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 | 围剿租客

生活服务
亿欧
杰柯/尚昇
2019-04-11 · 19:35
[ 亿欧导读 ] 有想把房子出租个好价钱的房东,有想租性价比高的房间的租客,有告诉租客是租赁合同、实际上却是贷款合同的公寓人员,也有只顾着放款、不顾信贷逻辑的租金贷中介人员,还有租客不还钱、就默默上征信的金融机构人,各有各的诉求、动机…
公寓家,长租公寓,寓见,元宝e家

过完年,小梦没有回上海,她南下去了深圳。

小梦今年23岁,湖南人,之前独自在上海打工,做销售工作。

她在上海的一家长租公寓租了一间房,每个月租金将近一千。离开上海之前,那家长租公寓出了事,让小梦有点担心。一些进行了维权的租客告诉她,租客们得到承诺——问题已经解决了,小梦这才放下心来。

小梦去深圳,是因为有一个念书的机会,但是学费对她来说是个问题,她打算使用分期贷款。但是小梦的贷款申请被拒了,原因是征信记录受损,直到这时她才知道,之前租房的问题并没有解决,自己已经逾期4个月了。

小梦重新查看维权群,才发现问题一直没有解决,租客们一直在想办法、沟通彼此情况、组织维权……

“大家贷款都结清了么?”

“有谁要过押金,给个经验”

“面对这类事情要强硬一点”

这些都是维权群里的聊天记录。

记者联系到小梦时,她对征信记录的事很焦急,“群里有人说,(逾期记录)会影响很长时间,我不知道怎么解决,我现在该怎么办啊?”

那家出事的长租公寓叫寓见公寓,被曝资金链断裂是在2018年10月。时至今日,牵连其中的租客,还在承受各种各样的损失,征信受损只是其中之一。

一、租一间房,交两份租

租客的困扰一部分来自于房东。

寓见公寓出事之后,房东拿不到租金,于是“自然而然”地找上了租客。房东的想法是:房子是我的,我现在收不到租金,当然不能让你住在里面。

作为租客,如果想不受干扰地住下去,就要给房东一份租金。但问题是,与此同时租客还要交另一份租金——也就是之前所签的合同,否则将发生逾期,租客的征信将会受损。

没有人愿意租一间房却交两份租金,尤其是合同的签订存在欺诈的可能—有些租客以为签的是租赁合同,实际上签的却是贷款合同。

一方是收不到租金的房东,另一方是“被贷款”的租客,双方在这种情况下接触时,事情有时候会很难看。

部分房东拔电线、锯水管、用胶水堵锁眼、扔租客东西、甚至打租客……部分态度强硬的租客也不甘示弱,与房东正面冲突……

有租客在维权群里表示,寓见公寓出事之后,自己既要四处维权,还要应付房东,感到心力交瘁,“为这事天天请假,差点工作都没了。”

当然,并非所有的房东都这样。

“我们的房东比较明事理,寓见出事之后,他没有为难我们,后来我们找到他,他说‘这跟你们租客没有关系的呀,你们是很冤枉的,我要找就找寓见公寓’。”租客Allen对记者说。

Allen今年25岁,在上海一家出版社工作,在记者所接触的租客中,他的心态相对积极,相对更愿意交流。

“我到现在都没见过房东,群里面有人说,我的房东是个土豪,所以才没有为难我。我上次跟房东打电话,他人在国外,还问我‘你说的是哪套房子呀’。”Allen笑了笑,“我觉得他应该是挺有钱的。”

实际上,在租房的三方中(房东、租客、长租公寓),房东和租客之间并不存在合同关系。与房东存在合同关系的是长租公寓,前者提供房屋使用权给后者,后者给前者租金。当房东收不到租金时,理应去找长租公寓,而不是租客。

因为没有来自房东的困扰,Allen决定继续还贷。他告诉记者,自己签的租金贷中介是元宝e家,目前联系不到对方,因此没办法结清贷款。而他之所以选择继续还贷,就是不希望有逾期记录。

逾期记录影响颇大,上文的小梦就是这样。实际上,有的租客所受的影响比小梦更大。据记者了解,有租客因为逾期记录,买房贷款受到影响,甚至有付了首付、但是房贷迟迟下不来的情况。

作为租客,恼怒程度可想而知。

除了征信,租客可能受到的损失还包括:要不回押金、贷款未结清、个人信息泄露、以及如前所述,来自房东的困扰……

值得一提的是,房东跟租客一样,也是受害者,他们把自己的房子交给寓见公寓,却收不到房租。

此外,整件事还有一个耐人寻味的点:部分租客在事后发现,自己不只背了一笔租金贷,而是两笔、甚至三笔……

事情到底怎么回事?

