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李财经
作者很懒,什么都没留下

8

文章/篇

11.6万

阅读/次

拜访信息

为了给您提供更快更好的服务,在获取作者联系方式前,想对您有个简单了解. 邀请您填写如下信息

提交成功

非常感谢您的配合,我们的作者会尽快通过您的微信,
请耐心等待~

微信号

15701235851

俞敏洪没有接班人

桃李财经
2020-04-17 · 17:08
[ 亿欧导读 ] “热爱生命比起赚钱更加重要。”
新东方大楼,新东方,俞敏洪,在线教育

文章来源于:桃李财经,图片来自“亿欧图库”

【编者按】或许大公司都避免不了面临灵魂人物离开的那一天,如何未雨绸缪选好接班人,是一件需要从公司的战略发展、业务规划、组织架构、人员培养等管理的各个层面统筹协调的事情,这很难,但不得不做。

文章转载自桃李财经,作者鸥姐,经亿欧编辑,供业内人士参考。


最近,新东方创始人俞敏洪又萌生了退休的念头。

3月底,俞敏洪在参加亚布力中国企业家论坛线上直播时表示,他在疫情期间“已经在考虑自己的退休和退休时间,只不过现在不能公开”。他还提到“我做企业到现在也没有太大的兴趣,如果对做企业有兴趣的话,新东方应该比现在更大一点。”

谦虚中带着点傲慢,一如往昔。

至于新东方的未来发展,俞敏洪也表示,会交给更加年轻的一代去做。然而,话音刚落,4月初,俞敏洪就斥资3180万港元增持新东方在线。这波“欲退还迎”的操作,不禁令人费解。

如今,同样说着“钱不重要的”的马云已退休半年,且飞快地适应了期待已久的退休生活——摇滚歌手、灵魂舞者、乐团指挥的身份一个接一个的在公众面前亮相,全球飞来飞去,组织捐款捐物,当真活成了侠骨柔情的风清扬。

相比之下,年长马云2岁的俞敏洪为何迟迟不肯放权?最大的原因可能还是,俞敏洪没有接班人。

01“尽管俞敏洪比较土,但他是新东方真正的Founding Father”

俞敏洪,一个教育届里的大咖,一名老师圈里的老腊肉,一位新东方的“发单鼻祖”,更是“中年网红”的代言人。作为教育行业第一批创业的人,是中国教培行业的先行者,也是新东方“教父”。1991年毕业于北大,俞敏洪从英语培训做起,1993年创立新东方,将新东方从一个小机构一点点做大做强,做成教培行业老大哥。

WechatIMG8.jpeg.jpeg

如今,新东方是中国教育类上市公司里难得的市值超千亿的企业。3月26日公布的《2020胡润百学·全球教育企业家榜》中,俞敏洪以200亿身家排名第六,在线教育跟谁学创始人陈向东以320亿元进入前三。

他曾一度被徐小平比作《出埃及记》中的摩西,带领一群年轻的教书匠从一无所有走向财富自由。比如3月26日上榜的跟谁学创始人陈向东,就曾是新东方的一员。

58岁的俞敏洪不止一次公开说想退休了。

早在2006年新东方成功赴美上市时,俞敏洪向媒体透露,在寻找合适的接班人,以便自己能尽早从CEO一职上退下来。

在2019年9月20日的《老俞闲话》中,俞敏洪表示,当初他想挣够30万就退休,后来发现30万不够,因为通货膨胀速度超过了自己的挣钱速度,所以他决定挣够100万再退休。

尽管入行已27年之久,作为200亿美元市值企业的掌舵人,他却认为自己的独特之处在于,“我身上是最不具有企业家气质的。”

但不可否认,他就是新东方真正的权威人物。现在是,以前也是。这个最不像企业家的企业家,拥有让大多数人艳慕的能力——无论是遭遇贬损还是被崇拜,自始至终,他都被下属认同为企业的精神领袖。

稍微了解一点儿新东方历史的人,无不以俞敏洪“时常被欺负”为谈资。在被公认为以新东方成长历程为蓝本的2013年热门电影《中国合伙人》中,以俞敏洪为原型的成东青,被塑造的鲜明性格就是“窝囊”。

