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行业政策颠簸,意欲几何?

教育综合素质教育
第一财经日报
李海涛
2019-04-16 · 10:55
[ 亿欧导读 ] 虽然短期政策的扰动仍将存在,但我们认为,在诸多消费和服务性行业中,教育仍然是最优质的赛道之一,是一门当之无愧的好生意。
家装,家居,环保,政策,在线教育,K12,素质教育,基础教育 图片来自“123rf.com.cn”

【编者按】有人说,不敢生二胎是因为教育成本太高。其实,2018年教育行业落地了一系列政策,都在稳步推动教育公平与降低教育成本。同时,这些政策并没有全盘否定民办教育的存在价值,因此,教育作为一种稀缺资源,仍然是一条好赛道。

本文首发于“ 第一财经日报”,经亿欧编辑,供行业人士参考。


中国教育行业: 长期好赛道上的短期颠簸

2018年的教育行业发展整体呈现出“先热后冷”的局面,以民促法送审稿《民办教育促进法实施条例(修订草案)》为代表的一系列政策,使得行业参与者对政策意图和行业发展方向产生困惑。

我们认为,民办教育的积极作用并没有被全盘否定,相关政策意在规范行业发展,将长期利好合规经营的玩家。

一系列落地的教育行业规范政策背后,折射出政策制定者的意图主要有二:一方面需要推动实现教育公平;另一方面需要降低整体教育成本。

我们认为,长期看,供需结构的不平衡将推动教育作为一种稀缺资源,长期拥有持续提价的能力。

一方面,随着家庭可支配收入的增长,预计家长愿意花在教育上的费用将持续增长。

另一方面,中国整体教育市场供给不仅没有跟上需求端的增长,甚至呈现出收缩态势,这种供需偏紧的格局在人口持续流入的地区表现更为严峻。

这种供需不平衡是教育焦虑的重要来源之一,我们认为“治本”的方法则是扩大教育市场的有效供给,政策制定者在鼓励多元化办学和推动教师人才队伍建设方面应该下更大力气。

总体上看,教育是一条难得的好赛道,短期的政策颠簸可能将为明确这一行业价值的中长期投资者提供更好的投资机会。

政策颠簸的一年:背后深意何在?

2018年的中国教育行业,呈现出“冰火两重天”的鲜明对比。年中以民促法送审稿为代表的一系列政策出台成为重要分水岭,标志着行业投资热情的迅速冷却。

二级市场上市公司市值坐上过山车,先扬后抑。以7家在2018年之前上市、市值超过50亿港元的教育股为例,截至2018年6月,7家上市公司市值合计相较年初最高涨幅达到70.4%,但从8月13日开始断崖式下跌,截至去年底市值相较年内高点缩水了47.1%。

港股教育板块上市公司市值2018年先扬后抑

一级市场教育机构募资事件数量从2018年下半年开始明显减少。从一级市场教育行业募资事件的数量看,上半年整体景气度较高,从8月开始明显变差,8~12月平均每月仅有44笔融资。而在2019年1月,全行业仅发生33笔一级市场融资,同比2018年1月下降54%。

2018年8月开始,教育行业一系列重磅政策接连落地,其中民促法送审稿是行业关注度最高的一项,虽然整体政策基调仍然以“促进民办教育发展”为主,但针对民办学校的营利性问题给出了更多细节要求,例如限制了公办学校举办或参与举办营利性民办学校,参与举办非营利性民办学校的,也不得以品牌输出的方式获得收益。

此外还要求实施集团化办学的,不得通过兼并收购、加盟连锁、协议控制等方式控制非营利性民办学校。

整体上看,民促法送审稿使得民办教育的经营基础受到了较大冲击,行业参与者都开始困惑,民办教育是否存在原罪?以“教育”之名营利是否不再可行?政策背后深意何在,将指引行业去向何方?

政策真实意图之一:教育公平

我们认为,民办教育不存在所谓原罪,2018年下半年出台的,以民促法送审稿为代表的一系列政策,核心用意是整治民办教育行业当前的乱象,规范行业长远发展,推动实现教育公平是政策制定者的真实意图之一。

一方面,民办教育行业经历长期的发展,通过占用更少的资源,扩大了全社会教育产品的供给,发挥了积极的作用。

中国民办学校数已经占据全国总学校数的35.4%

据统计,全国不同教育阶段的民办学校总数已经增长到2017年的17.76万所,占全国总学校数的比例也提升到35.4%。更加重要的是,这种行业的快速发展,建立在对于社会资源更少消耗的基础上。