 “OK,我给大家一个明确的观点……”

2017年底,在一场长租公寓的行业论坛上,寓见公寓的负责人林小森意气风发。

林小森头发偏灰,发型板正,声音洪亮。他的性格外向、鲜明,是那种会就某个话题侃侃而谈的人。在讨论问题、发表观点的同时,他会时不时地与台下观众互动。

那天的论坛上,林小森讲了很多数据,以力证自己的观点。他的观点中包含这么一点:做长租公寓,规模很重要。

时隔一年多回头再看,观点对错先不论,这其实是相当值得留意的一点,因为它在一定程度上解释了寓见公寓为什么出问题。

事实上,它在一定程度上解释了长租公寓这个行业为什么出问题。一名租客同时背负多笔租金贷,也从中而来。

事情是这样:租房这件事原本很简单,只有两方——房东和租客,长租公寓作为中介进来之后,变成了三方。如果只是这三方,事情不会很复杂,但是之后又进来了第四方——租金贷,这时问题来了:为什么要让租金贷进来?通常的解释是,租客有贷款的需求,但是事实并不完全是这样。

“如果知道是贷款(合同),我就不会签了,一个月一千多的房租还是付得起的。”有租客对记者表示。

金融科技人士对记者表示,真正需要钱的并不是租客。

虽然一小部分租客有租金贷的需求,但是相比于租客,寓见公寓其实更需要租金贷。原因在于,每签下一笔租金贷,寓见就多一笔现金流,因为租金贷中介会把一整年的租金,一次性打给寓见。

某租金贷中介人员在接受采访时曾表示,其客户是公寓方,是针对订单提供贷款的。

而资金对于像寓见这样的长租公寓来说,不只是弹药,甚至可以说是氧气。寓见出事之后,林小森在接受经济观察报采访时说,2018年上半年融资失败,是资金链断裂的重要原因。

然而,林小森没有对外说的是,更早的时候,寓见的资金链就已经处于紧绷状态,为了缓解资金压力,寓见公寓铤而走险,让租客签下不只一笔租金贷,具体的做法是:寓见告知租客,因为种种原因,需要重签一份合同。为了吸引租客签新合同,房租打折,并且寓见承诺,之前的合同取消、租客不受其影响。

小梦告诉记者,2018年4月,寓见建议租客换签元宝e家的新合同,给到的优惠是半年无责任退房,以及房租打折,“原价的七五折、八折。”

小梦们每新签一笔合同,寓见公寓就多拿到一笔资金,一笔笔资金聚少成多,就能让寓见再多闭眼狂奔一会儿,去实现林小森所说的“规模效应”——虽然实际上只是苟延残喘。

事后租客们才发现,之前的合同并未取消,而且有的已经产生了逾期。

没有人愿意租一间房却背负多笔贷款,尤其是在不知情的情况下。租客的恼怒程度,比之前更甚。

“租金贷是我们行业的兴奋剂。”上海某长租公寓创始人对记者表示,“我认为一定的杠杆是必要的,比如房地产行业,没有一家房企只用自有资金。但是有些跟我们同时起步的公司,比如寓见,做到了2万间,杠杆用的比较足——甚至有点夸张,一个房子能用三笔贷款。”

“OK,我给大家一个明确的观点。”林小森在论坛上说,“我认为,三万间就应该盈利。”

台下响起稀稀拉拉的掌声……

寻解征信

“我不知道怎么解决,我现在该怎么办啊?”如前所述,小梦对于征信记录的事很焦急。

除了征信受损,小梦还有两个月的押金没要回来,但是她对记者表示,自己主要担心征信。

很多租客跟小梦一样,遭受的损失不只是征信,但是征信无疑是他们最关心的问题。如何结清贷款、消除逾期记录,是大部分租客最重要的诉求,他们带着这样的诉求到处找人,但是事情远比看上去的复杂……

租客们先找了寓见公寓。

Allen告诉记者,自己曾去寓见总部维权,“一大帮人把前台小姑娘围在中间,问她负责人在哪,有的人情绪比较激动,把小姑娘都问哭了。我说不要为难她了,她怎么可能知道她们领导在做什么,就像你们也不知道你们领导(在做什么)一样。”

