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静怡
作者很懒,什么都没留下

2

文章/篇

3.0万

阅读/次

拜访信息

为了给您提供更快更好的服务,在获取作者联系方式前,想对您有个简单了解. 邀请您填写如下信息

提交成功

非常感谢您的配合,我们的作者会尽快通过您的微信,
请耐心等待~

微信号

15701235851

《浪潮之巅》吴军:传统行业要想不被淘汰,只有转型

吴静怡
2016-05-29 · 00:35
[ 亿欧导读 ] 吴军认为:①创新是漫长的过程,不是灵机一动就会实现;②不看好单纯商业模式的改进,希望有坚实的技术基础;③自身没价值,花钱买用户也没用;④只盯着当前,就不能成长;⑤人一辈子要知道,有一些是要舍弃的;⑥小钱不要挣。
浪潮之巅作者吴军,创新,商业模式,传统行业,转型

文章来源于:吴静怡

作家、科学家、投资人,吴军博士有三个身份,可称得上是“跨界达人”。他是谷歌公司早期员工之一,著作《浪潮之巅》、《文明之光》、《大学之路》等广受读者欢迎,其中《浪潮之巅》还是许多高校商学院、计算机学院的参考书。如今,他也是一个硅谷风险投资人。

翻看他的书时,除了科学与商业,还时常流露出人文气息,比如音乐,绘画,哲学。

采访之前,在知乎上看到这样一个问题:吴军博士是一个怎样的人?

排名第一的答案里,吴军博士的出版人周筠总结了这么两条:一、完全不care与自己不相干的人和事;二、对他认为重要的事情,轻易不松口。其中,第一条里,周筠特意在极其珍惜自己的时间上加粗。

果然,吴军博士也的确如此。在接受我们的采访前,他刚刚受邀出席阳光卫视的专访,之后马不停蹄又分秒不差地出现在我们的采访地点。

采访过程中,他的回答很富逻辑,对商业、创新、人生都有很多独到的看法,比如他就觉得什么唐宗宋祖都没有我们现在这些企业家、工程师们贡献大。

表达中,他也时常用第一,第二这样的词来承接话语中的转折之处。自然,废话也少,不过在谈及女儿时还是流露出温情的一面。

很明显,吴军博士是一个非常理性的人,在叙述自身经历或者企业发展时,时常表达舍弃这个概念。为此,他还举了一个章子怡的例子。

他说,章子怡有两条值得学习。第一,章子怡从来没拍过电视剧;第二,她在出道以后,很长时间没拍过广告。在好莱坞,拍电影和拍电视剧是两种演员。一旦上了电视剧这船,基本上就不要想在电影屏幕上亮相了。

俄罗斯有一句谚语,当你把一块金子绑在老鹰脖子上的时候,老鹰就不要想往高了飞了。

一、以跨界作家的身份,谈科技与商业

正和岛从科研工作者到作家,是因为有作家梦么?

吴军:我没有作家梦,要说是什么原因导致,就是一开始我写黑板报,写完以后很受欢迎,就接着写下去了。

正和岛:您的《浪潮之巅》被称为了解互联网的必看书籍,如今出了第三版,有什么变化么?

吴军:主要是时效性的问题,毕竟科技公司发展很快,行业出现了一些新趋势,这要在第三版里强调。

正和岛:您现在也是硅谷风险投资人,从科技领域到商业领域的转变,有什么优势吗?

吴军:在硅谷,很多风险投资人基本都是遵循科技领域到商业领域的转变。

总体来讲,美国第一代的风险投资人规模都比较小,基本上全是从科技公司出去的天使投资人,或者对科技了解的;第二代风险投资人,华尔街的很多,因为钱很多,而且投资规模也比较大了。

2000年的时候,第二种人投资比较失败,他们没有很强的技术背景,对商业模式没有什么概念,尽管一些公司挣了钱、发了财。但是到2004年、2005年以后,像我们这样的人和一些高管出来,还是要回归到审视这个公司是否有核心技术、竞争力这样的基础上来。

正和岛:您投资的时候会比较看中哪些?

