衡点。

在美国,目前有两大类型的工会组织:一类是公共企事业单位组织的工会(Public Sector),主要包括警察局、学校、政府、邮局等国有事业和企业机构;另一类是私有企事业单位组织的工会(Private Sector)。

在公共企事业范畴,工会迄今有着重要的地位,而在私有企事业范畴,其已是风光不再,这一点可以从工会密度(Union Density,工会员工占员工总数的比例)中略见一斑:公共企事业范畴的工会密度为36.8%,私有企事业范畴仅为7.6%。其中原因就在于公共企事业范畴的工会会员大多有较高的教育水准,对自己的保护比较理性,提出的要求一般比较合理;相比之下,私有企事业范畴的工会会员教育水平偏低,一味地强调保护自身的利益,有时甚至置企业的生死存亡于不顾,不懂得锅里有碗里才能有,使自己逐步走上了与企业完全对抗的非理性角色。使得美国商界对工会的敌视与日俱增。出于对失去自身利益的恐惧而产生的非理性的自我保护意识,导致美国工会把自己放到了全球化这个世界大潮流的对立面。

如果着眼于未来,更智慧地看待这种困境,就不难发现,对于曹德旺们来讲,作为资本的代表,他们自然会成为腐朽的享乐阶级,但也可能比工人还辛苦,本身就是996的典型。

曹德旺自己也坦言,他更怀念那个虫鸣鸟叫的年代,虽然物质生活落后,但人们在生活中却充满了对于未来的希望。其实资本不仅欺压着工人,也挟持着资本家。未来中国工人能否告别血汗工厂,找到工作与福利的平衡,将是巨大的挑战。曹德旺现在可以考虑,用自己的智慧来解决这个难题,并树立一个真正有说服力的、符合国际潮流的标杆。做好了,可以说就是最大的慈善,特别是对于那些跟随他的中国工人,他们应该生活得更好,更有尊严!


相关阅读推荐:

从《美国工厂》看中国制造企业的国际化探路

马斯克的中国工厂 vs 曹德旺的美国工厂

本文已标注来源和出处,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

各工作岗位将被AI取代的概率

选择岗位,查看结果

制图员和摄影师

87.9%

参与评论

最新文章

1、 若贵平台是网站或者APP,在进行单篇原创文章转载时,需在文章标题或者导语下方,注明文章来源以及作者名称;若寻求5篇及以上的长期内容合作,需与亿欧公司内容运营部门取得联系,并签订转载合作协议。

【若贵司平台转载亿欧公司原创文章已经超过5篇,请及时与我们联系补签转载合作协议,计算时间以2019年2月10日之后为准】

2、 若贵平台是微信公众号,在进行单篇原创文章转载时,请联系亿欧公司内容运营人员进行单篇文章的白名单开通,同样需要注明文章来源及作者名称;若寻求2篇及以上的长期内容合作,需与亿欧公司内容运营部门取得联系,并签订转载合作协议。可将公司全称(简称)、公司网址、微信公众号、微信或者电话等信息发送至hezuo@iyiou.com,会有工作人员与您取得联系。

关闭

快来扫描二维码,参与话题讨论吧!

快捷登录 密码登录
获取验证码

新用户登录后自动创建账号

登录表示你已阅读并同意《亿欧用户协议》

快捷登录 密码登录

账号为用户名/邮箱的用户 选择人工找回

关联已有账户

新用户或忘记密码请选择,快捷绑定

账号为用户名/邮箱的用户 选择人工找回

快速注册

获取验证码

创建关联新账户

发送验证码

找回密码

获取验证码
账号为用户名 / 邮箱的用户 选择人工找回

未完成注册的用户需设置密码

如果你遇到下面的问题

我在注册/找回密码的过程中无法收到手机短信消

我先前用E-mail注册过亿欧网但是现在没有办法通过它登录,我想找回账号

其他问题导致我无法成功的登录/注册

请发送邮箱到service@iyiou.com,说明自己在登录过程中遇到的问题,工作人员将会第一时间为您提供帮助

账号密码登录

乐乐呵呵@微信昵称

该亿欧账号尚未关联亿欧网账户

关联已有账户

曾经使用手机注册过亿欧网账户的用户

创建并关联新账户

曾用微信登录亿欧网但没有用手机注册过亿欧的用户

没有注册过亿欧网的新用户

先前使用邮箱注册亿欧网的老用户,请点击这里进入特别通道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亿欧公众号 亿欧公众号
小程序-亿欧plus 小程序-亿欧plus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