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王游戏业务溃败,国产游戏主机为何屡战屡败?

综合科技
陈彬
刺猬公社
2019-09-08 · 10:24
[ 亿欧导读 ] 益华控股提供的资金,却在最后关头枯竭了。小霸王上海分公司关闭之前,已有 3 个半月未发工资,所有员工的五险一金也没去缴纳。
游戏,耳机,游戏机,芯片供应,Xbox,游戏从业者 图片来自“123RF”

益华控股提供的资金,却在最后关头枯竭了。小霸王上海分公司关闭之前,已有 3 个半月未发工资,所有员工的五险一金也没去缴纳。

此时,已经有 3000 多台小霸王Z+游戏电脑完成了生产,在代工厂的某个仓库中躺了数月。在小霸王的生产线上,数千份原料已经备好,只需要短短几周时间,就能加工成产品。运输、销售,都需要一定的成本,小霸王却无力维持。眼前的产品,几乎没有什么价值了。

“到现在刚好一周年了,周年祭。”    

吴松在今年上海 China Joy 展馆里,回忆起很多关于“小霸王Z+游戏电脑”的事情。去年同一时期,作为小霸王上海分公司 CEO 的吴松,正在 China Joy 的舞台上,向所有玩家宣布“小霸王Z+游戏电脑”即将面世的消息。    

一年时间过去了,小霸王Z+游戏电脑却再没了音讯。    

今年 5 月,小霸王上海分公司解散,并拖欠了所有员工3个半月的工资和遣散费。卸任 CEO 之后,吴松将工作的重心放在了为大家讨薪上。至今为止,吴松只讨回了一半的钱。

“不见去年人,泪湿春衫袖”,吴松在自己的微博中感慨道。   随后,他将自己的微博名改成了“吴松再接再厉越挫越勇”。吴松的经历挺曲折的。从微软 Xbox 入华,到第一台国产游戏主机战斧 F1,再到如今的小霸王Z+游戏电脑,每一次失败都有他的身影。可他仍认为自己是一个幸运的人,“我几乎经历了所有跟中国相关的游戏主机项目。”          

混乱不堪的Xbox

2013 年年初,一些风声开始在游戏从业者之间流窜。    

游戏机要解禁了!    

此时,吴松正在世界顶级显卡芯片开发公司英伟达任职,每天和海内外的游戏开发团队打着交道。在此之前,他曾在九城、EA(美国艺电)以及腾讯等一线游戏公司打拼多年。多年的经验让他预感,一个新的游戏时代要来了。         

第二年 6 月,吴松从英伟达离职,满怀理想成为了微软 Xbox 国行项目的第 2 名员工,负责游戏阵容规划与内容引进。此时,距离Xbox国行版正式发售,还剩不到 3 个月的时间。入职当天,吴松没来得及进办公室,就直接飞往美国洛杉矶,参与了当时的 E3 游戏展。     

E3 展会期间,洛杉矶的一个大剧院中,挤满了四五千人。几分钟后,Xbox 部门主管 Phil Spencer(斯宾塞)将在大剧院中央舞台上公布新一代的《光晕》游戏。《光晕》是 Xbox 平台上最受欢迎的第一人称射击游戏,畅销了近 20 年。吴松快迟到了。由于没有提前预留座位,他好不容易才在剧院的3楼硬挤了一个座位,远远地望着舞台中央。接下来发生的事,让他至今难忘。    

《光晕》的经典插曲才响了开头的第一个小节,大屏幕仍一片漆黑,现场的四五千人却已激动地开始欢呼跳跃,掌声久久没有停息。“我身边一个美国妹子直接眼泪就蹦出来了,全场被绿色的光给照亮,你所有身边的人,都在为这样一款史诗级游戏的发布而感动。”吴松回忆到。