的确,早年新东方的三驾马车中,徐小平和王强一度简直就是为挤兑俞敏洪而存在的。徐小平甚至曾公开说,他在新东方的使命就是要指导俞敏洪、批判俞敏洪、改造俞敏洪。

2019年8月7日,俞敏洪在自己的公众号“老俞闲谈”里谈到,2002年,他曾被团队赶下新东方董事长位置。“俞敏洪你一个农民出身,现在新东方要现代化发展,改革过程中间最大的障碍就是你了,如果你不当董事长和总裁的话,由我们来做,也许就能把新东方带上正轨...(最后)王强当了董事长,胡敏当了总裁,他们互相配合、发展。”

于是,从2002年到2004年,俞敏洪在新东方只是一个股东。俞敏洪甚至笑言称被赶下去后曾想过把新东方弄黄了。然而高管们认识到他才是新东方的爸爸,两年后,俞敏洪重新回归。按照高管们的说法,“俞敏洪是新东方真正的Founding Father,我们只是新东方的Founding Uncles。”

在面对内部激烈的冲突时,俞敏洪的解决方式无疑是直指核心的。“重新进行利益分配,让大家慢慢感受到这是最公平、最合理的。”他说:“归根到底,任何冲突都是利益和权力的冲突,解决不好就会形成革命。新东方革命闹过好多次,但是革命到最后上市了,利益和权力的重新分配赢得了完美的成果。”

而今,徐王二人彻底脱离新东方日常管理,但俞敏洪和他们之间的友谊继续,演绎出“中国合伙人”的绝佳样本。

电视剧《亮剑》的亮剑精神才使得李云龙的部队所向披靡,战无不胜,可见精神对于个人,对于集体,对于组织有着不可替代的作用,“从精神层面,我已经归属新东方,它已经不仅是一个业务实体,还成为了一个精神实体。”他说道,而在新东方普通老员工眼中的俞敏洪,是“偶像”、是“明星”。

02“最大的梦想,就是把新东方放掉...”俞敏洪有哪些放不下的心?

2013年,俞敏洪接受优米网创始人王利芬访谈时说:“我最大的梦想,就是把新东方放掉,我恨不得从来没有做过新东方……” 

王利芬问:“等于说你奋斗这么多年,其实得到了一个你自己并不想要的结果?” 

俞敏洪:“对,就是这样的,百分之一百是这样的。”

得不到想要的结果的俞敏洪又有哪些放不下的心?

1、陷入中年危机的新东方

成立27年的新东方,已经由坐享时代红利春风满面的少年,逐渐步入中年,且没有逃出中年危机的窘境。

新东方公布了2020年Q2的业绩报告显示,期内营收7.852亿美元,同比增长31.5%;净利润为5340万美元,去年同期为亏损2580万美元,同比扭亏为盈。我们看到,本季度营收和净利润这些核心数据的增长均较为乐观。

新东方此次能够在保持营收快速增长的同时实现净利润同比扭亏,跟寒假假期的到来不无关系。

尽管如此,从新东方的财务数据来看,目前还存在以下两个方面的难题。

(1)竞争加剧 成本持续上涨、毛利率呈下滑态势

对于新东方而言,线下要面临好未来的竞争,线上除了好未来还有猿辅导、掌门一对一等在"互联网+教育"模式下发展起来的在线教育公司,此外,还有BAT及网易等互联网巨头孵化的在线K12教育平台。新东方如今的处境可谓四方来敌。也就是在这样的背景下,新东方不断在线上线下进行扩张,虽然新东方在线并没有获得乐观的市场表现,但却花费了新东方不少精力。同时,线下门店从2015财年Q1的711所到2020财年Q2的1304所,扩张直接导致近年来新东方成本的增长。

新东方主要成本是教师薪酬、教室租金和教材成本,随着成本的增长,对其整体毛利率也产生了相应的影响。数据显示,2010财年之前毛利润率保持在62%一线。2014财年降到60%、2015财年降至58%、2018财年降到56%、2019财年上半年降至54%。可见,毛利率正不断下滑。

还有一项不可忽视的行政费用,对业绩产生较大的影响。2019财年Q2,行政费用2.36亿美元,相当于营收的39.5%;2020财年Q1达2.89亿美元,相当于营收的26.5%,从数据的的表现来看,这一数据还在逐年增高。

(2) 业绩难"逃季节性波动"影响 "经营亏损扩大"的挑战仍存在

作为教育市场的一员,自然是少不了要受到季节波动性的影响,而且这也是一个难以改变的行业问题。

目前,新东方已经连续两个季度出现单季亏损。而从新东方在一年当中淡季和旺季的表现来看,也存在不乐观的状态。数据表明,2017财年Q1经营利润率28.6%,2020财年只有23%,降了5.6个百分点,这还是教育市场的旺季;纵观淡季的数据,其经营亏损率却存在扩大的趋势,2017财年Q2微利,2018财年Q2经营亏损率2.8%,2019财年Q2经营亏损率4.8%。