2016年民办教育办学经费为203亿元,仅占据全国总教育经费的0.52%。此外,民办教育生均财政性经费也明显低于公办教育。

1555323023731889.png

但另一方面需要注意的是,民办教育在快速发展的过程中,也存在多种多样的发展不规范问题,民促法送审稿要解决和规范的正是这些过去高速增长阶段累积的监管“盲区”。

在民促法规范之前,民办学校可以选择要求“合理回报”,但在现实中,存在多种多样的营利性民办学校以非营利性身份,变相套利的现象,关联交易成为重要手段之一。

民促法送审稿中规范的集团化办学行为,过去经常被营利性民办学校采用,即通过集团化的方式,控制非营利性学校,进而通过关联交易从非营利性学校中抽取利润。

民办学校的种种乱象中,对于税收优惠和土地政策的监管套利最为常见。这些乱象是明显有违教育公平原则的,这些民办教育学校一方面享受着国家针对公办学校和非营利性民办学校的优惠政策,另一方面以非营利之名攫取丰厚的利润。

民促法中确定的分类管理体制正是为解决这种不公平的现状,民办教育机构需要自行选择成为营利或非营利性学校。

如果是营利性学校,则需要注册在工商部门,作为企业存在,依法缴纳税款,规范审计经营;如果是非营利性学校,则注册在民政部门,保持公益性身份,可以享受接近公办学校的优惠政策,但不能随意抽取利润。

“教育公平”正是中国的政策制定者真实的政策意图之一,这也体现在对于不同教育细分行业的不同态度上,例如2018年相关部委出台了针对各教育主要细分领域的规范性政策。

从具体政策上看,对于教育的不同环节呈现出明显“有保有压”的特点,其中针对义务教育阶段校外培训机构出台了多项更为严格的监管要求,可以管中窥豹,看到政策制定者对于教育公平的追求。

2018年不断教育相关政策

政策真实意图之二:降低教育成本

除对教育公平的追求外,政策制定者的另一重要意图在于降低中国家庭面临的总体教育成本,实现“教育减负”,以提升居民生育意愿。例如对于幼教行业的相关规范政策就是意在于此。

2015年“全面二孩”政策已经彻底放开,但2017~2018年,新生儿人数仍在持续走低。包括教育成本在内的生育成本过高,导致育龄妇女推迟生育是重要原因。

2018年出生人口统计

在一项2016年进行的调研中,回答不考虑要二孩的原因时,42.6%的家长选择了“抚养孩子的经济压力太大”这一答案,位列第一,33.1%的家长选择了“教育成本太高”,位列第三。

家长不考虑二胎原因调查

2018年多项针对幼儿教育行业的政策落地,正是旨在扩大行业供给,降低教育成本。

11月15日国务院发布《关于学前教育深化改革规范发展的若干意见》,明确定调,要把发展普惠性学前教育作为重点任务,坚决扭转高收费民办园占比偏高的局面。

政策制定者对于幼教行业“普惠性”功能的强调,背后折射出的正是对于当前中国家庭面临的过高教育成本和生育成本,及其引致的生育意愿降低等问题的担忧。

教育:供需不平衡创造的好赛道

虽然短期政策的扰动仍将存在,但我们认为,在诸多消费和服务性行业中,教育仍然是最优质的赛道之一,是一门当之无愧的好生意。

以美国为例,教育作为一种服务,价格长期大幅跑赢其他消费和服务细分行业,这种不断提价的现象背后,凸显的是教育作为稀缺资源品的特性,而这种稀缺性在中国表现更加突出,而这正是行业长期的增长驱动力所在。

美国教育服务价格比较

需求:经济增长与教育焦虑

教育本质上是一项可选消费品,与收入水平呈现正相关。根据北京大学所做的一项调查,收入和消费水平最高5%分位数的家庭,学科辅导和兴趣辅导的参与率分别达到54%和46%,远超出平均水平的38%和22%。

可以合理预计,随着家庭可支配收入总量的增长,家长愿意投入在教育上的投资将持续增长,不同阶段的教育参与率也将持续提升。

贫富差距拉大和较为固化的社会阶层也使得家长产生了教育焦虑,从而更加关注子女教育问题。这种教育焦虑,事实上是推动教育市场快速发展的重要驱动力之一,也是家长舍得投资更多钱在教育上的根本原因。  

2016年中国高等教育阶段毛入学率为42.7%,虽然这一数字相较上世纪90年代初的个位数水平已经显著提升,但无论如何,高等教育阶段的入学率都远远无法达到小学和中学的水平。

高等教育在中国这样的人口基数较大的国家,永远是稀缺资源,也正因为此,高考才成为中国万千学生和家长心目中的“独木桥”,教育的首要功能仍然是应试和选拔。

供给:总量增长缓慢,结构性问题严峻

从中国公立教育发展现状看,总量供给不仅没有跟上需求增长的步伐,反而持续收缩,教育市场供需格局整体呈现出偏紧的态势。

中国初中阶段教育招生人数从2004年的2095万人持续下滑到2015年的1411万人,虽然近两年有所回升,但仍然处于较低水平;而高中阶段教育招生人数在2009~2010年前后达到峰值后也持续回落。