他暗自下定决心,希望能有一天,在国内重现这般盛况。

几天后,吴松回到上海,此时的办公室已经坐满了员工。“当时我用几个词来形容当时的情况,一个是‘激动’,一个‘期待’,但最关键的是‘混乱’”,吴松告诉刺猬公社。这个项目在微软内部被称为“Pegasus”(天马),由微软总部的一个团队牵头,完成了小部分前期规划性工作。直到 6 月上海的团队成型之后,这项工作才逐渐从美国西雅图转移到上海。3 个月后,国行版Xbox就将开卖,此时却连首发阵容和游戏的送审都还没开始。

吴松在当时负责游戏阵容的战略规划与引进,确认首发阵容时就碰上了巨大的困难,几乎没有多少游戏工作室愿意在中国市场投入自己的作品。对游戏工作室来说,这样的尝试风险巨大。在中国市场尚未发布,装机量为 0 的情况下,谁也不敢保证自己的游戏能卖出多少份,最后甚至有可能收不回游戏适配国行主机的成本。吴松协同微软的 AM 团队飞国外,一对一地做工作,这才签下了一些游戏。

即便如此,Xbox国行版的首发阵容依旧有些惨淡,仅有《Forza 5》(《极限竞速5》)等寥寥几款游戏大作。在游戏送审方面,吴松和团队因为临时被赶鸭子上架顶替未招聘到位的送审经理,没有一丁点的经验,更是吃了大亏。

“从确定要把这个游戏带到中国来,再到去跟第三方发行商和开发商谈判,谈完了之后还有本地化,本地化完了还牵涉到平台的对接,跟国行版本技术上的一些对接,再到送审工作的准备,以及审批及反馈这一整个流程,每个环节都有可能出问题。”吴松告诉刺猬公社,因为主机游戏的审批工作是解禁后新创立的,总是有个磨合的过程。

也正是如此,送审虽不是吴松的本职工作,却占用了他 80% 的工作时间。

忙活了一个月之后,微软在上海召开发布会,宣布将推出国行版Xbox游戏主机。谢恩伟是微软 XBOX 事业部中国区总经理,他在演讲中难掩激动之情。不少玩家也翘首以盼,吴松和众多工作人员却盼着发布会早点结束。

“大家手头上那些工作都还没有完成,人力很欠缺,恨不得女员工当男员工用,男员工不当人用”,吴松调侃道。

比起前期的匆忙,Xbox 发布后的混乱更加“致命”。

Xbox 游戏主机在欧美家喻户晓,但对国内消费者来说,却是一个认知盲区。除去一些资深主机玩家之外,大多数人并不知道 Xbox 是什么,买来能做什么。在这种市场大环境下,发行和营销至关重要。   所谓发行,工作内容包括游戏主机的营销策划、宣传推广与曝光等等。但当时的市场团队,却得不到足够的资金和资源支持。

“当时印象很深的是我们的市场负责人,他做一些活动,都是利用 Xbox 的品牌效应,靠自己在行业内刷脸,蹭了别人的活动来做的”,吴松说,“我觉得这种方式没可能做下去。”         

在他看来,混乱的背后,和当初的分工有关。    

吴松向刺猬公社透露说,早在游戏机禁令解禁之前,微软就开启了与百视通的谈判,试图将 Xbox 带入中国。限于游戏机禁令的限制,微软无法直接在中国开设公司售卖 Xbox,国内公司也无法售卖任何一款游戏主机。为此,微软找到了主打新媒体视听业务的百视通,希望将Xbox定位成机顶盒,再通过百视通来进行售卖。   

一年后,游戏机禁令正式解除,谈判开始出现了改变。    

最终,微软和百视通合资成立了一家合资公司,由合资公司负责游戏主机的发行,微软负责销售与市场。正是将“发行”与“销售”强行拆开,让 Xbox 的中国之行走得格外艰辛。遭遇外部与内部种种因素限制之后,吴松认识到,在中国这个独特的市场下,只有中国公司打造的国产游戏主机,才有可能在这片尚未被开发的蓝海闯出一片天。    