Allen的那次维权没有解决任何问题,寓见公寓的负责人、喜欢时不时与台下观众互动的林小森,在2018年10月底表示“一定不会逃跑”之后,再也没有露面。

记者多次拨打寓见公寓的客服电话,无人接听。其官网无法登录。

2018年底,据传麦家公寓、蛋壳公寓开始接手寓见公寓,其中麦家公寓在今年2月中旬宣布“初步完成了对原寓见公寓部分资产的重组工作”,但是维权群里多名租客表示,麦家公寓也不解决贷款和征信的问题。

眼看长租公寓无法解决征信问题,租客们转而去找租金贷中介。

上文的元宝e家,就是这样的租金贷中介——撮合资金需求方(长租公寓、部分租客)和资金供给方(背后的金融机构)。

“去年12月,当时我们每天都有很多人去找元宝(注:元宝e家)的人。”租客张震告诉记者,当时元宝的工作人员对租客们表示,只要提交退租证明等材料,就不用还贷了,征信也不会受影响,但是之后,租客们遇到了跟小梦一样的事——贷款被拒,这才发现逾期。

年后,张震又去找元宝e家,“20几个人围着元宝的负责人,十点多的时候,他熬不住了,联系北京那边的高层,高层说让租客们给出诉求,我们给出:一,处理征信;二,免掉逾期费用;三,如果可以免除贷款。等了一周,没有结果。”

记者多次拨打元宝e家的联系电话,无人接听。

在记者所接触的租客中,有的态度颇为强硬,比如,有要不回租金就继续住的,不管房东是什么态度、什么举动,都要把押金住回来;有因为征信受损,一直给相关部门写信的;还有组织在315期间维权和上诉的……这其中,张震也许算不上态度强硬,但是一直在积极地寻求解决,然而最终,他还是还上了一万四千多的贷款。

张震告诉记者,自己去年刚毕业,还款的钱是找家里人借的。

租客们带着解决征信问题的诉求,先找寓见公寓,再找租金贷中介,最终他们发现,原来拦住他们的,不只是寓见公寓,也不只是租金贷中介……

拦住他们的,还有租金贷中介背后的金融机构。

“谁跟你说能处理,你就让他们出钱”

寓见公寓事件中,元宝e家背后的金融机构是晋商消费金融。

有租客对记者表示,元宝e家和晋商消费金融涉嫌违规放贷,“按照正常程序,贷款要有必须的步骤,(金融机构)才可以放款,现在一个都没有,就放款了。重点是我们本人还不知情,也没有签过字,钱没到我们手里,却要我们来还。”

该租客给记者看元宝e家APP的页面截图,页面每更改一次,就多出一些之前没有的合同(比如征信授权书),“(这些合同)后面出事了才加上去的,不心虚为什么加合同上去,为什么一开始不在APP上放出这些合同给我们看。”

上述金融科技人士表示,租金贷在产品的设计上违反信贷常识,“原则上,借款人和受益人应该是同一个人,但是在(租金贷)这个上面分离了。”

换言之,租客用自己的信用借来的钱,没有到自己手里,却进了寓见公寓的口袋。而一名租客背负多笔租金贷,则是租客的信用被重复抵押。

该金融科技人士同时表示,放贷机构在贷前信审、贷中和贷后监管上,都存在问题。他怀疑,长租公寓和放贷机构之间可能有所“串通”。

根据钛媒体的报道,某第三方金融机构的员工表示,很可能长租公寓与合作的金融机构之间“达成了某种默契”。

这种默契很好理解,如前所述,每签下一笔租金贷,寓见就多一笔资金,与此同时,元宝e家就多放出一笔贷款,多拿到一笔中介费,堪称双赢。

然而有一个前提:寓见尚可继续运转、不被资金窟窿吞噬。当寓见出事,窟窿大到无法遮掩的时候,默契也一同被吞噬。更讽刺的是,张震表示,元宝e家有工作人员告诉自己,元宝可能会告寓见。

寓见公寓、元宝e家、晋商消费金融,三者之间的关系可谓微妙复杂。

“我的逾期从去年12月开始,马上就三个月了,如果超过三个月,我真的担心处理不掉。他们(晋商)一天不结清,逾期就一直在。”张震对记者表示,“晋商明确告诉我,征信要还清(贷款)之后才能解决,只要钱没有还,就默默地给你上征信。元宝也好公寓也好,谁跟你说能处理,你就让他们出钱。”

不知道该不该庆幸,兜兜转转这么久,想要解决征信问题的租客们,终于找对人了。

其实很多事情都是这样,表面上看很复杂,好像有各种各样的原因在背后盘根错节、纠缠不清。但是实际上,真正的原因往往简单明了,租客们寻解的征信问题也是一样。

在张震看来,征信问题之所以迟迟得不到解决,就是因为被用作催收,“我不相信,我们查不到寓见的问题,晋商也查不到。就是因为有征信,而且绑的还是我们这些跑不掉的租户,所以他们可以放心的给我们批(贷款)。”

记者拨打晋商消费金融的客服电话,回复称“您拨打的企业号码已停机”,拨打其北京运营中心的电话,无人接听。

这个世界会变么?