吴军:首先是人。一个一流的人,可以把二流的公司做成一流;反过来,一个二流的人,一定会把一流的公司、项目,做成二流甚至三流。第二,我对单纯商业模式的改进不是太看好,还是希望有坚实的技术基础。

正和岛:您怎么判断这些一流的人?

吴军:投资有时是艺术,而不是什么技术。一个好的投资人是训练不出来的,他是天生的。

正和岛:作为投资人,您觉得下一个风口是什么?

吴军:这个其实也不是我们能总结的,不过现在有几个比较好的方向:

第一是基于云计算企业级的软件;其次是,移动互联网;还有,利用大数据帮助各行各业,比较多的是医疗,还有一些传统产业。机器智能,包括人工智能,甚至AI、VR这些还早一些。

正和岛:很多做风险投资的人,压力很大,您是怎么解压的?

吴军:我好像也没什么压力,所以不能叫解压。中国人好多人比较焦虑,我不知道为什么。但我确实没什么压力,为什么要有压力?

人有一句话,说实在的“人除死无大难”,只要第二天早上起来还活着,就没有压力。你活着,他也活着,就平等的;他吃山珍海味,你吃萝卜白菜,你们俩都活得好好的,有什么好有压力的?真的是这样,仔细想想,难道吃了山珍海味,他的生命就比你吃萝卜白菜好多少吗?

正和岛:工作起来不会觉得时间不够用吗?

吴军:我是觉得时间不够用,时间不够用你就能做多少事儿做多少,焦虑也没有用。

正和岛:《浪潮之巅》里,您以一种历史的角度来解读硅谷科技,硅谷有很多成功的互联网公司,有什么规律?

吴军:每一个公司都需要顺应时代的发展。互联网公司开始时都是非常小的规模,但如果想要成功,都要善于利用,不管是产品还是商业模式,使整个互联网的发展对它都有帮助。

比如facebook,它是人和人之间的一个联网,某种程度上来讲。那么互联网任何一个技术的提高,都有助于人和人之间的联网更加密切、更加有效。几乎所有的互联网公司都有这样一个特性。

正和岛:可以结合硅谷的经验,谈谈对中国科技转型和科技创新的看法么?

吴军:中国一定要做科技转型。过去10年左右,GDP主要增长动力是房地产、基础建设等。虽然在科技上做了很多,但是GDP的占比还不够。这要注意这么几点:

第一点,不管是革命性的创新还是渐进性的创新,都要有突破性。革命性的创新可能需要5年、10年时间,企业、地区或者国家,都不能等待;也不能是渐进性的创新,可能10年后你就失去了机会;

第二点,创新其实是所有人都应该做的,都应该想的,不一定光是科技界的,需要全社会都创新;

第三点,创新也是一个很漫长的过程,不是灵机一动就会实现。它是不断要去做的一件事。

正和岛:有一些人说,国内双创潮流有点像搞运动。另外,创业圈有什么问题?

吴军:这个要分开,创新是所有人都要做的,创业是有门槛的要三思而后行。有一些就是为了创业而创业。

正和岛:现在互联网行业比较盛行,很多传统企业面临衰退。您对传统企业的互联网转型,有什么看法?

吴军:从工业革命以来,行业兴起或者衰退,都是历史的必然,这个不用担心。所谓传统行业衰退,并不是说它原来生产10台电视机,今天只能生产5台。只是它还生产10台,卖不出很多的钱而已。

几乎所有传统行业,都可以利用互联网、大数据、机器智能来实现转型。转型了,就会在下一次技术浪潮中跟上,虽然不一定领先,但至少跟上了就会存在,但没做的就会被淘汰。

正和岛:现在马斯克在中国快超过乔布斯当年的声望了,您怎么看?

吴军:对,马斯克做了一些改变世界的事,是个有理想的人。有一度他都快没钱了,但每天早上还说怎么能够做点事来改变这个世界。有人在他快没钱时说,把三个公司里卖掉一个不就有钱了吗?他回答不行,卖掉以后,理想就实现不了,他值得大家对他的敬意。

正和岛:其实很多创业者,对于BAT感情很复杂,一方面他们是创新的典范,另一方面又是创新的阻碍,国外好像不会出现这种。

吴军:不是创新阻碍,而是说明你的创新不是什么创新。

正和岛:“李世石九段对战人工智能AlphaGo”这件事,很多人觉得人脑会被电脑颠覆,您怎么看?这对未来有什么预示么?