腹背受敌的战斧F1

很快,吴松迎来第一个打造国产游戏主机的机会。         

2015 年 1 月,蓝港在线 CEO 王峰开始试着与吴松接触,希望吴松能加入自己的团队,共同打造一款名为“战斧F1”的主机。战斧F1是第一款国产游戏主机,于 2016 年 5 月正式发售,曾一度轰动国内游戏圈。    

吴松有些犹豫。    

在往后的 4 个月中,王峰的三次邀约,使得吴松最终选择归入他的麾下。    

但真正吸引到吴松的,其实是另外两个因素。一是斧子科技在当时已拥有比较完善的产业结构,王峰也愿意在业务上给到吴松足够大的自由度。“我是所有联合创始人当中花了王峰最多钱的人,包括买游戏投资什么的。当然不是说感激他让我花钱,而是说我感激他对我的这份信任,愿意让我去把之前的经验和教训运用到斧子这个项目上。”吴松入职后,再次做回了游戏阵容战略规划与引进的老本行。         

就结果来看,吴松也没让王峰失望。短短 10 个月内,吴松在全球范围内签下了 56 款独占游戏产品,平均下来每个月要签 5-6 款游戏。为了签下这些游戏,最忙的时候他平均每个月都要往国外飞好多次。         

频繁出差不是最困难的。即便是飞到了海外见了面,也不代表这些游戏厂商会和吴松合作。   “我们跟育碧签的几个合同是真是旷日弥久”,他说到。即便抛开战斧F1装机率为 0 的问题,斧子科技仍是一家名不见经传的公司,想与全球一线的游戏工作室合作谈何容易?   

为了谈下育碧的合作,吴松不仅提出会分摊育碧的成本,更是动用了一些多年累积的销售技巧。   “把我们的一个愿景卖给对方,逐步展示项目的进展以及未来规划,通过一些技巧去获取这些潜在合作伙伴的信任,最终来促成合作。   ”    

最终,吴松从育碧手中签下了《刺客信条:编年史》。这至今都是他的骄傲。

吴松在全球四处奔波的同时,斧子科技内部却出现了不小的麻烦。    

对一款游戏主机来说,芯片很大程度上决定了其最终的质量,战斧F1的芯片原本由英伟达提供。几个月后,英伟达突然宣布与爱奇艺合作,将在国内推出带有游戏主机功能的家庭娱乐终端 Shield TV,自己入局做主机。一眨眼,斧子科技最核心的原材料供应商,变成了自己的竞争对手。              

英伟达不愿向斧子科技提供最新一代的 X1 芯片,作为代替只提供了上一世代的 K1 芯片,出货量也无法保证。但 K1 芯片实际上早已被主流厂商抛弃。例如后来火遍全球的任天堂 Switch 游戏机,使用的就是英伟达 X1 芯片。    

最终导致战斧F1的性能参数,要低于相同类型的游戏主机PS4。吴松也告诉刺猬公社,受限于平台的性能,导致他无法签约近一年新发售的游戏,因为再怎么“优化”都跑不动。              

斧子科技“腹背受敌”之时,同样开发芯片的高科技公司 AMD 向斧子提出了合作意愿,吴松作为代表之一出席了这次谈判。通过 AMD 开发的芯片,确实能够解决战斧F1性能不足的问题,却要更换游戏主机的整体架构,时间和开销巨大。    

负责引进内容的吴松和 CTO 张嘉,起初更倾向于 AMD 的方案,可最终却遭到了王峰和总裁张晓威的否决。    

“他们认为一方面AMD的要价也实在比较高,第二是时间周期也等不及了,不能拖个一年半,最终我也认同这个观点,的确那两个因素可能更要命,”吴松说到。    

芯片供应的问题仍没有解决,最终成为了战斧F1的阿克琉斯之踵。“这个项目是走不到头的。”2015年11月,此时距离战斧F1发售还有半年时间,吴松却向王峰递上了辞呈。王峰是个有风度的领导者,曾多次挽留,可吴松还是买了回上海的机票。    