尽管,本季度的运营利润为2530万美元,相较于去年同期2860万美元的亏损大幅好转,但今后这一挑战仍将会持续,能不能持续保持向好的趋势,还需市场的持续验证。

2、半年巨亏8751万,让俞敏洪操心的新东方在线

另一方面,即使疫情而爆火的新东方在线,但亏损旧疾未去,也因此成为了俞敏洪心中痛。

据媒体报道,俞敏洪曾在公开场合表达对新东方在线状况的不满,称“内部充满僵化和懒惰”。俞敏洪在2019年5月出版的自传中曾形容新东方在线是“病树前头万木春”,并遗憾曾经在在线教育市场上错失的机遇。

新东方在线公布了2020年中期报告,截至2019年11月30日止6个月,新东方在线期内亏损8751.6万元人民币,较上年同期减342%。

除了业绩仍旧亏损外,新东方在线还面临管理层变动与监管约谈的压力。这家背靠传统教育巨头新东方教育科技集团的在线教育龙头企业,自2019年3月28日在香港上市以来,管理层动荡不断,老将纷纷离职。 

此前2019财年业绩报告发布时,其前任执行董事兼COO潘欣宣布离职。潘欣为新东方服务了12年,此时离职可谓影响不小。此外,原新东方在线儿童产品事业部总经理、酷学多纳品牌负责人陈婉青也已离职,转而担任编程猫COO。 

而将新东方在线一手带大,并助推其上市的孙畅,如今也已退出管理层。 

唯一留下来的孙东旭,也是2019年初才由俞敏洪引入新东方在线。其人35岁,原西安新东方学校校长,2007年从南开大学毕业后便加入新东方。 

从这一系列的变动中可以看出,新东方在线改革换新的决心。然而管理层持续变动的情况下,年轻团队能否稳定军心,带领集团走出亏损的泥淖尚难以确定。

3、新东方面临的问题不是接班人而是控制权有旁落的可能

在谈到新东方接班人的问题时,俞敏洪称,他不会让自己的孩子当新东方的接班人。北京一法(天津)律师事务所执业律师大效分析认为,新东方面临的问题不是接班人而是控制权旁落。

大效分析指出,俞敏洪创立的新东方2006年登陆美国纽交所,发行价22美元,经十多年发展,经复权后的价格最高至575.52美元,翻了将近26倍。

新东方在纽交所上市给公司融来了巨额的发展资金,给投资人也带来了丰厚的回报,这是个双赢的格局,但有一个问题是不能忽视的,随着每次发行新股,原股东的股权比例必然将被稀释,出现股权分散化的特点,现俞敏洪虽仍是第一大股东,但其持股比例仅占13%;第二大股东为瑞银集团持股比例11.9%,两者相差比例已经很接近了,理论上二股东完全可以通过公开市场购入股票,取得第一大股东的身份,进而取得公司控制权,威胁到公司下一步的发展。

为什么只是说理论上可行呢,毕竟新东方在纽交所上市不同于首次公开发行新股(IPO),他走的是发行存托凭证(ADS)的路线,简单解释下存托凭证,就是考虑到海外公司在美国直接上市不方便,便以该公司为模板复刻一个股权体系,对应拆分为ADS份额,该ADS份额在美国证券市场进行交易,ADS份额在一定程序下可以转换为该公司的股权,但操作中有诸多现实中的问题难以实现直接控股。

但毕竟这个威胁是存在的,想当年阿里巴巴为了从雅虎手中夺回控制权,花了将近70多亿美金,才从雅虎手上买回了20%的股权,后来阿里巴巴花大力气推行了“合伙人计划”牢牢控制住董事会才彻底解决了这个威胁;后来的小米和京东就更精明了,推行了AB股计划,A股作为优先股,1股抵10股或20股普通股B股的投票权,即使小米的雷军、京东的刘强东只持有公司10%的股权份额的优先股(假设公司就10股优先股,90股普通股),就可对应行使相当于100股/190股;200股/290股的表决权,从而完全控股公司。

股权结构问题系“卧榻之侧,岂容他人鼾睡”的致命问题,是其发展过程中的最大障碍,俞敏洪要退了,这个难题也要交给新一代的领导人去解决了。

03“一想到新东方的管理,我的头就开始炸了”新东方如何“去俞敏洪化”?