Allen很喜欢杨德昌。

杨德昌是中国台湾电影人,他拍的《一一》和《牯岭街少年杀人事件》,是华语影史的两座高峰。

Allen告诉记者,自己喜欢杨德昌不紧不慢的叙事、对时代本质的捕捉、还有尖锐的批判性。

当记者问寓见事件对其生活带来的影响时,Allen说,觉得自己比较幸运,一方面房东没有为难自己,另一方面,自己当初决定继续还贷,现在看来是正确的选择,因为没有影响到征信,“(对生活)没什么影响吧,并没有说,碰到这个事情之后,就变得不相信别人了。”

并非所有租客都像Allen这样。

小梦后来凑齐了念书的钱,她告诉记者,自己以后会更加小心地处事,“听说本命年很衰,今年是我的本命年,不好过。”

寓见事件远非孤例,仅2018年,出事的就有上海的爱公寓、杭州的鼎家、北京的昊园恒业、多地的小家联行……寓见事件中,受影响的租客数量至少是四位数,全国受类似事件影响的租客,至少是五位数。

长租公寓,路在何方?

考虑到长租公寓的租客多为小梦、Allen、张震这样的、在大城市里打拼的年轻人,这个问题换种说法就是:大城市何以留住年轻人?

某长租公寓创始人曾表示,全世界的城市都在干一件事,让城市年轻化。

与这个问题相关的住房租赁市场,事关重大。而国家推进住房租赁市场的决心,也相当大。截止目前,上海已累计出让69幅租赁地块,近2万套新建租赁房源在建。这意味着,租赁房源的供应量将明显加大,将在不久的将来平抑房租,引入竞争。

而寓见事件,则是一个非常值得研究的样本:有想把房子出租个好价钱的房东,有想租性价比高的房间的租客,有告诉租客是租赁合同、实际上却是贷款合同的公寓人员,也有只顾着放款、不顾信贷逻辑的租金贷中介人员,还有租客不还钱、就默默上征信的金融机构人员……各有各的诉求、动机、立场,问题到底出在哪里?

如果拍成电影的话,应该是一部群像电影——杨德昌会拍的那种。

“我就像这个世界一样。这个世界是不会变的。”《牯岭街少年杀人事件》里的人物说。

长租公寓和年轻人的未来,会改变么?

(注:文中小梦、Allen、张震均为化名)

本文系投稿稿件,作者:杰柯/尚昇;转载请注明作者姓名和“来源:亿欧”;文章内容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亿欧对观点赞同或支持。

各工作岗位将被AI取代的概率

选择岗位,查看结果

制图员和摄影师

87.9%

参与评论

最新文章

关闭

快来扫描二维码,参与话题讨论吧!

快捷登录 密码登录
获取验证码

新用户登录后自动创建账号

登录表示你已阅读并同意《亿欧用户协议》

快捷登录 密码登录

账号为用户名/邮箱的用户 选择人工找回

关联已有账户

新用户或忘记密码请选择,快捷绑定

账号为用户名/邮箱的用户 选择人工找回

快速注册

获取验证码

创建关联新账户

发送验证码

找回密码

获取验证码
账号为用户名 / 邮箱的用户 选择人工找回

未完成注册的用户需设置密码

如果你遇到下面的问题

我在注册/找回密码的过程中无法收到手机短信消

我先前用E-mail注册过亿欧网但是现在没有办法通过它登录,我想找回账号

其他问题导致我无法成功的登录/注册

请发送邮箱到service@iyiou.com,说明自己在登录过程中遇到的问题,工作人员将会第一时间为您提供帮助

账号密码登录

乐乐呵呵@微信昵称

该亿欧账号尚未关联亿欧网账户

关联已有账户

曾经使用手机注册过亿欧网账户的用户

创建并关联新账户

曾用微信登录亿欧网但没有用手机注册过亿欧的用户

没有注册过亿欧网的新用户

先前使用邮箱注册亿欧网的老用户,请点击这里进入特别通道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亿欧公众号 亿欧公众号
小程序-亿欧plus 小程序-亿欧plus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