令吴松没想到的是,他离职之后,战斧F1在内容规划上竟崩溃得如此迅速。独占主机游戏不仅没有进展,反倒是上了一批手机游戏。“我觉得这份坚持最终没有做到底,是蛮遗憾的一件事。因为当时我们的一个卖点,就是绝对不会让用户在我们的机器上玩手游,因为用户已经有手机了,你何必去再花 2000 块?”吴松转念一想,斧子团队也有自己的无奈。         

战斧F1发售一年不到,斧子科技的办公室就已人去楼空,王峰的一场游戏主机梦也就此画上了句号。         

倒在钱上的小霸王

但吴松仍有机会。         

飞回上海没几日,吴松的一位朋友听说他离职,当即带着项目前来拜访。这个项目背后的公司,正是之前没能达成合作的 AMD。随后,益华控股董事长陈建仁入局。益华控股,正是如今小霸王公司最大的股东。    

“我陈建仁来全权的资助这样一个项目,资金小霸王这边能够出,哪怕我砸锅卖铁,我也把这个项目资助出来。”吴松转述称,“这是他的原话,我觉得他能够那么豪气,让我佩服之余,我也愿意跟他一样去投入做这个项目”。         

对许多 80 后 90 后来说,“小霸王”的名字并不陌生。    

他所生产的游戏机与学习机曾在 90 年代一度风靡中国,品牌上更请到了当时红遍全国的成龙代言。   其创始人段永平,在之后更是创办了如今家喻户晓的步步高集团。但在 2000 年以后,网络游戏开始崛起,小霸王逐渐落后于时代,最终从神坛上跌落,不再涉及游戏业务。    

十多年后,昔日霸主试图东山再起,这个担子就交到了吴松身上。         

凭借着行业内的影响力,吴松成功拉拢了斧子科技的两位联合创始人,以及圈子里的一些熟人,一步一步地组建团队。团队从最早只有吴松一个人,扩张到了巅峰时期的五十多人。2016 年到 2018 年这两年多时间内,吴松全部的精力都投在了产品研发、团队建设和业务规划上。     

与英国Codemasters签约小霸王的独占游戏《ONRUSH》/图由受访者提供   

 不同于此前的战斧F1,吴松根据自己的经历与判断,将小霸王的新项目做成了“Z+新游戏电脑”,即电脑与游戏主机的结合体。他将小霸王Z+新游戏电脑的价格,定得比当时同等配置的电脑更低。   除此之外,还在电脑的基础上,加入了额外的主机游戏模式,可以游玩所有他们签约的独占游戏。    

吴松解释说,游戏主机在国内认知度过低,对市场开拓造成了巨大的影响。    

曾有访客来到他的公司体验产品,接过手柄后竟是倒着拿的。也正是如此,吴松更确信了自己的理念:除了游戏和系统需要被本地化之外,硬件也需要被本地化。所以Z+新游戏电脑等于是将游戏主机,嵌入到用户已有广泛认知的个人电脑中,“其实这是我非常非常寄予厚望的一个产品。”         

用户的反馈,也证明了这个产品潜在的价值。    

2018 年 4 月,小霸王的官网悄然上线了一则关于游戏业务的公告。吴松本没想大肆宣传,却让界面新闻的记者彭新撞见了。彭新当即就将这条消息发布了出去,意外引起了不少玩家的关注。   所有人都在期待,当年“其乐无穷”的小霸王,会以什么样一种形式回归。   

在同年 8 月的 China Joy 展会上,吴松宣布小霸王回归后,“催卖”成了玩家间的日常。   即便到了今年 3 月,在微博号“小霸王游戏新生态”的评论区,仍能看到玩家满怀期待的评论。    

可惜世事无常,吴松又在他意想不到的地方栽了跟头。    

“好不容易觉得说,我之前各个主机项目积累的经验,踩过的坑,都能够在小霸王这个上面绕开。性能也好,团队配置也好,供应商也能稳定支持,这些都绕开了,结果还是倒在了一个之前我们都没有遇到过的问题,没钱了。”吴松激动地说到。