圈内一直有关于“俞敏洪老了,新东方落后了”这样的声音,而俞敏洪自己对此十分淡定,他曾在接受媒体采访时直言“我确实年龄比较大了,而且新东方整个管理层的年龄都是偏大的”。

而随着年龄的增长,一方面,俞敏洪发现的个人志趣也有所转移,他表示,未来自己则会去做“更好玩的事”——读书、旅游,直播,不管是旅游途中的直播还是平台式的对话型直播,他都想尝试。

另一方面,他觉得自己的能力、性格在某种程度上妨碍了新东方的发展。

他在直播里这样概括自己的状态——

我喜欢写东西,但是我真的不喜欢管理,所以我从没有任何管理能力到现在勉为其难去管理,从没有任何战略思维到努力学会自己的战略思维,从局限于人文情怀的思维扩展到面对管理和整个大局的布局上,这对我来说是一个挑战,这个挑战到今天都没有完成。

我每天写老俞疫情日记给大家看,我就觉得很开心,但一想到新东方的管理,我的头就开始炸了。

这段话的最后一句是,“所以说,新东方犯的错跟我个人是有关系的。”

俞敏洪曾在在自传《我曾走在崩溃的边缘》中也坦承,他觉得自己脾气比较温和,也比较大方,愿意与人分利,但这也导致了自己有时权威不足,也有时不能坚持原则、容易过分宽容。由于自己做事瞻前顾后,推动力不够,所以导致了新东方的变革速度比较慢,“无论新东方能发展到什么样,都会带有我个性的影子。” 

这里的“速度慢”主要体现在三个方面:

1、新东方的科技能力提升得慢,一开始对于把高科技作为生产力的重视不够,“导致到今天为止,新东方的高科技和教育的结合依然处于一种相对落后状态”;

2、新东方对行业新业务机会的敏锐性不够,比如从一开始的GRE等出国考试培训,到面向所有年龄段的学生,再从英语覆盖到全科教学,再到对在线教育的投入,都较为迟缓、保守;

3、新东方对人才更替、培养的速度不够,俞敏洪认为,这主要是由于自己“人情和温情关系比较强烈”。

回顾多年以来,俞敏洪始终经营着商人的人设。然而在他经商思想的带领下,新东方愈发没有了方向。“上市之前的那些年, 我始终在利益和人情中间玩中庸、找平衡,结果搞得筋疲力尽、狼狈不堪。”俞敏洪在自传《在对的时间做对的事》中写道。俞敏洪自认为是个商人,不过赚钱表现和内部管理均不成功;他也慢慢意识到,这样的角色并不适合自己。

他同样很清楚,这么多年来新东方机械化的运转,豢养出大量尸位素餐的所谓“管理者”。没有人关注其“追求卓越,挑战极限,从绝望中寻找希望,人生终将辉煌”的办学校训,反而制造出一群听命于市场和商业成功号令的蝼蚁。

新东方有今天的模样,俞敏洪自知负有责任,于是他开始改变。

近两年,俞敏洪也一直致力于将年轻、新鲜的血液引入新东方,并在为新东方“去俞敏洪化”而努力。他曾连发五封高管信,为推行公司的“标准化、模块化、系统化”战略煞费苦心;也曾大规模换血管理层,让年轻人走到台前。但收效不如想象中的好。

2019年1月25日,新东方在京机构年会节目《释放自我》视频迅速走红网络。这首改编自抖音神曲《沙漠骆驼》的歌曲让广大企业管理者直呼“扎心”,歌词讽刺了新东方内部工作低效、贪污腐败等现象。

WechatIMG9.jpeg.jpeg

俞敏洪转发了现场视频,并留下了上面的言论。或许俞敏洪已经意识到,自己必须从对商业成功的崇拜中抽离,重新树立新东方的风气。这不像商人的做法,更像一个校长,敢于拍桌子,敢于自我革命。

“你不发展新东方要发展、你不进步新东方要进步,不然我们就只能坐以待毙,死路一条。”俞敏洪称。

对此,他提出成立三化(信息化、标准化、系统化)工作小组,亲自担任组长,要求在2019自然年和2020财年中,全面落地标准化内容。

他明确指出了中层管理存在的五大问题和高层管理人员存在的七大问题,认为部分老员工已经开始丧失了奋斗创新精神,安逸懈怠情绪渐显,而高管的混乱导致公司业务难以标准化,产品定价、学校组织五花八门。