吴军:其实现在计算机在很多方面做得比人强了。而且从长远来讲,它会在越来越多的领域做得比人强。不过,最终还是人脑通过电脑再控制人脑。

正和岛:但像硅谷也有一些大佬,比如马斯克说,未来机器人要谋杀人类。

吴军:你是否知道,比尔盖茨也说过担心的话。不过,他和马斯克都是在机器和人工智能投钱最多的人。所以,不应该看谁说什么,而是应该看他做什么。

正和岛:《浪潮之巅》里面写过很多科技公司的兴衰浮沉,您觉得什么样的公司才能保持长久?

吴军:一个公司大到一定程度后,首先是在市场成长。好的公司懂得,不管通过什么方式进入新的市场,还是会淘汰一些相对落后的产业,然后再进入利润率更高的产业,否则就会背一个很大的包袱。

正和岛:您谈过雅虎免费、开放模式在互联网引领了一个时代,但是雅虎一开始的模式,就是烧钱抢流量。现在中国也有类似的花钱买客户的现象。比如,借贷宝、Uber、滴滴一开始的时候,都会给一些优惠。

吴军:这个分两种。第一种是有自身的价值在,一开始没用户,但花钱买用户,这是对的,因为有自身价值;第二种则是没有自身价值,买来第一批用户,看上去用户量比较多,然后拿这个噱头去找VC融资,融了更多钱,却没有自身的价值,最后一定要垮掉。

正和岛:是不是有点像传销?

吴军:那就是传销。比Uber或者滴滴有自身的价值,中国在没有滴滴这些以前,只有200多万的出租车司机,但现在中国的专车司机加出租车司机有700多万 。从200多万涨到700多万,这就是它的内在价值。

举个例子,有些家政服务公司做B2B模式,甚至搞起了上门服务,结果没有做成,为什么? 全国保姆的数量原来是基本固定的,所以人数从原来的1000万变成4000万,是不可能的事。这就没有提供内在的价值。

正和岛:看您有一条长微博里谈了里根,是否比较赞成他的保守主义?

吴军:什么是保守主义,这强调一种价值观,每一个人通过自己的努力,然后一步一步往上走,过一个很好的生活。而不是通过别人的帮助来生活。

还有一点,既然我自己能够解决这些问题,为什么需要政府来干预?政府最好少管事。

过去老说平等、自由、博爱,博爱先不管它,平等和自由是矛盾的。人的能力不一样,有高有低,如果强调自由,时间长了一定不可能平等。当你要求每个人平等的时候,你是一定没有自由的。实际上美国建国200多年,一直在平等和自由之间纠结。在今天中国这个社会,我们对平等的强调,要远远高于对自己的强调,所以现在的我们实际上是丧失自由的。

中国改革开放本质上是什么?本质上是牺牲掉了一些品质,降低平等的水平,来给予更多的人自由。美国在里根那个时代,经济问题一团糟。在这个情况下,1980年里根当选,拿出了一个自由的旗帜,受益于大的环境,当时美国诞生了很多新的公司,尤其很多中小企业,包括微软。

正和岛:您在书中谈过互联网的商业化得益于政府的退出,那中国社会也应该那样么?

吴军:不是,中国这个社会,互联网是民间发展起来的,并不是政府主导。美国互联网诞生是政府主导,政府投钱到互联网,然后退出导致互联网发展的。中国的互联网,虽然一开始虽然是政府投钱,但很快民间的资本就进来。所以这也是为什么政府对他没有监管,因为你开始没怎么参与,也没法控制。

正和岛:此前,中国政府在考虑中国主要的互联网公司里,都占1%的股份来加强监管,您怎么看?

吴军:技术发展起来,是监管不住的。互联网这样的行业,不像核电站,没有什么门槛所以政府监控互联网是做不到的。

二、谈人生,他说人一辈子有一些是要舍弃的

正和岛:王石在《文明之光》序中,说您 “对富兰克林、爱迪生、焦耳、史蒂芬森、奥本海默等既懂科学发明又懂经营管理的人,表现出格外的敬意”,为什么?