这种供需格局的偏紧在人口持续流入的地区表现更为严峻。例如在北京,普通小学毕业生总数持续走高,但普通初中的招生人数却持续下行,整体市场存在2.3万人的供需缺口。

北京中等教育市场供需调查

这种教育市场供需格局的不平衡正是家长心中教育焦虑的来源,也是推动K12类教育快速增长的重要动力,各种小升初的教育培训机构崛起正是基于此。

标本兼治,缓解教育行业供需不平衡

政策制定者在推动教育行业改革时,需要慎之又慎,例如新高考等以实现“教育公平”作为出发点的政策,最后是否能够真正实现政策意图?我们认为,这些政策属于“治标”。  

教育公平永远是相对的公平,绝对公平是和人才选拔机制本身相违背的。例如政策制定者多次表示,要解决教育公平问题,重要的是从根本上转变教育质量评价理念,推动全社会建立更加合理的人才评价体系。

由于高考是当前中国的教育评价体系中的最重要一环,“新高考”也因此成为所有改革中牵一发而动全身的关键环节。  

从已经实施高考改革的地区试行效果看,并不尽如人意,例如上海高考小三门实行6选3,浙江实行7选3,看似淡化了文理科的概念,实际上造成了大学选拔优秀人才方面的困难。

复旦大学招收的2017届新生在第一次《大学物理》科目考试中,浙江和上海这两个地区的考生有多达30%的同学不及格,复旦大学老师评价这些同学的物理水平停留在初中阶段。

整体上看,这种以“教育公平”作为出发点的政策,最终似乎有违教育的另一重要功能,即国民素质的整体提升。在2018年末已经有河南、四川等9个省份表示将推迟一年实施“新高考改革”。  

那么什么样的政策是“治本”之道?我们认为,解决全社会的教育焦虑,最有效的解决方法是扩大教育市场的有效供给,其中在鼓励多元化办学和推动教师人才队伍建设方面,政策制定者应该下更大力气。 

鼓励多元化办学,提升民营资本积极性。民营资本在扩大教育行业供给的过程中可以扮演更大的角色,政策制定者需要保障合规经营的民营资本投资于教育行业的利润空间和应有权益,进而才能激发民营资本的热情,协助公办教育主体一道改变当前中国教育市场的供需不平衡现状。

中国不同省份之间生师比差异较大

加强师资队伍建设,保障人才供给。教育行业需要解决的核心问题是教学效果,但当前面临的一个主要问题是教育人才的缺失,且呈现出明显的结构性问题。

生师比是评估办学质量的重要指标之一,全国平均每17个普通小学生对应一名教师,而在湖南等省份这一指标在19个左右。因此,政策制定者应当在加强师资队伍建设、改善教师待遇等问题上多下功夫。

相关推荐:

【年终盘点】2018年教育政策大回顾,各个赛道发展趋势不一

2019年教育政策风向如何?


2019年,教育行业机会与挑战并行。新政策下,高品质与差异化的“慢”教育产品迎来机遇。资本回归理性,在线教育机构规模不盈利问题亟需突破。如何把握发展新形势,创造教育新突破。5月15日,在北京·千禧大酒店,亿欧教育诚邀各位共话教育之道。

戳链接报名吧~

https://www.iyiou.com/post/ad/id/807 

1080*640_画板 1 副本.jpg

本文已标注来源和出处,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

各工作岗位将被AI取代的概率

选择岗位,查看结果

制图员和摄影师

87.9%

参与评论

最新文章

关闭

快来扫描二维码,参与话题讨论吧!

快捷登录 密码登录
获取验证码

新用户登录后自动创建账号

登录表示你已阅读并同意《亿欧用户协议》

快捷登录 密码登录

账号为用户名/邮箱的用户 选择人工找回

关联已有账户

新用户或忘记密码请选择,快捷绑定

账号为用户名/邮箱的用户 选择人工找回

快速注册

获取验证码

创建关联新账户

发送验证码

找回密码

获取验证码
账号为用户名 / 邮箱的用户 选择人工找回

未完成注册的用户需设置密码

如果你遇到下面的问题

我在注册/找回密码的过程中无法收到手机短信消

我先前用E-mail注册过亿欧网但是现在没有办法通过它登录,我想找回账号

其他问题导致我无法成功的登录/注册

请发送邮箱到service@iyiou.com,说明自己在登录过程中遇到的问题,工作人员将会第一时间为您提供帮助

账号密码登录

乐乐呵呵@微信昵称

该亿欧账号尚未关联亿欧网账户

关联已有账户

曾经使用手机注册过亿欧网账户的用户

创建并关联新账户

曾用微信登录亿欧网但没有用手机注册过亿欧的用户

没有注册过亿欧网的新用户

先前使用邮箱注册亿欧网的老用户,请点击这里进入特别通道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亿欧公众号 亿欧公众号
小程序-亿欧plus 小程序-亿欧plus
返回顶部