造车新势力的生死时速

主机厂
汽车产经
魏微
2019-02-11 · 18:10
[ 亿欧导读 ] 2018年,造车新势力的淘汰赛也已经开始,生死时速的路上,胜负难料,但奇迹背后有迹可循。
汽车,造车新势力 图片来自“东方IC”

也许是未来汽车社会的图景太吸引人,而旧世界又太需要革新,才引得无数英雄竞折腰,一场肇始于2014年的中国新势力造车运动在掀起了一小波高潮之后,正在向岸边拍去,这期间谁能继续弄潮、谁又将被无情淘汰?2018年,淘汰赛也已经开始,生死时速的路上,胜负难料,但奇迹背后有迹可循。

一步之遥 咫尺天涯

2018年最让人感到悲凉的“新势力”莫过于Faraday Future(FF),原本FF在恒大投资入股之后看到了希望的曙光,但剧情却没有按照FF以及创始人贾跃亭希望的方向发展,两者在10月公开决裂,FF一纸诉状将大股东恒大健康告上香港国际仲裁中心。而这场风波并没有随着仲裁结果而平息,贾跃亭和恒大健康对FF控制权的争夺反倒愈演愈烈、双方均寸土不让。

贾跃亭有多着急,明眼人都能看出,FF已经到了生死存亡的临界点。FF91量产这一步,迈过去了,FF还有机会;迈不过去,FF甚至连同贾跃亭就彻底凉了。说FF91是贾跃亭赌上身家性命奋力一搏的产品都不为过,这一小步的后果很可能是咫尺天涯。

新造车企业中,FF命悬一线,但身处险境的并非只这一家。

9月27日,一汽夏利发布公告称,该公司与南京知行电动汽车有限公司签署了协议,将全资子公司天津一汽华利汽车有限公司100%的股权转让给南京知行,转让价格为1元。南京知行也就是拜腾,获得了生产资质的同时也将一汽华利8亿元的债务一把扛在肩上。

拜腾接盘并不让人意外,毕竟此前一汽已同意给拜腾提供2.6亿美元的财务支持。不过,公告发布后,拜腾面对的质疑并未减少,因为一汽华利被工信部列进“特别公示车辆生产企业名单”,即从2018年5月4日至2020年5月3日间无法申报新产品。对新势力来说时间比金钱还宝贵,这笔买卖意在何处?同样采取购买资质方式的车和家显然更加务实一些,6.5亿元人民币收购力帆汽车之前,力帆汽车已“租用”车和家自己的生产基地,一举解决生产资质问题也不耽误量产进程。

如果说FF背后就是悬崖,那么拜腾则是在迷雾森林中行走。但对于他们来说,真理只有一个,那就是——活下去。

奇迹背后的逻辑

有前途未卜的,也有“奇迹般”步上正轨的,比如蔚来汽车。奇迹二字是蔚来创始人兼董事长、CEO李斌所言。在10月底,不少媒体走进蔚来汽车位于合肥的制造工厂参观,在和媒体交流时,一向不喜欢藏着掖着的李斌说:“ES8的诞生就是一个奇迹。”

而蔚来汽车的奇迹显然正在成为常态。12月15日蔚来汽车第二款SUV ES6如期上市,首款SUV ES8成功实现年产销10000辆的目标,对纯电动车至关重要的充电设施建设方面,蔚来汽车也超预期打通京港澳高速沿途服务区的换电站,蔚来汽车成功在纽交所上市⋯⋯

看上去,蔚来已经走上正轨并高速前进着。那么其他造车新势力中,像李斌这样并非传统车企出身的纯新势力还有李想创立的车和家、UC浏览器创始人何小鹏先入股后全力加入的小鹏汽车,以及出身360的沈海寅创办的奇点汽车。这几家情况如何?

车和家在2018年10月发布全新品牌“理想智造”以及首款车理想智造ONE,这款车的亮相引人注目,将于2019年四季度开启交付,但该款车增程式的解决方案能否被市场接受还悬而待决;小鹏汽车的小鹏G3亮相一年,终于在2018年12月正式上市;奇点汽车则声量相对较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