吴军:举一个简单的例子,我们人类最伟大的事件是工业革命,如果没有工业革命,我们的收入基本上就会停止,2000多年都不增长。有了工业革命就不一样了,工业革命靠什么人?靠瓦特改良蒸汽机。

从此人类GDP快速往上涨,生活也在提高。1978年的时候,根据中国官方公布的数据,人均GDP只有大约200美元,连西汉都不如,按照购买力来讲大约800美元,不过是西汉的两倍。如果没有工业革命,没有这些工程师,就没有今天的生活。

说得不好听点,什么唐宗宋祖,这些都有历史的贡献,不过都没有我们现在这些企业家、工程师们贡献大。

正和岛:您在《文明之光》这个书里,还谈过音乐、绘画、哲学等话题。您应该是学理工科的,为什么会对这些产生兴趣?

吴军:理工男是中国的定义,一定要用这个词的话,只能说中国这个国家在世界上太特殊了。其实世界各地没有理工男这个概念,专业并不是多么严格的存在,你是一个人就是一个人,你可以懂理工,知识不是排他的,只是我们的教育有问题。我们的教育太糟糕了。

正和岛:您涉猎这么广,您每天花在读书上的时间有多少?

吴军:以前是读一些专著。现在读得比较泛,对一些专门有兴趣的题目,我会去找资料。

正和岛:如果企业家或者未来的企业家看,您会推荐哪些书?

吴军:我觉得企业家有时比较急功近利,喜欢看《浪潮之巅》和《硅谷之迷》,然后想着怎么办企业。想在境界上提高的话,需要看我的《文明之光》,他要有一些对这个社会的思考。

正和岛:这种思考对他们办企业有什么好处?

吴军:说句实话,无论投资股票或是其他,人很多时候过不了自己这个槛儿。为什么很多人努力但投资失败了,这实际上是对人性的一个考验。一个好的投资人能有一个独立的思考,能够自己做判断或相信别人的判断,或者能及时调整,这个不是能简单从书本学到的技巧。在收益非常好情况下保持一个清醒的头脑,在往下跌的时候能够有一个信心,这是人性,这不是技巧,大部分人过不了这一关。95%的人是不适合做投资的,他过不了这一关。

正和岛:对年轻人,有什么建议?

吴军:我差不多在30多岁的时候想通一个道理:人除死,无大难。人最幸运的,就是在年轻力壮的时候,明白这一辈子要干什么。如果没有这个目的,老盯着当前,就永远不能成长。

举一个章子怡的例子,她差不多算中国有史以来的女演员第一人。她有两条特别值得所有演员去学。

第一,章子怡从来没拍过电视剧;第二:她在出道以后,很长时间没拍过广告。

她自己知道她要干什么。在好莱坞,拍电影和拍电视剧是两种演员。一旦上了电视剧这船,基本上就不要想在电影屏幕上亮相了,就不会是一个大牌的影星,所以要耐得住,知道舍弃。

拍电视剧来钱多快,拍电影一年都没几个本子。但她苦练工夫,拍一步是一步。还有你不能一开始就去从事商业活动。很多人说,明星一次出场费50万,不挺好的吗?可你挣这50万的时候,就永远飞不高了。

俄罗斯有一句谚语,当你把一块金子绑在老鹰脖子上的时候,老鹰就不要想往高了飞了。

正和岛:您当时怎么发现您这一辈子要做什么的?

吴军:这个说起来就比较悲惨了。很小的时候,我就对死亡就有一种恐惧感。我会想,活不到100岁我就要死了,死了以后什么样我一无所知。

后来慢慢我会觉得,这辈子好像时间就那么多,所以首先一定要放弃好多事情,然后再集中精力做其他的。大部分人都是从现在开始规划要做什么,我是倒过来想,这辈子还剩多少时间。这种思维方式跟很多人是反的。

正和岛:对死亡的恐惧,就是天然产生的,还是有什么事情影响到您?

吴军:天然产生的,你们难道不恐惧吗?

正和岛:每次舍弃后,在新选择上有什么标准?