比如对六级及以上的管理者都整顿一遍,让平庸的、捣乱的、只会奉承拍马、不会干活的人先离开一批。

据多家媒体报道,2019年以来,俞敏洪已五次下发邮件,提及新东方管理层存在的问题,言辞一封比一封严厉。

内部信,俞敏洪还表示:“这个过程,需要我们脱胎换骨、洗心革面,是一个艰苦的过程。在这个背后,需要我们厘清业务思路,调整组织结构,改变利益格局,推动思想变革。”

另据全天候科技从新东方内部员工处了解到,2018年和2019年是新东方的调整年,“三化建设”是俞敏洪定的关键任务;

公司经历了团队人员调整、组织架构调整和KPI调整,在做人员淘汰的同时也在引进行业人才,“人力部门专门招聘了猎头,猎同行业有经验的人才”。

04附俞敏洪内部信原文(部分)

以下为俞敏洪部分内部信原文(经整理):

第二封:

我们不少人已经在新东方工作了很多年,奋斗创新精神开始消失,安逸懈怠情绪开始出现。

有些人已经停止了进步,有些人的能力已经跟不上发展。

但是你不发展新东方要发展、你不进步新东方要进步,不然我们就只能坐以待毙,死路一条。

所以我们至少要做到让新东方进步更快,你和新东方一起进步,最好要做到你比新东方进步更快,来引领新东方的进步和发展。

19年我们将会对于各位的能力和成就进行阶段性评估,同时强化新东方的人才培养和引入机制。

第三封:

对于管理者,不管是基层管理者还是一级主管,都是新东方发展的中坚力量。

但现在的中坚力量,很多变成了中间力量,在中间的一帮人。我们发现几个问题:

1、有些管理者变成了当官的,层层下指令,就是自己不干活;

2、管理者职责重叠,效率低下,工作边界不清;

3、有些管理者在岗位上很久,变成了老油条,还常常拉帮结派;

4、管理者严重缺乏系统性培训,和员工一样,野蛮生长;

5、管理者人才发掘机制严重缺乏,不少管理者为了自己的岗位安全,不愿意让能干的人才出头,只用和自己亲近给自己安全感的人,结果形成了新东方管理队伍一层比一层更挫的现象。

对于高级管理干部,经过很多年的磨练,毫无疑问我们有了一批高质量的机构负责人,但我们也都知道,并不是每个人都是合格的。

这个队伍我们有几大问题:

1、对于谁合格谁不合格的管理者考核机制没有建立起来;

2、不合格的管理者在岗位上呆的时间常常很久,没有建立迅速替换机制;

3、管理者人才梯队没有建立起来,不少机构好几年一个英才和优才都没有出现,有些机构第一负责人之下,人才寸草不生;

4、内部选拔人才机制封闭落后,我们优才英才这两年的选拔,越选越缺人的感觉,觉得新东方人才越来越少。我们有5万多人,中间一定有大量人才,但我们却选不出来;

5、人才留引能力差,新东方的很多人才,都流失到了其他机构和平台,主要原因是我们对于人才的分辨和爱护能力缺乏;

6、有些第一负责人进步能力差,固步自封,不思进取,工作方法不对,居功自傲;

7、挑三拣四的事情增多,集团想要调动人才变得非常困难,本位主义严重。好未来的“不服从调动,视为辞职”,在新东方的宽容文化下,完全不管用。

第四封:

从上面我列举的标准化内容,大家就知道我们的标准化为什么那么难做。

我们的产品没有标准化;

我们全国各地学校在优惠政策、薪酬计算、产品定价上也各行其是,而且都有各自非常充分的理由;

而且我们各学校的组织结构设计,也是五花八门,有区域制的、有事业部制的,有职能部门集中的,有职能部门分散的,部门名称甚至都不统一,各种叫法。

全世界可能找不出像新东方这样一个机构,本来业务和运营需要高度标准化,却搞得如此花样百出的。

2019自然年和2020财年,将成为新东方三化强烈推进的一年。

在这一年半中,我上面提到的所有标准化的内容,都会要求全面落地。

这个过程,需要我们脱胎换骨、洗心革面,是一个艰苦的过程。

在这个背后,需要我们厘清业务思路,调整组织结构,改变利益格局,推动思想变革。

经总裁办公会同意,我从今年开始,亲自担任新东方三化工作小组组长。

我希望通过我担当这个职位,引起大家对于三化的足够重视,一起努力来把新东方的三化做好。

第五封:

我们现在有些管理者,能力不强还不奋进,安于现状得过且过,上班迟到早退,甚至不在工作现场出现,基层调研基本不做。

有的机构利润率很低,花费很大,不考虑如何提高效率,还组织管理者出国一年两趟。这就是不会过日子。

关于放弃平庸的员工。我们首先要放弃的,是平庸的管理者。

兵熊熊一个,将熊熊一窝。

我们的管理者,从中层到高层,有些人已经变成了没有创新、没有眼光、拉帮结派、懒政怠政的人物,不思进取没有危机感。

现在公司许多管理者不愿承担责任,整日协调推诿,又或是不思业务精进,只是机械性执行上级指示。

怠政、懒政、乱政,导致管理者战斗力的整体下降,管理者战斗力的下降又限制了员工战斗力的发展。

这个观点我想不少人都会同意,所以我们首先要整顿的是管理者,凡是6级及以上的管理者都要整顿一遍,让平庸的、捣乱的、只会奉承拍马、不会干活的人先离开一批。

05写在最后

媒体人何加盐评论俞敏洪:其实,俞敏洪想要过遵从本心的日子,随时可以,只要他舍得放下。只要他认识到,地球没了俞敏洪,会照样转动;新东方没了俞敏洪,照样能发展得很好。

即使退一步讲,就算他走以后,新东方逐渐没落,但那又和他有什么关系呢?他已经58岁,如果新东方要衰落,他就算能护得了一时,又焉能护得了一世?

但是恐怕,俞敏洪很难这样想。

生活不止眼前的苟且,还有诗和远方。未来,在俞敏洪真正退休,年轻一代接管新东方之后,我们可以期待一下那时的新东方会是一个怎样的模样。

《诗 · 邶风 · 日月》有云,“日居月诸,东方自出。”

本文经授权发布,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亿欧立场。如需转载请联系原作者。

各工作岗位将被AI取代的概率

选择岗位,查看结果

制图员和摄影师

87.9%

打赏支持

5
5
10
20
50
80
100
其它金额
任意赏:

参与评论

最新文章

1、 若贵平台是网站或者APP,在进行单篇原创文章转载时,需在文章标题或者导语下方,注明文章来源以及作者名称;若寻求5篇及以上的长期内容合作,需与亿欧公司内容运营部门取得联系,并签订转载合作协议。

【若贵司平台转载亿欧公司原创文章已经超过5篇,请及时与我们联系补签转载合作协议,计算时间以2019年2月10日之后为准】

2、 若贵平台是微信公众号,在进行单篇原创文章转载时,请联系亿欧公司内容运营人员进行单篇文章的白名单开通,同样需要注明文章来源及作者名称;若寻求2篇及以上的长期内容合作,需与亿欧公司内容运营部门取得联系,并签订转载合作协议。可将公司全称(简称)、公司网址、微信公众号、微信或者电话等信息发送至hezuo@iyiou.com,会有工作人员与您取得联系。

关闭

快来扫描二维码,参与话题讨论吧!

快捷登录 密码登录
获取验证码

新用户登录后自动创建账号

登录表示你已阅读并同意《亿欧用户协议》

快捷登录 密码登录

账号为用户名/邮箱的用户 选择人工找回

关联已有账户

新用户或忘记密码请选择,快捷绑定

账号为用户名/邮箱的用户 选择人工找回

快速注册

获取验证码

创建关联新账户

发送验证码

找回密码

获取验证码
账号为用户名 / 邮箱的用户 选择人工找回

未完成注册的用户需设置密码

如果你遇到下面的问题

我在注册/找回密码的过程中无法收到手机短信消

我先前用E-mail注册过亿欧网但是现在没有办法通过它登录,我想找回账号

其他问题导致我无法成功的登录/注册

请发送邮箱到service@iyiou.com,说明自己在登录过程中遇到的问题,工作人员将会第一时间为您提供帮助

账号密码登录

乐乐呵呵@微信昵称

该亿欧账号尚未关联亿欧网账户

关联已有账户

曾经使用手机注册过亿欧网账户的用户

创建并关联新账户

曾用微信登录亿欧网但没有用手机注册过亿欧的用户

没有注册过亿欧网的新用户

先前使用邮箱注册亿欧网的老用户,请点击这里进入特别通道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亿欧公众号 亿欧公众号
小程序-亿欧plus 小程序-亿欧plus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