益华控股提供的资金,却在最后关头枯竭了。小霸王上海分公司关闭之前,已有 3 个半月未发工资,所有员工的五险一金也没去缴纳。    

此时,已经有 3000 多台小霸王Z+游戏电脑完成了生产,在代工厂的某个仓库中躺了数月。在小霸王的生产线上,数千份原料已经备好,只需要短短几周时间,就能加工成产品。运输、销售,都需要一定的成本,小霸王却无力维持。         

眼前的产品,几乎没有什么价值了。     

小霸王上海分公司关闭后,吴松就开启了漫长的讨薪之路。    

如今,仍有一些业内朋友、投资人对吴松发出了合作邀约。但在讨回欠薪之前,吴松还没准备好再次出发。    

“我自己也在考虑下一阶段,可能过一段时间会比较明朗,现在思绪还是有点乱。但在这之前,无论是对陈建仁老先生,还是对曾经跟我一起奋斗的这些兄弟们,我两方面都要有一个交代。”吴松说。  


2019大湾区国际科创峰会.jpg

由亿欧公司主办、粤港澳大湾区研究院(广外)联合主办的“2019大湾区国际科创峰会(BATi)”结合湾区科创和青年特色优势,将第二届大湾区国际科创峰会的主题定位于“科技赋能、青年引领”,将围绕5G生态、硬件创新、工业数字化、AI企服、科技出海等热点展开探讨,欢迎科技创新的观察者参与!

报名链接:https://www.iyiou.com/post/ad/id/875


本文已标注来源和出处,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

各工作岗位将被AI取代的概率

选择岗位,查看结果

制图员和摄影师

87.9%

参与评论

最新文章

1、 若贵平台是网站或者APP,在进行单篇原创文章转载时,需在文章标题或者导语下方,注明文章来源以及作者名称;若寻求5篇及以上的长期内容合作,需与亿欧公司内容运营部门取得联系,并签订转载合作协议。

【若贵司平台转载亿欧公司原创文章已经超过5篇,请及时与我们联系补签转载合作协议,计算时间以2019年2月10日之后为准】

2、 若贵平台是微信公众号,在进行单篇原创文章转载时,请联系亿欧公司内容运营人员进行单篇文章的白名单开通,同样需要注明文章来源及作者名称;若寻求2篇及以上的长期内容合作,需与亿欧公司内容运营部门取得联系,并签订转载合作协议。可将公司全称(简称)、公司网址、微信公众号、微信或者电话等信息发送至hezuo@iyiou.com,会有工作人员与您取得联系。

关闭

快来扫描二维码,参与话题讨论吧!

快捷登录 密码登录
获取验证码

新用户登录后自动创建账号

登录表示你已阅读并同意《亿欧用户协议》

快捷登录 密码登录

账号为用户名/邮箱的用户 选择人工找回

关联已有账户

新用户或忘记密码请选择,快捷绑定

账号为用户名/邮箱的用户 选择人工找回

快速注册

获取验证码

创建关联新账户

发送验证码

找回密码

获取验证码
账号为用户名 / 邮箱的用户 选择人工找回

未完成注册的用户需设置密码

如果你遇到下面的问题

我在注册/找回密码的过程中无法收到手机短信消

我先前用E-mail注册过亿欧网但是现在没有办法通过它登录,我想找回账号

其他问题导致我无法成功的登录/注册

请发送邮箱到service@iyiou.com,说明自己在登录过程中遇到的问题,工作人员将会第一时间为您提供帮助

账号密码登录

乐乐呵呵@微信昵称

该亿欧账号尚未关联亿欧网账户

关联已有账户

曾经使用手机注册过亿欧网账户的用户

创建并关联新账户

曾用微信登录亿欧网但没有用手机注册过亿欧的用户

没有注册过亿欧网的新用户

先前使用邮箱注册亿欧网的老用户,请点击这里进入特别通道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亿欧公众号 亿欧公众号
小程序-亿欧plus 小程序-亿欧plus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