吴军:更多的机会。比如我为什么从清华到美国要读书,当时不走的话,我就是副教授,但到了美国只是一个博士生。不过,毕业后可以成为一个世界一流的科学家,否则永远可能是个二流、三流,这是非常大的差异。

正和岛:您是怎么决定要放弃的?

吴军:举个例子,虽然我现在工作收入非常高,但我只是得到钱,可我又想写一些东西后者到世界各地看看,但我没时间。于是我就放弃了一些,来我换回了我的时间,毕竟这辈子时间是有限的。

正和岛:您在谷歌来做得很好,之前放弃了什么?

吴军:为什么说小钱不要挣?我第一份工作是给人做计算机系统,那时我大学刚毕业,不到两年我攒的钱比我爸爸一辈子攒得都多。那时是80年代末90年代初这样,我可能吃一顿饭就10块钱,那时研究生或者大学生一个月的伙食费就这么多。

但是我又想这辈子好像也不能卖一辈子这个东西,还有很多我不知道的钱。因为中国当时发展很快,你不会这些技术,好多钱你就挣不到。于是我就回清华学习,学习你这些钱就没了。当时每月有几十块钱的助学金吧,在过去一顿饭就吃掉了。为了学习,就把原来这种生活放弃掉了。总之你要知道舍弃。

在美国读书,我发现当时中美的研究生差距比较大,不像现在。这些,我在《大学之路》里写过。

后来小孩慢慢长大,发现需要为她多花一些时间,男孩子我不知道,尤其女孩子,爸爸不在身边的话,会不踏实,没有安全感。所以你会觉得生命中什么东西重要?缺一点钱,但也能生活的话,我会放弃掉一些钱。

人一辈子要知道,有一些是要舍弃的。

本文经授权发布,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亿欧立场。如需转载请联系原作者。

各工作岗位将被AI取代的概率

选择岗位,查看结果

制图员和摄影师

87.9%

广告

参与评论

最新文章

1、 若贵平台是网站或者APP,在进行单篇原创文章转载时,需在文章标题或者导语下方,注明文章来源以及作者名称;若寻求5篇及以上的长期内容合作,需与亿欧公司内容运营部门取得联系,并签订转载合作协议。

【若贵司平台转载亿欧公司原创文章已经超过5篇,请及时与我们联系补签转载合作协议,计算时间以2019年2月10日之后为准】

2、 若贵平台是微信公众号,在进行单篇原创文章转载时,请联系亿欧公司内容运营人员进行单篇文章的白名单开通,同样需要注明文章来源及作者名称;若寻求2篇及以上的长期内容合作,需与亿欧公司内容运营部门取得联系,并签订转载合作协议。可将公司全称(简称)、公司网址、微信公众号、微信或者电话等信息发送至hezuo@iyiou.com,会有工作人员与您取得联系。

关闭

快来扫描二维码,参与话题讨论吧!

快捷登录 密码登录
获取验证码

新用户登录后自动创建账号

登录表示你已阅读并同意《亿欧用户协议》

快捷登录 密码登录

账号为用户名/邮箱的用户 选择人工找回

关联已有账户

新用户或忘记密码请选择,快捷绑定

账号为用户名/邮箱的用户 选择人工找回

快速注册

获取验证码

创建关联新账户

发送验证码

找回密码

获取验证码
账号为用户名 / 邮箱的用户 选择人工找回

未完成注册的用户需设置密码

如果你遇到下面的问题

我在注册/找回密码的过程中无法收到手机短信消

我先前用E-mail注册过亿欧网但是现在没有办法通过它登录,我想找回账号

其他问题导致我无法成功的登录/注册

请发送邮箱到service@iyiou.com,说明自己在登录过程中遇到的问题,工作人员将会第一时间为您提供帮助

账号密码登录

乐乐呵呵@微信昵称

该亿欧账号尚未关联亿欧网账户

关联已有账户

曾经使用手机注册过亿欧网账户的用户

创建并关联新账户

曾用微信登录亿欧网但没有用手机注册过亿欧的用户

没有注册过亿欧网的新用户

先前使用邮箱注册亿欧网的老用户,请点击这里进入特别通道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亿欧公众号 亿欧公众号
小程序-亿欧plus 小程序-亿欧plus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